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低俗小说>影评>十五部“被致敬”的影史经典

十五部“被致敬”的影史经典

电影中文名

低俗小说

2009-10-07 17:35

陆支羽

陆支羽

想看

 

不是商业的抄袭,是艺术的膜拜:

 

                      十五部“被致敬”的影史经典

 

撰文/陆支羽

 

    关于“致敬”,其在影史上的身份始终是暧昧难明的,有时被人视为“商业的抄袭”,有时又被人视为“艺术的膜拜”。
    影史上热衷于“致敬”的导演有很多,于他们而言,“致敬”是一辈子的事,特吕弗对希区柯克的迷狂,马丁·斯科塞斯对费里尼的热爱,欧容对法斯宾德的偏执,还有侯孝贤对小津安二郎的敬重,如此种种,缔造着一段段迷影时代的传世佳话。
    当曾经的大师赴宴般纷纷老去,昔日的新锐亦终于开始硕果累累,这其中潜移默化的传承,就像一帖帖神奇而古老的符咒,孕育着更为耀眼的光与影,一如人所共知的“踩在巨人的肩膀上笑看风云”的新时代箴言。
    “这不是商业的抄袭,是艺术的膜拜”,以下推出的十五部“被致敬”的影史经典,唯是一众大师级经典佳作中极小的一部分,尚有《七武士》《第六感》等不二经典亟待诸位查漏补缺。

 

 

第一部:《低俗小说》


致敬者:《任逍遥》

 

      《任逍遥》中不得不说的两次致敬都与痞子昆的《低俗小说》有关。贾樟柯对于《低俗小说》的迷恋我并不知情。我只记得那一年的戛纳电影节正是昆汀的这部电影打败了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红》,人称“痞子打败了大师”。由此可见《低俗小说》的魅力。
      《任逍遥》中的致敬,一次是在饭馆里,小济跟巧巧讲美国片,说的正是《低俗小说》。然后又说女主角乌玛瑟曼的头发特像巧巧。说到兴起,竟拍桌而起,大喊了声:“抢劫!”而这一声喊,恍若一瞬间把两部电影的景状糅合在了一起。快切。转场。恍如梦境。
      第二次致敬是在斌斌借高利贷给女友买了手机后。他站在废墟上卖盗版碟赚钱。碟好便宜,两块钱一张。借他钱的小武哥正好过来。
      “有《小武》吗?”“没有。”“《站台》呢?”“没有。”“《唐人街》呢?”“没有。”最后小武哥还是拿着昆汀的《低俗小说》走了。
      《低俗小说》,片如其名,适合这个城市的孩子,有一种强烈而短暂的冲动。就像城市的天空,老是阴着,想下雨就容易得多,随时可以下,也随时可以停。

 

(折录自本人影评—— 《任逍遥》:一个人一座孤岛)

 

海 报


  被致敬者:《低俗小说》


 

致敬者:《任逍遥》

 


第二部:《欲望号街车》

 

致敬者:《关于我母亲的一切》

 

      嫉妒过阿莫多瓦的人曾以这般虚妄之言谣传,说《关于我母亲的一切》之所以拿了奥斯卡,正是因为本片致敬了《欲望号街车》。于此,我们在嗤之以鼻之余,或而亦会如是质问自己,这样的“致敬”究竟算不算一种无谓的重述?
      影像中,阿莫多瓦通过“电视机”让曼纽拉母子俩观看了《欲望号街车》,并由此奠定了全片的悲剧因素。值得惊叹的是,《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在整体架构上与《欲望号街车》有太多漂亮的吻合,而同出现在两片中的布朗宁夫人的十四行诗又一次次印证着这一奇妙的事实,就像曼纽拉的影子至始至终都跟布兰奇重叠在一起一样。

 

海 报


被致敬者:《欲望号街车》

 

致敬者:《关于我母亲的一切》

 

 

第三部:《八又二分之一》

 

致敬者:《地下》

 

      《地下》的结尾无法不让人想起费里尼《八又二分之一》的绝妙收场。身为费里尼的忠实粉丝,库斯图里卡的致敬之意是显而易见的。对于这样一部颇具艺术气质的史诗电影,如是收尾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电影中所有的人物沐浴而出,我的心底涌起一股难以言说的惊叹。维拉复活了,约万和伊莲娜复活了,马尔科和娜塔丽佳复活了,下肢瘫痪的巴图神奇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口吃的伊文也不再结巴了。人们欢呼雀跃着,跳着美好的吉普赛之舞。许多人说,这样的集体式狂欢是出离于现实的一场华美的梦,抑或只是导演的一种美好祝愿罢了,就像中国的大团圆结局。而在我以为,却绝不仅仅只是这般简单,它更关乎哲学,更关乎人生,更关乎生命的全景式姿态。

 

(折录自本人影评——《地下》:库斯图里卡的“长篇小说”)

 

海 报


被致敬者:《八又二分之一》

 

致敬者:《地下》

 

 

第四部:《狂人皮埃洛》


致敬者:《邦妮与克莱德》

 

      倘若之前三组的“致敬”只是部分桥段的借鉴,那么《邦妮与克莱德》对《狂人皮埃洛》的借鉴就要张扬得多了。有人曾戏言,《邦妮与克莱德》是好莱坞正规剪辑后的《狂人皮埃洛》;而对于热爱戈达尔的影迷们而言,《狂人皮埃洛》终究是更可爱更具个性的“新浪潮”毛片。简言之,《狂人皮埃洛》是戏谑的,是哲学的;而《邦妮与克莱德》是传奇的,是悲剧的。

 

海 报


被致敬者:《狂人皮埃洛》

 

致敬者:《邦妮与克莱德》

 

 

第五部:《伊万的童年》

 

致敬者:《回归》

 

      《回归》算是安德烈·萨金塞夫的成名作,故事的主人公除了不知名的父亲外,另有一对性格极端的兄弟,哥哥叫安德烈,弟弟叫伊万。这两个名字无疑是向塔克夫斯基致敬的,“安德烈”是借了塔科夫斯基之名,而“伊万”则直接截取自老塔名作《伊万的童年》。这两个都叫“伊万”的孩子,在世界影史上相映成趣。

 

(折录自本人影评——《回归》:爸爸,爸爸)

 

海 报


被致敬者:《伊万的童年》

 

致敬者:《回归》

 

 

第六部:《索多玛的120天》

 

致敬者:《布宜诺斯艾利斯的120天》

         (又名:逃亡纪事)

 

      06年的戛纳电影节,有人借“致敬帕索里尼”之名重述了关于120天的故事:《布宜诺斯艾利斯的120天》。由是,我们再次喑哑地默念起帕索里尼的名字,这个缺乏大师的时代,我们似乎唯能以致敬来维系人文电影的辉煌。我们恍惚了多少年,一次次被那影片背后的神秘事物所惊醒,又不止一回地在睡梦里恣意嗟叹。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小说家政论家电影导演就这样神秘地死了,遗尸海滩,漏光了灵魂。一切恍如《萨罗》中的最后段落,法官一个一个地点到人们的名字,然后说出那句无比沉重的历史台词:“他们将回到萨罗!”

 

(折录自本人“电影城”系列“帕索里尼篇”——帕索里尼:异端影像与极权美学)

 

海 报


被致敬者:《索多玛的120天》


 

致敬者:《布宜诺斯艾利斯的120天》

 

 

第七部:《假面》

 

致敬者:《搏击俱乐部》

 

      《假面》中的很多意象与镜头都曾一度出现在其他电影中,但令我至为印象深刻的犹是其前奏中那一格男性生殖器的画面,这无法不令我想起大卫·芬奇《搏击俱乐部》的结尾。那遭人记恨的跳帧,那般被人为的“坏趣味”愚弄后的囧状,多少年后依然汗涔涔地惊现于黑暗的梦中。
      尚不知亲爱的芬奇可否承认其借鉴过伯格曼的《假面》?除却这一格荒诞而奇妙的跳帧外,整个结尾的剪辑亦同样像极了《假面》的片头。

 

海 报


被致敬者:《假面》

 

致敬者:《搏击俱乐部》

 


第八部:《第七封印》

 

致敬者:《夜的第三章》

 

     《夜的第三章》全片充斥着深邃晦涩的哲学思考和呛鼻的宗教气味,更有死亡的阴霾像上帝的遮羞布一般一寸寸扯过天穹。我说,这该是一首黑暗的中世纪史诗,它关乎一切灭顶的预言和臆测。
      看过《夜的第三章》的人大抵都会想到瑞典电影大师伯格曼的《第七封印》,那场死神与骑士的对弈,那队戴着镣铐起舞的暗影,仿佛都在《夜的第三章》中以另一种喑哑而晦暗的方式涌现出来。
      《夜的第三章》开篇是一段颇具宗教意味的女声(影片中Michal的妻子)诵词,跟伯格曼阐述“七道封印”一样,我恍而听到背景中一直传递着洪钟鸣撞的声响。那是灵魂深处的憧憧幽影,伯格曼以“封印”一一揭开来承启收尾,祖拉斯基则以“夜章”一页页翻动来统领呼应。同样地对上帝充满疑虑,同样执迷于对生与死的拷问,祖拉斯基身上的伯格曼气质是震慑人心的。

 

(折录自本人影评——《夜的第三章》:你看到的只是海市蜃楼)

 

海 报


被致敬者:《第七封印》

 

致敬者:《夜的第三章》

 

 

第九部:《与安德烈共进晚餐》

 

致敬者:《梦想照进现实》

 

      在徐静蕾眼里,“话痨”王朔或而是最不闷骚的艺术家。于是,在张元的《我爱你》中露过脸之后,老徐终于义无反顾地上了王朔的“瘾”,由此,《梦想照进现实》的诞生终于提上了进程。
      在我以为,真正看完《梦想照进现实》的人定然是寥寥无几的。细想想,两个人熬夜闲唠的无剧情设置是多么法兰西啊,无法不令人想念法国先锋导演路易·马勒的《与安德烈共进晚餐》。说实在的,老徐比人家厉害多了,马勒在那个1981年的下午顶多“念叨”了一顿晚餐的时间,老徐却一边憧憬着窗外的晨光,一边足足跟人“神侃”了一个晚上。

 

海 报


被致敬者:《与安德烈共进晚餐》

 

致敬者:《梦想照进现实》

 


第十部:《奇遇》

 

致敬者:《秘语拾柒小时》

 

      最早得闻章明的《秘语拾柒小时》是通过程青松的书《看得见的影像》,程青松在书中说,“章明借他的第二部电影作品《秘语拾柒小时》向伟大的安东尼奥尼表达了自己由衷的敬意。”影片中一群人站在礁石滩上一齐眺望长江的场景无法不令人念及《奇遇》中事关岛屿与溶洞的言说。而本片在情节设置上又与安东尼奥尼的《奇遇》如出一辙,不是致敬,又是为何?

 

海 报
   

被致敬者:《奇遇》

 

致敬者:《秘语拾柒小时》

 

 
第十一部:《末代皇帝》


致敬者:《大腕》

 

      冯小刚的《大腕》虽则未曾名说过要致敬贝纳托鲁奇的《末代皇帝》,但影片中触及到《末代皇帝》的东西实在太多。再者,一本正经来故宫拍过电影的国外名导掐指算来亦唯有贝纳托鲁奇一人。
      试想一下,《大腕》在国内的走红或而不管老贝什么事,但要想在国外一路飘红,则势必要打上《末代皇帝》的大名来大做文章了。这道理对精道于广告宣传的冯导而言,想必是再明白不过的了吧。

 

海 报


被致敬者:《末代皇帝》

 

致敬者:《大腕》

 

 

第十二部:《东京物语》

 

致敬者:《寻找小津》

 

      我曾经这么说过,文德斯的《寻找小津》终究只是《东京物语》的“赝品”罢了,由《东京物语》始,又由《东京物语》终,蕴藏其间的深意早已不言而喻。
      纵观《寻找小津》全片,实则是以一种封闭式的包裹状态架构了另一部“东京物语”。小津影像里的“宁静之地”被倒空了,文德斯唯有无奈地塞入一大堆非小津的“现代化东京意象”,一如N年后他在安东尼奥尼的棺盖上神色忧伤地拧下最后一枚钉子。那些欧洲人文电影的精神之父们一个个死去了,而文德斯的手势实则是在捍卫着一种艺术的精魂。

 

(折录自本人影评——《寻找小津》:颠覆性的“篡改”,远足的“朝圣”)

 

海 报


被致敬者:《东京物语》


 

致敬者:《寻找小津》

 

 

第十三部:《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致敬者:《一个都不能少》

 

      看过阿巴斯之后,我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张艺谋可以两次从威尼斯牵走金狮。老谋子凭着《秋菊打官司》和《一个都不能少》这两部表现“一根筋”精神的作品两度征服威尼斯评委,并不是毫无根据的。《何处是我朋友的家》中性格执拗的小男孩阿默德,与《一个都不能少》中“一根筋”的魏敏芝几乎如出一辙。由是想来,老谋子的那两场盛宴实在是大借了阿巴斯的“东风”。

 

海 报


被致敬者:《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致敬者:《一个都不能少》

 


第十四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致敬者:《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杨德昌死去的那年,岩井俊二奔赴美国去参加了他的葬礼。他曾经如此诚实的告诉我们,《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的结尾是借鉴了杨导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我们唯独弄不明白的是,那扎入青春末梢处的凌厉的小刀,终究是独属于每个人心中的残酷吗?杨德昌没有说,岩井俊二也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们。我们只懂得残酷是一种莫大的恐惧,却从来都不懂得如何去稀释和消解。

 

海 报


被致敬者:《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致敬者:《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第十五部:《红气球》


致敬者:《红气球的旅行》

 

      侯孝贤力邀朱丽叶·比诺什拍《红气球的旅行》,这本身便是一桩影坛乐事,更值得一说的是,那部曾经名震一时的Lamorisse短片,终于要借一位中国导演之手被重拍成长片了。这样的经典重述要说是“致敬”,莫不如说是一场浪漫的礼赞。

 

海 报


被致敬者:《红气球》

 

致敬者:《红气球的旅行》

 

 

I will always see A smile cinema for kids.

Truly become a utopia. Truly become a circus. Build up their ivory tower.

——zhiyu,Lu

 

撰文/陆支羽

 

该片热门影评:

超NB的低俗

不需要“家族利益”这类高尚的借口,他..

神經刀评分8.9

语言、暴力与基督——重评《低俗小说》

《低俗小说》并没有让道德消逝,其实从..

本元hermes评分9.9

99张史上最牛的电影海报

划根火柴就是爱评分10.0

十五部“被致敬”的影史经典

关于“致敬”,其在影史上的身份始终..

陆支羽评分10.0

轻松破解电影里的N种叙事结构。

前言,我喜欢关于叙事的东西,写这篇..

左肩回忆评分9.2

更多 38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