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影评>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心变了?——CC蓝光4k修复版《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心变了?——CC蓝光4k修复版《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电影中文名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2016-03-30 17:19

致远君

致远君

想看

 

部小说可以通过文字书写心灵,一部电影可以通过画面描摹灵魂。当我们发现我们周围的一切已经不再是我们当初认识的那个样子,是人心变了还是时代变了?1991年,一部震撼了整个华语电影界的作品问世——《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然而这部电影却和它表现的那个社会一样濒临断代。今年美国标准公司发行了此片的蓝光4k修复版,终于使得这部佳作能够以最佳的方式被流传开来。


难以回避的时代裂痕

 

影片以旁观者一样的冷静视角展现了一种和平年代之下躁动不安的生存状态。其实每一个社会都有这样一个必须要经历的发展阶段,美国的60年代是正是美国历史上最为狂躁的年代,史称“焦虑的一代”。而彼时的台湾,刚刚经历了国民党统治下的超长融合期,党派矛盾与各种社会矛盾都在最为尖锐的时候。在这个急剧转型的时期,旧有的价值观遭到废弃,新的价值观尚未建立,整个社会都没有一套合理的自我约束机制,人们东奔西走忙忙碌碌,丧失了精神追求,随波逐流。

影片有两条线,都集中指向帮派纷争。主线指向了一群青少年中学生拉帮结派,帮派纷争。副线则指向了成人社会之间的政治斗争,比少年之间的帮派纷争更加凶险。如此一主一副,形成相互之间的隐喻,相得益彰。这两条线并行,串起了成人和少年两个世界的多方人物,展现出了一幅台湾社会的群像素描。

 

片中张震饰演的小四儿与父亲有着如出一辙的固执,这两个人物都有着旧时代仕人的那种高亮风骨。他们奉行忠诚、简朴、勤学的信条,这正是传统的儒家、法家教导后人的为人之道。还有另外两个比较相似的人物——Honey和小马,这两个人的信条是武勇、名誉、义,就像是小四儿和父亲的“武士版”。

影片对于这几个人物的处理显然有着不同。小四儿是影片的主角,整部影片中他的戏份是从头到尾贯穿始终。影片的前半段,Honey一直没有出场,但是却通过小明的口吻道出了他的实质。在小明与小四儿到电影片场的一场戏中,说“他其实是最老实的人,就是每天都不服气,横冲直撞的”,导演杨德昌在这场戏中运用了“先声夺人”的方式塑造了一个崇尚侠义精神的旧时代侠客形象,这成为Honey这个人物的核心灵魂。Honey和小四为代表的这一群人显然是旧时代侠义精神的象征。

滑头这个人物正如他的名字一样,是一个滑头。这个人物见风使舵,充满了小人的阴狠毒辣。政治斗争中的汪狗同样也是这样一个人物。其实在那样无信仰的社会环境下,这种人的存在更加普遍。他们的存在客观上指出了一个问题,就是社会信仰已经从精神追求逐渐的开始物化为可以看得见的金钱和权力,这正是《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所展现出的社会精神状态,这是一种社会的病态。

影片中的另一派人物相对来讲更加符号化,对于他们影片并没有着墨于更多的性格塑造。只是以旁观者的视角展现了他们的行为,显然站在了侠义精神的对立面。Honey死前单独约架曾经说过,最看不起他们的行为。他们象征的更多的是信仰的压制者和毁坏者。而在成人社会中,这群人成了政治斗争的施加者,国民党党内的斗争成了毁坏社会信仰的大手,一个破坏者的形象在影片中被更加的符号化。

导演杨德昌通过对这几类人的刻画,展现了整个社会中多个矛盾极端,呈现出了一个精神上撕裂的焦虑社会。所有的错综复杂的事件发展,归根结底都在于每一类人所信奉的规则不同、想法不同,而最终当矛盾不可调和的时候,势必会造成一些惨剧的发生。影片中间发生的一场惨烈的斗殴是全片的最高潮段落,在这场斗殴中另外一个帮派终于被消灭干净。然而与这场大胜利同时到来的,却是父亲在政治斗争中的落败。这一胜一败的结局对比,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比“江湖”更险恶的战场——“政治战场”,它破坏了这个社会本来应该有的平衡,使得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日。

客观视角和长镜头美学

 

整部影片中、远景和长镜头为主,极少使用特写镜头,让观者时而以一种如同旁观者一样的的既视感冷眼旁观,时而以剧中人的视角进行观察。

 

影片的开篇是一个长达1分钟的长镜头,以主角小四的视角切入全片的情感。小四的落榜是整个电影的开始,也是从这个节点开始,小四的整个人生发生了变化。这一场戏,对于小四这个人物的塑造有着关键的作用,所以导演选择以他的视角切入最为合适。

接下来影片开场画风突变,导演以一场开胃菜“动作戏”带出了贯穿了影片大部分时间的矛盾。仅仅通过这几分钟的动作戏,就铺陈出了全片大部分主要人物的性格,滑头的仗势凌人,Honey一帮人的侠义精神和小四儿的正直善良全部都跃然银幕。

而影片中第二场大规模动作戏则发生在高潮部分,与这场戏前后呼应。不同之处在于,影片的高潮戏采用了“零运动+长镜头+小光圈大逆光”的摄影表现手法。单一机位零运动和长镜头展现出了一种冷峻观察的视角。这场戏是影片中最为重要的一场高潮戏,它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酣畅淋漓的复仇,而更在于通过矛盾的爆发去回溯矛盾的酝酿过程和真正内在原因。因此这场戏使用了大逆光来规避掉了血腥的镜头,减弱了复仇快感,追寻更为深层次的社会矛盾。

影片在表现小四与父亲的关系时,有两处长镜头。第一次是在小四儿因棒球棒事件遭到处分之后,两人推车回家,以中景长镜头跟随运动,父亲教育小四儿要勤学简朴。第二次发生在父亲接受调查回家之后,两人缄默寡言。同样的景别,同样的长镜头,同样的运动,使得两个场景产生了遥相呼应的效果,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展现了一个完整的人受到摧残变成一滩泥的残酷过程,发人深省。



影片十分讲究利用自然光去营造场景氛围,最耐人寻味的是影片中几处对于逆光的运用。除了影片的大高潮戏经典小光圈逆光表现之外,小四与小明在片场的交流也运用大逆光展现出了一距离之美。在小四和小翠的感情戏中,导演也运用了长镜头和逆光,从两人的缄默无言到亲密接触,长镜头带出了一种少年的感觉,表现出初恋的青涩之美。

符号化的象征寓意

 

比长镜头美学更具有深层次含义的,是影片的符号化解读。

 

武士刀是影片的核心精神符号。日本传统的武士道精神是义、勇、仁、礼、诚、名誉、忠义、克己,这正是影片中小四、Honey和小马所坚持的信条。小马出身于军人世家,这柄武士刀一直被小马珍藏,所以这个人物的内心是崇尚义、礼、名誉与尊严的,有一种旧时代武士的内核。

片中小明的感情经历从始到终贯穿了这三个角色,说明这三个角色必有共通之处,而小明作为女孩鄙夷这种精神的同时,却又不由自主的被这种精神所吸引,以至于最终死于武士刀之下,体现了导演赋予这个人物的矛盾性与可探索性。

小马的枪可以视为对动荡时代的一种缅怀。在国民党逃往台湾之前的时代,虽然战争频频,国民党腐败内斗不断。但民间思潮此起彼伏,虽然有独裁统治的压制,但始终有人为了信仰坚持奋斗。反观60年代开放党禁之前的台湾,政党内斗不断,民间信仰丧失,人们的精神在政治经济等各种因素影响下逐渐物化为金钱权力,丧失了一个民族的核心力量。这时缅怀武力,无疑是对于有信仰的时代的寄思。

建中的开学典礼上,学长为了回报学校而回到医务室就医,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医术只能治好学生的身体,而灵魂深处社会所造成的创伤是他永远也不能治好的。影片中,小四儿几次因为打架事件到医务室就医,表面上看需要治疗的是小四,而实际上需要治疗的却是这个社会深处的疾病。药,只能医身,而永远也医不好心。

冰块,可以消暑纳凉,人人都爱。然而在片中,冰块成了一种政治压迫的工具。在小四儿父亲接受审查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个惊人的审讯画面——一个男人,被脱光裤子坐在冰块上接受审问。冰冷的冰块象征了冷冰冰的政治,它的冰冷刺骨能够将被压迫者逼向绝望的境地。坐上了政治的马车,就如同坐上了冰冷的冰块,随时都有可能体会到政治斗争带来的如坐针毡的煎熬。

收音机,在片中既是政治的象征,同时又担当着讲故事的作用。影片中几次出现收音机,第二次出现是在播报政治新闻,此时的收音机承担了一种政治宣传工具的作用,它象征着媒体成为国民党统治之下政党的喉舌工具。而第一次出现和最后一次出现都是在播报录取名单,然而中间发生的事件却使得两次播报名单有了各自不同的感觉,第一次单纯的失落感与最后一次被洗礼过后的无奈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听觉上了冲击力,道尽了被世界蹂躏的无奈。

影片结尾处,小明说“我就和这个世界一样,是不会变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一句话道出了这个这个社会的撕裂点。当所有人都麻木了,一个人的清醒只能使自己显得更孤寂。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不带一丝血腥,却展现了这个社会巨大的裂缝。这种裂缝表面不会流血,可是就像是影片的高潮戏中被逆光刻意隐藏掉的血腥一样,流血留在了暗处,更疼!更加难以治愈!

该片热门影评: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我们未曾知道的青春祭曲

文/江小鱼-V 这部电影应该算是我第一..

江小鱼-V评分8.8

残酷青春里的靡靡之音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看的青春文艺片,..

汉堡

转一篇见解独到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的影评

《牯》是这两天刚刚看过的一部自认很伟..

漂亮的一百分评分10.0

『青春残酷物语』:11部电影的11段残酷青春

01.青春尾声那一刀-《牯岭街少年杀人事..

非想非非想评分8.3

水仙已乘鲤鱼去:从残酷青春电影缅怀我们逝去的青春 台湾篇

人只能年轻一次,这是人生最邪恶的..

划根火柴就是爱评分10.0

更多 18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