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 张图片 
7 位演职员 
19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一明(姜武饰)本是一名公务员,在机关苦熬了十来年,只混了个副科级。原因虽说不只一点,但最主要一点显而易见,那就是马一明这人太轴,轴得让人起急。这不,如今好不容易有望扶正了,却因为一出偶然事件把顶头上司范主任(方子哥饰)弄进了派出所,丢尽颜面。再加上老婆石红(张恒饰)帮倒忙,结果可想而知――马一明的科长梦宣告破灭,还接

展开

  一明(姜武饰)本是一名公务员,在机关苦熬了十来年,只混了个副科级。原因虽说不只一点,但最主要一点显而易见,那就是马一明这人太轴,轴得让人起急。这不,如今好不容易有望扶正了,却因为一出偶然事件把顶头上司范主任(方子哥饰)弄进了派出所,丢尽颜面。再加上老婆石红(张恒饰)帮倒忙,结果可想而知――马一明的科长梦宣告破灭,还接连受挤兑。马一明冲冠一怒,辞职不干了。

  这倒还不算什么稀奇事儿,最让人们大跌眼镜的是,马一明竟公然宣称要下海当老板!

  不是人们少见多怪,而是大伙无论如何也没法把马一明这么个人跟“老板”挂上钩。论外貌,马一明其貌不扬,越捯饬越土;论智商,马一明更值得怀疑。单凭他那股子遇事不开窍儿的轴劲儿,就不符合老板灵活干练的基本素质;论背景,马一明出身郊区,没什么用得上的社会关系。唯一能拿出来说道说道的,就是他的大本学历,可深入一考证,连考三年才考上不说,还是个农大。

  最大的质疑和反对来自家里人。当护士长的石红发动了娘家、婆家的所有成员,试图阻挠丈夫马一明的这一疯狂举动。可马一明一根筋,一旦认准了的事儿,九头牛拽不回。经过一番拉据战,最终还是石红妥协了。

  马一明的老板生涯正式开始。他满心希望挣了大钱给寄居在岳父家的老婆孩子买套大房子,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可他哪里知道,老板不是好当的。其间费尽周折,几经沉浮,马一明不知脱了几层皮。

  启动资金是马一明替小舅子石军(王雷饰)要账要来的,为这还差点儿把命搭进去;根据地也是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和女房东李勤勤(王雅捷饰)没少着急。可不管怎么说,马一明好歹当上了老板,手机店总算开张,接下来只等着赚钱了。哪成想,一连几个月下来,营业额还不够交房租水电的。外加同行挤兑使坏,马一明更是步履维艰。

  就在马一明快撑不下去的时候,与他不打不相识的冯知远拉了他一把,才使他迈过了这道坎儿。在冯知远点拨下,马一明茅塞顿开,决心鸟枪换炮,像模像样地当老板。开出租的弟弟马一平也想过过当老板的瘾,但却遭到嫂子石红的反对,逼得兄弟俩使伎,才终于让石红同意马一平进公司当副总。

  在人们眼里,马一明虽然已经身为老板,可又怎么看怎么不像个老板――又寒酸,又抠门,一副苦大仇深的劲头,跟风光体面出手阔绰的老板形象联系不到一块儿。这令马一明倍加苦恼。于是,在冯知远这些老板们的熏陶下,马一明开始学着装门面,却又屡屡露怯,制造了颇多尴尬。

  马一明兄弟俩雄心勃勃要大干一场,不料事与愿违,公司业务老是没起色。要按马一平的想法,商场如战场,偷奸耍滑那叫本事,对客户对员工就得心狠手辣。马一明心里也明白,可就是做不来,结果屡屡陷自己于被动。兄弟俩分歧日深,互相埋怨,最后分道扬镳。年关将至,马一明不光没赚钱,还被员工们追着屁股要奖金,这老板当得那叫一个窝囊。马一明着急上火住了院,最后还是石红忍痛拿出私房钱给他解了围。

  马一明的公司风雨飘摇,最后还是难逃倒闭的厄运。当初因为马一明开公司,石红和孩子挤住在父亲的一间小屋里,石红为了马一明还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调换了工作,甚至还背了处分。到如今,丈夫不光没给一家人带来幸福生活,而且还每况愈下,连缴了首付的住房也泡了汤。这日子没法过了,彻底寒了心的石红跟马一明离了婚。

  马一明当老板的初衷本是为了让老婆孩子生活得更幸福,可没成想事到如今落了个妻离子散、孤家寡人的下场。至此,马一明跌入了最低谷。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说马一明的处处碰壁缘于他的“轴”,那后来的峰回路转,也正缘于此。富婆白丽华(李菁菁饰)偏偏就欣赏马一明的认真本分,极力扶持,马一明的公司得以起死回生。马一明刚高兴没几天,烦恼随之而来――白丽华可不是白帮忙,而是一厢情愿地要招马一明当“老公”。马一明避之唯恐不及,可又离不了对方的扶持,不得不虚与委蛇,个中分寸,实在难以拿捏。与此同时,80后女孩冉冉(李小萌饰)和女房东李勤勤又前后夹击,老中青三个女人对马一明形成围追堵截之势,马一明就像走钢丝,终于有一天稍有不慎,把三个女人都得罪了,落了个鸡飞蛋打。

  好在经过一番起起落落,马一明总算挣了点儿钱,这期间少不了石红的暗中相助。最初的住房梦终于触手可及了,马一明希望借此能与石红破镜重圆,开始新的生活。正当俩人兴高采烈地规划未来,但万万没想到,被他视为至友的冯知远(牛飘饰)携款潜逃,其中就有马一明的血汗钱。

  命运和马一明开了个玩笑,他重新回到了起点。马一明虽然患得患失,但却能坚持不放弃。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马一明最后在白丽华的暗中帮助下,靠诚信和勤奋东山再起,总算买了一套满意的商品房,圆了老婆孩子的房子梦。

  冯知远被公安机关抓获,马一明辛苦赚来的血汗钱终于失而复得。

  该剧在着力刻画小老板马一明这一人物形象的同时,各色老板也轮番登场,可谓当下老板众生图。剧中人的老板生涯荒腔走板,令人哑然失笑的同时,一缕酸涩悄然袭上心头。这不再是一个豪气干云的时代,每个人的生存价值都已经被物质化,幸福也变得实际而具体。福耶?祸耶?在通往幸福的道路上,马一明略显笨拙的身影一意孤行,他的固执与当下通行的规则不可避免地发生冲撞,俨然一名现代唐吉柯德,手执长矛左冲右突,成为深陷困境的现代人的精神写照,荒唐而辛酸。

  但无论如何,马一明和石红想过好日子往前奔的那股劲儿永远值得尊敬。这是一部中年人的奋斗史!

分集剧情

第1集

  关干部马一明陪同上司范主任公差,他向来凡事认真的性格却给领导惹了太多麻烦:先因路程远近和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嚷得不可开交,又在结账时因百元大钞真假和司机扭打一团,引得路人纷纷围观;更倒霉的是范主任假头套当场被抓掉,公文包也乘乱被偷走。虽说经巡警围追堵截人赃俱获,可范主任公文包里的色情杂志和安全套却让当领导的无地自容,受尽奚落。

  马一明宣布提干正科长当天,老婆石红特意为他穿戴整齐,他春风得意地到机关提前接受着同事们的道贺,还提前演习正科的角色,无意中帮了商人冯知远的大忙。可万没想到大会上任职命令宣布的科长却另有人选!马一明大惊失色。两口子断定蹊跷在于外地出差,石红听说其他科室还未任命又看到希望,两口子一宿没睡觉,商量如何挽回。

  石红想到学历会帮上马一明,去找院长想提前拿到他的研究生毕业证却吃了闭门羹,意外在路边看到造假证的小广告。马一明看到毕业证不知原委,乐得眉开眼笑。石红软硬兼施、晓以利害,马一明终于答应去范主任家里拜访。他尾随范主任到一个僻静小区,敲开房门,开门的竟是范主任秘书小夏!范主任处变不惊的招待,反倒使马一明非常紧张,反复解释并信誓旦旦地保证为对方保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弄得对方尴尬至极……

第2集

  主任留下毕业证,表示会为马一明找其他科室安排,但坚决不收礼,马一民感激涕零,只当领导诚恳实在,把酒带回,却坚持送范主任假头套还当面试戴,浑然不知领导多尴尬。马一明让弟弟马一平把酒捎给马母,到家报喜不报忧,只说诸事顺利。石红大喜,认定范主任收了礼,就柳暗花明。

  马一明满心期待组织找他谈话,苦等也没动静,却无意听到同事谈论自己要被派去档案室主任挂职。马一明气恼地跟他们理论,机关楼道里围得水泄不通。当着众人,马一明表态坚决不去档案室,说罢拂袖而去。马一明一气之下病倒了。医院里,石红悉心照顾,却得知马一明根本没把礼送出去,又气又恨。同事来看望马一明,透露单位决定让马一明待岗。石红和马一明气愤地去单位找范主任理论,激烈争吵。众人面前,范主任揭穿了马一明伪造毕业证书。马一明得知缘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夺路而逃。

  马一明走投无路决定离开机关,石红也心有愧意,无奈同意。马一明打包物品黯然离开,同事们却无一去送,不禁感叹时过境迁。马一明立志重新开始,准备去曾邀请他做顾问的公司任职,而老总知道他已离开机关唯躲不及,搪塞他回去等消息。马一明终日对着电话几乎神经质起来,却杳无音信……

第3集

  一明心情跌入谷底。马母得知马一明离开机关,怪罪石红自作主张,石红有苦难言。石红让弟弟石军在他公司给马一明安排工作,石军为难推托,在石红的强硬要求下,石军让马一明先去追20万的债务,资金到位马上就职。

  而债主竟是与马一明有一面之缘的冯知远。马一明去冯知远公司讨债,不仅没见到其踪影,倒是和另一讨债者发生口角拳脚相向,被打了一身伤。马一明不认输,获悉冯知远的行踪,去五星级饭店找到冯知远。正在宴请的冯知远热情地拉马一明入席,向来滴酒不沾的马一明凭着喝酒还钱的交换条件,一杯酒下肚就酒精过敏住院。冯知远过意不去来探望,却告诉马一明酒席上无真言,不能还债,只能为他负担医药费。

  医院门前,一群债主发现了冯知远的车,要砸抢车抵债。冯知远慌张地调解,眼看冯知远一方寡不敌众,车就要被抢走,马一明索性趴在车上不动。僵持到警察赶到,再次帮了冯之远大忙,冯知远感慨交定了马一明这个朋友。让马一明跟自己上车去个地方。马一明不明冯知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满腹疑惑……

第4集

  知远带马一明到一家公司讨债,对方咬定拿不出钱。冯知远声称这笔帐是替马一明这个朋友讨的,抄起烟灰缸生猛地砸向自己,顿时头破血流。对方被这阵势吓坏了,忙不迭地给冯知远开支票还钱。冯知远告诉马一明还这笔钱不是看生意,是看中了他这个人,并告诫他太正直实在不适合当老板,不要趟生意场的浑水。马一明拿着支票喜出望外,主动给冯知远写了收条,捧着支票亲了又亲。

  石军认定马一明拿回的是空头支票,马一明和石红也慌了神,两人夜不能寐。隔日清早,马一明和石军兴高采烈地从银行出来,大家悬着的心终于落地。石军应诺带马一明到公司上班,马一明却惊讶地发现公司里没有员工。石军夸夸其谈“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目标瞄向微软”的企业目标,封了马一明副总,马一明却为还当个副职心有不甘。

  石军带马一明陪同年轻的机关领导张处长吃饭,马一明翻旧事让张处长尴尬,面露不悦。马一明万没想到饭后还要唱歌找小姐,几番推托不成落荒而逃,忘了结账的钱还在自己手上。石军没钱结账被扣在歌厅,老板不依不饶要报警,张处忿忿地掏腰包,石军的计划自然也泡了汤。石军深夜去马一明家理论,马一明却因不赞同石军的价值观针锋相对,终于立志自己当老板。马一明在家里四处翻存折。石红警觉,将存折转移让马一明死了心。马一明无意看到房产证,心上一动,去找房产公司把房屋作抵押。

第5集

  产公司来突然来看房,马一明慌张掩饰,得知原委的石红情绪崩溃,痛哭失声,一气之下把马一明赶出家门。马一明去找马一平,决定借他的出租车开。马一明开出租车来接马克上学,石红生气地领着马克拂袖而去。医院里,同事们议论护士小吴借着老板老公的光去环游世界,石红羡慕不已,晚上下班出门却看见马一明开着出租车等在门口,觉得很没面子,劝马一明赶紧应聘工作,马一明却坚持如果不自己当老板,就要开出租!

  马一明和乘客因为路程远近发生口角争执不休,被乘客投诉。马一平吓唬石红说马一明精神上受到刺激,想法偏激,劝她支持马一明做老板,加上石军的怂恿,石红只好把家里的积蓄分成几份,郑重地把一个存折交给马一明,告诉他这是家里全部积蓄,让他保证只准赚不准赔,发血誓按手印签下承诺书。

  石军作为马一明的启蒙者,给他讲经商的大道理,领他去看手机一条街,建议从经营手机生意开始做起。石军带马一明来看一处位置极好的门脸房,可却说房东是个老处女,坚决不租房。马一明决心一试,两人忐忑地敲开了房东的门……

第6集

  东李勤勤毫不理会马一明和石军的游说,两人吃了个闭门羹。马一明不死心,再顾茅庐,把毕业证、荣誉证书等所有证件通通拿来展示,李勤勤啼笑皆非,看出马一明是个老实人,两人聊得投机。可马一明不慎一句“老处女”说得李勤勤顿时火冒三丈,赶马一明出门,但马一明不甘心,三顾茅庐,适时李勤勤丈夫也来执意租房,李勤勤和前夫赌气,一气之下答应租给马一明,马一明喜出望外。

  马一明高兴地去门脸房,却见其他施工队在装修,被告知这里已租给了别人。马一明向李勤勤求证。李勤勤无奈解释自己下岗了,只能靠房租生存。马一明郁闷至极,和施工队的人打架,自己最好的一件西服袖子被扯掉。马一明找石军拿主意,石军找了个专搞“民事诉讼”的大喇叭去坏事。马一明坚持骗人的事绝不做,又嫌“上访费”太贵,坚决不同意。门脸房开业了,石红带马克跑去看,却是另一家房屋中介公司开张,被气得不行。马一明一气之下也向大喇叭妥协,雇佣了他来坏事,还交了定金。

  石红召开家庭会议审问,马一明自知理亏,拉着石军当挡箭牌,石红气愤地拿出那件破烂的西服,马一明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

第7集

  上,马一明向石红坦白了请大喇叭的事,石红生气地责怪马一明不能做这样的事情。马一明顿悟,想解雇大喇叭,电话那头却已经关机。大喇叭一早就在房屋中介公司门口闹事,不管马一明如何劝说都坚持不走,马一明急着把全部费用付给他让他离开,说自己不能做昧良心的事情。李勤勤把一切看在了眼里。

  四处寻找其他门脸房都没有结果,马一明愁眉不展,李勤勤却突然打电话来问他还要不要租房。原来房屋中介公司是家黑中介,收了房款卷包跑了。马一明喜出望外。马一明谈房租咬死低价,寸步不让,李勤勤虽说心疼,认准马一明是好人,就便宜租给了他。

  手机店在爆竹声中热热闹闹地开张了。马家石家均来祝贺。马一明更是意气风发。马一明没有任何经营经验,对待顾客过于认真和热情,把客人都吓跑了。一个农民工顾客看上马一明的二手手机,马一明把自己的手机卖给他不说,还搭上了自己的手机号,勉强算是第一笔生意开张。石红在医院推销手机,护士们私下议论说护士长强买强卖,石红无意听到,心里很不是滋味。尽管如此,手机店经营状况惨淡,两个月统计下来,不但没赚还赔了钱,石红难过,两人吵架。

  李勤勤前夫来找李勤勤,马一明以为他不怀好意,顾不得招待顾客,跑到里屋门口听动静。前夫把李勤勤推到床上,李勤勤由拒绝到渐渐半推半就,而马一明以为情况不对,推门就冲了进去,李勤勤和前夫瞠目结舌……

第8集

  勤勤慌张整理衣服,马一明坚持李勤勤前夫强奸要报110,在马一明一再逼问下,李勤勤无奈地“承认”自己不是自愿,马一明把她前夫拖出去,让李勤勤觉得啼笑皆非。李勤勤很感谢马一明,两人互相分享着烤鸭和包子,李勤勤拿着酒杯往马一明口边递,被中午顺路过来的石红看到,石红气愤地拂袖而去。马一明帮李勤勤干活不慎扭了腰,李勤勤给他按摩,马一明心里更加忐忑。晚上,在马一明的好言相劝下,石红终于原谅了马一明,两人欲亲密,却因马一明腰伤,煞是扫兴。

  做开关生意的小南方来租门脸房,见马一明经营状况不好,劝马一明放弃这个门脸房,两人唇枪舌战。

  石红终日为手机店担心,出了一起医疗事故,医院大会上领导对石红卖手机提出严厉批评,石红心里百感交集。

  马一平向马一明要了一部高档手机,刚好石红看到,两人大吵,石红一气之下准备回娘家。马母知道后狠狠数落马一平,来石家调解,还了手机钱,还给马一明两口子1万的存折用作投资,石红感动。夫妻俩重归于好,欲亲热仍力不从心,手机店的状况已成了夫妻俩的心病。

  石红来手机店看情况,却看见马一明、李勤勤和一锅热气腾腾的包子,石红脸色霎那晴转多云……

第9集

  红气急败坏地指责马一明因心思不放在经营上,生意才做不好,李勤勤却针锋相对,店里充满了火药味。马一明嘴里的包子咽不得吞不得,面对两个女人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劝哪一个。

  马一明发现小南方暗中和自己争抢门脸房,面对老婆的不放心和高涨的房租,马一明心生一计,找小南方谈合租门脸房。小南方原不情愿,却在马一明的双赢理论下妥协。“金马通讯”的另一边,新添了“南方电气”的牌子,小南方生意火得不行,连交房租能一次交一个季度,马一明又羡慕又嫉妒。马一明被顾客抱怨手机卖得太贵,是真货还是水货的问题上,两人发生口角,险些产生肢体冲突。小南方给马一明上课,劝马一明也卖水货。

  马克考试成绩很不理想,两口子轮番责备,石军却提醒这是他们两人忙于生意不重视孩子的结果。两人反思。

  小南方在门口自己的牌子上装了霓虹灯,马一明心里不是滋味,找小南方谈话无果,而偏巧霓虹灯坏掉,马一明自告奋勇地帮助修理,小南方却说马一明是有意把灯弄坏,两人争执。李勤勤劝马一明反思为何他总是好心却没有好结果,马一明困惑……

第10集

  恩知返的民工给马一明接了个大生意,让马一明去工地送十几个二手手机。马一明忐忑地到了荒郊,被民工们围在中央,下意识抄起菜刀,众人大惊,马一明这才嘲笑自己的草木皆兵,却为成了第一笔大生意而高兴。

  马一明向石红抱怨他和小南方的冲突,无意中嗔怪李勤勤偏向小南方,引发了石红的担心和醋意,让父亲石在山去店里盯梢。石在山去手机店,李勤勤以为是买主热情招待,小南方的一句“夫妻店”让老爷子大为恼火,马一明尴尬,李勤勤也对马一明一家的“特务行为”及其不满。马一明回家不禁向石红发火。

  马一明诚信经营,被评为了文明守法经营户,自豪地把牌匾高高挂在门前。石红对马一明当老板失去信心,而“文明守法经营户”仿佛又让石红看到希望,两人重新树立信心。马一明坚持不卖水货,生意冷清。而小南方卖着假冒伪劣产品,却因经营效益好、纳税大户,也得到了“文明守法经营户”牌匾,马一明心里五味杂陈。

  马克因家里没钱报名不能参加社会实践,马一明去接马克,马克却独自乘公交车离开。连儿子都瞧不起自己,马一明心里充满挫败感,他无意中和街边乞丐诉说苦闷,被教育无论什么职业,赚钱是真。马一明心里挣扎,开始卖水货手机。小南方嘲笑马一明终于同流合污,马一明坐卧不安地反复把文明守法牌匾摘了又挂,自己心里始终不能踏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