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2 个视频 
53 张图片 
58 位演职员 
304 条影评 
2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的导演兼编剧罗德·拉里很早就开始撰写翻拍版的剧本了,一开始影片计划在2011年的2月25日上映,后来却被推迟到了同年的9月16日。

·影片在2009年的8月16日开机,外景地包括什里夫波特市和路易斯安那州的维维安。

·影片在路易斯安那拍摄的时候,有很多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的影迷前来探班,他们挤在旅馆的窗子前,希望能看到自己的偶像。

Story

幕后制作

  不畏前作的翻拍

  1971年版的《稻草狗》是美国著名导演山姆·佩金法的代表作之一,改编自英国作家格登·威廉斯的小说《农场大围攻》(The Siege at Trencher's Farm)。讲述了一个关于暴力、反抗的血腥的故事。虽然影片获得了不小的成功,但同时也因为山姆·佩金法在其中展示的“延绵不绝”的暴力而收获了颇多的争议。那么翻拍这么一部电影,并且是自己编剧、自己制片、自己导演,罗德·拉里又是怎么想的呢?

  其实在罗德·拉里的这边,翻拍这部电影,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一个是商业的,另一个艺术上的。关于商业上的考量,罗德·拉里说:“这是一部毋庸置疑的出名的作品,无论人们是爱它也好,恨它也罢,这都是一部出名的电影。老实说,这部电影的标题就是它能在商业上收获成功的关键。不管人们会怎么看待新版本的电影,都会在好奇心和猎奇心的驱使下走到电影院里去看这部作品,而这就是我最看重的地方。不管怎么样,这次翻拍在商业上是很稳妥的。可能会有人批评我说,我是在用老版电影的名气为自己做广告,可是翻拍电影就是如此。如果它不是名作,谁会去翻拍它呢?”对于影片艺术方面的考量,罗德·拉里思考得更为透彻,他说:“当我决定要翻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很多影评人都觉得我是疯掉了,他们问我‘你怎么敢?’。不过,我个人倒是觉得《稻草狗》是一部很值得翻拍的电影,因为其中有很多内容是非常适合于改编到当下的社会环境中、改编到现在美国文化中的。毕竟,我是在翻拍《稻草狗》,而不是在翻拍《公民凯恩》,不是么?”

  虽然翻拍很棘手,而且没有多少人看好罗德·拉里的翻拍,但是他还是自信满满。他说:“我觉得,在电影中没有什么必要打破什么展示内容的底线--尤其是对女性和下半身问题的展示。很多人都把目光集中在这点上,我看是大可不必的,不能因为我是翻拍电影就一定要和佩金法的原作一样,我也没有必要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复制地那样翻拍。现在是2011年,我也不需要在影片中提供1971年的那种质感和情感,所以,这会是一部新电影,毕竟我在拍摄《稻草狗》,而不是在拍摄山姆·佩金法的《稻草狗》。”

  重新处理的暴力戏和强奸戏

  无论是翻拍《稻草狗》还是从格登·威廉斯的小说《农场大围攻》重新改编一个剧本,拍摄一部全新的影片,影片中有两点是跑不掉的,第一是强奸戏;另一个是暴力。这两个段落是影片中争议最大,同时也是最被人津津乐道的内容。不管是卫道士还是登徒子、是影评家还是普通观众,都对这两段情节是“记忆犹新”。

  关于强奸戏,罗德·拉里不愿意多说,毕竟这个话题还非常敏感。他说:“我只能告诉你的是,我在电影中对强奸戏的处理会超过很多人的想象,因为这不是一部翻拍片,而且影片中的艾米,也就是凯特·波茨沃斯不会歇斯底里,神经兮兮地笑出来。为了这样的镜头,我和制片方进行了多次的交涉,最后使用的是我的拍摄方案。我只能说,强奸戏会很特殊,而且会很独特。在准备拍摄强奸戏之前,我曾经和老版本的艾米的扮演者苏珊·乔治有过一次长谈。我得知的是,在老版的《稻草狗》中,强奸戏的处理方式既不是来自佩金法的现场发挥,也不是来自剧本的设定,而是来自苏珊·乔治的想法。苏珊和我谈了很多她关于老的版本和人物的想法,简直是倾其所有地告诉了我一切,我很感激她,但是我还是坚持要拍摄一部属于自己的《稻草狗》。”

  看过稻草狗原作的人一定会对影片中的暴力印象深刻,尤其是影片结尾的那个达斯汀·霍夫曼奋起反击的大段落记忆犹新。在这部翻拍电影中,罗德·拉里“变本加厉”地把这段暴力戏加到了25分钟的长度,并且加重了动作场面的拍摄,配上了到位的音乐。他说:“可以说这是电影里最有表现力、最有意思的一段戏了。在拍摄的时候,我就考虑好了很多细枝末节,可是拍完之后,我还是发现这些素材难以剪辑。因为要在一个段落里展示暴力、人们的愤怒和恐惧,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拍摄这个段落之前,我和霍夫曼聊了很多,关于要怎么拍摄,怎么表现,以及他是怎么看待那部电影的等等问题。这些对话给了我不少启发。很多人会觉得我不应该这么暴力或者是黑暗。不过,我认为这部电影是一种罗尔沙赫氏试验,是佩金法用电影的表现形式测试给普通人的一种关于暴力的试验,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看法,这很正常。”(罗尔沙赫氏试验由瑞士精神科医生、精神病学家创立,因利用墨渍图版而又被称为墨渍图测验,是最著名的投射法人格测验。)

  找准主演

  翻拍一部由著名演员主演的名作,对于演员们来说,压力一定不小,因为影片拍出来之后,难免要被观众和影评人拿来和老版本做一番对比,而且老版的那些演员现在已然活跃在银幕上,所以,这对于新的演员来说,压力就更大了。

  谈及自己第一次和《稻草狗》的相遇,几位主演的回答惊人的一致,他们几乎都是在20-25岁之间接触到这部电影的。亚历山大·斯卡斯加德说:“我大概是在10-15年之前看到的《稻草狗》,我当时只记住了其中的强奸戏,后来我又把电影重看了几遍,当然是和导演罗德·拉里一起看的。我觉得,如果只是简简单单的翻拍的话,那就没有必要了,因为原版的电影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超越的高峰。很显然,罗德·拉里也是这么认为的,他重新修订了老版本的剧本,加入了很多新鲜的内容。他给两个受害的主角增加了更多的背景故事和内容,这倒是更加有趣了,也丰富了电影的意义和内涵。”谈及自己为什么会来到剧组拍摄一部“硬核R级电影”的时候,斯卡斯加德说:“我觉得这部影片很有意思,而且罗德·拉里的导演风格我也很喜欢,于是我就来了。我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觉得我扮演的角色是一个混蛋,我倒是觉得他是一个弱者。因为强者很少会诉诸于暴力,而他的做法恰恰说明了他对外来的人的恐惧感和内心的无能。”在影片中“受伤最深”的凯特·波茨沃斯说:“我觉得这部电影能帮助观众认识一个完全不同的我,因为我在这部电影里的角色和我以往所扮演的角色完全不同。更重要的是,我需要在影片中抛弃一切杂念,静心地把一个心态变化巨大的女性给展现出来,我觉得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虽然在拍摄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好在我们都很团结,也都全部克服了。”

  为了能在影片中展示出美国南部的地方特色,所有的演员都在影片开拍前学习了一些当地的口音。斯卡斯加德说:“学习一种口音,并不容易,对一个外国人来说更是如此,好在我在影片中的台词不算多,学习一种新的口音也不是天大的难题。”对于自己的演员,罗德·拉里赞赏有加,他说:“他们都作出了很大的牺牲,尤其是凯特·波茨沃斯,她对自己的颠覆是最大的。我很欣赏、也很感谢我的这些演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