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巴尔扎克和小裁缝>影评>看片笔记《巴尔扎克和小裁缝》

看片笔记《巴尔扎克和小裁缝》

电影中文名

巴尔扎克和小裁缝

2007-08-08 14:46

  呵,终于要开始说电影了。开了这个博以后好像就没写过。前几个礼拜看片都在温故而知新,没什么写作激情。终于决定利用一下学校图书馆的资源,看点电影。要命的是,电脑DVD-Rom不比国产碟机啊。一会儿版权,一会儿分辨率什么的,澳洲碟放不来。只好重新下载播放器,还是个没注册的版本。看五分钟就跳出来叫我注册。总之看得极其痛苦,不过还是看完了。先来说说故事。1971年,大家知道是什么时代的啦。两个大学生(马&罗),因为所谓的成分不好被送到某个小山村接受再教育,劳动么自然是不擅长的啦。唯有音乐和禁书(外国名著)是少有的乐趣和消遣。但是这些都比不上村里老裁缝的孙女,大家都叫她小裁缝。他们给她念小说,带她去城里看电影。两个人都爱上了她。她只喜欢巴尔扎克和给她念巴尔扎克的那个人。她最终剪去长发,背起行囊走到山外面去了。没有人能留下她。没有人知道她后来去了哪里。两个大学生回到了他们既定的轨迹,山村里的日子成了一段记忆,一个插曲。看这部电影感觉很特别,说的是中文(四川话),但是听不明白总是要借助英文字幕。这样也好,英文往往翻的比较直白,里面大段引用名著片断看起来也更有美感,毕竟是原文。英文对文革时期的一些专有名词也翻得极其直白,知道的就知道啦,不知道的会觉得很搞笑。我一直对文革的历史很感兴趣,当初看《霸王别姬》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事情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会变得那么疯狂?是什么可以让偌大的一个中国变成一个精神病院?都说中国人最有人情味的嘛。为什么人可以面不改色的说自己老爸是个反贼?为什么相依为命的兄弟可以跳出来大叫“我要揭发”?真的很搞笑。不可理喻的事情还有很多。 莫扎特想念毛主席    马下乡的时候带着他的小提琴。村民们的无知引发了以下这一场对话。——这是什么?——玩具吧。——啥破玩具?——资本主义的玩具有啥好?!烧了!罗——别,那是个乐器。马拉的很好。——拉个曲儿听听~(马呆立。)罗——你快拉啊。马——那我就拉个莫扎特的奏鸣曲。——奏鸣曲是啥子东西?(马无语。)罗——是山歌。——叫啥名?马——没名。——瞎说,山歌哪能没名!马——叫莫扎特。罗——莫扎特想念毛主席。(众人欢呼。尔后所有人都沉醉的弦乐声中)看来音乐真的是能感染一切生命的灵药。音乐本就不需要,也无所谓名字。有时候,莫扎特和毛主席也是很戏剧性的组合。Mao’s portrait生产队长是个很特别的角色。处处找茬,自命不凡。坚决拥护他所信仰的红色政权。总是说一些冠冕堂皇,我们听起来莫名其妙的话。感觉像动画片里中学训导主任的角色。但他有时候也不那么威风,也有被整的时候。他找罗镶牙,只因为他是牙医的儿子,却还用听到马讲法国故事要举报作为威胁。“牙医”的工具真的简单的让人发毛。缝纫机改装的“电”钻,用铁勺烧化金属来镶牙。他们借故把队长绑起来,嘴上说踩快点却用口型指示转慢点让队长痛不欲生。他们是好好暗爽了一把,我却着实被这种医疗条件吓到。这个还算是有根有据,只不过器材比较恶劣。村里人治病的土办法才真正叫作不可理喻。罗得了疟疾。队长说,要治他只有抽鞭子,要狠狠得抽。看他抽得很爽的样子,我还觉得队长故意的。后来发现他也不是那么恶劣的人。他后来为了抢救Mao’s portrait(毛主席像?)而被严重烧伤。这个至少说明他是个坚持“信仰”的人。 疯狂的人民。文革的历史好像就是这样了。原来我感兴趣纯粹是因为在大人们口中听到的故事中总是会出现一些荒诞搞笑的东西让我觉得不可理解,只是听故事罢了,从来不觉得它是真实的历史。现在想想,荒诞吗?搞笑吗?恰恰荒诞和搞笑才是历史的真实。 谁改变了谁?两个年轻人的到来给平静的山村带来了许多变化,闹钟让日子不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单调,而是听铃打卡般的乏味。他们讲的让老裁缝的手艺和风格发生了改变,村里姑娘穿上了水手服。但是谁的改变都比不上小裁缝。她的一生从此不同。她本是注定一辈子在山村里做衣裳结婚生子的女人。她的生命却因为遇到了路过的两个男人而彻底改变。她每天听罗念巴尔扎克,每天幻想着外面的世界。她终于背起行囊远走他方。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听说她去了深圳,又听说她到了香港,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落了脚,也许她根本没有停留在哪里。她和罗的爱情没有结果。她的影子和过去再也没有重叠。罗——你为什么要走?是谁改变了你?小裁缝——巴尔扎克。巴尔扎克改变的不仅仅是她。他们不能理解她的离去。但他们也不再是以前无忧无虑却突遭大劫来接受再教育的大学生了。这并不是所谓再教育的功劳。他们的心留在了那个山村里,留在了小裁缝身上,他们不知道小裁缝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心到了何处。 湮没的记忆多少年后,马成了小提琴家,旅居法国。他在电视上看到当年自己曾住过的小山村就要被水淹没。他立刻回到了那里,寻找故友,也希望能找到小裁缝。当然,他没有见到他最想见的人,只是看着江中无数祭奠亡灵的纸船期望在放纸船的人群中找到他想找的人。他跳进 冰冷的江水期望却不愿在纸船上找到他熟悉的名字。马到了上海。见到罗。他真的当了牙科医生。看上去很美满的家庭。给人感觉很势利的妻子(见面就介绍说“我老公是博导,拿国务院特殊津贴呢!”),不想承父业的儿子(当足球明星)。只有他们两人聊天的时候才有了些许当年的纯净。他们在看马在那个小山村拍的录像。罗——你找到她了吗?马——没有。罗——其实你也爱她,对吗?马——也许,只是方式不同。两个截然不同的年轻人,永远是能说会道的巴尔扎克得到了女孩的心,绝对不会是木讷的大仲马或者福楼拜或者不管是谁。最后的一幕。罗和小裁缝并排坐着,期待的表情,马在他们身后拉着琴。坐在身边的永远是那一个,而另一个只能是在背后默默保护的那个人,只能做讲故事的人。 故事讲完了。说说其他的。其实我觉得这部电影的设定极其老套。真不知道怎么混上金球最佳外语片的。大概鬼佬不熟悉这样的故事设定。最近发现这些标榜艺术的奖项总是给文革片发奖。《霸王别姬》就是。有一定政治倾向的影片往往能引起一部分人的共鸣。片子里有一个细节,不是说那个四川小山村被水淹了吗?为什么呢?还不是修那什么三峡工程。好好的自然环境,壮丽河山都毁掉了。就为了这点电。当初还不是某位领导人决策错误说不用造电站,导致现在那么缺电。结果弄了个项目能发电的,明明考察出来问题还很多的,就立马上了。搬迁农民都安排到沿海发达地区过好日子去了。他们才不管什么自然环境。这代人还会对家乡有所眷恋,几十年以后他们的小孩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了! ……好像离题了,吃了顿饭就忘了在写什么了。那么来说演员。一部好的电影演员是很重要的。至于这部么。个人总结了一下导演的爱好:眼睛会说话三个演员,陈坤(罗),刘烨(马),周迅(小裁缝)无一例外都有被称作“眼睛会说话”的典型。很喜欢看他们演山里的那段。很纯。刘烨看上去就是一脸无辜(个人觉得这三个里面看他最顺眼)。他们俩在上海机场见面的那一幕,那个拥抱绝对有Brokeback Mountain的感觉。我绝对不是因为刘烨演过《蓝宇》才那么说的……周迅总是演那种类型的女孩子。异想天开。自作主张。好像找她拍艺术片的导演都把她定型了。虽然周迅讲四川土话真的很诡异(当初听她讲杭州话就知道她语言能力不强)。基本上选角还是不错啦。因为我也不大想得出来哪个大陆演员适合这个片子。我极其佩服这本片子的化妆师。这个很突兀的转变,就是那个从山里突然跳到中年时期,被化妆师处理的更加突兀。本来两个清纯小男生硬是被整成了“奶油老花生”。不用那么强烈的对比吧。化妆还是毁容啊?发型师更绝…… 不说了。打了那么多字很累。下一部大概是《饮食男女》。不知道有没有毅力写。
该片热门影评:

《巴尔扎克与小裁缝》——三人行必有三角恋

时代感强的电影总能让人感受到小人物..

叛卡门

《巴尔扎克与小裁缝》:一场关于青春的追忆

结束了,还沉浸在悠扬的小提琴声中。小..

GiuseppeLee评分8.0

“莫扎特想念毛主席”——《巴尔扎克与小裁缝》的经典对白与文化..

     一样的..

琪琪739812

致《巴尔扎克与小裁缝》

“我从前时常担心害怕你会离开我,但..

Anto-0915

女神是怎样炼成的

我想我得向戴思杰道歉,这么晚才看《..

暗地妖娆评分8.0

更多 4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