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6 张图片 
9 位演职员 
160 条影评 
22 条新闻 
更多  

Story

幕后制作

  影片以故事为外壳,实现土地、民俗文化与人物的三者统一,表现了陕西高原古朴、苍凉、深厚的民风,表达了创作者对民族特性、农民命运的思考。影片中许多造型场景因素,如气势磅礴的黄土地、气象万千的黄河、鼓乐齐鸣的迎亲队伍、150人组成的腰鼓阵等与人物紧密融合,成为整个银幕形象的重要构成。该片是著名导演陈凯歌和张艺谋的唯一的一次合作,获1985年金鸡奖最佳摄影奖,1985年瑞士第38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银豹奖等6项国际奖。

陈凯歌、张艺谋会师《黄土地》

  1984年,陈凯歌32岁,那年他拍出了他的银幕处女作,一部对中国电影产生深远影响的电影,《黄土地》。很多人不知道,《黄土地》原来的名字叫做《深谷回声》,陈凯歌还引用了老子的话“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来加以解释,这个名字也许更能表达导演的使命感和责任感。

  《黄土地》是中国电影的双峰陈凯歌、张艺谋的“会师”之作,日后,两人分别延续了第五代美学取向并将之推广到全世界的作品。在当时革新了中国电影叙事语言的《黄土地》无疑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它给中国电影带来了新的可能。本报记者采访了影片女主角薛白,她向我们回忆了当年这部杰作诞生的过程。而专题学术顾问郝建教授的文章则从内涵和技术等不同层面为我们剖析了影片的“秘密”。

  演“翠巧”,经过张艺谋点头

  在《黄土地》之前我已经演了《报童》(1979)、《三家巷》(1982)等几部片子,那时年龄小,觉得拍电影很有趣。1983年,我正在西安拍摄吴天明导演的影片《人生》,在戏里我演吴玉芳的妹妹,在西影招待所碰到了何群。我和何群早就认识,当时他们几个人正在筹备拍《黄土地》,选演员,我是赶巧碰上了。记得他们之前有约定,如果摄影师张艺谋认可了,就点点头,结果就这样决定让我来演“翠巧”了,当时也没找其他女演员。

  还有一个插曲,当时陈凯歌他们给我看了一组照片,是他们去延安时拍的一个陕北农村的小姑娘,圆圆脸,两只大而圆的眼睛,有一种特别羞怯而又茫然的神情,他们认定“翠巧”就应该是这个样子,可能觉得我的外形和神情和那个他们跟踪拍摄的小姑娘挺像的。可能换了现在会尝试让照片上的小姑娘本人来演,当时觉得因为“翠巧”这个角色的戏挺重的,需要眼神和演员内在的功力,专业演员更能传达导演的意图。

  摄制组所有人每天都在爬山

  印象中《黄土地》摄制组的所有人每天都在爬山,爬黄土高原的那种绵延不断的土坡。不仅是选景的过程剧组人员需要走很多路,机器一开,他们就开始喊“薛白,开始爬吧!”

  我就一直走,一直爬,要走好远好远,感觉和以前演戏完全不一样,一站在那片黄土上情绪自然而然地就来了,很快进入状态,因为这个女孩子平静外表下有极大的激情。“翠巧”的台词本来就很少,肢体语言也不多,除了爬山基本就是靠沉默和眼神去传达各种情绪了。

  影片拍得挺顺的,两个多月就拍完了,扮演顾青的王学圻在片中是八路军战士,他来到陕北的目的是为了搜集陕北民歌,并带给翠巧希望,王学圻的军人气质非常浓,站在那儿他就是人物。他跟凯歌他们年龄差不多,跟他一起演戏特别有种亲切感,从没有见过外面世界的翠巧因为顾青的到来有了希望,虽然结果是悲剧,但是《黄土地》却好像有一种新的东西,擒住了你。

  凯歌抒情,艺谋沉默

  陈凯歌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一个学生气很浓、特别抒情的人,而且很容易激动,有一种英雄气质。他经常会情绪饱满地念诗,记得好像是在榆林他跟我聊戏,说到一个什么地方,他很激动地问我:“你怎么会不激动呢?”陈凯歌的情绪是向外渲染的,他用他的情绪带动剧组的每个人。

  张艺谋当时我们都有点怕他,他没有什么话,总是“黑着脸”一个人扛着机器走很远的路看景,总感觉在他的心里有另一个“小世界”,不被外界打扰。他的情绪是向内的,有时吃饭喝水都想不起来,说其他事情也没什么话,说到镜头和戏本身话才多些。

  何群是我认为所有人当中状态最放松的一个,虽然他是美工师,但也参与导演构思,在画面上也出了不少主意,比较活跃,沟通各个部门的关系,使得整个剧组真正融为一体。

  我现在看到市面上有《黄土地》的影碟就会买回家再看一看,发现当时演的时候因为年龄小很多东西不太理解,现在看的时候其实比以前更感动,感觉是真正懂了。

  口述:薛白(《黄土地》女主角扮演者,现为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演员)

  (记者:张悦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