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东京日和>影评>【爱情片】犹在镜中——《东京日和》

【爱情片】犹在镜中——《东京日和》

电影中文名

东京日和

2013-08-14 22:12

阿猫

阿猫

想看 - 评分8.5

 

                                  在镜中

                                         ——《东京日和》

 

爱情片,主要有两种风格,以画作比:一种色调明艳,反差鲜明,轮廓清晰,甚至有工笔黑线区隔,其中最普通的就是卡通漫画;另一种是水粉水彩水墨类,色调淡雅,轮廓暧昧,颜色彼此交融难辨,相互隐没在对方之中,像薄雾笼罩在画纸之上。很少评爱情片,前一类情感过于明确直接,虽然带来欢笑泪水,却少余味可咂摸;后一类情深寡语,质感像水一样,可触却道不出形状,遇到这样的爱情故事,总觉得只要用心感受便好,任何评价都是多余之物。

这次征文主题是爱情,蓦的想起《东京日和》,想对这部片说点什么,心中的触动与情节无关,所有的情绪都在那流动的影像里发酵,影片无需任何可借力的支点,仿佛在真空中飞行,蒸馏出最纯粹的爱情。爱情,是要透过镜子去看的。

 

 

距离

 

爱一个人,怎样算是真正拥有?

其实爱,不是充实感,不是到达感,不是满足感,而是一种无限接近的愿望和可能,永远在进行中,永远到不了终点。于是便欣喜着顺从着那不可抗的动势,像太空中的陨石一样加速度奔向对方。无论如何抱紧如何倾诉如何交缠,始终与所爱隔着一段不可触及的距离。

片中岛津总是隔着距离凝望阳子,在家中、在街头、在野外,大多数时候,阳子并不知道岛津在看她,他故意躲在阳子看不见的地方,尾随她,捕捉她独处时的样子。照相机是他爱情的证物,是奏情歌的琴,写情书的笔,是穿越与所爱之间距离的唯一工具。

 

 

 

岛津望着阳子的时候,眼神中隐隐有一丝不安,仿佛每次眨眼她都会消失不见。每每“失而复得”,他会大声咆哮,更会喜极而泣。对失去的无限恐惧,是为珍惜。

情节的因果链若有若无,更像一个个片断的连缀,在主人公心灵的池塘上,浮萍静静聚散。记得一个片断,岛津在街头尾随阳子,目睹年轻男子上前与之搭讪,他始终远远旁观。待阳子离开,才走上前,坐在年轻男子旁边,打量观察。待次日,借用对方的某种特质(譬如国木田独步那本书),像恋人一样约阳子出来,距离,又近了一步。咖啡馆场景温馨动人,恰好酒保老者也是摄影发烧友,忙不迭为时光定格。

 

 

 

 风景

 

本片中的“风景”让人过目难忘。无论室内室外,城市郊野,地铁小舟,每一个空间都极有味道,爱好像一种透明无形又确实存在的物质,只要它在,空间便有了灵气,平凡事物有了光彩,都是风景。

 

 

 

尤其影片后半部分,摄影取景、构图、氛围之出色,不负本片以荒木经惟之名,有一种aura(灵晕)渐渐显现。钢琴、大提琴或吉他适时响起,诉说着人物无以言传的心情。印象颇深的细节,岛津与阳子晨跑,忽然天降大雨,两人在雨中发现一块形状酷似钢琴的大石,于是在“琴”上四手联弹《土尔其进行曲》,雨声、心中的琴声、无拘无束的笑声交汇,是为喜悦。

 

 

 

更多时候,音乐无预兆地响起,剧情上并无抒情的需要,银幕上没有“戏”,只有风景而已,似乎作者能够清楚地揣摩出,何时风景自身隐秘的旋律会到达高潮,观者的心弦会被拨动,而音乐似乎是替观者发出感叹。

音乐引导我们追随岛津,走过川流熙攘的东京街头,在人群中寻找阳子,好像在追赶一只轻灵的蝴蝶;我们站在岛津旁边,和他一起站在车站酒店的高处俯视大厅中的阳子,向她挥手;我们目送他们,走过夜半静静无人的商店街,看一双影子渐渐被灯火拉长;我们坐在蜜月旅馆的角落,看隔扇后微微翕动的人影,红了面颊。

 

 

 

 

 

 

 

 

最美的风景大概是漂在水上那一段吧,阳子的背影足以让人心动,似乎并不真心想让她转过头来看到她的容颜,而是享受那将转未转时的期待与悸动。而后来阳子疲倦地伏在船上,悄然睡去的画面已然成为经典。

 

 

 

 

画框

 

影片取材自摄影大家荒木经惟与亡妻阳子的情事,荒木为阳子拍摄的摄影集是摄影界的不朽传奇,全世界艺术人士为之倾倒。除了为阳子拍摄的照片,荒木的大部分作品邪魅而妖异,将色相推向极致,释放所有禁忌。只有阳子系列,纯净得纤尘不染,任何人凝视那些照片,都能感受到拍照者无以名状无以排遣无以复加的爱。

 

 

 

影片的构图,常常把阳子置于窗框等线条的环绕之中,她在那里,就像一幅画。岛津(以荒木为原型)贪婪地用相机捕捉阳子刹那间无意识释放的美丽,欢喜的、忧伤的、茫然的、困惑的、调皮的……各种各样的阳子。

 

 

 

 

最终,阳子真的变成了一幅永久的画,摆在两人舒适雅致的阳台桌上。 

 

 

镜子

 

谁在看?谁被看?

荒木经惟的作品时常引发争议,他的画面连同拍摄的方式,被反对者指责为对拍摄对象的剥削和压迫。摄影师是主体,模特是他者,摄影师主动控制视线,模特被动承受视线。

本片主要透过岛津的眼睛去看阳子,照相机是他目光的延伸,他和镜头一道把阳子置于灼热视线的笼罩之下,不仅要把阳子的形貌印入脑海/底片,还要穿透她,进入她的心灵。好的照片,是看得见灵魂的。

 

 

 

 

然而,我却觉得岛津/荒木在凝视阳子时,其实是望着自己。爱,说到底是一个人的事情,请不要急于反驳说两人之间千丝万缕的互动羁绊才是爱,的确如此,但那只是爱的日常外观。对于个体而言,不会读心术也无法互换灵魂,即使百分之百确定对方与自己相爱——完全同等程度的相爱,心灵能够感觉到的,也只有自己那一部分的爱。

 

 

 

之前说的距离便是由此而来,我们或许终其一生在对方的生命里探索,用尽各种方式去揣摹对方的爱情,而我们唯一的参照便是自己的爱。

相机也好,画框也好,最终是一面镜子。对于岛津来说,爱情,就是阳子的样子。

 

“爱,是以快门的次数来决定的。我认为,要记住所有的东西。”

                                                      —— 荒木经惟


   (对竹中直人的印象,以谐角或邪角登场较多,这点有些像黄秋生。难得见他深情一面,此片他自导自演,的确把完全自身融入影片之中,精彩!)

该片热门影评:

第30名:日本影片《东京日和》——影史100部爱情典藏完全解读

谢谢你的温柔 《东京日和》 Tokyo B..

鲸鱼君评分8.0

【爱情片】犹在镜中——《东京日和》

岛津/荒木在凝视阳子时,其实是望着自..

阿猫评分8.5

如果我神经了你还爱我吗?

阳子患有飞蚊症,甚至有点神经质,情绪..

josin评分8.4

东京日和

终于看了这部片子。看之前,和Rai讨论..

camantar

《东京日和》:鹣鲽情深的余香满口

(芷宁写于2009年4月14日) 竹中直人..

芷宁评分8.0

更多 3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