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济公>影评>【影评】劝世主题的消解式回归

【影评】劝世主题的消解式回归

电影中文名

济公

2012-08-10 21:48

君子兔

君子兔

想看 - 评分8.9

 

 

公》一片,是香港喜剧天王,今天的著名导演周星驰的早期作品,也是他与杜琪峰难得的一次合作。在片中,借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济公故事,加以现代元素全新演绎,和周星驰的多数商业电影一样,神话故事只是外在的壳,影片借它来折射当今的世像百态。例如天宫中众神的嬉笑打闹,玉帝也一反高高在上的天国领袖尊严,在众神之前言行都比较随意,没有什么架子,天宫的景象与人间市井无异。同是周星驰出任主演,同是喜剧片,又同为改编神话题材,《济公》仿佛与《大话西游》有着许多共同的特点。后者成为经典,受到年轻人追捧,蔚然而成中国社会的文化现象;《济公》上映之初反响不佳,事后应者寥寥。原因是与后现代风格浓郁的《大话西游》相比,恶搞只是本片的皮相,并没有超越文本本身的劝世主题。至多,也是将劝世主题做了消解式的回归而已。

 

济公故事的文本溯源

济公法号道济,是南宋佛教临济宗的一名异僧,因行事疯颠又被人们称为济颠,民间习惯尊称其为济公。济公的故事从南宋时期就开始流传,在佛教典籍、文人诗文笔记、方志和通俗文学中,有许多关于济公的故事片段。其中清朝人钱彩等著的《说岳全传》里,有疯僧戏秦的故事,这个疯僧形象极可能与济公有关。我们也可以由此做出推断,俗文学对于济公故事、济公形象的产生和演变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济公故事由南宋至民国历经八百余年,文献资料相对较多而且分布于不同领域和不同文学体裁当中,对其进行文本溯源,我们可以得知,济公经过民间传说的不断附会,逐渐由历史真实人物走向文学中的虚构神侠形象。与济公形象变化同步,济公故事情节逐渐丰富,不同来源的故事汇聚,文学表现手法的加入,济公故事从平实的史传文体逐渐演变为虚构的章回体通俗小说。电影里的济公降世,济公除恶劝善的故事,均来自于对章回体小说的改编。

济公故事分为杭州与北京两大系统,故事的传播媒介由口头故事到文本小说,在故事外在形态转变的同时,济公故事内涵中道德伦理成份逐渐加重,小说教化功能愈发明显,可以说,济公小说从诞生之初到演变成熟,就有着非常强烈的劝世意义。

济公身为佛门弟子,早期济公形象带有浓重的佛教色彩,《钱塘湖隐济颠禅师语录》中保留了比较明显的禅宗思想,但这种禅宗思想在后来的济公小说中逐渐淡化。济公故事与济公形象的演变,反映了历史与文学、雅俗文化、民间信仰与制度化宗教等多方面的文化内涵。在这种演变的背后,起支配作用的是错综复杂的社会文化力量,主要包括文人阶层、佛教团体和地方民众,多种社会力量以其自身的文化传统整合济公故事,推动济公故事与济公形象的发展演变。在电影中,保留了佛教的劝世寓意,此外添加了许多周星驰式的无厘头搞笑手法,并刻意模仿耶稣传道的动作、神态和语言,造成一种戏仿式幽默效果,本质上还是脱不了佛教的劝世度人这一传统主题。

 

    九世恶人:破执失败后的变通式妥协

影片以天上降龙罗汉犯错,被玉帝罚他转生人间超度九世恶人、九世妓女和九世乞丐三人,只有圆满完成任务方能再次位列仙班,这样的开场是中国传统神话故事的常用套路。编导者在对三个受度者的形象塑造上下了很大功夫,他们集中了各自所代表的人性中的缺陷的典型特点,是一种漫画式的高度浓缩。

九世恶人袁霸天,是济公下凡后遇到的最难感化的超度对象,皆因妓女也好,乞丐也罢,只是自身习性难以改变,他们改变成功与否,对他人的生活影响不大。而假如袁霸天不能成为一个好人,则其他人的生命安全必受威胁,整个社会正常运转也将受冲击。影片中我们看到,济公那种教化式的温和劝寓对袁霸天这种坏透心肺的恶人全无作用,相反起到更大的负面作用,酿成不可收拾的恶果。如我们所见,小玉的惨遭凌辱,袁霸天勾结地狱罗刹为祸人间等,济公越是向让他向善,越促成不可弥补的恶果。济公虽意在度人,却间接成了恶行的催化剂。

袁霸天这种一心一意为恶,虽九死其犹未悔的精神,在佛家里叫做执着,济公的度化就是为了破执。电影没有理想化地给济公的破执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却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改变他人之难,反倒符合今天西方电影推崇的人性至上的真实。最终,袁霸天有所悔悟,却也没有转世为人,而做了一只由人宰杀的猪,也算是济公破执失败后的变通式妥协。

 

 

九世妓女:看破后的自救

《大乘起信论》中说:“云何修戒门?所谓在家菩萨,当离杀生、偷盗、邪淫、妄言。”邪淫也是佛教中重要的一个需要破除的人的劣性,九世妓女小玉集中了邪淫的大成,她自称“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即使连床被抬在大街上亦敢公然不惧。济公的任务是帮助她找回羞耻感,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不妥,显然,他的工作成效甚微。对于小玉来说,这只是她从事的职业,也许,就和后来济公建议她去卖豆腐差不多,没有什么好坏之别,至少,她并不认为做妓女耻辱之事,又何谈改过自新?

当看到济公费力地解释,说得口干舌燥,我们反倒会觉得,是否小玉的态度更接近佛性?佛家讲众生平等,爱无差等,对人是如此,对待职业不也理应是这样吗?既然小玉做为当事人,觉得这样生活很好,以普渡众生为己任的佛门子弟,又何苦强行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呢?以此来证明自身的高明,更不符合佛家远离名利的宗旨。

讽刺的是,最终能够破除淫邪的方法,不是其他,恰恰是爱情,不论济公将佛理和人生哲理说得多么天花乱坠。在小玉那里,这些通通不起作用,她告诉他,唯一能拯救她的,只有他的爱情,而这恰恰是做为佛门弟子的济公不能给她的。这种合理合情的逻辑,正好证明了佛家理论的虚伪——身为妓女的小玉,终究是个普通女人,她要的并不过分,而口口声声来救她的人施与并不困难,但就是可以用来破除她所谓邪淫的东西,他都不会给。说到底,济公度人的目的是为了重返天宫做他的神仙罗汉,度人可不可以说也只是满足个人私利的手段呢?假如有机会度脱小玉,却使济公自身失去重返天堂的资格,他恐怕是不会去做的。

当小玉发觉济公并不爱她,希望破灭后,一刀一刀划破了自己的脸,告诉他:“既然你不要我,这一世再不要什么爱情了!”与其说来自济公的拯救,不如说是她看透对方虚伪本质后的自救。

 

九世乞丐:用马太效应找回尊严

九世乞丐是全片中第一卑贱第一自甘末流的人,他本名周日畅,却习惯别人称呼自己为朱大肠,济公为了让他找回做人的尊严可谓煞费苦心。只有当周日畅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被虐待折磨,他喊出“我不叫大肠,我叫周日畅!”这时,他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从一个乞丐变成了一个有尊严的男人。这一点,倒与《圣经》中提到的马太效应暗合。在《圣经·新约》的“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中说道:“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既然周日畅做人做得如此没有尊严,那么就将他那近乎于无的尊严通通夺去,还要加倍地羞辱他,让他感受没有尊严的痛苦,令这痛苦和由此带来的耻感成为拯救他的良药——这不正是马太效应的翻版吗?

虽然,电影最后仍然给出一个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三个人间极品似乎都得到拯救(袁霸天来世不愿做人转生为猪更像是受罚),降龙伏虎完成任务重回天堂,降龙还荣升为尊者,接受一众神仙庆贺,观众并没有解脱后的欣喜。可以说,影片插科打诨式的调侃背后,表面对崇高主题做了消解,实质还是回归了劝世主题。只是劝世的成功论断有编导者自以为是的成分在,至于影片反复宣扬人间有情,更像是强贴的标签,效果好坏,观众自可见仁见智。

该片热门影评:

《济公》纠正人性的唐白

看了很多部星爷的电影,觉得《济公》中..

伊儿评分7.0

【影评】劝世主题的消解式回归

电影最后仍然给出一个皆大欢喜的大团圆..

君子兔评分8.9

【济公】又是一个烂尾

星爷的【济公】之前我一直都在忽略,不..

君令或可不为

1993 济公,下凡降龙罗汉与济颠救世,SB邵氏:杜琪峰、程小东,..

..

雄霸天下评分6.0

济公

这片既有星爷前期的那种无厘头风,也是..

无事公评分6.0

更多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