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第2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影评>拥抱百年,指点江山——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思辨

拥抱百年,指点江山——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思辨

电影中文名

第2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

2009-04-08 20:32

狼灰

狼灰

想看 - 评分5.0

 

 

 

    狐娱乐专稿,转载请注明
    香港电影100周年似乎来的正是时候,这个不断衰颓中的电影工业正需要一场喜事来抒发自己愤懑的情怀,也许过完今天那些迷惑中的港人仍然摸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但100年的纪念好歹算是个盼头。香港电影的本色还残存多少?香港电影的冰冻期还有多久?香港电影的人才是否还能继续?回首百年长卷,从辉煌到衰颓,从豁达到落寞,香港电影早已经背水临河,这个时刻的回眸,是不是会带给他们新的动力呢?

    而开办与1982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也默默的走到了自己的第28个年头,原本的主办方《香港电影双周刊》也在近乎严重的亏损中选择了停刊,不过旨在传扬香港精神、推动产业发展的香港电影金像奖却坚持了下来。28年之间,纵然片源在逐渐萎缩、题材已渐失特色、演员亦皆为旧人,香港金像奖还是本着它最初的职责与操守继续自己的使命,于虚弱无力的身体上承载着那一份勇气与公信。2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恰逢香港电影百年,免不了要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细数昔日之荣光,思辨当代之走向,以警世人。

    时间:见证百年电影之光

    从1909年梁少波导演第一部短片《偷烧鸭》开始,香港电影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黎北海和黎民伟兄弟作为香港电影工业的奠基人,于百年港片的意义便犹如卢米埃尔兄弟之于世界电影的贡献,从“民新”到“联华”再到形形色色的制片公司林立,香港电影走过了自己蹒跚学步的年头。期间工人罢工、政府镇压、日寇侵占,香港电影都一样挺过来了,那么其余的伤痛和惨境,亦不算是多么可怕。

    香港电影在日军屠戮后的废墟上重建,那些电影人真的很有勇气,围绕了十年的“左”和“右”的对立也没有让人失常,电影人还是在做电影,并拓展南洋院线,塑造了粤语时代的辉煌。直到邵氏成立,从力斗电懋,到一家独霸;从黄梅凄切,到武侠刚烈,香港电影才真正打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之后大片场落幕,卫星制中兴,嘉禾与邵氏你来我往,成就了产业体制的再度变革,香港电影也完全转向娱乐风潮。

    不得不说80-93是香港电影最辉煌的时段,制片公司不断涌现,卖座影片不停出产,新艺城与嘉禾的争斗还是不休,香港电影则已然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个时段的开端属于“新浪潮”,它与香港电影金像奖相伴而生,并最终将香港电影的视野引向了本土化。93-09则是一份无可言喻的伤痛,影片在锐减、票房在下降、院线在垮掉,中间纵然有CEPA协议的签署,却也不像是合乎伤口的那块膏药。

    当金像奖介绍出这百年的起落沉浮,人们应该对这份光影变幻的沧桑肃然起敬了,历史都是人走出来的,偶尔的风雨并不能成为洪涝之灾,如今的冰封也不会长到永无宁日。

    浪潮:掀起类型电影之风

    香港电影新浪潮的起源要追溯到1978年严浩的《茄咖喱》,之后便掀起了类型电影之风,香港电影金像奖几乎是与新浪潮结伴而生,第一届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便授予了方育平的《父子情》。《电影双周刊》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对港产电影尤其是“新浪潮”以深切的关注,而由它们主办的香港电影金像奖更是透射了对新浪潮电影的推崇和支持,在前四届金像奖评选中,《父子情》、《投奔怒海》、《半边人》和《似水流年》均囊获了最佳影片奖。

    新浪潮电影最大的特点便是立足本土,创造出极为丰富的电影类型。这些影片包括传统文艺片(如《父子情》)、鬼怪灵异片(《撞到正》)、枪战动作片(《点指兵兵》)、另类情欲片(《欲火焚琴》)等,这些类型电影在新浪潮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完善,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主流商业片,并为香港电影产业输送了大批人才,而这些主要导演之中的严浩、许鞍华、谭家明、方育平、徐克等人都受到了金像奖的由衷肯定。

    香港电影出现1980-1993的繁荣时期,很大程度上便在于“新浪潮”与“金像奖”的相互推动,香港电影金像奖作为一个电影评价的形式之余,也担负起了宣传推介的作用。而新浪潮作品的风格化、类型化,也无疑为香港电影金像奖的评选提供了多种选择方案,而新浪潮的电影大多拥有较高的艺术品质,于是无形间增加了“金像奖”作为一个颁奖礼所拥有的重量,金像奖也在一步步发展中逐渐长成为华语电影最有公信力的奖项。

    作为一种运动,新浪潮的题材丰富、类型繁复、形式多元,为香港影坛注入一种现代化的表达观念,它和香港金像奖一起,开创了随后繁荣丰富的港片格局。
 
    颁奖:带动电影人才成长

    香港电影从来不缺乏个性演员,金像奖未曾设立的六零七零年代,便有狄龙、姜大卫、傅声、陈观泰等一帮叱咤一时的明星,只是这些人之中除了姜大卫、林黛获得过亚洲影展奖项之外,其他人罕有收获,香港影坛的演员也只不过是天生天养,走红总得靠命。而金像奖的设立则给了一些不知名的演员上位的空间,这些人或者英俊洒落、或者其貌不扬,但在金像奖面前一律平等,规则只有一条:演技论英雄。

    体型臃肿的郑则仕正是由于拿到了金像影帝而晋身香港影坛的钻石配角,原来已成票房毒药的周润发则借一个金人东山再起,梁朝伟出演《人民英雄》获奖掀起了他独霸红毯的开端,张曼玉以演技著称的背后便是金像奖的底牌效应。以鼓励新人著称的“最佳新人”单元则堪称香港电影造星的出口,27年之间便有郑裕玲、吴大维、袁咏仪、舒淇、李灿森、谢霆锋、张柏芝、林嘉欣、安志杰等人脱颖而出。

    1997年的电影《香港制造》则堪称“金像奖”效应的一个标本,该影片是一个由废弃胶片拍就,成本仅有50万的低成本电影,导演陈果、主演李灿森均是草根出身且毫无名气。但获得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新人之后的《香港制造》立刻水涨船高,成为无数观众研讨和评价的对象,导演陈果也因此浮出水面拍摄了《榴莲飘飘》、《香港有个好莱坞》等不俗的电影,主演李灿森也得以在电影圈有了立足之地。

    至于美术指导、服装设计、摄影、剪辑等工序的从业人员,也逐渐从金像奖的评选中呈现了优劣之分,获奖不断的奚仲文、张叔平等人渐渐成为电影市场的抢手货。

    展望:走出产业低迷的滥觞

    2002年刘伟强执导的《无间道》成为了当年香港市场的救市之作,黄秋生在金像奖颁奖礼上坦言: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好,仅仅是一时的表象,坏,才是真正的滥觞。《无间道》很快被证明为是一次回光返照,之后的香港电影年产量继续下滑,2002年港片年产量为92部,2003年为77部,2004年跌至63部,2005年只剩57部,2006年更是创下了年产仅有50部的新低记录。

    2007年一月,创办香港电影金像奖的电影杂志《电影双周刊》宣布停刊,无疑令香港濒临崩溃的电影产业雪上加霜,2008年的“艳照门”事件则是对香港年轻偶像给与了毁灭性的打击,电影演员也因此青黄不接,香港电影人好不容易保住的金像奖,却已经堕落到靠内地影片填补片单的窘境。2008年香港电影节理应是一场温暖的宴会,空旷的感觉却抹杀了这种暖色,即使三位司仪再怎么渲染气氛,场馆里依然冷气逼人。

    2009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除了安排有“香港电影百年”的专题之外,还设有“为汶川地震”致哀的环节。香港电影的破败已经有十几个年头了,但这种破败终究比不上汶川的毁灭更让人无助,汶川的人民已经在半年之间重整家园,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而我们一直钟爱的香港电影呢?会不会如同汶川景象一样,复归于繁荣?金像奖展现这样一个例子,用心自然良苦,不过在这个时段,没有比打起精神更重要的事情了。

    港人常把一切的罪过归于内地的“电检”,不过这不能算是他们逃避自身责任的一个借口,在台湾《海角七号》引领风潮的时候,香港电影是不是应该有所作为呢?

    后记

    我们谈救市谈了十几年,但一直没找到香港电影的活路,CEPA掀起了合拍片的高潮,反过来又弄得“港味尽失”。香港电影百年到了,人们在回味那些过往的经典作品之时,也许会体会到那种骨子里的“本土特色”依然重要。

    香港金像奖就要到了,它会用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激励香港电影工作者的信心呢?百年香港辉煌,到了今日又算不算是穷途末路呢?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希望2009年金像奖能够真正传出振聋发聩的声音,真正激发出新一年的创作热忱,让我们所热爱的港产片早日脱离困境,走出绵延良久的阴霾时代。 文/灰狼     注:网站有较大删改
该片热门影评:

香港电影的世纪迷局

在2009年第28届香港金像奖的颁奖礼之..

图宾根木匠

关注金像奖的十大理由

飚城

第28届香港金像奖个人全预测

飚城

28届金像奖:狗血淋头的香港电影

【名词解释】洒狗血:这个词来自旧梨..

图宾根木匠

第28届香港金像奖提名之管见

《天水围的日与夜》:昨天晚上才看,非..

飞了

更多 2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