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鹅毛笔>影评>鹅毛笔 这才配“意淫”,“真狂”!

鹅毛笔 这才配“意淫”,“真狂”!

电影中文名

鹅毛笔

2008-03-05 10:30

_XX_

_XX_

想看 - 评分9.2

 

我从几年前在北京观察二渠道书市插笔。

书市设在旅馆里,一个个小房间卖着各自主题,灯光不大亮,不知为什么给我一点妓女卖色的联想,也许因为看到招贴上大写着“萨德,性文学之王!”这位萨德出版者被妒忌的同业告发了,警察来了,没收了招贴。

    警察如果读了书,也许失望啊,因为萨德的小说老掉牙了。这位18世纪法国色情小说家的作品今日读来实在不算黄,幽默,本色,是轻巧的社会风俗画。倒是作家的私生活更有意思。萨德与色情很有的说。因为对妇女施以变态的性虐待而遭到监禁,这成就了电影《鹅毛笔》(Quills)。

 

隔世看“萨德”材料,原汁原味好肉一块,看你如何下刀,添佐料。  萨德在巴士底监狱写出《美德的厄运》,还写了些中短篇小说,后来以《激情的罪恶》为名汇集出版,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萨德从巴士底被转至疯人院。电影这种综合艺术形式的底牌之一是戏剧动作,寻找展开动作张力之点很关键,《鹅毛笔》从巴士底转移展开萨德的命运,从真疯人院奔向艺术疯狂。

故事安排看来和真实挺像:萨德写出的文字偷运到外面私下出版,在黑市上流传,在街头朗诵,也在宫廷中娱乐宣读。他的第一读者,也是他的创作原形,是疯人院里的洗衣女。这样一对人物设置并不难想。更多的角色包括疯人院主治医,一个夜里玩弄鲜嫩少女,白日里道貌岸然用极刑“治疗”疯子的老家伙,前来惩制萨德,而日常主持疯人院的年轻善良的神父希望改善萨德的状态并保证他,但是这位神职年轻人也爱洗衣女。这些交错的人物关系在好莱坞编剧模式里同样不难构想。

 

然而,萨德,一个只有在创作中才能够活着的疯子,是什么人能治--制得了的吗?!被没收了纸和鹅毛笔,他把淫荡的故事用葡萄酒写在被单上,当全部生活用具被没收,在空荡的监禁中他用玻璃扎破手指,用十指的鲜血将淫荡故事书写在衣服、裤子、鞋子上。于是他被彻底剥光,他便用口述的方法传递故事,他因此受酷刑,被拔去舌头,脖子上套八条粗铁链,赤条条关入地牢,他就用流血的秃嘴在坚硬的石壁上大写淫荡。

在娱乐制造圈里,我们有时管这类过分表现叫“撒狗血”。然而,这一次不是假血佐料,而是在做创造性颠覆。我可以体会到创作出如此萨德的人的快感,观看的时候并想到创作界一个秘密的说法:种子。种子是所谓的灵感来源,是跟故事人物,跟后来成形的玩意不一样的什么东西。这是沸腾的热血,是极端的气质,是疯狂的发端,也是创作的起点。如果说,好编剧和好导演有这类潜质,好制片内心恐怕也要有这种东西,这便是《鹅毛笔》制片人Julia Chasman在故事里看到的。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文化节目主持人问这位女制片为什么做这部电影,因为故事让美国中产阶级观众看着够出格的,投资需要勇气,而她以前做的都是温情片,轻喜剧片。女制片优雅地回答:“我看到彻底疯狂与创造力之间有尽情发挥的可能性。”

 

我私心猜度,电影的部分构思是从《枕中书》(The PillowBook)在人体上写字启发而来,我本来以为,在皮特.古瑞威欧(PeterGreenaway)导演的那部电影里已经将在人体上书写的构思赶尽杀绝了:从女裸体到男裸体,裸体在大街上狂奔,裸体上描绘的文字传递现世倾诉以及隔世恋,印书的老板取下同性恋人尸体带着文字的皮肤继续恋着。而在<鹅毛笔>里裸体与文字的构思被放大到一种人工化的原始状态下,放在疯人院里。如果说<枕中书>的当代日本场景给了那部电影后现代唯美主义营造的条件,让古瑞威欧在画面里大框套小框,套出一道道的观赏距离,那么<鹅毛笔>却是用传统电影手段给出我们某种自我疯狂度的机会,你不由地被扇动着,随着主角疯狂推进的动作兴奋地鼓躁着,观赏者的疯狂被安全点燃—是不是被点燃?顺便测试一下你有没有这种潜质吧。

 

这电影最辉煌,最激动我的片段是:赤条条单独关押着的萨德剩下的唯一手段是用嘴来传递脑子里故事,一个淫荡的句子通过墙缝被另一个被单独监禁的疯子的耳朵接着,那个疯子口贴着石壁复述给另一个单独监禁的疯子的耳朵,这样反复传递到代写的洗衣少女鹅毛笔下。然而,这个最精彩的地方也最让我迷茫,我发现我的精神分裂,我是为原始构思出神,眼前的画面没有加倍搅动我,也许我被古典的萨德隔世感染,在还原剧本的文字中奔放着想象力。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女主持人好像也有点疯劲,挑上这部主题不够主流的电影做采访,追问女制片:“你不觉得结尾过分吗?你操心过观众不接受没有大团圆吗?”是的,书写狂想的疯子萨德给疯人院带来大动乱,并导致他私心里最想“干”的洗衣女的死亡。这是电影里的萨德唯一表现悲绝的时刻,他口吞十字架,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历史真实里,萨德后来释放了,继续写出长篇《朱斯蒂娜或美德的不幸》。

 萨德作品的真实命运在电影结尾做的相当讥讽,表达着当时的也是如今的状态,包括在东方的文字命运:伪善的主治医掌管萨德的出版和盈利,疯子们卖力操作过程,制版、印刷、装订、搬运。疯子远比要钱要利的正常人欲望更单纯,只要能专心忙活着就成啦!

 

我是在一家中产阶级小区影院看的电影。我觉得这家影院有点疯,在我们这个城市50多家电影院中它常放映一点其它影院不放的“政治不正确”艺术片。看电影时我也分心琢磨观众,猜度同在黑暗中的人(不超过20位)有几位具备疯狂--超常的潜质?

当被追问结尾处理时,女制片反问主持人:“你看观众接受了吗?”反问时当然是胜算时。这部片子在拿准疯子探测之后,便进了更多的美国电影院。





该片热门影评:

伟大的文字狱学者——萨德侯爵

程小瘾评分8.8

激情燃烧的疯子

    我讨厌无聊的同道,..

Picc阿秉评分8.5

鹅毛笔 这才配“意淫”,“真狂”!

色情作家。。。女制片优雅地回答:“我..

_XX_评分9.2

《鹅毛笔》:在墨水池底,在鹅毛笔尖

《鹅毛笔》(2000) 导演:菲利普·考..

陆支羽

《鹅毛笔》---不疯魔不成活

《鹅毛笔》是关于臭名昭著的法国萨德侯..

Lady·Young评分7.4

更多 5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