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活着>影评>《活着》:串珠的生活戏

《活着》:串珠的生活戏

电影中文名

活着

2014-05-11 12:01

费尔木与赛泥马

费尔木与赛泥马

想看 - 评分9.0

 

     《着》的故事线索从国共内战一直横跨到文革,时代变迁巨大,其中的社会变迁、政权更迭、制度移位本就暗含着巨大的戏剧性。人物在这一段岁月中涤荡,编剧尽可以借助这些道出人生百味。但《活着》却选择另一种方式,将时代背景彻底隐于幕后,成为故事的舞台,而不发挥任何其他戏剧性的功能,让人物经历的人生变故仅为个人悲剧,而非时代之错。但这样一来,故事中两个孩子的死倒也显得矫作,显得为福贵这人本就倒霉,自己作死。而非“生活无常”。“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质感与力量也因这过于明显的戏剧化设置而被一定削弱。

 

     但另一方面,这一设定也是为《活着》本身的故事特点所决定的。《活着》讲述了主角福贵一家近半个世纪的生活变迁,故事本身并无明确的一条关乎于中心事件的主线,福贵所处的每一个时期,都有其各自的指涉,因此在叙事上,《活着》的叙事线是散的,是一部较落地的生活戏。因而在生活戏的面貌上体现出可看性便是该剧在剧作上的难度。故而才有了两个孩子死去这一小段落内的过于明显的人为斧凿的戏剧性设置,这两处可看为《活着》在整体剧作上的硬伤,但这两场戏也确是为了叩问人物,体现生活变迁,体现“活着”这一主题而必须展现的,这两段戏,放在《活着》整部影片的风格中来看,是个死局,未必会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该剧在对其他段落可看性的处理中,是极为成功的,可看性并不等于戏剧性,《活着》剧作的成功之处便是对角色所处时代的细致展现,如故事前期的唱皮影戏、赌馆赌博,对于民国时期大少爷生活的细致展现,中期时大跃进炼钢铁、吃大食堂以及后期的文革面貌,这些多为生活状态戏,而不带多少的戏剧性,关乎于人物命运的戏剧性转折基本没有。在这一点上,《活着》的处理颇像当时香港喜剧娱乐片的处理方式,都没有一条明晰的叙事主线,故事都为段落拼接而成,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看点,就像一根线索串联起来的珍珠,每一颗珍珠都有各自的亮点。只是香港的喜剧片着力于“闹剧式”的娱乐,而《活着》着力于精细的生活刻画,力求展现生活的气韵。是为《活着》的得道之法一。

 

     《活着》成功的第二个处理为对于铺垫与呼应的运用。呼应其将一串散戏真正串联起来,给人以“唏嘘”之感,这以春生这一角色为代表,春生与福贵唱皮影戏被抓壮丁,在军营里,故事埋下了春生喜欢开车的伏笔,之后春生跟着解放军到南方打仗,之后故事来到大跃进时期,福贵得知儿子被区长的车不小心撞死,后来才得知,区长就是春生,荒诞唏嘘之感瞬间形成。福贵老婆家珍更是对春生说“你欠我们家一条命。”之后到了文革,这句台词又得到了呼应,春生在文革中被打为右派,老婆自杀,半夜找到福贵家,将这些年攒的钱都给了福贵,以赎撞子之罪,家珍看到春生这几年的态度,终于原谅春生,怕春生轻生,又对其说出“你可要好好活着,你欠我们家一条命。”同一句台词因呼应有了不同的意义,散戏也被紧密地连了起来,生活变迁的唏嘘感就此一挥而就,“命运无常”浑然而成。呼应的另一条线索为装皮影的箱子,皮影箱最一开始代表活着的希望,而在故事结尾,成了福贵外孙养小鸡的箱子,意味深浓。《活着》正是借着呼应,才使得整部影片“形散而神不散”,气韵一贯到底。

该片热门影评:

在那些个苟延残喘的年代-----《活着》

《活着》可说是张艺谋最好的电影,尽管..

攻击性伽利略评分9.0

《活着》--年轻要游荡,中年要掘藏,晚年当和尚

葛优的表演太精彩了,脖颈的青筋说爆就..

叛卡门

《活着》:串珠的生活戏

《活着》的故事线索从国共内战一直横..

费尔木与赛泥马评分9.0

大揭秘:中国电影禁片的背后

在国内,电影在开拍之前都要先报立项,..

电影收藏者Jack

像牲口一样地活着:

  看第二遍《活着》依然感动得..

Picc阿秉评分10.0

更多 28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