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暴雨将至>影评>《暴雨将至》:那一抹血色的希望

《暴雨将至》:那一抹血色的希望

电影中文名

暴雨将至

2010-10-13 10:22

骷髅船长

骷髅船长

想看 - 评分9.0

   


          提到巴尔干半岛、南斯拉夫、马其顿,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该地区长期的冷战局面,以及接连不断的战火和民族矛盾。由于局势紧张造成长期以来的压抑和封锁,使局外人很难窥其全貌,也仅能从偶尔传出的新闻中略知一二。又因马其顿曾在历史上不断被瓜分难以形成独立的民族文化,而独立后由于希腊的经济封锁和本国内部民族矛盾的不断升级,使本就多舛多难的马其顿雪上加霜,始终徘徊在闭塞贫穷和暴力冲突的边缘。所以,当马其顿影片《暴雨将至》于1994年出现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时,立即引起评委们的关注,并以其瑰丽诗意的画面、精巧的叙事结构、浓厚的宗教神秘感和悲天悯人的独特视角,在众多参展影片中脱颖而出,成为该届电影节上名副其实的黑马,与台湾影片《爱情万岁》同获最佳影片金狮奖。后又于1995年分别获得国际影评人奖和第11届美国独立精神电影奖最佳外语片公众大奖。       位于欧洲东南部的巴尔干半岛,在历史上一直分分合合,可谓多事之秋。1912年希腊、保加利亚、塞尔维亚三国联盟大败奥斯曼帝国(土耳其),在第一次巴尔干战争中获胜,马其顿也因此被奥斯曼忍痛割予三国。后又因三国分赃不均挑起了第二次巴尔干战争,最终希腊、塞尔维亚击败保加利亚,三国将马其顿瓜分。塞尔维亚所得到的部分就是现在马其顿共和国的领土。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塞尔维亚成为南斯拉夫的一部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希腊、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成为同盟国,二战胜利后,南斯拉夫成立了以铁托为首的共产主义国家。同为二战的战胜国,阿尔巴尼亚在与南斯拉夫的领土谈判中,由于铁托和恩威尔.霍查有师生关系以及南斯拉夫共/产/党在二战中对阿尔巴尼亚共/产/党的无私援助,所以在领土划分方面,南斯拉夫占了不少便宜,不少阿尔巴尼亚人为主的地区划分给了南斯拉夫。1946年铁托将马其顿地区从塞尔维亚分开,成为南斯拉夫的一个加盟共和国,而当年以阿尔巴尼亚人为主的居住地区合并进了马其顿加盟共和国,这就为之后马其顿的民族矛盾埋下了隐患。1991年南斯拉夫解体,马其顿也随其他几个国家和平独立,成立了马其顿共和国。       由此可见,马其顿内部的民族矛盾由来已久。而马其顿人和阿尔巴尼亚人就占整个国家人口结构的90%,又因两个种族间的宗教信仰不同,语言不通,所以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血腥暴力频繁发生,成为马其顿共和国和平与发展的最大障碍,让联合国维和组织也束手无策。《暴雨将至》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拍摄而成,是马其顿共和国第一部获此殊荣的电影,也是该国的第一部电影。      一般来说,文学创作者的第一部小说都多少带点自传的性质,影视界的编、导,是否也是如此,不得而知,但这部《暴雨将至》里的男主角亚历山大却又几分米尔科·曼彻夫斯基的影子。米尔科·曼彻夫斯基出生在马其顿,在美国学习电影,是一位优秀的摄影师和小说家,在一次回乡探亲时,被祖国的美景所感动,并被善良的人民正在饱受愚昧和战火的煎熬深深地震撼着。于是,决心拍一部此类题材的影片,在历经三年的筹备和拍摄后,这部由他自编自导的处女作《暴雨将至》面世。       影片由三个故事组成,三个故事即独立又相互关联,第一个故事是第三个故事的顺延和结果,第二个故事又是另外两个故事的承前和启后,第三个故事的结尾恰好与第一个故事的开头是同一组镜头。所以,单从故事的发展顺序来看,影片情节的发展始终遵循着一个圆的轨迹在缓慢推进。可如果按正常逻辑推理来看,在第三个故事中亚历山大已死,就不可能在第二个故事中出现,可第三个故事确实又是按着第二个故事发展下来的。其实,影片妙就妙在完全打破时空的顺序自由拼接,各个故事互为影像又彼此遥应,如此玄妙的叙事结构就像一个精密的圆圈,很难分出起点和终点,正对应了影片中那句“时间不逝,圆圈不止”,也暗喻了马其顿的暴力冲突就像一个圆,找不到头也看不到尾。      黄昏的夕阳美的令人心醉,浅蓝的天空清澄辽阔,科瑞修士正在采摘成熟的西红柿,那张年轻的脸纯净如婴儿。不远处,奥赫里德湖碧波荡漾,阵阵微风荡起白色的浪花如片片白帆时隐时没,古老的塔式建筑像一位智者静静地伫立在湖畔,随时间的流逝见证着历史的沧桑。这样的夕阳也许每天都会有,可如此安详宁谧的时刻却不常有,平静的让人觉得微微有些不安,似乎有某种难以名状的危险蕴藏其中。空气中飘来雨水的味道,果然这空前的宁静是暴雨将至的先兆。影片此处以极富层次感的镜头语言,将天空、湖泊、人物缓缓铺陈,动静结合、如诗如画。奥赫里德湖位于阿尔巴尼亚和马其顿的交界处,此处环境优美,湖泊沿岸多是东正教的教堂。马其顿人大多都是东正教的信徒。这组对环境描绘和气氛渲染的画面,与后来故事中的血腥、紧张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 语言       科瑞修士为了静修许下默誓,每天都微笑示人沉默不语,一个阿尔巴尼亚女孩的突然闯入打破了他的平静,原来年轻蓬勃的心并非一句誓言就可压抑锁闭住的。善良的科瑞收留了逃亡的女孩,两人虽由于语言不通难以交流,但两颗情窦初开的灵魂却能在沉默中灵犀相会。      神父虽然没有交出小女孩,但当面对一群真枪实弹的暴徒时,选择了沉默和忍让。一群马其顿人为了复仇几乎疯狂,残忍的把一只猫打的血肉横飞以泄怨愤,并且朝天鸣枪示威取乐,随着收音机里的摇滚音乐左摇右晃。他们一边双手划十嘴里念念有词,一边干扰清净的圣地,肆意践踏宗教的尊严。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即是宗教的忠诚维护者,又是残忍的刽子手、宗教的亵渎者。维护或亵渎,仅取决于是否要复仇。小女孩的爷爷和哥哥也一样,为了维护他们所信仰的伊斯兰教的尊严,不顾血肉亲情,残忍的枪杀了小女孩。当仇恨已经根深蒂固,当复仇已经变为尊严的体现,所有的一切都无能为力,无需理由,无需辩解。在两个民族和两种宗教强硬对立的深层次思考内,我们看到的是扭曲的人性。语言在丧心病狂的复仇者面前已苍白无力,生命是如此渺小而脆弱,而沟通交流此刻就如夜空里高悬的那轮明月,仿佛伸手可摘,实则遥不可及。       影片中的对比手法可谓独具匠心。在这个故事中,无论是在神父的沉默,科瑞和小女孩的反抗及施暴者的残酷无情之间的对比,还是科瑞与小女孩的心有灵犀和其他人交流障碍的比较,无一不深刻提醒着他们之间的差别与善恶。当以正义和真理为主旨的宗教变成罪恶的默许者,当神圣的信仰凌驾于真善、亲情之上,宗教信仰难免会沦为一场灾难。影片中神父站在连绵的群山中面对满眼的美景说他有感于景色的愉悦不得不开言赞美时,真是一种绝佳的讽刺。他不得不为美景开言,却对罪恶和暴力缄默。这是一群怎样的宗教代言者?一群怎样的信仰秉承者?人们总习惯将和平稳定寄希望于宗教,可见是多么虚无缥缈,爱才是真正化干戈为玉帛的强大力量。       一群孩子用柴草点燃围成一个火圈,把一只乌龟放进火圈中玩乐,然后把子弹扔进火里,随着噼里啪啦的爆响,火圈中的乌龟四蹄朝天,艰难的挣扎着。孩子本是天真无邪的,与暴力无关,然而影片中这群以残忍的方式玩耍,拿子弹当玩具的孩子们此刻却与施暴者无异。其实他们何尝不是仇恨的受害者,幼小的心灵早已播撒下仇恨的种子,他们唯有无条件的接受命运的安排,就如火中的那只乌龟,在被动的愚弄中走向死亡。那个火圈象征着连绵不绝的战火,而火苗的点燃者,却是他们自己。       故事最后,小女孩坚决的向科瑞飞奔,哪怕迎接她的是死亡,没有比爱情更值得去追求的东西了。在她倒地的一霎那,双眼紧盯着科瑞,雨后的天空湛蓝而深邃,身下的大地铺满枯黄柔软的秋草,看着科瑞伤心欲绝的样子,她把手指放于唇间,一个安慰的手势,似飞吻,又似平静的暗示。       此刻,爱已超越了语言,超越了仇恨,超越了死亡。 二、 面孔       时尚风情的安是亚历山大的情人,在英国的首都伦敦,人们衣着光鲜,生活和平无忧,跟遥远的马其顿相比,似乎风马牛不相及。可就在这样文明的城市里,人们一样有着难以排遣的迷茫,就如片中安站在街头,看着匆匆忙忙摩肩擦踵的人群,耳闻汽车的喇叭声和发动机的噪音此起彼伏,在熙攘的闹市中,冷风吹过街角,孤独无助就如安的长发肆意飞扬。       因为几张照片把人害死的亚历山大,虽获得普利策奖,却难逃良心的谴责,遂决定回马其顿,那是他的故乡,常年拍摄新闻照片的他深知家乡的时局,更懂得和平的珍贵。如果只有死亡才能让自己解脱,他宁愿倒在祖国的怀抱里。影片此处,亚历山大和安在墓场分手,已暗喻了亚力山大的死亡。而安与他分手后再次相见,恰是在埋葬亚历山大的坟墓旁,看似戏剧性的巧合,实则是有意的安排。       怀孕后的安,在丈夫尼克和亚历山大之间犹疑,两份感情让她难以抉择,当餐桌旁的尼克听到自己快为人父的消息时,欣喜若狂,而安却犹豫不决。这时,一旁的一位酒客与服务员发生了争吵,所有的人都明哲保身的偏安一隅,冷眼看着一场闹剧逐渐升级为暴力事件,当暴徒持枪无目的的扫射时,冷眼旁观者或死或伤都难以幸免。尼克被打死,当安抱起尼克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却不敢辨认。       此刻,尼克的脸,亚历山大拍摄的照片中小孩子哭泣的脸,枯瘦如柴的难民消瘦的脸,在墓碑旁痛哭流涕的脸,这一张张面孔是如此的相似。天下幸福的人各有各的幸福,而不幸的人却都一样,是暴力让他们即使各自身处天涯海角,也都会遭遇近似或相同的残酷命运。   暴力已不是某个国家或地区所特有,也不是与某一个人或一群人息息相关,其实,它与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暴力来袭,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受害者,都有着同样的面孔,不管是胜利后的得意还是伤痛后的哭泣,性质都一样,在屠杀面前没有赢家。 三、 照片       亚历山大回到了家乡马其顿,连年的战火使这片美丽的土地贫瘠而荒凉,他虽然满怀归乡的激动和热情,迎接他的却是家乡人的冷眼和黑洞洞的枪口。破败的小楼在邻居低矮的房舍群里依然可以看出当年的卓然不群,奈何今夕何夕,身心疲惫的亚历山大就像那幢千疮百孔的房子,孤立无援,徒有一腔无处可抛的热忱而已。      普利策奖在家乡人眼中,不过是文明人自娱自乐的一种游戏,唯有手中的枪才让他们感觉到尊严的至高无上,连年的冤冤相报已使他们习惯于在枪火中讨生活,枪已成为马其顿人必备的工具,像干农活用的农具,吃饭用的餐具一样自然。当一群亲朋围绕着亚历山大拍照的时候,那温馨的一幕很难让人相信他们就是暴力的制造者,就是那群在教堂中肆意虐杀的狂魔。显然,无论是马其顿人还是阿尔及利亚人都一样,他们一面是尽职的丈夫和父亲,孝顺的儿子,仗义的朋友,一面却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当仇杀已经深入生活,变成一种生活习惯和必须行为时,无人可力挽狂澜,他们为了对抗而对抗,似乎已经浑然忘记对抗和争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或许他们只有在一次次丧失亲人的沉痛中慢慢地觉醒吧。       波真的死亡又挑起了两族之间的战事,一个家庭的灾难必须加诸到另一家身上才肯罢休。像片中亚历山大初恋情人的儿子射杀妹妹和对亚历山大的态度,代表着两族人青年一代的仇恨意识和偏执的思想。仇恨让亲人举枪相向,仇恨让恋人形同陌路。当亚历山大把照片撕碎时,就已表明了他为了平息两族之间的这场仇杀孤注一掷的态度。其实,让亚历山大痛下决心的还是爱,与科瑞爱上小女孩如出一辙,是爱给予了他们反抗的勇气。值得玩味的是,亚历山大是科瑞的叔叔,亚历山大的情人则是小女孩的母亲,两代人的爱,两代人的生命,都牺牲在通往这条艰难无比的和平之路上。       亚历山大倒在表弟的枪口下,天空湛蓝而深邃,身下的大地铺满枯黄柔软的秋草,他用生命和鲜血为和平揭开了序幕的一角。时间永在流逝,亚历山大的死亡可能不会惊天动地,在马其顿人的心中,留下的也许只是短暂的伤痛,当暴雨终于来临,雨水冲刷着一切,冲刷着渗入大地中的血液,相信总有一些会留下来,而留下来的那抹淡红的血色中,会让人依稀看到和平的曙光,哪怕很微弱,但只要序幕被慢慢拉开,正剧的开演还会远吗?       影片结束了,画面又回到影片最初,依然是黄昏的夕阳,依然是浅蓝的天空,科瑞修士那张年轻的脸依然纯净如婴儿。不远处,奥赫里德湖依然碧波荡漾,宁静美丽。这一切仿佛是一个轮回,让人不禁感叹,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该多好!
该片热门影评:

《暴雨将至》——明日落红应满径

  一、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

九尾黑猫评分9.0

电影中各国民族间的血与火!

一部影响全世界民族独立的..

Y黑黑

等候开始或者结束——《暴雨将至》札记

等候开始或者结束 ——《暴雨将至..

最初的凝视评分10.0

《暴雨将至》:时间不逝 圆圈不再[转帖]

当鸟群飞越过阴霾天空时   人们鸦..

大齐的电影观

《暴雨将至》:那一抹血色的希望

一提到巴尔干半岛、南斯拉夫、马..

骷髅船长评分9.0

更多 5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