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暴雨将至>影评>小国家无奈的自卑

小国家无奈的自卑

电影中文名

暴雨将至

2009-11-11 15:54

  片获得第51届威尼斯电影节(1994年)金狮奖,当年并列获得此奖的另一部电影是台湾的《爱情万岁》。从某种意义上讲,后一部电影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垃圾,似乎是奖励台湾电影导演毁灭了台湾电影所创造出来的倾国倾城的光辉战绩。这是相当滑稽的,一个已经没有商业电影的地区所拍摄出来的恶心电影,竟然能捧得如此之大奖,不是变相地抽了威尼斯电影节一个耳光吗?一个电影节的奖项如此不能造成当地电影的繁荣,反而诱发当地电影人继续一门心思猜度电影节的口味,去迎合电影节的需要,那么,这样的奖项的作用只能说是负面的,可耻的。而威尼斯电影节嘉奖的影片,在很多时候,恰恰充当了商业电影的杀手的作用。所以,对电影节的作用,我们始终要保持高度的警惕。 《暴雨将至》是一部马其顿的电影。马其顿在哪里,可能地球上的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个国家,原来是南斯拉夫的一部分,后来南斯拉夫分裂,据资料显示,马其顿并没有强烈的愿望去脱离南斯拉夫,毕竟它太小,想自立太困难,但是,南斯拉夫里的几个比较大的国家,出于一已私利,欲脱离南斯拉夫,马其顿人言微轻,只能像屎克螂跟着屁轰轰,把一个完整的南斯拉夫给玩完了,他也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了。 小国里出一个大艺术家,其实是相当痛苦的,那心里就像本片的题目一样,那是电闪雷鸣,风起云涌,不得安宁。这种弱国艺术家的自卑的内心痛苦,我们上一代的作家可以说是深刻体验过的。像郁达夫在日本留学的时候,他可以去嫖妓,可以自赎,但是,肉体上可能得到了片刻的欢愉,但他的内心是相当痛苦的,他在《沉沦》的最后,在叙述自己的放荡的经历之后,却深情地喊出了一句革命的口号:中国,你何时强大。鲁迅对自己的文学成就,向来是看不上,即使推荐他参加诺贝尔文学奖评奖,也被他推辞了。 这种情结在《暴雨将至》里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一个国破家亡、战乱不息的国家的艺术家的那种痛苦挣扎情绪。 有人说影片中的三段结构很有创意,特别是在时间结构上是倒置的,代表后现代风格的一种时空对抗与迷失。我并不感到这一点是正确的,影片里的民族仇杀可以说是老生常谈,是欧洲电影里的一种常见的喋喋不休的主题。像《钢铁是怎样是炼成的》这样一部革命小说,里面也用了很多自然主义的笔触,描写了杀害犹太人的屠杀行动。之后对纳粹集中营的表现,更是欧洲电影里屡见不鲜的主题。现在《暴雨将至》不过是学舌着这种民族不可调和矛盾的老调,其实从电影的平静叙事来看,它对这些民族间的隔阂及由此造成的屠杀,采取了一种无能为力、静观风云、只能哀其不幸的态度。影片里对于这种民族间的仇恨导致的阿尔巴尼亚小女孩的致死事件,连基本的原因都不屑于讲述,因为这种仇杀有太多的共性的理由,电影觉得如果过多地讲述这种仇杀事件的前因后果,只会使影片陷入到一种情节类影片的陈词滥调中去,所以电影里对小女孩究竟是什么原因马其顿人抓住没有作详细的交待,电影只不过想撷取一种仇杀现象的存在,来反衬男主人公所代替的导演视角观测到的马其顿当代社会所处的剑拔弩张而又无力回力的状态。 可以说,导演对影片里的核心枪杀事件,采取了一种淡化的手段,它没有强化那种仇杀的疯狂。你看一看,在影片里,所有的死亡的人,都是死在自己同一族人手里,根本不是死在异族的枪口里。这是导演的有意为之而形成的一种奇怪的民族仇杀的异化的后果。你能说导演是直接控诉的是民族仇杀吗?你看,摄影师亚历山大是被他的表兄打死的,而那个没有死在马其顿人枪下的阿尔巴尼亚少女,却是死在自己的哥哥的枪口下的。电影里明明写的是种族之间的矛盾,但导演偏偏让这些无辜仇恨的牺牲者,是死在自己的同胞手里。导演在这种述说是有相当的深意的。 导演借此想说明,在一个仇恨的环境里,任何对这种仇恨的摆脱,都可能受到自己同胞的扼杀。影片中的摄影师亚历山大就是忘图打破这种种族的仇恨,意图拯救自己的昔日梦中女孩的女儿,而违反了仇恨民族壁垒分明的对峙原则。 而阿尔巴尼亚少女被亲人抓住后,就是想与那个教士一起远走高飞,意图突破民族之间的隔阂,而被其兄开枪打死。在这种民族对立情绪处于一种高危压力的状态下,任何意图对此网开一面寻求突破的本民族的分子,都会被本民族视为敌人。这种把民族仇恨转嫁到本民族的同胞,并让同胞承担民族仇恨的苦果的奇怪的现象,在电影中得到了深刻的揭示,而这种仇恨心理,在欧洲文化传统中有着相同深刻的渊源。在莎士比亚的名著《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我们就看到了一个家族仇恨酿成的悲剧。而这种悲剧,在《暴雨将至》并没有作出什么突破性的表现,整个电影不过延续着这类民族仇恨必然产生死亡事件的旧有模式。 在影片中我们看到,摄影师亚历山大的视角是影片中最清晰的视角。他看到的,就是观众看到的,而其他的人物,由于电影镜头的遮蔽,并没有被明晰地展示出来,特别是阿尔巴尼亚小女孩究竟为什么被卷入到民族的仇杀中去,电影没有作出详细的交代。 有资料称,亚历山大的表弟在企图强奸阿尔巴尼亚少女桑米拉的时候,被桑米拉杀死。不知道电影里在哪个地方表现了这一点。从电影提供的画面来看,桑米拉不知为什么喜欢跑到马其顿人的羊圈那儿去玩,而她的爷爷显然知道她有这个特点,所以其爷爷带领一帮人抓住她时,曾经说过,把她关在家里,不让她出去,但她还是出去,跑到马其顿人的羊圈那儿。在电影的一个镜头中,就是亚历山大在表弟的羊圈里看其为牛接生的时候,外面的一个画面,出现了那个阿尔巴尼亚少女,接着出现了一个背部镜头,那个少女拉住了另一个女孩的手,可能是一个马其顿女孩。当时亚历山大表弟看到那个女孩的背影之后,似乎有一些异动。可能是那个阿尔巴尼亚女孩有一个马其顿人的朋友,经常去玩耍,而亚历山大的表弟不知对她采取了什么措施,而被她扎死。 如果她真的扎死了亚历山大的表弟,从影片中的交待来看,这完全是她自己的行为,在她的族人中间,却引起了不亚于马其顿人的恐慌,所以爷爷像马其顿人一样,也来追捕她。很显然地,她的行为,打破了两个对立种族之间的均衡,为武力冲突找到借口,阿尔巴尼亚人也显然知道不能充当这种冲突的导火线。 在影片中,马其顿人与阿尔巴尼亚人在摄影师亚历山大的眼中,呈现了一种令他难以理想的对峙状态。影片通过他的新鲜的观看,给我们展示了他所观察到的当地的民族的对立。 他毕竟出外18年,对马其顿的现状一无所知。在他当年生活在国内的时候,那时候南斯拉夫尚是一个完整的国家,民族对立一直处于压制状态,可以说好时候是各民族之间最融洽的一个阶段,在那样的环境里,才得以他与那个阿尔巴尼亚的女友之间曾经有过一段可想而知的青春浪漫。因此,他一回到故乡,特地带着礼物去看望他当年的梦中女孩,但是,在进入到阿尔巴尼亚区的时候,他受到了不可理喻的盘查,见到昔日女爷爷的时候,可能还保持着上一代人生活过的时代的共同的经历吧,两个人还可以王顾左右而言他地谈上几句,但是,旧日女孩的儿子是民族分裂后的新一代,他显然没有过去民族团结年代的意识的残存,直接威胁他叫他离开。这时候,亚历山大才感受到他当年离开国家时的那种民族融洽气氛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可以说,影片对马其顿人的态度,反而多是批判的态度。比如,在亚历山大参加的家宴上,亲朋们说,阿族人生的太多了,话语中明确地指责阿族人抢占了他们的生存空间。而马其顿人持着武器,相当的强罕。阿族人采取的是一种避让的态度。阿族少女被爷爷关起来,也是反映了他不想惹事生非的潜在动机。后来,爷爷发现孙女后,孙女表情是十分高兴的,但爷爷却拳打脚踢,因为很显然,这个女孩将会给阿族人带来巨大的麻烦。 亚历山大观看到的这种对峙的图景,因为这个女孩的结束,以及自己的生命的终结,而扼制了继续恶化的可能。两个对立民族的两个人的死亡,至少使这一冲突事件暂时宣告平息,但是,仇恨在积蓄,永远无法化解,两个民族的亲人,都不会把死在自己手上的同胞,看成是自己所为,这种仇恨会在恰当的时候,向对方发泄。整个影片完成了一次民族冲突由暴起到平息的过程,但是影片提供的环状结构,预示着这种平息就像暴风雨一样,会生生不息地循环下去,就像永动机一样,借助仇恨的内在动力,而把一个个生命推入到死亡的谷地。 影片的导演是马其顿人,但是一直在美国等地进行录像节目制作,应该说,他的生活还是混的不错的,至少不会受到死亡的威胁。影片中的主人公摄影师亚历山大的生活状态基本是与导演一致的,可以视着导演的化身。亚历山大在伦敦的时候,算是一个人物,刚刚获得普利策奖,还有一个英国女人的关爱,但是,当他提起他的那个马其顿小国的时候,他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自豪的精神支撑,他从本质上自卑的。当他请求他的情人、那个英国女人安妮一起回到他的马其顿的故土的时候,理所当然地遭到了拒绝。单个的有成就的马其顿人,在没有自己的强大的国家配合下,他的心理上脆弱的。影片中,伦敦段落反映了个体的马其顿人可能在情场上得到胜利,让伦敦的男人甘拜下风,甚至让世界闻名的艺术奖项花落自家,但是,他一旦回到纷乱的国家的时候,他的魅力便丧失殆尽了。 影片中第二段伦敦段落,在导演的处理下,也是一个动荡的不安全的社会,但是,与马其顿相比,伦敦毕竟是一个秩序社会。似乎导演在这里怀着对这种社会的嫉妒,偏偏着意强调这个社会的不安全因素,特别是让安妮的丈夫死在咖啡店里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暴力冲突中,寓示着导演对他所处在的所谓那些世界大国的一种不怀好意的期待。那意思是说,你不要嘲笑马其顿的内乱,你们看起来皆大欢喜的社会又好到哪里去?照样不是街头喋血成河吗?安妮作为那个社会的象征,她所喜欢的男人,一个是丈夫,倒在伦敦街头,一个是情人,倒在了马其顿山野里。女人所期待的最圆满的东西,繁华的伦敦没有提供给他,那个贫脊的山国更不可能回报给她。影片中有一个镜头,她站在了马其顿的郊野上,看到的却是亚历山大的葬礼,至此,她作为女人的精神世界可以说是彻底瓦解破碎了。在导演看来,这个世界上到处都充满着暴力,女人的爱情,只能以四分五裂而告终。在导演那种源自于马其顿之痛的内在伤痕驱动下,他只有把全世界都看成是一种痛苦的深渊,才能平衡他那一颗敏感的自卑的心。此种心境,完全可以比照我们当年的那一种心态,在当年我们的革命输出的口号下,我们设想了资本主义社会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悲剧遭遇,并且会有意无意地强化这种想象,以求得我们心理上的一种平衡。马其顿导演何尝不是在这部影片中,把世界的和平都给捏碎了,仅仅因为他自己的国土上没有和平,他便看到所有的和平都觉得是一种奢侈。这种自卑情绪,最后转化为的是一种阿Q式的信念,就是世界都不幸福。可是,相当于马其顿的那种矛盾重重的民族矛盾,当今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的那种看似平淡的生活,其实是一种多么愉悦的生存状态啊。 影片对亚历山大的性格设置上,就带有一种自卑的状态。影片里,亚历山大在伦敦是大获全胜的,事业上功成名就,生活中金屋藏娇,一个弱小国家的单个人,只能通过艺术与感情,夺得自己的地位。但是,他又是自卑的,当安妮拒绝他的时候,他甚至没有作出更多的劝说与努力,当他回到马其顿后,在车上给一个士兵展现照片时,说安妮已经死了。在他的心目中,对于一个不愿意回到他的祖国的女人的确是视同死亡了的。但是,他的国家又能够给予一个繁华都市的女人以基本的安全感吗?这个是亚历山大的自卑性所在。 所以,他彻底地向伦敦为代表的文明世界道别,他说他的心中的女人已经死了,他把他获得的那个奖也给撕了,不错,女人的爱与艺术的大奖面对着国破山河在的现状,是多么的不值一提,多么的没有意义。即使是这部电影饱醮着导演的对国家现状的痛苦忧思,就像亚历山大所拍摄的那些反映战乱痛苦的照片一样,可能会得到文明世界的一个标着艺术标签的嘉奖,但于那个国家的惨痛的现状又有什么作用?我想,本片导演面对着威尼斯电影节的奖杯,不排除他有一种骄傲,但是,他会和影片中的亚历山大一样,抱着一种撕碎它们并扔掉的欲望的。 在影片里,亚历山大传达出对国家无能为力的慨叹弥漫在影片中。在影片里,特意安排了亚历山大与一位兽医的对话,那位兽医几乎用导演的口吻说道:“世人就如看马戏,等着看我们互相残杀。”亚历山大认为不会发生战争,医生更深入地说道:“他们会找到理由,战争就像病毒会传染,我们已经分裂成两帮。”战争的理由是随时存在的,就像阿族少女,正被电影中的马其顿人找到了理由。 即使拍出这样的电影,导演的心理上也是苦闷的,就像亚历山大在片子中给人的一种烦躁情绪一样。在伦敦段落,亚历山大表现出来的不坚定、易燥情绪,都可以看成一个国家破败的普通人内心神秘的不自信与无奈,可以烛照出导演的心理状态。 相比之下,影片的第一段却是相当宁静的,镜头置身于中世纪的一座古堡式的教堂,使电影的时光也仿佛回到了遥远的古代,不受世家的干扰,这里反而没有第二段及第三段的烦躁不安情绪,但是这种平静里却含着肃杀的气息。 在我们感受到导演倾注到影片里的那种暴躁情绪之后,我们就不会再去计较影片里的空间上的前后矛盾处。影片的三段中的部分情节被打乱了次序,但是,这并不妨碍电影是一个倒装式的结构,我们只有把影片中的第一段放入到影片的第三段后,而把影片的第二段视着影片的开始,才能正确地明确这个电影的时间顺序,而这些局部的叙事上混乱,未尝不可以看成是导演无意让这些时间遵守前后一致的规定。在影片充斥的巨大的悲剧性命题与导演的痛苦情结面前,谁再追求细节上的失真,那完全是丢了西瓜拣了芝麻。就像很多影迷乐意从《金刚》中寻找破绽一样,其实对于整个电影来说,又有何意义?《暴雨将至》中的穿帮,如果把它看成是后现代的杰作,未免抬高了导演的意图,我想,不如把这些时间的不合规律,看成是导演不想为之的穿帮,这倒更可以平息我们无中生有地对电影的拔高。 电影在情感上,实际上如果作为一部生活剧来说,是相当缺乏说服力的。第一段中阿族少女与教士之间的情感萌生,就显得相当的生硬,如果不是影片的怪味的结构拯救了这一段落的大路化水准,那么,影片对细节的把握,显得相当的乏味而平庸。可以说影片的倒置结构担负了画龙点睛、全片皆活的重大功能,但是,这种结构你只能用一次,用多了,就显得造作。而实际上,有很多国家的电影导演依然会拾起这种结构上的技巧,从中沽名钓誉。如《巫山云雨》、《苏州河》、《三峡好人》都是我们年轻的电影导演都不约而同往里面钻营的类型,可见这种结构上的优点被大家看到了,但其效果如何?
该片热门影评:

《暴雨将至》——明日落红应满径

  一、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

九尾黑猫评分9.0

电影中各国民族间的血与火!

一部影响全世界民族独立的..

Y黑黑

等候开始或者结束——《暴雨将至》札记

等候开始或者结束 ——《暴雨将至..

最初的凝视评分10.0

《暴雨将至》:时间不逝 圆圈不再[转帖]

当鸟群飞越过阴霾天空时   人们鸦..

大齐的电影观

《暴雨将至》:那一抹血色的希望

一提到巴尔干半岛、南斯拉夫、马..

骷髅船长评分9.0

更多 5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