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低俗小说>影评>超NB的低俗

超NB的低俗

电影中文名

低俗小说

2009-10-18 10:26

神經刀

神經刀

想看 - 评分8.9

 

      

 

  俗与深刻势不两立?不见得。以《水浒传》为例,《水浒传》就是一本经典的低俗小说(Pulp Fiction)。梁山泊之类的山寨是什么玩意儿?黑帮呗!杀人越货、粗口黑话、通奸偷汉、下流无耻的勾当在《水浒传》中满山满谷,《低俗小说》里有的货色《水浒传》全有(除了海洛因)。亦庄亦谐、黑色幽默、倒插夹叙、伏笔隐喻等手法还是《水浒》玩得更娴熟。你用看《水浒》的心态来看《低俗》就对了。
  一种伟大或NB的理念,是区分SB低俗与NB低俗的分界线。《低俗小说》看似松散,可句句台词暗藏玄机。我就不详细地叙述影片的脉络和细枝末节了(太繁琐),我默认你已看过此片。请重点关注片中几个主要人物拯救自己的方式。
  
  一、抄袭与致敬。
  低俗小说本来就是东拼西凑、胡编乱造的品种。昆汀豪情万丈地说:“这是抄,不是什么他妈的致敬!”比如兔宝贝餐厅那段。餐厅里有一堆模仿者,有模仿猫王的,有模仿梦露的,有模仿詹姆斯·迪恩的,连主持人也是一个盗版。用意何在?其实这是在暗示:如果你只会抄的话,你就去餐馆端盘子吧。
  抄袭不需要致敬。NB!
  
  二、英雄的克星。
  究竟是什么令英雄气短?令英雄反目成仇?令无数英雄竟折腰?问题的答案在一百万年前就有了:女人。 
  老大马沙:不喜欢被别人耍,除了让自己的老婆耍(朱尔斯说的)。朱尔斯:我马子不吃肉,我也跟着吃素。布奇:因为女友健忘而差点送命。文森特:杀人总在谈笑间,却“搞不定”老大的老婆蜜儿,还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高潮在“邦尼的处境”那段,朱尔斯找老友吉米救难,吉米却说:“我不能不要我老婆,我他妈的不想离婚!”意思要朱尔斯快滚。朱尔斯只好打电话向老大求援,还出动了很厉害的狼先生,一帮男子汉忙得团团转,最后依靠狼先生女友的废旧处理厂才解决问题。 
  重色轻友,英雄们给出的答案。NB!
  
  三、兄弟。
  兄弟意味着一种情谊,不离不弃,危难时刻舍身相助。
  马沙把钱递给布奇,问了一句:“是我兄弟吗?(You my nigger?引申之意)”我晕倒。布奇迟疑了片刻貌似不太情愿地说:“应该是吧。”伸手抓住钱,马沙没松手,僵持了一会儿。我吐血!
  布奇在拳台上把老友打死后说:“抱歉,老威。”接着又说:“我一点也不内疚。”兄弟如衣服。马沙被两个同性恋劫持,爆菊。Big brother受难令布奇过意不去,于是解救了马沙。因为这事马沙答应放布奇一马——布奇手里拿着一把长刀站在后面,不答应就一刀劈过去。就像《水浒传》一样,英雄惺惺相惜,不打不相识,两人成为兄弟。
  在吉米家,为了伪装满是血污的车子,狼先生要吉米拿出毯子、床单等寝具。吉米拿来了,还特别强调说:“狼先生你得知道,这是我们最好的布料,它是我们的结婚礼物,我叔叔和婶婶送的。他们已经故去了。我真的很想帮你们脱身……”狼先生打断他说:“我问一个问题。你叔叔和婶婶是富豪吗?……你的马沙叔叔是。如果你的叔叔和婶婶还在世的话,一定想送你整套寝具。现在马沙叔叔愿意送你这些。你喜欢橡木家具吗?”“橡木很棒。”吉米答。狼先生掏出一叠钱来点数,吉米痴情地盯着。收到钱之后吉米的情绪放松多了,朱尔斯还是他的好兄弟。
  这就是手足情深的兄弟。NB!
  
  四、英雄的尊严。
  士可杀而不可辱,这是尊严——或说面子——问题。
  想要有尊严,谈吐应得体。《低俗》的豪言是Fuck:fucker、fucking、motherfucker。这是洋文,中国土包子不懂的。《水浒》的问候语是“鸟”:鸟人、鸟事、撮鸟。不Fuck、不鸟,无以言。
  文森特说话很注意拿捏分寸:时而牛皮滔滔,时而支吾腼腆,时而默默无言。文森特讲礼貌。狼先生来指导他们,明明是文森特自己闯祸,他还要求狼先生说一个“请”字。他牛轰轰地宣告:“你们少来招惹我!招惹一个冲动的人,这是很他妈危险的事!”文森特懂规矩。他在接到“照看”蜜儿的任务后说:“我不是傻瓜。那是老大的老婆,我准备坐得离她远远的,闭上嘴吃自己的东西。她说笑话我就笑,仅此而已。”他说到做到。必要时文森特认为自己有权保持沉默——当布奇用那支捷克蝎式M61冲锋枪指着他的时候。
  布奇光明磊落。他和文森特在酒馆里发生口角,双方都很克制。事后文森特说自己的老爷车被人刮花了,谁刮花的?布奇呗!街头出身,无产阶级血统。布奇精通十八般武艺:拳台上赤手空拳将老友打死;在家用冲锋枪把文森特干掉;在杂货铺里先后挑选了锤子、棒球棍、电锯、刀四件武器,它们分别对应《工具箱杀手》(1978),《八面威风》(1988),《德州电锯杀人狂》(1974),《用心棒》(1961)这四部电影,这是昆汀在致敬。拳台上打死人全世界都知道,后两次杀人则几乎没人知晓。看来干硬仗时还得操真家伙。
  狼先生是传说中的强人,从事“幕后工作”:清理尸体之类的杂事。可别小看这活,这是有经验的黑帮分子必做的日常工作,处理得连渣都剩不下那叫高人。狼先生不喜欢“狼先生”这个雅号,请尊称他为温斯顿——对长辈要有礼貌。
  最有型的要数Big brother马沙。他戴耳环,后脖颈上贴着一张创可贴,酷毙了!马沙教育布奇:“去他妈的自尊(Fuck pride)!自尊只会伤人,不能帮人。”结果马沙的自尊被两个Gay从后面给Fuck了。在放走布奇之前马沙提出一个庄严的条件:此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是自尊在作怪。”
  在英雄光辉形象的背后,有多少不可告人的心酸往事?NB!
  
  五、那只表。 
  这可是一只金表,布奇家的传家宝,曾祖父在田纳西一家小杂货铺里买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曾祖父戴着它;第二次世界大战祖父阵亡沙场(托战友送回金表);越战时父亲戴着它被俘,因为怕越共抢走而把表塞在屁眼中五年,死前交由战友柯上尉保管,柯上尉把表塞在屁眼中两年,获释后交还给布奇;布奇戴着它走向人生的战场。
  昆汀在此想表达三重涵义:1、美国的历史很短,没多少古董,杂货铺里买的玩意儿几十年后都成宝了。2、一战、二战很伟大,越战算个什么东西?塞在屁眼里的干活!3、在紧要关头拉兄弟一把。柯上尉对布奇说:“我和你爸同甘共苦这么久,彼此互相信赖。”布奇救马沙于水深火热之中,两人成了患难兄弟。马沙叫布奇不要再回来,临走前马沙背对着他一挥手——这一别竟是永别!真是屁眼情深啊!田纳西州的诺克斯维尔,是布奇与牵线人碰头以及曾祖父买到金表的地方,也是昆汀·塔伦迪诺的出生地。一种伟大的传统,值得传承下去。
  金表恒久远,一只永留传。NB!
  
  六、文森特的人生哲理。
  文森特喜欢在厕所与屎尿间领悟人生的真谛。
  1、上帝与大便。
  文森特与朱尔斯在餐厅里用餐,闲聊。文森特点了一份猪扒,朱说:“猪在屎堆里长大。太污秽了。”文问:“狗呢?狗连自己的屎也吃。”朱:“我不觉得狗污秽。狗通人性,这就够了。”文:“根据这个理论,如果猪也有人性,它也就不污秽了吗?”文森特擅长屎尿的话题,这一回合占优。
  两人又说到“神迹”。朱尔斯相信发生了神迹,文森特则反感谈到神。争论到最后,朱说:“神无所不能,文森特。”文:“别跟我说这种话。”朱:“如果你害怕了那就不要问这些。”文森特伸出食指,停顿了一下,然后坚定地说:“我要去大便!”文森特用大便来反驳上帝,这一回合暂处下风。
  文森特带了一本《谦卑的布莱斯》(Modesty Blaise 彼得·奥唐奈著)上厕所时看,是典型的低俗小说。粪便与低俗小说,文森特的精神盛宴。
  2、爱与忠诚。
  文森特舍命陪蜜儿。蜜儿整晚都在挑逗他,令他诚惶诚恐。送蜜儿回家后文森特借口小便,以便在厕所里找到真理:“别冲动。道声晚安赶快走人。你得搞清楚,这是在考验你的忠诚度,因为忠诚非常重要……走出大门上车,然后回家乖乖地打手枪(自慰)。”此时蜜儿正播放一首曲子《女孩,你快成为女人了》(Girl, You'll Be A Woman Soon),这是对文森特的召唤!后面的英雄救美不再赘述。
  这一回合文森特用小便来对抗爱,经受住了考验,实践了忠诚,不简单。
  3、在屎尿中升华。
  布奇叛逃,文森特在布奇家守候。布奇果然回来了,看见厨房案台上的那支枪——文森特放在那儿的。文森特大便出来手里还拿着《谦卑的布莱斯》,布奇将他射杀在马桶上。混杂着污血、粪便与低俗小说,文森特走向天堂——或者地狱。
  《谦卑的布莱斯》曾拍成电影,中文译名是《女金刚智破钻石案》,过程就像是一场惊险的赌局。在文森特看来人生就是一场赌局:充满刺激,愿赌服输。在他身上发生的奇事:对方近距离射击一枪未中;他的手枪走火射杀了马文;布奇被追杀后还会返家,而且就在他上厕所的那几分钟时间里。这类事情极少发生,好似轮盘赌中的彩球。不管能否中彩文森特都不在乎,有屎尿与低俗小说伴随他的左右。
  天平的一端放着一坨屎与一本粗制滥造的小说,另一端放着人生的全部哲理,前者把后者高高地翘上天。NB!
  
  七、朱尔斯的救赎。
  上帝与乞丐仅一步之遥。
  1、上帝的姿态。
  杀人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要摆一下Pose。朱尔斯的表演不再赘述,总之是耍宝到足。其实《水浒传》也有类似的桥段,梁山好汉的杀人台词有异曲同工之妙:“你这厮,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如何只要害我?你既读圣贤书,为何要做这等毒害的事?你这鸟人!不杀了,留着何用?!你要快死,偏要你慢死!让你见识爷爷的名目!”人的生命是宝贵的,要珍惜每一次杀人的机会。做上帝真好!
  2、上帝的角色。
  说一下《圣经》,这是《低俗》的精华,略为复杂,昆汀故弄玄虚。朱尔斯每次杀人前都要朗读一段《圣经·以西结书·25章·17节》(昆汀加以修改):“正义之路被自私与暴虐的恶人所包围。以慈悲和善意的名义引导弱者穿过黑暗山谷的人有福了,因为他守护自己的兄弟,寻回迷途的孩子(羔羊)。那些胆敢残害荼毒我兄弟之人,我将怀着无比的愤怒向他们大施报复。到时候他们就知道,我的名字是上帝。”这里有四种角色供你选择:a.恶人;b.正义者或牧羊人;c.弱者或羔羊;d.上帝或守护神。朱尔斯分别在片头和片尾读了两次圣经,角色在转换。第一次,恶人是布莱特及其同伙,弱者或迷途的孩子是马文这样的告密者,朱尔斯自认为是上帝。当时发生了“神迹”,他开始怀疑自己上帝的角色。第二次,小南瓜和小兔子在餐厅里打劫,还劫到朱尔斯的头上。朱放了两人一马。他认为小南瓜是弱者,他自己是恶人,而那支指向小南瓜的点45口径手枪是上帝。请注意:在这两个场合中都没有正义者或牧羊人存在。你会问:那些在餐厅里被打劫的人难道不是弱者吗?这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被黑帮分子残害的无辜者算什么?他们什么也不是!在这场永无休止的游戏中,只有利益、分赃和暴力,以分赃多寡来决定所谓的“正义”与“邪恶”——黑帮分子彼此间的利益纠葛,无辜受害者属于局外人。别人用枪指着你,你就是坏人或弱者;你拿枪指着别人,你就是上帝。朱尔斯对小南瓜说自己非常努力地想成为牧羊人,实际上并没有牧羊人,除非他是警察。朱尔斯意识到了自己的“恶”——纯粹出于自私的角度,但他并不想破坏这场游戏——他也破坏不了,他只是想退出。所以他说:“我不想杀你们,我想帮你们。”并把自己的1500元给了小南瓜,说是买了小南瓜的命,让小南瓜和小兔子带着打劫所得的赃款离开。你或许能退出游戏,但游戏还要继续玩下去。
  3、上帝与乞丐。
  朱尔斯感受到上帝的启示,要像《功夫》(Kung Fu 1972年)里的赎罪者那样四处漂泊,不断地提升自己,直到上帝要他停下来。上帝要他停下来?是枪要他停下来吧?!朱尔斯说过枪就是上帝。想从江湖中全身而退恐怕没那么容易,一大票仇家要等着找你复仇。退出江湖的朱尔斯什么也不是,他将尝到圣经的滋味:“那些胆敢残害荼毒我兄弟之人,我将怀着无比的愤怒向他们大施报复。到时候他们就知道,我的名字是上帝。”还是文森特总结得好:“就像外面那些烂人,讨些零钱,睡在垃圾箱里,吃别人扔掉的东西。这种人就叫做乞丐。没有工作,没有房子,没有钱。你这样就他妈的变成乞丐。”
  上帝or乞丐,这是一个问题。NB! 
  
  总结四个主要人物的救赎之路:文森特的命运是典型的黑帮分子的命运,很低俗也很真实。朱尔斯要修行,他说“上帝”就在身边,哼,“上帝无处不在”。马沙Fuck掉自尊而获得暂时的拯救,下一次呢?布奇是昆汀所赞赏的类型,所以命运也最好。文艺作品不管怎么表现黑帮分子,有一点似乎不变:钦佩他们的“哥们儿义气”。《水浒传》如此,《英雄本色》也是如此。这一点在布奇身上有所体现。不过他“赢得”的钱总有花光的时候,到时他会重操旧业吗?那只金表还会保佑他吗?
  《低俗小说》刻意地弄得不像《教父》那么伟大和庄严,却更能表现黑帮分子日常的生活图景。不需要“家族利益”这类高尚的借口,他们只为自己而玩命,他们没有明天。这是一个圆,为《低俗》与《水浒》所表现,无始无终却又不断滚动下去的圈圈(环形结构)。施耐庵与昆汀都怀有梦想:“替天行道”让《水浒》卓越,“上帝拯救”则令《低俗》介于牛A与牛C之间,除此他们只能归于庸俗。
  人类因梦想而伟大,低俗因用脑而NB。
  
  
参考阅读:鄙人另一篇关于昆汀的影评《无耻混蛋:一篇高智商的扯淡》

该片热门影评:

超NB的低俗

不需要“家族利益”这类高尚的借口,他..

神經刀评分8.9

语言、暴力与基督——重评《低俗小说》

《低俗小说》并没有让道德消逝,其实从..

本元hermes评分9.9

99张史上最牛的电影海报

划根火柴就是爱评分10.0

十五部“被致敬”的影史经典

关于“致敬”,其在影史上的身份始终..

陆支羽评分10.0

轻松破解电影里的N种叙事结构。

前言,我喜欢关于叙事的东西,写这篇..

左肩回忆评分9.2

更多 38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