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人勿近:电影中21位病态疯魔的混蛋 - 《发条橙》影评- Mtime时光网
 

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发条橙>影评>生人勿近:电影中21位病态疯魔的混蛋

生人勿近:电影中21位病态疯魔的混蛋

电影中文名

发条橙

2010-11-18 14:57

SweetTweed

SweetTweed

想看 - 评分8.5

 

       着月亮躲到云层后的当口,摸到了一座教堂式的建筑物附近,高耸入夜色的塔楼和堂吉诃德幻想中的风车巨人一样,仿佛随时都会张牙舞爪地跳动起来。四周围戳起来几米高的铁丝网,泛着锋利的蓝光隔开了这里和外界的任何联系,圈在里边荷枪实弹的守卫像被提前输入了程序,不知疲倦地机械地在各自的路段上反复折回。我们隐约看到屋檐下正中央有一块木制的牌匾,只是上边的字体被黑云掩映,跳来跳去捉迷藏似的躲着我们的视线。
      时间一分一秒地滑过,对于如何走近这座房子却依然一筹莫展,甚至光亮也很不给面子地丝毫没有眷顾那块牌子的意思。我们的内部开始出现焦躁、不安、疲惫、埋怨等等诸多闲七杂八的情绪。有人建议带上面具提着砍刀直接冲进去;有的人建议用电锯,因为这家伙显然带劲儿够威猛;还有的人考虑到了意念力一类神乎其神的怪谈。突然,一股刺得人眼花的探照灯灯柱从某个角落射出来,瞬间清扫掉蠢蠢欲动、不合时宜的争吵。那团白光急匆匆地晃了一圈,停在了运气的圆心——那块牌子上。我们定睛一看,“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

 

    

 

 

(文:SweetTweed,转载请注明出处)

 

 

 

 

 

1. 弗兰克·卡斯特罗来自《无间行者》(The Departed,2006)

 

杰克·尼科尔森饰

 

身份:杀人如麻、老奸巨猾的黑帮头子

 

    

    

    

 

      人上了年纪之后,慢慢地就消减了身上的戾气,变得和蔼可亲、慈眉善目起来,即使年轻时是张牙舞爪的黑帮头目,也乐得金盆洗手安享儿孙膝前绕的天伦之乐起来。但,老杰克是个例外,他的身体里还是残存着年少轻狂的基因,只不过镀了一层岁月的沧桑,少了毛躁而多了老奸巨猾。只消一个柴郡猫似的微笑,就让所有与其交锋的人胆寒,当然,我指的是他扮演的一系列恶魔般的老贼,弗兰克·卡斯特罗也不例外。充当人间的死神是他的生活方式,掌控生杀予夺的大权是他毕生追寻的快乐,断手是他餐桌边的玩具,对于枪下亡魂最大的怜悯就是一句“她很有趣”。他把自己的门生埋伏在波士顿警局多年,而身边也早已被安插进眼线。美版无间道的故事缺不得这个老贼充满余韵的狞笑,冷酷连闯进他家院的飞虫都会瑟瑟发抖。

 

 

 

 

 

2. 加蓝·格林来自《空中监狱》(Con Air,1997)

 

史蒂夫·布西密饰

 

身份:高智商、神经质的儿童杀人狂

 

     

     

 

      一架飞机上载满了这个世界上最无耻肮脏、危险兽性的重犯,他们都像褪尽了毛的牲畜一样丧失人性,只知杀人越货、寻欢作乐。群魔乱舞之际,一位台风稳健的嘉宾闪亮登场,霎那间就控制住了局面。也难怪,那身森严戒备的“礼服”和旁边鸣锣开道、如临大敌的“护卫队”们,让一贯见多识广的魔头们也心生敬意,纷纷猜测这是来自哪国妖孽、何方神圣。揭开厚重的神秘面纱之后,我们发现他居然只是一个普通如邻家阿舅般的中年男子,寡言甚至有些木讷,在满嘴污言秽语叫嚣着的狂徒堆儿里显得如此“个色”。过去和他三八一下,“怎么和一群白痴同乘?跳啊唱的,他们难道不知道唱那首歌的乐队是死于空难么?呵呵”,他从牙缝里刺出的轻蔑可以割伤你的耳朵。“宝贝儿,我曾经像戴帽子一样带着一个小女孩的头驾车穿越3个州”,这次换作了病态的、逼人的彻骨寒冷,在他轻松戏谑的腔调和诡异飘忽的神情中,放射出难以捉摸的萤光。

 

 

 

 

3. 比利·鲁米斯和斯图·马切尔来自《惊声尖叫》(Scream,1996)

 

斯基特·乌尔里希和马修·李沃德饰

 

身份:以杀人狂为偶像的大学生

 

     

     

 

      维斯·克雷文导演玩儿票的无心之作却插柳成荫,成为90年代中兴恐怖片的旗手。两位大学生杀手是恐怖片迷,视《精神病患者》的诺曼·贝茨为偶像图腾,拿《沉默的羔羊》的汉尼拔博士作精神领袖,日日挥舞厨刀梦想“成才”,很多立场和出发点都幼稚可笑的要命。他们漫无目的地杀人,只求精神上的满足,而恰恰不具备他们偶像的那种超乎常人的“聪明才智”。导演塑造的这一对学生杀人狂,孱弱、虚张声势,甚至还有一种互相依存的暧昧,濒临崩溃之际的自残和时常的慌乱表现出他们的不专业,比较真实可信。

 

 

 

 

 

4. 沃尔特·索博查克来自《谋杀绿脚趾》(The Big Lebowski,1998)

 

约翰·古德曼饰

 

身份:越战老兵,右翼军事分子,彻头彻尾的狗杂种

 

     

 

      个头儿像体腔里塞进两个人的怪种,嘴唇永远撇得和深海鱼一般,带着欠揍的“愤世嫉俗”的德性,浑身上下痴肥臃肿、不修边幅,没长着一块让人喜爱的肌肉。口中永远是在冷嘲热讽、咒骂连连,看谁都不顺眼,干什么都不上算,越战的创伤让他觉得人生对他没有任何积极的意义,他只想把自己过剩的荷尔蒙内分泌物挥发完了事。所以,他亢奋、暴躁、肆意妄为,咬下无政府主义者的耳朵一口啐向了天空,对自己愚忠的伙计“fuck”个不停。这样的货色,绝对是每个人看到都想一巴掌把他脸上的茶色大眼镜拍飞的主儿,但注意,你在出手之前,先要考量一下个人实力,虽然他只是蒋门神、镇关西之流的市井无赖、大号儿的恶犬。

 

 

 

 

 

5. 迈克尔·迈耶斯来自《万圣节》(Halloween,1978)

 

托尼·莫兰饰

 

身份:少年成名的面具杀人狂

 

     

    

 

     有些人从小就立志要做一名罪犯,以杀人作为终生的己任。6岁时势单力孤怎么办?没关系,在万圣节,我可以扮鬼脸捅死自己的亲姐姐来小试牛刀,毕竟宰杀一个没有防备的成年女亲人比宰杀一只鸡还要来得容易。估计那个可怜的女人还没来得及接受"Treat"的要求,就直接被小屁孩“Trick”了。结果,我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天天等待着在脑白质前叶上挨那么一刀,可医生的心慈手软成就了我的惊天逃离,15年的监禁怎么能压抑我这一颗嗜血驿动的心。这次,我健壮了,成熟了,有了一副星际迷航船长似的面具,我要大开杀戒了,姑娘们准备好,你们的白马王子来了。

 

 

 

 

 

 

6. 维克·维嘉又名金先生来自《落水狗》(Reservoir Dogs,1992)

 

迈克尔·马德森饰

 

身份:黑帮分子,虐杀成性的衣冠禽兽

 

    

 

      金先生在江湖上是个体面人物,衣着光鲜、大方得体,身上总散发着淡淡的古龙水味,是一位女士离席都要起身的绅士。而且,他对音乐的品味令人着迷……有一位LAPD的警官躺在病床上发出了奄奄一息但是异常坚定的声音,“他……绝对是……MLGB……狗娘养的”。“先生,为什么要这么说?”许多人不解。“我操,难道……你没看到……我被割掉一只耳朵吗?”“哦,就是说,您变成了梵高和金先生有关?”“废话……我诅咒他……下地狱……同时……被20个恶魔……鸡奸,同时……”“呃……鉴于以下的话对很多小朋友影响很坏,我们还是让这位警官先闭上嘴巴。我这个人一向有求必应,是他先告诉我‘打死我也不说的’,我只不过满足了他的基本需要,说实话,太刺激了。来点儿音乐,接下来,我要把他变成感恩节的火鸡……”

 

 

 

 

 

 

7. 马丁·里格斯来自《轰天炮》(Leather Weapon,1987)

 

梅尔·吉布森饰

 

身份:比罪犯还疯狂的洛杉矶警探

 

    

 

      酗酒、超速驾车、反犹言论,一向“忠厚朴实”的梅尔·吉布森耍起混来令人咋舌。其实,这在他扮演的角色里早有映射,我说的不是穿裙子喊自由那位,而是一名新秀警探——对,你没听错,人民警察马丁·里格斯。他每次执行公务带来的灾难跟案情本身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但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他对着老搭档罗杰说,“我有时超想吞枪吃子弹”,然后,开始慢慢吮吸手中的家伙——枪筒,直觉告诉我们,他可以去安定医院排一个床位号了。

 

 

 

 

 

 

8. 科茨上校来自《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1979)

 

马龙·白兰度饰

 

身份:被战争扭曲的军人,丛林魔王

 

    

 

     

 

      在越南鼠虫瘴气的热带雨林中央,有一片秘密隐匿的疆土,沃尔特·E·科茨上校占山为王,却终日躲避在黑暗中,把惊惧恐怖带给了别人,也留给了自己。他癫狂肥胖、讲话含混,常常呢喃自语,精神世界如同遮天蔽日的雨林封闭难测,性格如同这里的天气反复无常。他把酷刑当作家常便饭,处死更像是餐后的散步。他没有记忆,灵魂被震耳欲聋的枪炮震落在鲜红的湄公河水里,现在苟延残喘于世上的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的杀人机器,徒劳地维护着这片杀戮世界中最后一丝尊严,而实际上只是一坨连解脱都不能的废物。

 

 

 

 

 

 

9. 弗朗西斯·贝格比来自《猜火车》(Trainspotting,1996)

 

罗伯特·卡莱尔饰

 

身份:爱丁堡的街头混混,五毒俱全的暴力狂

 

   

 

                         

 

      相由心生,这个词在这个痞子身上得到了验证,他的面容和我们脑海中吊儿郎当、混账跋扈的混混别无二致,属于让所有正经人敬而远之的社会人渣,独自散发着腐臭气。他有严重的暴力倾向,打碎和破坏是他无法克制的人生游戏,任何时候、任何场合有他在你都要加一万二个小心,稍不留神这个王八蛋都会给你带来不可收拾的麻烦。他看见酒精和白面儿比爹妈都要亲,看见年轻的小姑娘就想脱裤子,站在空荡荡地车站骂大街是最优雅的发泄方式,你问他什么是理想和信仰,他会说“娘胎里就没给过我”。

 

 

 

 

 

 

10. “皮脸”来自《德克萨斯链锯杀人狂》(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1974)

 

君纳·汉森饰

 

身份:如上所说,链锯杀人狂

 

    

    

      夕阳下硕大的身躯舞动着嗡嗡作响的链锯,迎着风的韵律不停摆动,那是恶魔嗅到血腥气所迸发出的孩童般的欢快愉悦。从那张令人作呕的皮质面具后边,我们看到一双空洞呆滞的眼神。他的心态,更准确的说,是心智,同样比这荒凉的小镇还要简单,就是一个词,杀戮!杀掉一切从他眼皮底下溜过的活物儿,听他们惨叫,绝望的哀嚎,为这个食肉家族地狱般的晚餐伴奏桌边的夜曲,满足他们源于本初的欲望。

 

 

 

 

 

 

11. 汉尼拔·莱克特来自《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1991)

 

安东尼·霍普金斯饰

 

身份:精神病专家,高智商、高度变态的食人博士

 

    

 

      汉尼拔·莱克特是天才,百年未遇的那种,他睿智、博学、强辩,具有令人匪夷所思的洞察力,精通文学、历史、精神病理学和……烹饪,也许你并不愿意和他一起享用烛光晚餐。这是为什么呢?这正是他上榜的理由,否则,他至少应该属于“门萨”而不是这里。食人,对,食人肝,食人脑,再烫上二两小酒,人生得意须尽欢,必须要有罗勒和博洛尼亚奶酪,也许未来,会看到关于他出版的美食佳作。话题扯远了,记得他站在“重症监护室”里欢迎克拉莉丝小姐的神态吗?还有嘴里发出“嘶嘶”的声响?影史上最令人惧怕和钦佩的“恶棍”,伙计,离他远点儿。

 

 

 

 

 

 

12. 垣原来自《杀手阿一》(Ichi the Killer,2001)

 

浅野忠信饰

 

身份:安生组武斗派头目,享受杀戮和“痛”的快感,有改造身体的强烈欲望

 

     

     

 

      新宿歌舞伎町的民宿大厦被称为“流氓公寓”,一个畸形腌臜的地方,住着一群精神严重错乱的暴力分子,头目叫垣原,脸上的刀疤千沟万壑,嘴边的巨大伤口使他可以张得如同蟒蛇一样大,他一向板着脸,或者嚎啕,向女人、手下、敌人、朋友……嗯,要考虑清楚,这种人是不会有朋友的,不停地歇斯底里,只有一刻可以使他愉悦——面对死亡。血肉模糊、肢离破碎令他每个毛孔都张开,浑身都在颤动,他兴奋,甚至狂喜。施暴,还有被虐。他割掉自己的舌头,品尝丧失味觉的快感;他咧开大嘴,咬碎对手的拳头。变态的性关系,阿一给他的死亡威胁,他幻想着自己被掏肠扒肚的爽快,上瘾到高潮。

 

 

 

 

 

 

13. 汤米·德维托来自《好家伙》(Goodfellas,1990)

 

乔·佩西饰

 

身份:好勇斗狠、无知跋扈的黑社会分子

 

     

     

     

 

      草根儿阶层的典型代表,无知愚昧、好勇斗狠、出口成“脏”,打架斗殴向来冲在最前端,手黑心狠,讲究先口服再心服,看不得任何人比自己牛逼,心头不爽就抄家伙抡上去,风风火火一通暴打。偏执,急于上位,努力地表现自己。但他太没头脑,行动坐卧太直接明了,做事太不计后果,不能自持的时候连朋友老婆都搞,实在不懂得会咬人的狗不叫这个道理。因此,被人黑枪放倒是必然的结局,自掘坟墓死有余辜。

 

 

 

 

 

 

14. 斯坦斯菲尔德来自《这个杀手不太冷》(Léon,1994)

 

加里·奥德曼饰

 

身份:无恶不作的变态警长

 

      

    

 

      他像一只大号儿的缉毒犬逡巡在老式公寓的走廊里,海洛因的味道让他夜不能寐。今天,他获悉自己的货被人吞了,令他极为不爽,于是,决定,大开杀戒。在游戏开始之前,照例要服药、活动颈椎、洗把脸、擤鼻涕。“人总是在临死时才知道生命的可贵”,说这话时,他觉得自己像上帝。对了,他同样喜爱古典乐,贝多芬,这样整个杀人过程有了庄重典雅的仪式感。所有一切要精细妥当,自然顺畅,任何一个环节衔接不上说明你的业务还不熟练,跟着他出警会让他很没面子。如果此时此刻,你还傻傻地、不合时宜的去问他,需要增援多少时,你会看到一张目呲欲裂的疯子面孔冲着你狂吼,“Everyone!”

 

 

 

 

 

 

15. 唐·洛佩·德·阿基尔来自《阿基尔,上帝的愤怒》(Aguirre, der Zorn Gottes,1972 )

 

克劳斯·金斯基饰

 

身份:16世纪南美洲一意孤行的探险疯子,目空一切的尼采主义者

 

       

 

     

 

      首先,我发誓,以下所说是绝对真实地来自我心目中伟大的“神”,唐·洛佩·德·阿基尔之口:我是一个伟大的叛国者。再也没有别人了。任何人要是想躲避这个任务都要被砍成198块。这些块将打上标记,看最后剩下来的就拿去刷墙。任何人要是在他的配给量之外多拿走一颗玉米或者一滴水,将会被锁上155年。如果我,阿奎尔,想要鸟儿从树上掉下来摔死,那么鸟儿就要从树上掉下来摔死。我是上帝的愤怒。大地看见我经过都要发抖。但谁要是跟随我,河流也会赢得富饶。但是谁要开小差… 我是上帝的愤怒,谁愿意跟着我?我将和我的女儿结婚,并找到最纯正的种族。如果你看到一个说着这样话的人,你会觉得他是什么呢?

 

 

 

 

 

16. 弗兰克·布斯来自《蓝丝绒》(Blue Velvet,1986)

 

丹尼斯·霍普饰

 

身份:黑帮头目,喜好割人身体的性虐待癖

 

      

     

 

      上帝宽恕我评点一位亡人的坏话,丹尼斯·霍普确实在扮演疯子方面不需要任何的包装、启发和引导,他的人生本身就充满故事性。弗兰克的扭曲到底是来源于这个人物,还是丹尼斯自己,真的让人觉得很模糊。但唯一使我们确定的是,丹尼斯与大卫·林奇邪恶病态又妖冶的笔触如此和谐配伍,宇宙之中不出其二。他淫荡的眼神泛着凶残的杀气,每一根肌肉都因为暴力而激动,他喜欢掌控,把“操身边所有的一切”挂在嘴边。虐奸之后割下的器官和口中塞着的蓝丝绒,是他狂暴迷乱的外在延伸。他想把所有的人都拉进他的“淫邪帝国”,把玩、糟蹋至死。

 

 

 

 

 

 

17. 帕特里克·贝特曼来自《美国精神病》(American Psycho,2000)

 

克里斯蒂安·贝尔饰

 

身份:80年代风流倜傥的雅皮士,华尔街富商之子,夜幕下的摧花杀人狂

 

     

     

 

      帕特里克的身体里藏着另一个帕特里克,帕特里克每天都在和帕特里克说话。帕特里克在和两个妓女疯狂的做爱,帕特里克在欣赏镜子中自己的每一寸肌肤。帕特里克高颂着关怀贫瘠的赞歌,帕特里克对于贫穷厌恶得呕吐,穷鬼根本不配活着。帕特里克在和朋友同事帕特里克不停地比较,计算着自己的牙齿有没有被奢侈品武装。帕特里克爱女人,帕特里克爱女人如玩具、如奴隶,帕特里克很爽、很高兴,帕特里克很压抑,连抬手摸女人身体都兴味索然。帕特里克从螺旋楼梯扔下了一个电锯,帕特里克拿起了斧头和射钉枪。一个女孩被腰斩,帕特里克……一个女孩,帕特里克站在她后面,要用钉子射进她的头颅。

 

 

       
18. 诺曼·贝茨来自《精神病患者》(Psycho,1960)

 

安东尼·泊金斯饰

 

身份:汽车旅馆老板,恋母情结的精神分裂患者

 

     

     

 

      故事讲到这里,一切银幕上“恶”的根源出现了。其实,他是这些恶人中情感最脆弱的一位。从小与他相依为命的母亲是他心中的神祗,不可侵犯的情感支柱。当一切陷落崩塌之后,他要拼命去挽回最后一丝希望的曙光。“他”首先是取代了母亲的位置,既而向所有危害动摇到“他们”母子关系的外来侵略者发起最酷烈的反击。

 

 

 

 

 

19. 杰克·托兰斯来自《闪灵》(The Shining,1980)

 

杰克·尼科尔森饰

 

身份:失意的教师、作家,饭店的冬季看管员,杀妻儿的幽闭恐惧症疯魔

 

    

    

     

 

      一个人走进了庞大眩晕的迷宫,周围的色彩斑斓起初让他很欣喜,但是,当他来来回回兜圈子而找不到出路的时候,那些花花绿绿也变成了蛊惑人心、令人迷离的罪恶,失去航标和方向的祸根。慢慢地,他气喘吁吁、呼吸迟滞,有些头晕眼花,透不过气来。他总听到有个声音在不远处嘲讽他,刺耳而艰涩,仿佛刀子划过玻璃的声音,而那个该死的出口又捉迷藏似的渐行渐远。他觉得自己像一只打着沉重鼻息的困兽,积郁在胸口的恶气随时要像维苏威火山一样喷发。那个嘲弄的声音越来越大,让他不胜其烦,越来越狼狈。他的神经被撩拨得快没有羞耻感了,他的意志被精神的疾虐撕咬得体无完肤了。他觉得眼前一片鲜红,身体的温度已经逼近水银的极限,面目开始狰狞,青筋裹着汗液暴突起来。终于,他彻底失控了……

 

 

 

 

 

20. 阿历克斯来自《发条橙》(A Clockwork Orange,1971)

 

马尔科姆·麦克道威尔饰

 

身份:无法无天的小阿飞,色情暴力的粉丝,无政府主义者和政权试验品

 

    

    

    

 

      白剌剌的无影灯,泛着青灰色的实验室地板,红色的应急灯,深茶色的药瓶,草绿色的告示贴,湖蓝色的瞳孔。两只眼睛被一种古怪的机械撑得变形,眼球快要脱离人体的引力兀自弹射出来。灯光暗了下来,只剩下幻灯机透射出的光芒。核爆炸、集中营、万人坑、毒气弹、亢奋勃起的元首致辞,强奸、轮奸、通奸、鸡奸,只要能想象到的体位和器官特写像显微镜一样纤毫毕现的放大。孩子,你要不眠不休地观看这些东西,谁让你大半夜不睡觉去招惹老叫花子,谁让你哼着雨中曲暴虐一对中年夫妻,谁让你不停地勾引女孩儿上床虽然她们也兴奋得像小野猫一样呻吟,谁让你不好好读四个现代化不循规蹈矩不背手坐不参加升旗仪式。今天,我要阉割你的无秩序,治疗你的没规矩,让你的多动症下地狱你这个小混球,就在今天。

 

 

 

 

 

 

21. 约翰·克莱默来自《电锯惊魂》系列  (Saw,2004-至今)

 

托宾·贝尔饰

 

身份:喜欢为不珍爱生命的人创造稀奇古怪死亡游戏的“普通”老头儿

 

    

    

 

     “先生,请您把手中的烟掐灭好么?我建议您这么做,否则,得到‘竖锯’先生青睐不是一件有趣的事,这是千真万确的。”现在,街面上不是流行一系列“桌上游戏”吗?三国杀、马尼拉,还有经典的“天黑请闭眼”。可玩这些游戏您真的走心思、动脑子了吗?我看未必。不动点儿真格的,你永远在游戏。铁镣铐捆住了你的脚呢?威尔森钢面罩夹住了你的头呢?给你带上能发射子弹的狗颈圈呢?5个人被一条绳索串在脖子上,去取各自面前的钥匙,牵一发而动全身会像勒刍狗一样要了其他四个伙伴的命,但取慢了钥匙你会被牢牢钉在砧板上被横切掉脑袋。很多朋友听到这里已经开始迷茫了,不知道这些怪力乱神却机关巧绝的设计来自于一颗什么形状的大脑。于是乎,众“猜”纷纭。还是劝告你,身边的阳光和花朵是如此的娇艳迷人,别去投入在错综复杂、血光十色的高智商较量中,人生很美好,何必要自寻烦恼呢?

 

 

(完)

该片热门影评:

影史上最经典的十部邪典电影(Cult Film)

邪典电影(Cult Film)

TylerDeSalo评分10.0

精选史上100部Cult电影

什么是Cult电影? 是指拍摄手法独特..

小雨无尘评分9.0

挑战心理极限:影史上最受争议的十部电影

争议什么?反正不是色情就是暴力以..

米奇评分10.0

《发条橙》:人类只是安装了发条的猩猩(《随笔》2011年第一期)

《发条橙》:人类只是安装了发条的猩猩..

谢宗玉评分9.0

Total Film评影史34部最佳cult片

要判断一部影片是否属于cult片是一个见..

cjy嘀嗒评分10.0

更多 23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