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25 张图片 
163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22 条新闻 
更多  

About

关于《钢琴家》你不知道的7件事

1布洛迪影片获金棕榈奖后接受采访时说,这个故事有导演波兰斯基亲身受纳粹迫害的体验,他拍片时很清楚自己要表现什么,拍摄手法写实又纤细,很高兴和导演一起合作。拍片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得奖。
2阿德里安谈到自己揣摩钢琴师一角的经过时说,自己是在伦敦的报纸上看到此片的广告去应征,选角的条件是要会弹钢琴,安得烈本来就会弹琴,在大学还上过钢琴课,没想到居然有机会担任此片的主角。
3阿德里安为了演这个角色,将房子、车子都卖掉,只身到法国拍片,在拍片的七八周内,每天要练四个小时的钢琴,而且为了符合角色形象还要节食,自己一百八十三公分,体重最后只剩六十一公斤。
4有个男人在街上等候过马路的时候,抱怨在犹太区竟然建了一条非犹太人街道,这个声音正是罗曼·波兰斯基的。
5在伦敦超过一千四百位男演员为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的角色试镜,导演都很不满意,最终罗曼·波兰斯基找到了演员阿德里安,就在巴黎他们两人第一次会面的时候,波兰斯基就认为他是最佳人选。
6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从集中营里逃出来并被告之“不要跑!”这段场景,来源于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一段类似的真实经历。
7这是第一部获得恺撒最佳电影大奖(法国国家电影奖项)而没有任何一句法语在其中的电影。

Quotes

台词金句

 

谢谢上帝,不用谢我。他让我们死里逃生,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信仰他。 ——德国军官

 食物可要比时间重要得多。——瓦拉迪斯罗·斯皮曼
 我现在一点都不觉得骄傲,但我当时就是那样做的。
 对不起,你见到我丈夫了吗,伊扎克·斯泽曼?个子高高、英俊的男人,留着一点灰色的胡子。没有?那打搅了。再见,睡个好觉。但是如果你看见他,写信告诉我,好吗?伊扎克·斯泽曼!

About

拍摄花絮

·主演阿德里安·布洛蒂在这部片得金棕榈奖后接受采访时说,这个故事有导演罗曼波兰斯基亲身受纳粹迫害的体验,导演拍片时很清楚自己要表现什么,而且拍摄手法写实又纤细,能和导演一起合作真的很高兴。拍片当时完全没有想到得奖的事。

·阿德里安谈到自己揣摩钢琴师一角以及被导演相中的经过时说,自己是在伦敦的报纸上看到此片在找主角的广告而去应征,选角的条件是要会弹钢琴,安得烈本来就会弹琴,在大学还上过钢琴课,没想到居然有机会担任此片的主角。

·阿德里安为了演这个角色,将自己的房子、车子都卖掉,只身到法国拍片,在拍片的七、八周内,他每天要练四个小时的钢琴,而且为了符合角色形象还要节食,自己一百八十三公分的身高,体重最后减到只剩下六十一公斤。但是他对自己为这个角色所付出的一切,一点也不后悔,因为自己所付出的忍耐和痛苦都不及故事中主角的百分之一。

·有个男人在街上等候过马路的时候,抱怨在犹太区竟然建了一条非犹太人街道,这个声音正是罗曼·波兰斯基的。

·在伦敦招主角的过程中,超过一千四百位男演员为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的角色试镜。结果令导演很不满意,最终罗曼·波兰斯基找到了演员阿德里安,就在巴黎他们两人第一次会面的时候,波兰斯基就认为他是最佳人选。当时阿德里安正在拍摄电影《项链事件》The Affair of the Necklace (2001)。

·对于那些不说德语的人有一个细微差别:通常情况下,德国军官在和犹太人说话的时候,使用的是非正式用语的“你”(“du”,等等),这样就能表示他们的态度(你不能和成年陌生人这么说);然而,霍森菲德(发现躲藏起来的斯皮尔曼的那个军官)经常用更加礼貌的正式用语(“Sie”,等等),因为这是他自己个人的感受。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从集中营里逃出来并被告之“不要跑!”这段场景,来源于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一段类似的真实经历。

·这是第一部获得恺撒最佳电影大奖(法国国家电影奖项)而没有任何一句法语在其中的电影。

·“斯皮尔曼Szpilman”听起来很像是德语的一个单词“Spielmann”,意思是乐队队员或者是游吟诗人。亨斯·霍森菲德说对于一个钢琴家而言,那是个很不错的名字。

Quotes

精彩对白

Wladyslaw Szpilman: I don't know how to thank you.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我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

Captain Wilm Hosenfeld: Thank God, not me. He wants us to survive. Well, that's what we have to believe.

维姆·霍森菲德上尉:谢谢上帝,不要谢我。他希望我们幸存下来。所以,那就是我们所要相信的。

--------------------------------------------------------------------------------

Henryk Szpilman: What's the matter with you all, huh? You lost your sense of humor?

亨利克·斯皮尔曼: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啊?你已经丢失了你的幽默感?

Wladyslaw Szpilman: That's not funny.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这不是开玩笑。

Henryk Szpilman: Well, you know what's funny? You're funny, with that ridiculous tie.

亨利克·斯皮尔曼:那么,你知道什么是玩笑?你很好笑,带着那条滑稽的领带。

Wladyslaw Szpilman: [getting angry] What're you talking about my tie for? What does my tie have to do with anything? I need this tie for my work!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开始生气)你怎么要提到我的领带?我的领带和谁有关系啊?我需要这条领带是为了工作!

Henryk Szpilman: [mocking] Oh, your work.

亨利克·斯皮尔曼:(嘲笑的)哦,你的工作。

Wladyslaw Szpilman: Yes, that's right, I work!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是的,就是这样,我的工作!

Henryk Szpilman: Yes, yes, your work. Playing the piano for the parasites in the ghetto.

亨利克·斯皮尔曼:是的,是的,你的工作。在犹太区为寄生虫们弹钢琴。

Wladyslaw Szpilman: Parasites...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寄生虫们…

Henryk Szpilman: Yes, parasites. They don't give a damn about people suffering.

亨利克·斯皮尔曼:是的,寄生虫们。对于百姓遭受到的苦难,他们甚至没有一句谴责。

Wladyslaw Szpilman: And you blame me for their apathy, right?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所以你责备我,他们的冷漠,是吗?

Henryk Szpilman: [accusing] I do, because I see it everyday. They don't even notice what's going

on around them.

亨利克·斯皮尔曼:(责难的)是的,因为我每天都能看到。他们甚至对身边发生的事情置若罔闻。

Father: I blame the Americans.

父亲:我谴责美国人。

Wladyslaw Szpilman: [visibly upset] For what, for my tie?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显然很沮丧)为了什么,为我的领带?

--------------------------------------------------------------------------------

Itzak Heller: What do you think you're doing Szpilman? I saved your life. Now go! Get out!

依萨克·赫勒:斯皮尔曼,你现在还在想你能做什么?我救了你的命。现在走吧!快点离开!

Itzak Heller: [Szpilman begins to run] Don't run!

依萨克·赫勒:(斯皮尔曼开始跑)不要跑!

--------------------------------------------------------------------------------

Captain Wilm Hosenfeld: What is your name? So I can listen for you.

维姆·霍森菲德上尉:你叫什么名字?这样我可以聆听你的。

Wladyslaw Szpilman: My name is Szpilman.

瓦拉迪斯劳·斯皮尔曼:我的名字是斯皮尔曼。

Captain Wilm Hosenfeld: Spielmann? That is a good name, for a pianist.

维姆·霍森菲德上尉:斯皮尔曼?对于一个钢琴家来说,是个不错的名字。

对不起,你见到我丈夫了吗,伊扎克·斯泽曼?个子高高、英俊的男人,留着一点灰色的胡子。没有?那打搅了。再见,睡个好觉。但是如果你看见他,写信告诉我,好吗?伊扎克·斯泽曼!

Goofs

穿帮镜头

·时代错误:德国军官打开豆子布袋的刺刀并不是德国货,看起来应该是土耳其样式1890年的刺刀。

·连贯性:当斯皮尔曼被告之,必须离开他第一次躲藏的公寓时,他的头发发型是分开的并且分别挂在脸的两侧。在接下来的镜头中,他坐下来吸烟,他的头发全部往后梳着没有分开。

·连贯性:在碟子被打碎后,斯皮尔曼不得不离开他第一次躲藏的地方,在他脸上有着很明显的胡子茬。然而,在接下来的场景他到达多罗塔家后,他的胡子已经刮得很干净了。

·时代错误:在片尾结束的时候,斯皮尔曼正在演奏,钢琴的商标显示是"Steinway & Sons",这是一个现代样式的,出产时间应该是在1990年代。

·连贯性:当斯皮尔曼穿过桥上的时候,同样的一个临时演员(戴着眼镜)两次同他身边经过,先后在两个镜头中。

Story

幕后制作

一个民族的痛苦与挣扎

《钢琴家》的剧本来自波兰犹太钢琴家维拉迪斯罗·斯皮尔曼的回忆录,该书的力量在于在华沙犹太人区中求生的痛苦与内心的挣扎,正如波兰斯基所说“该片以令人吃惊的客观笔触描述了那段时期的真实情况,客观到了近乎冷酷和精确的地步。书中波兰人有好有坏,犹太人有好有坏,德国人也有好有坏……”他希望他拍出来的影片最大可能地接近于事实,而不是那种典型的好莱坞风格电影。 《钢琴家》里,曾亲临其境的波兰斯基在写实风格的基础上,倾注了更多的个人情感和强烈情绪,使得观众对那个时代人们经历的感受得以拔高,超越了同情,达到类似感同身受、真正经历的程度。

这部影片弥漫着波兰的民族情结和伤感。乐曲部分都是出自伟大的波兰音乐家肖邦,肖邦的音乐是革命的诗章,然而从他的音乐中我听不到激昂的号角,而是抒情的,忧郁的旋律,是一种隐隐的力量,有一种隐忍的精神。浪漫派大师舒曼曾这样形容:“肖邦的作品是藏在花丛中的一尊大炮。”肖邦的钢琴曲的应用在电影里深深烙上了波兰印记,而且肖邦音乐的内涵也完整地融入了整个电影。

《钢琴家》在前半段是舒缓地记录历史,后半段感觉有些荒岛求生的感觉。罗曼·波兰斯基的风格是细腻的镜头表现手法,而且在欲望和人性上的处理近乎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影片是投资3500万美元的大制作,在捷克、柏林取景。148分钟的长度也是75届奥斯卡参赛片中最长的一部。可以说这是波兰斯基的雄心之作,不仅寄托了他自己的生命体验,也成为他能否摆脱近些年低迷状态的一个考验。

波兰斯基:重构童年记忆

波兰斯基出生于法国,但在二战爆发前两年与父母一起前往波兰。他表示一直想要拍摄一部描述大屠杀事件的电影,但始终在等待最好的剧本,最终他在钢琴家维拉迪斯罗·斯皮尔曼的回忆录中找到了这个令他感动异常的情节。

  尽管这部影片并非他本人的亲身经历,但波兰斯基表示,他在电影中融入了他本人的一些经历和感受,从犹太人集中营的景观到纳粹军人走路的姿式以及穿着等等。波兰斯基在领奖台上说:“我能够获得这一殊荣感到非常荣幸,我希望这部影片成为波兰电影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我想重构童年时的记忆,另外,与真实保持尽量近的距离对我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我不想拍一部好莱坞电影。”波兰斯基这样说,可是显然当记忆被重构的时候,当所有幸存者都迫不及待地记录下这一有史以来最不可思议的大灾难的同时,一些无意识的臆想和记忆扭曲所带来的不准确性,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我们无意于追求影片的真实性和代表性,因为能代表大屠杀时期犹太人最典型生存状况的人,几乎都已经死于集中营,因此能被现在的人所了解的关于当时的个人体验,都将是例外和特殊个体。

布洛蒂:饥饿之后看见什么

曾主演《红色警戒》的29岁美国男演员阿德里安·布洛蒂(AdrienBrody)是影片成功的关键。按照他的说法,自己是勒紧了裤带来扮演斯皮尔曼的。“这部电影的本性让我觉得有巨大的责任要演好他。导演让我饿一段时间,坚持要我减掉大量的体重,那样我们就可以从那几场饿肚子的戏开始拍。用了六个星期,我才减掉了30磅,”布洛蒂补充说,这还不是他为了这部电影放弃的惟一东西——为了拍这部电影,他失去了曼哈顿的一套公寓、车,还有恋人,因为他从来没有那样充满激情地投入扮演过一个角色。

“饥饿让你真正清晰地了解到斯皮尔曼被剥夺了什么。尽管我的饥饿是自愿的,但它还是让我从某种程度上和这个男人有了沟通。你很难想像饥饿会多大程度上影响你的行为,你又如何超越对食物的渴望去思考,”布洛蒂补充说,“我感到内心空荡荡的,看到的世界也是空荡荡的。有些人说斯皮尔曼这个角色在电影中太被动消极了,但事实上,他能做的非常少,他也只能做这些。他得找到生存下去的办法,他不是一个斗士,不是士兵。”

扮演那位令斯皮尔曼得以生存的德国军官的,是一位年轻的德国演员托马斯·克莱兹曼。对于他在《钢琴家》里受人瞩目的出色表演,他认为得益于波兰斯基的许多帮助。“波兰斯基是一个见证人,一个受害者的立场……这部电影是他童年的回忆,”克莱兹曼说到波兰斯基似乎非常折服,但如果你问波兰斯基本人这部电影是关于什么,他会回答说,“这是一部关于希望的电影。罗曼·波兰斯基是一个复杂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