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好家伙>影评>全面解析《好家伙》(二)

全面解析《好家伙》(二)

电影中文名

好家伙

2014-01-29 09:19

 

 一话(http://i.mtime.com/744576/blog/7741137/)我们分析了亨利·希尔作为黑帮分子的浪漫入门期。而在一曲《星尘》中,影片直接跨过许多年,跳转至他的风光期。


15分20秒起,交代了亨利一伙即将实施犯罪行为的地点--爱德威机场,即之后的JFK机场(约翰·肯尼迪机场),该机场位于纽约皇后区(所以如后所述属于保利势力范围),时间1963年。机场镜头除了交代时代地点以外,也指代了这段时间美国经济的高速发展,贸易开始繁荣,每年进出口货物量惊人,而作为地头蛇的黑手党,自然也从中分得一羹,得以壮大。



成年后的亨利和汤米闪亮登场,老马不怀好意地通过镜头对两人的服装品味进行了对比,亨利一副高大上酷帅拽派头,而汤米则一身坏品味--更接近于那个时代黑手党的着装风格。随后的一系列镜头同样存在逻辑上的关系。如前所述,机场是保利势力范围,机场内部安插着许多保利的内线。内线报告保利进出口货物的信息,保利派出吉米一伙对货物实施拦截。因为司机也是“自己人”,与亨利、汤米打个照面,假装没事去吃饭了。亨利、汤米一边打闹一边开走了货车,其潇洒、不以为然地扬长而去,一看就是做过好几次这样的勾当了。镜头转回司机,司机在餐厅内看到货车被开走假装大吃一惊,嚷嚷着“有两个黑鬼偷了我的车”,企图混淆视听让警方永远查不出案来。几个干净利落的镜头转换,几句台词,将一起劫车罪行,以及案件中各方存在的利益关系交代地一清二楚。
而对于机场方面,此类案件多了自然会想查个清楚,别急,别忘了这里是保利地头,当时黑手党的另一个合法外衣叫做“工会”。保利自然是掌握工会实权的人物,机场要想严查,保利就指示工会人员闹罢工,对于时间就是金钱的机场来说,经济损失不言而喻,于是也只能不了了之...几分钟时间,犯罪的经过、手法、原因、犯罪得以猖獗的土壤交代地一清二楚,所以说老马不愧是“电影社会学家”,每一幕每个镜头的用意都十分明确。别急,关于这起劫案还有后续交代(销赃)。


16分39秒转入一处意大利餐厅“毛竹会所”,马丁经典的长镜头登场了,跟随主视角一一介绍吉米团伙中的各成员,这些黑帮分子,个个有个诨号:诸如“侩子手”彼得,“没鼻子”费雷迪之类,个个人模狗样,介绍到最后一位吉米“两遍”(因其喜欢重复说话得名)时,跟随他的视角又转入了餐厅厨房,在厨房里,亨利一伙带着劫货车得来的一架子毛皮大衣前来销赃。狡猾奸诈的餐厅老板(但后面我们知道这位老板比起保利来是小巫见大巫了)开始尽可能压价了:“这是什么?大衣?大衣?亨利,我要的是西装啊!”亨利可是见过世面的人,没被他唬住:“你不要,好,老子拿走(外面有的是人要)”。贪小便宜的老板慌了:“别拿别拿,我要了。”还不忘幽默一把“你看我把它们和肉一起放冷冻库里如何?”以上全程由一个镜头完成,拍摄、调度、演员配合的难度可想而知。劫机场货车的销赃链在此展示无遗,这便是保利为首的黑手党团伙在当时的一条财路。



后面的吃饭一幕除了完成本身的交代人物任务外,塞入了下一桩大案的伏笔--机场的人通过亨利找到吉米又来通风报信了,法航要运一大笔钱来机场。这哥们本人还就是机场的警卫,他建议亨利等人只需装作去失物招领,大摇大摆拿走这些钱。这就是有组织犯罪运作下真实的劫案,没有枪战的硝烟,没有惊心动魄的逃亡,不需要《十一罗汉》般慎密烧脑的计划,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拿走就行,简单到令人难以置信。
而保利团伙的另外一条财路,透过接下来几个场景,层层抖包袱的过程逐渐清晰起来。



回到饭局上,汤米开始撒野、赖账、殴打饭店老板(正是之前收走毛皮大衣那位)。这便是让乔·派西拿了一尊奥斯卡的著名“小丑”段子。汤米的嚣张、暴虐、喜怒无常以及与之对比其同伙对此习以为常的不以为然甚至怂恿,其他看客的冷漠,很多影评都如数家珍般地分析过了,此处我便不再重复。只说一点,以上看似是汤米随性而起的“激情”暴力,随后几幕我们却得知并非那么简单,而是保利同志“很大一盘棋”里的第一招。



23分46秒开始,饭店老板(顺带一提,这位倒霉老板多年后在HBO电视剧《黑道家族》中演了一回黑手党高级干部,算是扬眉吐气一回)找到保利诉苦,要保利管管汤米。在亨利旁敲侧击的“建议”下,老板要求保利零资本入股饭店(老板的逻辑是,保利入股了饭店,作为保利手下的汤米自然不敢来撒野了),保利故作扭捏欲迎还拒,最终“勉强”答应。收保护费收得如此婉转,不可谓不老奸巨猾。



至此(26分11秒)保利的另一条财路开始清晰起来,后面的事也是“水到渠成”了,所以用了很简洁的几个镜头交代了保利的阴谋和饭店老板的下场:既然保利成了股东,自然每周要来收保护费,不给钱?草泥马!饭店前门进货,保利的人后门折扣卖出,反正是空手套白狼,都是利润。拿饭店的信贷到处消费,到处前一屁股债,反正没人会来还。这一来二去,很快餐厅就坐吃山空到破产了,还要榨取它最后的价值--烧了餐厅,骗保险金。
这一条财路将黑手党人渣的一面彻底显示了出来。黑帮就是黑帮,不要把他幻想成义务维持秩序的组织,它对其所在街区施加的是慢慢腐蚀乃至毁灭的影响,它最拿手的是从老百姓身上榨出油水来。



在汤米与亨利喋喋不休,脏话连篇的对话中,引出了即将出场的女主角,亨利未来的妻子。同时,别忘了,这两人刚实施完一桩罪案,背景的“毛竹会所”被火光和烟雾笼罩。俩人扬长而去。


28分40秒起,女主角凯伦登场。画面展示了亨利和汤米分别对于自己女伴的态度对比。亨利不愧是泡妞高手,他深知要套牢此类女人,就是要不把她当一回事,表现得满不在乎(如果他真的满不在乎,后面何必娶她?)。一方面他的确和杜迪约了要见面,一方面以此为借口早早离席。
有趣的是,在此老马打破了单一主角独白叙事的规则,突然将叙事权转到了凯伦身上。单由凯伦独白的字面内容上来看,全是对亨利的指责与怨恨,但隐藏在字面之下却又有种“由恨生爱”。很难评价这种奇妙的心理逻辑,人类就是这么奇怪,且男女皆有之,不是女人独有的,以简单一个“贱”字概括并不公平,本人非心理学家,在此不展开,只针对影片情节说一点,这其中恐怕有很大的“不服气”的成分,这一点在之后情节凯伦的视角中得到了多次体现。
在此多啰嗦一句,凯伦与其女伴的身份是犹太人。至此当时纽约主流底层百姓的种族齐活了:意大利人、爱尔兰人、犹太人。这三种人恰恰也是黑手党组织(不是狭义的黑手党,而是包括了亨利等编外人员的广义黑手党)的主要构成部分。犹太人在黑手党发展成为全国性组织的过程中功不可没,有兴趣的可以查阅一下迈耶·兰斯基这个人,美剧《大西洋帝国》、《黑色洛城》和电影《美国骗局》中对此人均有涉及。但具体到本片中,犹太人只是作为亨利妻子身份出现,体现当时社会的民族构成。


这里又有《黑道家族》的演员,认出来了吗

出于这种“不服气”,凯伦居然一怒之下去找了亨利,在街上大闹一场。亨利也停止了装逼,正式开始了与凯伦交往,叙事权再度转回亨利。


31分10秒左右开始,亨利见了凯伦家长。犹太人与其他种族的隔阂在此体现。为了家长接受亨利,凯伦要求其伪装成“一半犹太血统”,还将其胸口的十字架藏了起来。

 

31分33秒,再次用一个马氏经典长镜头展现了凯伦眼中亨利作为黑帮分子所过的八面玲珑的潇洒生活。一个连贯镜头,多处显示出亨利作为黑帮分子所享有的“特权”:车随便一停,自有人会帮他看着,带着女友走向餐厅,门口拍着长龙,亨利视而不见地走向了餐厅的边门,而边门里果然有一位侍者等着亨利,亨利也很大方的给了小费(跟吉米学的)。两人穿过厨房,一路与餐厅工作人员打招呼,但我们可以发现对于厨房内的华裔员工,亨利是不屑于和他们说话的(时代局限性),最后走入餐厅大堂,侍者立刻为其临时架上一桌,邻桌人纷纷向亨利问好,还有人送他酒。如此人生赢家,难怪凯伦要为之着迷了,这种人,放到任何时代都不会缺妞的。一个长镜头一气呵成,此处的导演、编排调度、演员配合难度不用我赘述,能拍成这样的自然是大师级的导演了。
凯伦对于男友的身份象征性地提问了一句:“你是干啥的?”“我是搞建筑的”“这双手不像是搞建筑的”“噢,我是工会代表”(实话,之前说过了黑手党的合法身份即工会)。女友也不再深究...



单口相声(单句笑话)之王亨利·杨曼登场(本人出演)。伴随着几则关于黑色幽默的笑话(很不厚道地极尽所能丑化贬低女人,呵呵)和歌曲《看我的眼》,画面中亨利、汤米实施了法航抢劫案。这种声音仍滞留在上一场景,画面已切入下一场景的剪辑手法(有时候会倒过来用)在剪辑手法老练的电影作品中很常见。


值得注意的是,吉米并未亲自参与此案(当初接头的可是吉米本人),亨利、汤米无疑是其马前卒。事后按照惯例,向保利进贡一份。保利毕竟更为老练谨慎,叮嘱亨利要对人说这些钱是“去赌城赢来的”。



35分46秒,亨利付钱时作为暴发户土豪的一面暴露无遗,被凯伦提醒后自尊心略微受挫,偏偏此时凯伦邻居布鲁斯不合时地登场了。布鲁斯作为传统富家子弟与亨利这样的贫民转土豪暴发户的矛盾在此埋下种子,这也正是《伟大的盖茨比》一书中所主要展现的矛盾与隔阂。


其后,罗曼蒂克的音乐声和场景中,再度强调了亨利光鲜亮丽的外表对于凯伦的吸引力。


37分22秒,一处恶俗的电视广告突兀地出现了,那是接下来登场的莫里的假发广告,此处颇有些马丁的恶趣味,在《华尔街之狼》中老马更肆无忌惮的玩了很多个类似的“电视广告”。虽说本片和《华尔街之狼》都是正经的冲着拿奖去的电影,但老马也不怯于展现一些类似B级片的恶趣味。


在亨利说教无效的结果下,吉米凶相毕露,在影片中首次展现了暴力行为。同时莫里的辩词显示出此人说话极不靠谱,甚至拿告发吉米相要挟,为此人最终的悲剧下场埋下了伏笔。亨利接到女友电话(还是由狼狈的莫里转接的),火速赶往女友家。


在吉米首次露出狰狞面目后一场景,亨利也在影片中首次扁人。无可救药的是,凯伦反而对其爱得更为死心塌地。


俩人顺理成章地结婚了,将杯子用布包起来踩碎是犹太人的婚礼传统。这是第一场婚礼,出席的是亨利家人和凯伦家人,短短几秒就交代过去了。



随后是与之前这场婚礼想成强烈反差的,豪华盛大的第二场婚礼(看来老外也有根据情况办好几场酒的),出席的也是“家人”--犯罪家族的成员们。对于这对新人来说,想必这才叫真正的“婚礼”。黑帮分子们齐聚一堂,唠唠家常,谈谈生意。汤米的母亲也登场(其演员是导演马丁·斯科塞斯的母亲)。莫里尽管不受人待见,但作为家族一员也出席了。保利的侄儿“都叫彼得与保利,而他们的老婆女儿又都叫玛丽”,我不知道是不是在事实基础上夸张了。这样的幽默包括我在内的国人很难理解。且当一则趣事插曲吧。


《一生如梦》的歌声中,新人收了很多“红包”(叫礼金更为合适,毕竟包不是红的),随后翩翩起舞。凯伦还惦记着袋里的钱,亨利则不以为然:没人会动的。谁会在自己人婚礼上偷钱?也太不入流了。正如歌名,预示着这一切终究只是黄粱一梦。


44分26秒,婚礼还意犹未尽,导演尖酸地立刻展示了嫁给一个黑帮分子现实的一面。亨利彻夜不归,第二天一早归来,被岳母一顿训斥后,大笑扬长而去。可悲的是凯伦此时气的不是亨利,而是“搞不清楚状况”的母亲。在她眼里这光鲜亮丽生活后的另一面也许已经是可以接受的了。有句话咋说来着?“宁可坐在宝马车副驾哭,不愿坐在自行车后座笑”。


随后再次以女性视角,进入黑帮分子太太们的世界。丈夫的罪行成了她们的谈资,全家坐牢的悲惨遭遇在她们交谈中也不过不以为然地几句带过。也许她们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但凯伦不是,她开始担心起了丈夫的未来。


而亨利的回应则不以为然,坐牢的都是被安排的,要不就是愚蠢的黑鬼。自大中透着一丝幼稚。在此后几乎每一部老马的电影中,都会看似无意地提及Nigger(黑鬼)这个词,并对之加以丑化。是老马种族歧视?但他往往是借坏人的口说这些话的,黑人种族似乎也没有公开对老马表示过抗议。这个现象至少对于我们来说有些难以理解。算是老马电影中一道奇怪的特色吧。


凯伦本身就迷恋于这种生活,所以被亨利一哄,还自我安慰了起来。
48分56秒,汤米劫货车,他的手法显然与吉米不同,更为疯狂,暴虐。


49分41秒,警察上门(影片中第一次),凯伦处理地颇为老练。看来这也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



50分50秒,吉米的儿子生日。随后在《kick in the head》(没错,游戏《黑手党2》和《辐射:新维加斯》中都有此曲)歌声中,以一连串照片的形式交代了亨利、吉米团伙,在生活上也是结伴出行,犹如家人。


最后镜头聚焦于亨利家中整整一排的各式西装与整整一排的各式女式名牌服饰,亨利出门前出手大方地给了老婆一叠钱用于购物,很好地为亨利黑帮生涯的风光期做了结尾。
下一幕开始我们进入了亨利的“麻烦期”。
待续


该片热门影评:

真该死,我的对面是个戏痴

别笑我,当你和我一样,刚演戏时就碰..

图拉评分8.0

罗杰·伊伯特:《盗亦有道》

    1990年9月21日    ..

时光连载·名家精选

【配角】好莱坞黄金配角之乔·佩西

  乔·佩西(Joe Pesci,1943年..

书书评分9.0

马丁·斯科西斯颠峰之作——【Goodfellas好家伙】

   电影中Martin Scorsese用..

蟋蟀753958

杜文雀的《黑社会》偷了老马一个桥

花英雄

更多 11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