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低俗小说>影评>语言、暴力与基督——重评《低俗小说》

语言、暴力与基督——重评《低俗小说》

电影中文名

低俗小说

2013-01-28 22:58

本元hermes

本元hermes

想看 - 评分9.9

 

      是想再写一次《低俗小说的》的影评,可是等到真正开始写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因为我总感觉昆汀的电影只适合拿来看,并不适合说出来,更不适合去做什么理论性的研究,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肯定会被这个痞子嘲弄为“书呆子”。但无论如何我都想要把这篇东西写完,至少把我能想到的都写出来。实际上不论是昆汀的哪一部电影,我们所期待的无非就是两样东西:废话和暴力。

       先是废话。大量的带有情色、低俗词汇的台词,毫无边际的闲扯,没有目的、没有主题的对话,已经成为了一种读写方式上的颠覆。和昆汀的电影比起来,50年代的黑色电影所用的对白,听起来都如此阳光,像是在述说一件令人感到温暖的事情,让人不知不觉的认定所谓的“黑色电影”也无非是那个时代的审美震惊罢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昆汀将这么多的毫无中心意义的台词放进情节中,却并没有令人感到厌倦,反而令人十分的愉悦。这肯定不是文学界该去探讨的问题,《低俗小说》给予我的答案无非是这样:台词的确无意义,但是听起来具有反抗性和反道德性。反抗,无非就是反抗正常的社会秩序所应该规范的词汇量,就像电影的开头,男人和女人在探讨抢劫什么样的地方最没有风险,实际上就是一种词汇量的反抗,电影将本应成为反位的角色和言谈摆上了正位,于是就形成了表面上的道德式禁忌,于是这种反抗就形成了。而反道德,也就是将对白庸俗化、色情化、污言秽语,当然,还有没有来由虚拟的电影中大人物的八卦,这些形成了电影中的人的圈层,更通过电影媒介与其他的圈层形成了某种令人兴奋的交流,实际上人们愿意听这些话,因为它们没有道德标准,没有秩序,人在看电影的时候被暂时地从他们的圈层解放了出来。

       但是《低俗小说》并没有让道德消逝,它反道德,也只是在反对语言与行为上的表面化的秩序,其实从拳击手做梦开始,到拳击手与马沙相遇,再到黑人杀手向抢劫犯解读圣经,都是在利用电影重新树立自己的秩序与道德。这种道德式建立在暴力、语言和基督之上的,被混合着血腥气的最原始的思维模式。暴力,大量的血浆、枪声,还有令人感到黑色幽默的杀人场面。只有在昆汀的电影中,我们才可以看到不说一句废话就将一个我们认为可恶的角色打死的场景,也正是如此,昆汀式的暴力才如此具有令人向往的魅力。

       《低俗小说》里,暴力往往是与黑色幽默同行的,马沙的女朋友吸毒过多被扎肾上腺素的桥段,曾被无数的电影理论教材所援引,但问题是,将这种镜头的拆解当做案例,只会增加学者的痛苦,因为假如导演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这种切换方式是一种创造,而仅仅是配合场面所应有的语言符号,那么这种案例收入课本就如同断章取义一样没有意义。这一桥段显然是带有某种暴力因素的幽默情节,但是它不仅令人感到某种模糊的,对女性角色的讽刺,更在电影的整体情节下,昭示着某种异样的凶相存在。同样,《低俗小说》里的黑色幽默也令人感到诧异和无法想象,白人杀手枪走火,误杀小角色,整个场面如同乾坤倒转,开始着眼于如何清理尸体,如何将汽车处理掉,于是我们除了被车里的血浆所震惊,几乎没有其他什么可以做了。昆汀的暴力美学源于无负担、无责任、无理由、无秩序,只要这个人在当事者看来该死,那么他就死了,而且死的状态很令观众满意,而小角色的死,觉令人感觉很疯狂,很可笑。但是《低俗小说》的独特之处却在于,它描述了基督的信仰。

      电影胶片被导演剪成了扑克牌一样,无非就是为了掩盖一个很浅显的思想,信耶稣者永生,不信者下地狱。黑人杀手诵读的《圣经》到最后成为了他躲过杀戮之祸的救命稻草,而白人杀手却因为没有相信神迹,继续替黑帮做事而被拳击手杀死。哪怕是再令人感到低俗的故事,倘若融入了信仰的内容,也会使人看到另一面:它无非是想要让人看到作者们思想的挣扎罢了,更无非就是想要让人们具有某种对社会的视觉上的控诉的权力。


附:昆汀的链式叙述——低俗小说

   本元hermes 发布于: 2011-09-10 19:08

       90年代中期,欧美许多电影所采用都是这种链式,或者说圈式的叙事方式。包括《盗梦空间》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处女作《跟踪》,都是采用这样一种叙事方式,其具体特点简单说来,就是时间顺序的打乱。原本应该在逻辑叙述顺序最后或者中间出现的情节,在开头就提前展现给观众,然后随着情节的发展用不同的视角展现出现过的情节,而整部影片的逻辑顺序则需要观看者自己去连接。  

     《低俗小说》我们在它的电影简介中是这样了解的:影片讲述了若干个看似情节简单的小故事,但实际上每个故事之间都有相应联系。也就是将不内涵的元素拼接成内涵的整体。根据我将影片各个片段串联之后的理解,整个影片所想要描述的是,信奉上帝并及时赎罪者得到上帝的宽恕并延续生命,而执迷不悟者则会被秉持自我正义的人夺去生命。其整体看起来内涵性并不高,但它的吸引性就在于这种支离破碎的片段,融合深沉忧郁又不乏幽默的氛围所造成的感官上的感受。  

      实际上不论是在《杀出个黎明》、《杀死比尔》还是《低俗小说》中,昆汀都试图一种内涵去修饰商业电影的浮躁。这种修饰在《低俗小说》中成功掩盖了好莱坞电影90年代以来的快节奏习气,在平和而不累赘的情节下让观众去感受一种与以往不一样的犯罪剧情。  

    但是商业电影的好莱坞风格减弱了《低俗小说》的艺术价值。好莱坞电影有它独特的风格,这种风格融入在叙事、节奏、镜头的长度以及镜头的角度当中,这种风格初来乍到会让人觉得新奇,而时间越久就会让人越厌烦。我斗胆把这种好莱坞风格定义为好莱坞的“贵族气”。无论是黑帮片,历史片还是其他剧情片,都体现着这样一种让看客难以用心灵去交流的高傲的贵族气息。电影不仅仅是让人看明白、看懂,导演通过电影是为了同他的观众做交流,如果观众不肯与他交流,那么他的电影就是失败的。或许在同类商业片中《低俗小说》是获胜者,但昆汀的商业定位或许只能让他成为怪才——仅仅是怪才而已。   

该片热门影评:

超NB的低俗

不需要“家族利益”这类高尚的借口,他..

神經刀评分8.9

语言、暴力与基督——重评《低俗小说》

《低俗小说》并没有让道德消逝,其实从..

本元hermes评分9.9

99张史上最牛的电影海报

划根火柴就是爱评分10.0

十五部“被致敬”的影史经典

关于“致敬”,其在影史上的身份始终..

陆支羽评分10.0

轻松破解电影里的N种叙事结构。

前言,我喜欢关于叙事的东西,写这篇..

左肩回忆评分9.2

更多 38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