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14 张图片 
36 位演职员 
27 条影评 
2 条新闻 
更多  
Jeder für sich und Gott
gegen alle

1828年,一个流浪汉模样的人来到纽伦堡,带着一封匿名信交给宪兵队。从这封信中得知,这个流浪汉的童年和青年都是在一间地牢中渡过的。有一个陌生人非法把他长期拘禁,而今又突然将他放走。如今,他就只会讲一些简单的话语,对人类文明是一无所知。这就是在当年轰动一时,震惊全欧洲的“卡斯帕尔·豪泽尔神秘事件”。人们猜测他也许是某王室的后裔,由于继承权的问题引起皇室政乱,遭到其他人的排挤和暗算,甚至还有人说他是拿破仑的私生子。岁月如流,一晃三年都过去了。事情还是没有查出个水落石出,人们继续对他猜疑着。但是就在这时候,他却莫名其妙的遭到了杀害,警方也没查出来凶手是什么人。就像当初不知道到底是谁非法拘禁了卡斯帕尔·豪泽尔一样。一切都还是迷。

  间封闭的地下室,肮脏、腐臭,孤儿加斯荷伯就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依靠水、干面包以及一只玩具马长大的加斯·荷伯被养父从地窖里架了出来,第一次见到阳光。  
  养夫将他送到城市里,交给一位军官照看。军官叫来了一个书记员,以德国人典型的严谨方式记录下加斯·荷伯身上的每一处伤疤,携带的每一件物品,记完之后还不禁自豪地说:多么完满的记录啊。加斯·荷伯迅速成为小城里各色人物寻奇的中心,人们向对待天外来客一般,将他当作文明的试验品,用剑和火刺激他的反射神经,甚至用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鸡来吓唬他也成为人们的乐趣。最终,人们失去了兴趣和耐心,并抱怨养活他已经成为社区的负担。于是他被送往马戏团,以自己的呆拙目光被马戏团主持宣称为“欧洲第一怪人”,成为换取人们片刻欢娱的工具。
  而后他被一位好心的学者收留,生活在一处宁静美丽的花园里。学者和慈祥的女仆教会他日常的生活起居,并教会他基本的读写。于是,初涉人间的加斯·荷伯开始和文明社会看似平淡却异常激烈的碰撞。  
  首先加斯·荷伯不承认客观相对的世界。学者告诉他高塔比屋子大,他却不认同。他站在高塔外面说自己转过身高塔就没有了,而在屋子里无论前后左右转身屋子总存在。他亦不相信苹果是死的,因为苹果蹦到地上会跳起来,不仅是活的,而且是聪明的苹果。  
  几个神学家叮嘱甚至恐吓他一定要相信上帝,而他却说没有学好读写是不能相信上帝的,因为甚至连理解上帝学说的工具都不具备。在逻辑学家要他解答“真话村和谎话村”的逻辑推理问题时,他却视逻辑推理为透明,用一个“树蛙”问题巧妙而不失幽默地作出解释。  
  最后加斯·荷伯开始全面的回避文明、理性、道德。他面对故做姿态,假仁假义的英国贵族,漫不经心地打起了毛线,并指斥贵族们“象一群狼”;他从教堂的颂歌声中跑出来,大呼圣歌简直是鬼叫。终于,文明秩序无法容忍如此尖锐直白的挑战,加斯·荷伯被人刺死在花园里。  
  加斯·荷伯临终前,为守在身边的人讲了一个故事:在沙漠中,一群行路者经历了无限的干渴和海市蜃楼后,终于到达了北方的城市。他说一直不敢讲这个故事,是因为这只是故事的开头,他不知道结尾。

我来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