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169 张图片 
122 位演职员 
539 条影评 
3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故事根据劳拉·希伦布兰的畅销书《海洋饼干:一个美国传奇》改编。这匹马的故事在1949年曾被改编成电影,由秀兰·邓波儿主演。

·导演加里·罗斯此前的作品包括《快乐镇》(Pleasantville),同时在制作《狗年月》。

·本片正式拍摄于2002年10月15日在洛杉矶开始,不过有很多镜头已经在2002年夏天在全国各个赛马场完成,其中包括海洋饼干当年在加州的主场。影片预算8000万美元,其中包括为了影片拍摄而购买50匹马的费用。

·训练师的扮演者库帕参加过许多不错的影片的拍摄工作,例如《杀戮时刻》《远大前程》《马语者》《十月的天空》《美国丽人》《爱国者》、《一个头,两个大》,以及去年的《伯恩的身份》。他一直以来不是大红,但很有实力,曾经凭借在《改编剧本》中的表演获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

·加里·斯蒂文和克里斯·迈克卡伦都是著名的职业赛马骑师,两个人都曾经在肯塔基州赛马会和布里德杯赛马比赛中获得冠军。在接受角色查尔斯·库尔特辛格的数月之前,迈克卡伦就已经退休了。

·电影的DVD版本售出五百五十万美元,这是剧情类影片的最高记录。

·在圣塔安妮塔(Santa Anita)跑道,马厩旁边有个马的雕像,这就是为了纪念曾经生活在圣塔安妮塔的海洋饼干而建造的。大约100码开外还立着另一个雕像,这是为了纪念乔治·沃尔芙,即电影中加里·斯蒂文扮演的角色。

·海洋饼干的作者劳拉·希伦布兰,她的男友波登·弗拉纳根在影片中扮演了农场主。

·为了在赛道上的马群中取景,导演加里·罗斯使用了特制的机动摄影平台,大小为12×20英尺的平台刚好与赛马同高,并装有454 Chevy引擎,可以40-50英里时速在轨道上行进。

·片中赛马“War Admiral”由真实原型的后代“Verboom”扮演。

·影片并没有解释为何在“海洋饼干”同“War Admiral”的争霸赛中没用起跑门栅,而真正的原因是“War Admiral”非常讨厌起跑门栅。

·1996年,在片中扮演乔治·伍尔夫(George Woolf)的加里·史蒂文斯(Gary Stevens)曾被授予George Woolf Memorial Jockey Award。

·影片将“War Admiral”描写为一匹高头大马,但实际上,它与“海洋饼干”身高相同。

Quotes

精彩对白

George Woolf: Wanta know what I think?

乔治·沃尔芙: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Charles Howard: Of course.

查尔斯·霍华德:当然。

George Woolf: I think it's better to break a man's leg than his heart.

乔治·沃尔芙:我认为伤了一个人的腿要比伤他的心好多了。

--------------------------------------------------------------------------------

Charles Howard: You could be crippled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查尔斯·霍华德:你可以在残废中度过你的余生。

Red Pollard: I was crippled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 got better. He made me better. Hell, you made me better.

雷德·波勒德:我的余生已经荒废了。我要变好。他让我好起来。该死的,你也让我更好。

--------------------------------------------------------------------------------

Tom Smith: One more thing.

汤姆·史密斯:更要紧的一件事情。

George Woolf: What? Let him catch me on the backstretch? You know, you're not the only one who knows this horse.

乔治·沃尔芙:什么?让他在非终点直道赶上我?你知道,你不是唯一了解这匹马的人。

--------------------------------------------------------------------------------

[George has awoken Red after loosing a fight] (在输了一场比赛后乔治唤醒雷德)

Red Pollard: I lost?

雷德·波勒德:我输了?

George Woolf: No, you clobbered him.

乔治·沃尔芙:不,你把他打败了。

--------------------------------------------------------------------------------

Red Pollard: I'm fine George. I don't need your help and I sure as shit don't need your charity. Leave me alone.

雷德·波勒德:我很好,乔治。我不需要你的帮助,很确定不需要你的怜悯。不要管我吧。

Goofs

穿帮镜头

·时代错误:在马厩的小牧场,很明显可以看到海洋饼干的铜像。

·事实错误:在平里科比赛中马里兰的旗帜挂倒了,卡尔弗特家族金色和黑色的标志应该是在旗杆的顶部。

·时代错误:在一系列静止照片中,是展示大萧条第一年的,可以看到有辆1937年牌照的卡车。

·时代错误:当他们允许雷德骑着海洋饼干到野外去,"教会他再次成为一匹真正的马",霍华德的汽车是一块现代的古董汽车牌照。

·事实错误:雷德的父亲叫他的妻子是艾格尼丝。雷德母亲的名字实际上是伊迪斯。雷德未来的妻子(影片中我们没有看到)的名字才是艾格尼丝。

·事实错误:在平里科赛场的美国旗帜有50颗星,在1930年代,美国只有48个州。

·时代错误:在电影结束之前,海洋饼干赢得了平里科比赛的胜利后,可以在背景中看到一个电子记分牌。在1930年代是没有电子记分牌的。

·时代错误:在圣塔安妮塔公园的比赛中,在泥土跑道中还有一个泥炭跑道。实际上那直到1953年,圣塔安妮塔才开始使用泥炭跑道,是电影设置的年代的13年以后。

·时代错误:所有运动场上的骑马师都是戴着塑胶制成的安全透镜。这些至少要在二战后才开始使用的。

·事实错误:汽车上的收音机打开,随即有音乐放出来。在1930年代,所有的收音机都有电子管,必须把电子管加热至少10到15秒钟。

·时代错误:下葬小男孩的时候,使用的下放棺材的设备是现代的(1980年代之后)。

Story

幕后制作

  【源自畅销小说】

  1996年,女作家劳拉·希伦布兰德(Laura Hillenbrand)在着手一篇文章时发现了赛马“海洋饼干”的主人及驯马师的一些故事。从1988年开始,希伦布兰德一直热衷于历史和赛马文章的创作。早在5岁时,希伦布兰德就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匹马,童年时的她就知道“海洋饼干”,在日后研究赛马历史的过程中,又无数次与其邂逅。尽管希伦布兰德了解“海洋饼干”,但对它的主人、骑手和驯马师却知之甚少。她根本不知道,她的意外发现会酝酿出出版业的奇迹。

  4年后,希伦布兰德的小说《海洋饼干:一个美国传奇》(Seabiscuit:An American Legend)终于出版,不过她从一开始起就没期望过高,她回忆说:“我在想,如果能卖出5000册我就满足了,我只是想讲述这个故事。”所以,她对上市5天后编辑挂来的电话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她的小说竟然入围畅销书排行榜,而且名列第八,一周之后,名次上升到第二位,第三周,小说成为畅销书冠军。

  出版界和评论界对小说的好评势不可挡,20多种出版物将其评选为年度最佳小说,其中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人物》、《今日美国》和《经济学家》等等,威廉·希尔年度体育图书奖(William Hill Sports Book of the Year)等其他殊荣也纷至沓来。小说的精装版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上停留了30周,而平装版则停留了60多周。

  作为好莱坞最具天赋的电影人之一,导演兼编剧加里·罗斯从童年便开始迷恋赛马运动,他甚至曾要求父母在赛马场的赛道上为自己举行成人礼。他同身为执行制片人的妻子艾莉森·托马斯(Allison Thomas)是赛马场的常客。两人后来在名为《美国传统》(American Heritage)的刊物上发现了劳拉·希伦布兰德的一篇文章《Four Good Legs Between Us》。小说面世之后,一场激烈的拍摄权争夺战也随之爆发,罗斯决定同希伦布兰德取得联系。

  罗斯与希伦布兰德在电话中畅谈了两个小时,赛马是两人共同的兴趣,罗斯特别提及了他眼中的传奇、1973年三冠王赛马“Secretariat”。希伦布兰德当然感知到了罗斯对赛马的热情,更重要的是,她认为他们钟爱这个故事的原因是相同的。她解释说:“我的很多读者都说,他们从未看过赛马,也不喜欢马,但却被我的故事深深打动。我想那是因为故事中的人物,这正是我的焦点所在,也是我在小说封面用人物的面孔取代赛马马头的原因。”

  希伦布兰德深知,作为一名作家,自己只能讲述故事,却不能将故事呈现在世人眼前。通过与加里·罗斯的交谈,希伦布兰德认为他是为影片掌舵的唯一人选。改编希伦布兰德的小说的挑战是艰巨的,这意味着将艰难的选择取舍,加里·罗斯必须对长达400页的小说进行浓缩。在他看来,故事中三个男主人公战胜困苦鼓足勇气去共同奋斗的部分是最值得关注的。“波拉德失去了家庭,霍华德失去了儿子,史密斯失去了生活方式,”罗斯说,“他们都已经支离破碎,本可以放弃,但他们却互相扶助,组建了一个独特的家庭。”

  “任何一个优秀的改编剧本都必须忠于原著的精神,”罗斯说,“我虽然改变了一些细节,增加了一些虚构成分,但我抓住了故事的精髓和小说的意图。劳拉是个伟大的合作者,她很开放,我的每个改动都会争得她的同意。”

  【专业打造】

  为了将小说中的骏马活灵活现的展现在大银幕上,制片方聘请了曾参与拍摄《与狼共舞》《爱国者》的著名驯马师拉斯蒂·亨德里克森(Rusty Hendrickson)负责马匹的保障和训练。在此之前,亨德里克森与本片的三位主演都曾合作过,包括托比·马奎尔《与魔鬼共骑》克里斯·库柏《马语者》杰夫·布里吉斯《天堂之门》。与以往不同的是,亨德里克森在本片中必须与赛马合作。

  制作人凯瑟琳·肯尼迪说:“我们知道,这些赛马需要真正的骑手,我们必须保证马匹的健康可靠,为了讲述故事,我们要拍摄很多赛马场景,所以从筹备阶段开始,我们就作出决定,不但要买下这些赛马,还要创建我们自己的赛马饲养训练场。”

  在亨德里克森的指导下,制片方共买下了50多匹马,出于安全考虑,每场比赛中的赛马只能拍摄有限次数,而且隔日才能继续拍摄。为了保证剧组的日程安排,制片方需要各种颜色的宝马良驹,而且每匹马只有通过兽医的精心体检之后才能被正式录用。

  当然,扮演“海洋饼干”的马值得特别关注,导演罗斯曾说:“一个世纪只有一匹‘海洋饼干’,它具有着惊人的品质、智慧和特质。它习惯成天埋头大睡,但同时又精力旺盛而好斗,它时而顽皮,时而懒惰。”

  主创人员认为不可能找到第二个“海洋饼干”,所以运用多匹马来表现它的不同特点,然后通过电影魔术将其合而为一。亨德里克森亲自物色与“海洋饼干”相似的枣红马,他说:“它的外形很普通,不会引人注意,它是一匹小体形马,高度不足1米55,体重只有1150磅,身上只有黑色斑点没有白色斑纹。我们很幸运,因为它并不出众。”不过,普通的外表不能掩盖奇特的个性,它必须能安静的站立,又可以暴跳起来;它愿意撕咬,也可以惬意的躺下;它将被各种各样的摄影机包围,而初级骑手骑上去又不会有丝毫危险。最终,总共有10匹马在片中扮演了“海洋饼干”。

  两位当今体坛最伟大的骑手也参与了影片拍摄,他们分别是加里·史蒂文斯(Gary Stevens)和克里斯·麦克卡龙(Chris McCarron),其中后者随同导演设计赛马场景,并在片中扮演了赛马“War Admiral”的骑手查利·库尔特辛格(Charley Kurtsinger)。

  执行制片人艾莉森·托马斯说:“我们从一开始起就想邀请克里斯,我们很幸运,因为在2002年6月,克里斯刚刚决定告别赛场,顺利加盟本片的他也非常适应新的工作环境。”在麦克卡龙的帮助下,剧组招募了来自全国的12名专业骑手。

  毫不夸张的讲,影片中鞍马赛(Thoroughbred Racing)的危险程度是让人难以置信的,用女作家劳拉·希伦布兰德的话来说,就是伤害程度相当于高速车祸。据统计,美国平均每年会有2500份来自赛马场的伤情通告,其中会有两例死亡通告和2.5例瘫痪通告。据芝加哥康复中心研究,每年平均每个骑手都会受伤3次,总共需要将近8周时间才能恢复。为此,剧组想方设法降低拍摄赛马场景时的风险,并且成效显著。

  在片中扮演波拉德的托比·马奎尔童年时就曾到过赛马场,而且在李安的《与魔鬼共骑》中也拍过骑马场景,但要成为训练有素的骑手,却需要一系列紧张的准备。马奎尔身高5英尺8英寸,波拉德也有5英尺7英寸,这种身高的骑手必须尽量减轻体重,经过努力,马奎尔在开拍前减掉了25磅体重。与此同时,马奎尔还在接受力量、拳击和骑术训练。在本片之前,他刚刚扮演了身材苗条的蜘蛛侠,而波拉德的角色却需要大块肌肉的线条,于是教练采用了一些奥运会举重运动员的训练方法,并且每天摄入热量保持在1650卡路里。

  为了更好的塑造角色,杰夫·布里吉斯在筹备阶段特地请教了小说作者劳拉·希伦布兰德,他回忆说:“她是如此亲切和坦率,她的帮助远远超出我的预期。她送给我很多照片,还借给我一些霍华德的私人物品。我将它们放在我的口袋里,感觉霍华德的灵魂与我同在。”

  在正式开拍前,驯马师亨德里克森花费数周时间调教赛马,以让它们顺从的协助影片拍摄。在习惯摄影机的存在之后,亨德里克森还要让马儿们适应周围的摄影车和一同行进的骑手。马一向非常害怕头部上方的东西,所以摄制人员必须小心翼翼的使用摄影机吊臂,确保缓慢的移动,以避免惊吓马儿。

  调教过赛马之后,亨德里克森同麦克卡龙组织了为期一周的训练班,帮助骑手们适应各自的坐骑。在此期间,骑手们熟悉了赛马并了解了它们的喜好,为日后默契的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关于拍摄】

  因为要捕捉赛马场上的精彩时刻,所以导演加里·罗斯从很早就意识到,摄影机必须同赛马一起移动,必须尽可能的缩小摄影机与赛马之间的距离。为本片掌镜的摄影师不仅要甘于冒险,还要敢于创新。当时罗斯的儿子杰克只有6岁,一天他对罗斯说:“爸爸,你必须看看这部电影,应该由这个人来拍摄你的电影。”那部电影是《新手》,摄影师是约翰·施瓦兹曼(John Schwartzman)。罗斯非常欣赏施瓦兹曼的摄影风格,杰克曾问他影片中最美的镜头,罗斯本以为儿子会说出本垒打的镜头,而小家伙却眼光独到,说出了吉米·莫里斯朝栅栏投球的镜头,画面聚焦于栅栏,而后面的吉米·莫里斯被完全虚化。罗斯很赞同儿子的看法,认为这个镜头很了不起。

  施瓦兹曼曾拍摄《珍珠港》《绝世天劫》《勇闯夺命岛》等热门动作片,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让罗斯看中他的电影并非是那些成本高昂的大片,而是投资只有2400万的小成本电影《新手》。

  赛马场景的拍摄可想而知,重拍是不可避免的。摄制组不仅要让赛马围绕赛道奔跑,还要保持一定顺序。因为影片中的每场比赛都有记载,所以每场比赛的细节都很重要,场景的设计必须尽量接近史实。执行制片人艾莉森·托马斯说:“赛马是一种很特别的动物,它们以高度紧张和难以预料闻名,除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设备之外,我们必须保证骑手和演职人员的安全。”

  在影片开拍前的两个月中,罗斯每天上午11点都会主持商讨每场比赛的会议,与会人员包括施瓦兹曼、麦克卡龙、亨德里克森、负责赛马部门的朱莉·林恩(Julie Lynn)、特技协调人丹·布拉德利(Dan Bradley)、剧本总监朱莉·皮特卡南(Julie Pitkanen)和第一助理导演亚当·索姆纳(Adam Somner)。其中的麦克卡龙将每匹马的细节特点都在电子表格中列出,根据力量和弱点分出等级,他说:“有些马的速度表现在初段,有些马更有耐力,有些马不喜欢在里侧,有些马则不喜欢跟在后面。”麦克卡龙由此提出建议,合理完善赛马场景的布局。

  经过专业训练的赛马都是好胜的,它们只想跑得更快,所以在比赛场景中让赛马保持一定速度处于落后状态是很难的。虽然制片方买下的赛马都没有希望成为三冠王,但它们的速度仍是惊人的,即使速度最慢的马也只不过会与头马相差三个马身的距离。在拍摄前,每名骑手都要清楚自己和赛马的位置,在拍摄中,他们通过无线接收器来听取麦克卡龙的指示。

  除了拍摄比赛场面的全景之外,导演罗斯还要选取骑手的视角,捕捉比赛中的每一个微妙细节,于是需要运用大量特写和中景镜头,而当时重达1200磅的赛马正以40英里的时速飞奔,取景难度不可小觑。经过主创人员的精心策划,一部由电脑绘制的二维拍摄手册应运而生,手册中详细标注出每场比赛的每个镜头中摄影机、赛马和骑手的具体位置,包括摄影师、特技人、骑手和助理导演在内的每一名剧组成员都得到了各自分工。

  在选取拍摄地点方面,制片方决定物色现存的合适场所,以避免在建筑工程上耗费大量资金和时间。第一助理导演亚当·索姆纳说:“我们坚持着三个原则,即尽可能的使用故事中的真实地点,寻找非现代化赛道,以及能够有权使用赛道。”剧组先是在加州Hemet的一座具有百年历史的畜牧场取景,随后赴波莫纳(Pomona)拍摄了Fairplex赛马场的赛道、正面看台和后院。另外,剧组还在距洛杉矶14英里的圣塔安妮塔赛马场完成了一些重要的比赛场景。

  片中“海洋饼干”同“War Admiral”的颠峰对决在肯塔基州的赛马之乡列克星敦的Keeneland赛马场拍摄,这段场景的拍摄共耗时14天,看台上的临时演员超过了35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