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沉默的羔羊>影评>【整理】《沉默的羔羊》随片讲解内容图文摘录(上)

【整理】《沉默的羔羊》随片讲解内容图文摘录(上)

电影中文名

沉默的羔羊

2010-07-09 21:07

Ricchhard

Ricchhard

想看

 

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学会了提取DVD中的字幕,无奈我买的这个D9版本只有翻译过的讲解字幕,我争取做到把里面的口语化对白都书面语化吧,原版翻译得实在太差了,很多地方都需要停下来听那些没翻译出的人名、地名然后去查资料

谁能教教我怎么提取讲解音轨的视频,有机会我一定会发上来

 

 

讲解人员:导演Jonathan Demme(以下简称JD)、女主演Jodie Foster(以下简称JF)、男主演Anthony Hopkins(以下简称AH)、Screenplay编剧Ted Tally(以下简称TT)、FBI探员John Douglas(以下简称JD2)

 

(图片被MTIME压缩得这么厉害。。。将就着看吧)

 

 

 

第一幕:Clarice Sraling在野外训练

JF:我去见Jonathan Demme谈论此片,我知道我只是他的第二选择,他说:他说“好吧,你喜欢它的什么?”“这对你为什么这样重要?”这次谈话冗长又复杂。我们谈论了女主角的心理情况,很少有像Clarice这样的女英雄作为主角出现在电影中,一般都是以年轻男士作主角,情节围绕他来展开,一名除暴安良的勇士之类的,之后他被派往远离祖国之地去调查。后来他发现自己内心的缺陷,而这使他无法找到并阻止真正的凶犯。当他接受并适应了自己黑暗的一面后,终于战胜了凶犯,回到了家人身边。当他翻山越岭时会意识到,他已经不再是普通的老百姓了。在原著中,Clarice生于经常处理恐怖事件的家庭,她对这类恐怖事件已经习以为常了,于是我对导演说,“你一定要有野外训练的镜头”。他们都说“你在开玩笑吗”,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只是FBI的训练而已。

 

 

JD:Jodie,你真的能爬上去吗?Jodie状态一直很不错,我想她还能做得更多,这对她来讲只是小菜一碟。跟上来的是位真正的FBI探员,他的职业是帮助他人学习如何训练。那些有趣的标志并非布置的,而是FBI对那里的树做的标志。

 

 

 

第二幕:Clarice Sraling会见Jack Crawford

JF:我觉得去学习那些学员们的课程、看看那里真实的情况对我来说十分重要,我主要是学习射击、鉴别指纹、参加John Douglas的学习班、了解连环杀手的情况及风格。他们都希望世界变得更加安全美好,他们希望自己能解决一些问题而不是增添麻烦,这一点值得人们尊敬,我对自己从事的职业也有这样的观点,我想我有种军人的特质。在学校里我的床位始终是最整洁的,总是十分守时,否则的话会令我十分恼火。我有军人的风格,Clarice也是这样。

 

 

JD2:我的单位中约有1/3即约40人是女性,每一组都会有一位女性,我们组也有一位。

 

 

JD:我更喜欢让更多人得到乐趣,而非单单令自己感到满足。Thomas已经在原著中写好了角色和情节,我们不需要为了体现自己风格将其改编很多,我们要忠于原著。我很喜欢原著,将它转换成我的影视作品并不是件难事。

 

 

JD:连环杀手都有自己的间歇期,可能是几小时,几天,也可能持续好几年。在间歇期内,我们会收到一些受害者的遗迹,可能会有受害者的肢体部分、衣服、珠宝等等。在间歇期内,他们总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我们和剧组一起研究了这些案件,观察这些照片。拍摄取景地是弗吉尼亚大学校园,他可能会对这里习以为常,她曾经在大学环境中生活。但现在我们要亲身实践参与到这些案件中去,这令她很吃惊。

 

 

JF:我认为Scott Glenn不像John Douglas,John Douglas优雅英俊、又高又瘦,还拥有令人震惊的履历,他通常是担任狙击手或特工一类的职务,他可是那种重量级人物(笑)。同时他还轻松幽默和温文尔雅,让人不敢相信这真是一名FBI。

 

 

JF:我最欣赏Clarice Starling这个角色,我很敬佩她,她也许是我拍过的最朴实的角色,说话小心,非常稳重,具有军人性格,这一特点吸引了对面的这个家伙(Jack Crawford)。她观察房里的每一个细节,包括他手上的戒指,她说话很严肃,带一点方言口音,但她感觉她可以胜任她的工作,对此她毫不畏惧。有趣的是,Crawford对Clarice说,“你不会想让他了解你的想法”,但这已经吸引了她的注意。他对所发生的一切很了解,他知道这位年轻的菜鸟被自己利用了,因为他自己不敢去那里。

 

 

 

第三幕:会见Dr. Lecter之前

JF:我认为在这个恐怖时刻出现一位真正的女英雄很重要,她不必对自己伪装,她不会沽名钓誉,她不会为了扬名而去杀坏人。这只是出于她的本能反应,因为她发现了别人没发现的细节,这是女英雄的重要表现方面,她理应受到尊重和敬佩。后来进去时Starling也没有换衣服,因为这样会使她像一位律师,她不应该像一位律师,她认为自己比这位医生聪明。

 

 

JD:Clarice会见医生这一段被描绘成一次恐怖之旅,几乎有一点超现实主义。观众感到那房间关不住他,他有某种超自然力出去抓人,Dr Lecter似乎比任何人都离我们近。这时出现了一刻的停顿,他让她看了医生蹂躏的一位护士的照片。Tak Fujimoto(影片的主摄影师)加上了红色的灯光效果,这样会有一种暴力将至的气氛,采用了红色滤光镜,希望能引起观众的不安。这里有一段类似潜水艇启动的声音,我们花了好几个星期处理这段声音,最终结果令我们很满意。

 

 

JF:我是Barney,哈哈哈哈(这段怎么感觉JF像是在挖苦这个小龙套呢- =)

 

 

AH:Jonathan Demme总是询问我关于对Dr Lecter出场的意见。他是位出色的导演,与他合作很愉快,他很灵活,从不自大自傲。他说“你对此有何看法?”、“我希望你喜欢它的描写”,我说“我乐意看到之前营造一些紧张的画面”,然后他说“好吧,让我们看看效果如何”。这段采用了长镜头拍摄,他也不断为这段的拍摄叫好。

 

 

AH:观众和Jodie首次见到他时,首先的想法是觉得他不同寻常的可怕。我希望他显得文雅一点,微笑着并打招呼说早上好,这样会显得更加恐怖。

 

 

 

第四幕:初访Dr Lecter

(医生说“靠近点”时)

AH:我听到这个声音时几乎不敢看画面。这一段里,表情和声音的运用成为表演的关键,一旦注意到这些细节,观众就会专注于画面的核心内容。我认为隐含了人类自知的东西,我们对自身的黑暗面很好奇、很兴奋,人类的历史充满了神秘,充满着暴力的破坏,同时也有好的一面,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推动我们发展。

 

 

AH:当有一面玻璃隔着他和这个世界时,就会让观众认为他非常强大,似乎有一种吸引人的力量。最吸引我的一段是医生对Clarice的那一小段深入的剖析(“你就像带点品味的”rube那一段),我便以此为中心进行整个角色的塑造。

 

 

JD:最初招募演员时我就觉得Anthony Hopkins是最好的医生角色选择,尤其是他在《象人》中对医生角色的完美表演后。Dr Lecter很有智慧,Anthony也具有这个特点,一看他的脸便可以感觉到他有超人的智慧,而且我认为Dr Lecter具有人性方面的智慧,两人的首次对话是全片很重要的时刻,Dr Lecter每说完一句话后短暂的沉默令人印象深刻。最近Anthony告诉我,这是他演艺生涯中最精彩的镜头。最初他刚到纽约时,有人就想,“他们在干什么?”、“让一位英国人拍此角色”、“他绝对演不好”,当时我也跟着想也许让他来演这角色并不是歌好主意(笑)。

 

 

(医生对Clarice冷嘲热讽一番后)

AH:Jodie Foster对这番言论的反应是本片的抢眼镜头,我说完“FBI”后,这是她的面部画面,她的表情很复杂,好像她想的事情很多。她尽量维护自己的尊严,眼睛中有泪,因为她很伤心,我认为Jodie的表演极其精彩。

 

 

AH:我小时候看过一些恐怖片,乔姆森豪克(听不出英文名)拍的片,我从哪里学来了“滋滋滋”这类恐怖的声音。

 

 

JD:当往Clarice脸上扔脏秽时,这是我参与过的最不雅观的拍摄。

 

 

JF:之后的气氛骤然变得紧张。在这之后的镜头全部采用POV(主观视角)进行拍摄,所有的动作都很特别,稍有不慎便会超出镜头范围,这需要大量的彩排和按计划行事,就像是做一件全新的工作,全身心投入进去。一天到晚我已精疲力竭,但拍摄乐趣不少。

 

 

JF:这一段对Clarice的倒叙效果非常好,因为这正是角色的所思所想,并不需要长长的对话段。当你父亲回家领你玩时,你会感到快乐满足,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这正是影片要表现的。这种爱和安全,她永远从父亲那里得不到了。

JD:克拉瑞的心理活动主要由倒叙来表现,她的过去也成了影片的一部分.

 

 

 

第五幕:新的任务

JD2:Jodie Foster来过我的办公室讨论过一些问题,我给她看了几幕犯罪片段,跟她谈罪犯性格,他们如何攻击打败对方等问题。Dr Lecter把她当成工具,当成他可利用并获利的东西,她斗不过他。影片的特别之处在于,这个女英雄是位联邦调查局的孤胆英雄,她所做之事,无论男女,FBI的人还未做过,她晚上独自一人走过停车房,一般人都不会这样做。

 

 

JD:通电话这一段实际上使我们拍摄的第一段对话,之前已经拍摄了丛林那一段,效果很好。当朱迪开始说话时,还没有口音上的改变,这有点像她自己。她让我最害怕的或许是一天到晚她的角色始终是Jodie Foster,加州口音的Jodie Foster。“你带点口音好吗?”我说。他说,“我的口音很细微。”“我想你应该重一点。”她说“对,因为我没开始侦查什么。”

 

 

(车库执行任务这一段)

JD:突然,我们听到带口音的Clarice说话了,“这才是Clarice!”我们非常兴奋。

 

 

JF:包括我们拍的每一个暴力的画面,电影没有不人道的场景出现。Dr Lecter像让她一步步去了解,他像作为一个人类被人接受,他并不是乞求别人原谅他,他只想被当成一个人被大家接受。

 

 

JD:在一部包含多处暴力和恐惧的影片中,这一幕需要在没发生任何事情的情况下布置紧张气氛。一位年轻女士橇开车库门找东西,一方面形成紧张气氛,另一方面又不能像是开玩笑。Clarice给了管理员一张名片,这能让观众产生强烈的焦虑气氛,感觉好像要发生可怕的事。画面中出现裸体假身体,让我们联想到尸体和被虐待的人。用美国国旗是Christie(在IMDB给出的职员表中,她的身份是Dog Trainer)的主意,她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用一张大国旗很不错”。我从中感受到的是,这个国家依然充满着暴力,同时还伴随着其它事发生。观众不一定能注意到,但我喜欢用一张美国国旗,寻找暴力的根源。

 

 

JD:Clarice看到的这颗头颅正是车库主人Benjamin Raspail的头颅,这是其中一个出品人制作后加进去的,这是他唯一的特写画面。

 

 

 

第六幕:再访Dr. Lecter

JD:我喜欢这Barney个角色,我喜欢Frankie Faison的表演,由于时间原因,他的好几段都被删去了,但我喜欢他和医生的关系,他似乎很尊敬医生,我们依然很欣赏他。

 

 

JF:Clarice和Dr Lecter的每次会面方式都不同。第一次是医生吸引他前来,然后说“你永远没有我重要”、“一个普通女人是不会成功的”,第二次是当她向他提问时,他说“当我回来时,你必须把我当成人来接受”。(怎么没看懂这段。。。)

 

 

JD:电视上播出的是布道节目,来自佛罗里达的Jim Roche演绎了此角色(这段应该是在最后被删剪掉了),他在电视中谈论的内容是“水牛”比尔幼时遭受的虐待问题,但这并没有让他甚至Dr Lecter更加清醒。

 

 

AH:这是我拍片的第二天,这(第二)次见面也是两人暧昧关系的真正开始。他就像一头恐怖的野兽坐在黑暗中,这段表演也是我最享受的部分。我当时受邀去纽约的艺术家餐厅赴晚宴,时间是1989年10月15日。编剧Ted Tally问我:“你真的想演这个角色吗?”,我说“我不知道,我在想未来的机器会是什么样的。”然后我见识到了Dr Lecter,一台机器,聪明的杀人机器。他无所不知,被自己的思想束缚,被困在怪兽的思维内,虽然很聪明但改变不了他罪恶的思想。我认为他残酷无情,所有人甚至其他连环杀手都不喜欢他,因为他过于残酷无情。(下图)正是我想要拍的一个画面,我当时的脑子里全是这个黑暗的角色。不过正如谚语所说,如果你与黑暗交友,如果你能接受他们,就一点也不可怕。如果你与你的黑暗面交友,生活会更加丰富。

 

 

第七幕:“水牛”比尔再次作案

JD2:连环杀手的动机是控制和虐待受害者,因为他们曾在生活中被别人控制和虐待,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成了主宰者和操纵者,他们可以拉电闸、按开关来决定别人的死活,这是一种类似捕食能力的培养,寻找好受害者、准备好杀人的器具,今天的器具就是辆面包车。当他抓到受害者、将其绑在与世隔绝的车内时,人们几小时也听不到里面的呼喊声。“水牛”比尔是个连环杀手,"Ted" Bundy(也被认为是Dr Lecter的原型之一,70年代的连环杀手,曾三次被宣判死刑、两次越狱成功)和他一样,常手上拿着书在图书馆外面等待,受害者一出现,他就会把书故意丢下,好心的女士就会走过来帮助将书拾起,将书放到他的面包车内。把她弄到车内后,他就接着发动引擎,把她关在箱子内毒打她,直到时机成熟后将她带走。

 

 

JD2:另一个例子是,Gary Heidnik,他以女人为攻击对象,如本片一样他有自己的地下室,区别是Gary Heidnik用水,他会同时将三个女人放在水中,然后绑上电线对水中的女人施以电击,或者将其中一位受害者放到冰箱中,然后用狗粮涂满她全身让其他的受害者吃。第三位是Ed Gein,据统计他虐待过的女性多达三百人。他母亲死后,还试图通过挖年老女人的墓地取代她,而且还杀了两位年老女人。他杀死她们之后,将尸体弄到农庄内,将皮肤剥掉保存下来,把皮肤上涂上油,戴上她们的脸皮站在镜前,观看镜中的形象,同时穿上带有死者乳房的衣服,接着他会戴上假发和珠宝,真是骇人听闻。“水牛”比尔集这三类杀手于一身。再也不会存在这类恐怖的恶魔了。

 

 

 

第八幕:发现新尸体

JD:一直以来我对FBI的印象都不怎么样,喔一直有种想法是,他们有能力摧毁任何人,马丁路德金就是例子(FBI曾长期阻挠金的活动并被怀疑暗杀了金)但拍摄这部电影使我对他们的观点转变很大。我们见了研究行为科学的专家,才发现他们都是具有特殊才能的人。他们不但研究连环杀手本身,还更加深入地研究背后的社会因素和个人因素。他们对于社会非常重要,因为社会上的虐待行为非常普遍,这有可能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研究连环杀手的行为心态非常重要。

 

 

JF:我很喜欢(上图)这个场景,她看着这些恐怖的照片,Crawford必须大声吼出来告诉她一些其中的细节,因为他们挤在一架小飞机里,而这令气氛更加紧张。

 

 

JD2:我们与心理学家不同,我们首先研究犯罪照片,我们首先研究的一定是受害者。研究案件时,我们先研究的是客观问题。尽管一开始的信息总不明确,但这会有助于我们发现犯罪行为的准确方面。

 

 

JD2:我的任务是让Scott Glenn和Jodie Foster熟悉“水牛”比尔这个人物形象的原型,尤其是Scott Glenn。他一开始和我们的观点并不相同,他是一个自由主义分子,一直都反对死刑,对我们的观点不予采纳。然后我们让他听了一盘磁带,洛杉矶两位连环杀手磁带,他们每年杀害一名13岁的少年,在这之前还要长期折磨他们,用录音机将惨杀画面录下,并反复回放受害者的惨叫,在里面的受害者一直乞求他们将自己杀掉不再受折磨。他只听了这盘磁带一分钟,就已经泪流满面。

 

 

JD:这一幕对Clarice来说显得非常真实生动。我喜欢这些人盯着Clarice的画面,她的表演很收放自如,总之做得很不错。

 

 

JF:在这一段倒叙Calrice童年的画面中,她不断朝镜头移动,虽然并没有进行的特别的画面处理,但的确产生了紧张的气氛。

 

 

JD:我喜欢这一段葬礼的画面,这一段她对于棺材的遐想的画面。我喜欢演小Clarice的女孩,她根本不像Jodie Foster,她的长相很特别,但重要的是我认为这段表现出了Jodie式的感觉。

 

 

(下图,Clarice对大家说话)

JD:这又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幕。

JF:在西弗吉尼亚的这一幕很有趣。她站在那里喝咖啡、吃面包,旁边就是一具尸体。她的口音是很重的弗吉尼亚口音,这是她唯一一次使用这么重的口音,告诉他们最好不要站在尸体旁,希望他们快点出去。Crawford为此感到很自豪。

 

 

JD:Jodie周围再次围上了一群男人,看着她似乎是说,“你怎么敢对我们指手划脚?”此段我最喜欢的演员是扮演打着蝴蝶结的Dr. Akin的Kenneth Utt(下图1),Tracey Walter(下图2)扮演的助手也令人印象深刻。只通过他们两人的面容画面就能展现尸体的惨状。

 

 

JF:此时的Clarice顿了一会儿,做了心态上的调整,接着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就是女英雄首次接受实践挑战的画面,她决定观察令人作呕的细节,她的确发现了别人没看到的东西。她看到她的指甲被涂,表明她的出身不坏。她还看到她身上绕的电线。接着她深入研究下去,自此她完全改变,专心于发现受害者的细节。

 

 

JD:我们做了一些巧克力球来替代这些蛹。这里还有一些音效上的处理,类似“哈......”的声音,尸体内有许多气体,当移开堵塞物后就会就气流传出,听起来就像是尸体在叹气。

 

 

JF:唉,真可怜!那东西真的放在了她的喉咙里,真的很不容易,她是位出色的女演员。她一呼吸身体就会动,必须保持三分钟不呼吸,这非常难。

 

 

 

第九幕:博物馆

JD:当片子杀青后,我打电话给了Thomas Harris,希望他能看一下,并作出最苛刻的评价,因为我觉得这里能体现原著的风格很重要。但他说“我不想没影片影响我的想法”,他始终没有看过片子。(抱歉,后面这一段实在听不清楚没法翻译,唯一的信息是Thomas提到他的角色受到John Le Carré的间谍小说《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启发很大)

 

 

JD:这里是Paul Lazar的角色与Clarice调情,另一个是Dan Butler。这是两个“普通人”之间的互动,这种画面在片中很少出现。

JF:Clarice为什么没有男友?影片中的女人都有男友,否则她们就显得不完整。我们不知道Clarice有没有男友,坦白说我根本不在乎。有女人正在被杀,有男人想杀死她们,在类似的片中根本不会问男主角这个问题(是否有伴侣)。

 

 

 

第十幕:“水牛”比尔的地下室

JD:为了拍好内景,我们在Jame Gumb的屋子内布置了很多装饰,不幸的是画面显得很拥挤,没有拍进去什么,我倒希望都拍进去。随着镜头在他附近转动,观众也许注意到他是裸体的。我不记得这是原著还是剧本的想法,那首“哒哒哒”的曲子响了很久,有种怪诞的感觉,不过有点太怪了。

 

 

 

第十一幕:三访Dr Lecter

TT:我很早就认识Thomas Harris,他是我在曼哈顿工作的妻子的一个客户,他写这本小说时我已认识他5年了。他做了很广泛的研究,包括FBI的行为科学。我和妻子本想找个人来写剧本,但通过代理人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于是我自己申请了这份工作并且如愿以偿。Gene Hackman打算导演此片,但他又想演一个角色,但不确定演Dr Lecter还是Crawford,但他最后连剧本也没见到。我想他是担心此片过于黑暗,他刚拍完《密西西比在燃烧》。接着他们就直接打电话给我,这令我很吃惊,因为我不敢相信会有影视公司直接打电话给编剧。当我完成后,他们又打电话过来,“我们打算让Jonathan Demme执导,你觉得如何?”他们对我说,“他非常需要此片。”

 

 

AH:1989年11月2日,我完成了我这部分的首次拍摄,是那天正午完成的,大约是1点。然后我收拾被包向南出发,我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只是想长途旅行。当晚我在汽车旅馆中深入研究Dr Lecter这一角色,想像此片的画面,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我很高兴能暂时离开那个角色,重新奔驰在广袤的美国大地上,我有种巨大的满足感。后来重拍这个镜头,我想改变一下,说“或许我应坐在床上而非直接面对Clarice”。我认为Jonathan是我合作过的最出色的导演之一,他知道如何最大限度发挥演员的长处。当医生问及她父亲时,他转向旁边,好像已受不了痛苦,包括自己痛苦的过去,因为他也曾经遭受虐待。

 

 

JF:这是一个心理极其复杂的角色,非常难描写,他的身影始终伴随着影片发展而出现在其中。Clarice与医生之间关系的有趣之处还在于,一旦她把他当成一个普通人,便愿意告诉她很多事,这点理应受到尊重。他将自己当成她的导师,她也允许他这样看自己,因为这样她才能达到目的,获取“水牛”比尔的信息。这是一种值得尊重的亲密关系。

 

 

AH:我时常想象Dr Lecter在办公室里的画面,他在一个老式的办公室内,穿着黑色衣服,打着领带,头发向后梳,优雅地倾听着病人的倾诉,这就是我拍摄时脑中闪过的恐怖画面。

 

 

JD:Tak和我在这里避免像其他段落那样,出现许多近镜头画面。现在(上图)是她的近镜头。画面边缘很相似,头像大小差不多,但和前面相比视觉上的感受会很不一样。影片的拍摄一直是按照我们的想法进行的。

 

 

 

第十二幕:地牢

JD:这一幕我认为很不错,Catherine在坑底乞求这个人让她回家,这很难表演。全靠Brooke,她是位出色的女演员,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们可以看出她有多么恐惧。我告诉她,要有准备随时逃出大坑,即使是在这样的坑中也不能放弃。我们不确定会有多大困难,也许要为他提供性服务,我们听说过“水牛”比尔的幼儿期状况。他小时候被困在家中等他妈妈回家吃饭,我希望能在片中表现这一点。Jame对这个女人充满幻想,即使在他的低潮期,他仍然在幻想成为那个女人。

 

该片热门影评:

《沉默的羔羊》中隐含的宗教象征意义

一些狂热影迷分析的《沉默的羔羊》中隐..

clarice评分9.6

重温《沉默的羔羊》

好像第一次看《沉默的羔羊》,是在初中..

clarice评分9.6

《沉默的羔羊》的心理分析

象征——丛林\现代建筑\地下监狱电影开..

电影收藏者Jack

[组图]《沉默的羔羊》中的女性意识

《沉默的羔羊》中的女主人公Clarice St..

clarice评分9.6

【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沉默的羔羊》!】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沉默的羔羊一提到心..

Red·Mark

更多 20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