影片首页 
8 个视频 
168 张图片 
69 位演职员 
362 条影评 
27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为了扮演好角色,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剪掉了自己标志性的长头发,换成了中性色彩浓重的短发。她的新形象一经曝光,就遭到了媒体的热议。

·片中扮演乐队成员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达科塔·范宁斯黛拉·麦薇阿莉雅·肖卡特丝柯·泰勒-考普顿在影片开拍前一个月就聚在一起排练逃亡乐队的歌曲。

·埃文·蕾切尔·伍德曾经是扮演吉他手琼·杰特的人选。

·影片根据逃亡乐队主唱兼键盘手切丽(Cherie Currie)的回忆录《霓虹灯天使:切丽的故事》(Neon Angel: The Cherie Currie Story)改编而成。她在这本书中详细描写了自己的童年生活、乐队的组建和解散以及自己戒毒和戒酒的历程。

·到今天为止,逃亡乐队的前成员琼·杰特还在北美举行自己的巡演。

·琼·杰特是本片的制片人之一。

·影片在2010年的圣丹斯电影节上举行了全球首映。

·本片是意大利裔女导演弗洛莉娅·塞吉斯蒙迪的长片处女作。此前,她是一个MTV导演,曾经拍摄过玛丽莲·曼森的一些音乐录影带。

Story

幕后制作

  令人着迷的乐队

  1970年代,是一个充满了动荡、不安和躁动的年代。政治上不仅有越战和冷战压顶,而且在文化上也出现了新小说、新好莱坞电影和摇滚乐。逃亡乐队就是一支成立在1970年代的乐队,作为历史上第一支成功融入男性为主导的摇滚圈的女星乐队,逃亡乐队无疑是成功的,更令人啧啧称奇的则是这个乐队的年轻化--乐队刚刚组建起来的时候,这些女孩子多数还处在青春期--也就是十几岁的年龄。当第一张专辑发布的时候,乐队中最年长的姑娘也只有16岁。

  面对这么一个传奇的、令人不可思议并且再某种程度上令人目眩神迷的乐队,导演弗洛莉娅·塞吉斯蒙迪说:“我在年轻的时候就听过她们的歌,那是一种典型的硬核摇滚。后来我便开始着迷于她们的台风和舞台表演。不过这个乐队存在的时间很短,只有5年时间就解散了。不过吉他手琼·杰特直到目前还活跃在舞台上,我还能从她的表演和眉宇之间一窥她当年的风采。这是一支让我着迷的乐队,她们的歌曲、她们的故事都是我着重探寻的对象。后来,我看到了切丽的回忆录。她在书里描写了自己的不堪回首的童年,她是怎么和另外四个姑娘组建起这支乐队的,她们又是如何分道扬镳的以及她为了戒毒和戒酒所进行的努力。看完了这本书,我深受感染,我觉得她们的故事非常具有代表性--那一代摇滚明星几乎都是这么摸爬滚打地走过来的。我想我应该把她们的故事拍摄出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摇滚明星的生活和痛楚--有时候,她们并不像在舞台上那么活力四射,也不像外人想象得那么愤世嫉俗,也并不都过着糜烂的生活。”

  两位新生代女星主演

  要拍摄这么一部反映女子摇滚乐队故事的影片,最大的问题就是主演--这些女孩们首先要有和当时的逃亡乐队成员相似的年龄,其次还要会弹弹吉他,最后还要有摇滚乐歌手的气质。塞吉斯蒙迪说:“我在剧本的时候,就在脑子中搜寻演员了。因为影片是以切丽和琼·杰特为主角展开叙述的,所以找好这两个演员就特别重要。我在脑子中找了一圈,最后选择了克里斯汀·斯图尔特达科塔·范宁这两个当红的明星。”

  虽然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和达科塔·范宁几乎都没有听说过逃亡乐队,可是导演给她们的乐队音乐和资料还是引起了这两个年轻女孩的兴趣。斯图尔特认为,不管在什么时代,女孩子的叛逆气质都是相似的,她说:“我们需要一些途径去表达自己,乐队在美国搞巡演的时间,正是女权主义发展的时候,我想这种和时代相合拍的音乐总是时髦的。我听了她们的《樱桃炸弹》之后就爱上了这支乐队,它太棒了。”范宁则说自己在看到剧本之后并不觉得这是部出众的电影,她说:“当我读完剧本之后,多少有些失望,因为我并不觉得这是部令人血脉贲张的电影。我心里想的更多的是这个故事为什么这么平淡--甚至缺少意义。不过,在拍完影片后我才了解到,这是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它没有真正的结局,它表达的是一个摇滚精神的主题--而不是简单的、我曾经认为的一个乐队的故事。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这部电影太酷了。”

  即使两个主演对影片各有各的看法,但是她们在片中的表现还是博得了塞吉斯蒙迪的赞许,她说:“很不错,她们身上独有的那种叛逆和颓废的气质正是我需要的,也是影片需要的。她们是非常有前途和希望的演员,她们非常值得信赖。”

  看别人扮演自己

  逃亡乐队的吉他手琼·杰特在剧组中担任了制片,因为除了要找一个历史的见证人和制造者来为导演和演员指点迷津之外,整个剧组更需要她来“还原历史”,仅仅靠那本回忆录里的内容,还支撑不起整部电影。

  琼·杰特说:“在片场和银幕上看着她们扮演年轻时候的自己还真的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看着她们在表演自己的快乐和伤痛,这种感觉很奇妙,非常超现实。我和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在开拍前一年见过一次,我开车带她出去兜风,一路上我和她说了很多关于逃亡乐队的故事--光鲜的、黑暗的、丑陋的,我把我们的故事都告诉了她。她也知道这一切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在那之后,她回到《暮色2:新月》剧组,拍摄自己的影片。完事之后她又回到我的身边,和我朝夕相处了一段时间。在那段时间里,我们每天都在一起聊天、弹吉他、唱歌。我知道她要学习我的姿势、说话的语气和习惯动作等等。我把所有关于逃亡乐队的音乐、画册和新闻都找给了她,我也倾我所有地把以前的故事和盘托出,我觉得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和剧组里其他的几个演员,以及导演是值得信赖的人,她们不仅拍摄出了电影,表现了我们当时的生活,而且似乎比我们当时的生活更精彩。我真的要感谢她们--她们让我又重新年轻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