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教父>影评>你所不知道的《教父》(一)

你所不知道的《教父》(一)

电影中文名

教父

2013-10-15 20:49

书书

书书

想看

 

 

      《父》(The Godfather)作为传世经典,可能是影史上被解读得最多的一部电影,有关的逸闻趣事、拍摄花絮多的可以出一本厚厚的专著,下面就挑选出一些围绕着影片,你可能还不知道的故事。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末是新旧好莱坞的分水岭,传统的大制片厂面临着电视、独立制片的挑战,日子并不好过。派拉蒙公司在七十年代初也面临着同样困境,他们急需拍出一些像样的电影来扭转颓势。早在马里奥·普佐(Mario Puzo)动笔创作小说《教父》之初,公司副总裁彼得·巴特(Peter Bart)就已经用8万美金购买了小说的电影改编权,虽然当时它只是一份20页的大纲。小说出版后连续67周位列畅销书排行榜的惊人成绩让派拉蒙有了底气,决定开拍《教父》。鉴于之前好莱坞反映黑手党的电影都是些小成本之作,票房也很惨淡,公司抠抠索索只肯掏出200万美元的预算,一方面他们寄希望于这部电影可以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另一方面又担心它会让公司雪上加霜,所以当务之急是选择一位合适的导演。

 

马里奥·普佐(Mario Puzo)和《教父》(The Godfather)

 

在弗朗西斯·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担纲导演之前,片方至少与两位导演接洽过,一位是大导演赛尔乔·莱昂内(Sergio Leone),当时对黑帮题材不感兴趣的莱昂内回绝了派拉蒙的邀请,后来他很后悔;另一位是彼得·博格丹诺维奇(Peter Bogdanovich,代表作《最后一场电影》、《纸月亮》),但他显然对执导华纳兄弟的喜剧片《爱的大追踪》(What's Up, Doc? 1972)更感兴趣。

 

作为好莱坞新生力量的科波拉在此之前以编剧、导演、制作人等身份拍过几部电影,能拿得出手的成绩只有《巴顿将军》(Patton,1970),那部片子让他拿到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他起初并不想接拍《教父》,作为美籍意大利人他觉得这部电影丑化了意大利人,太黑暗,很无聊,不认为它有任何成功的可能。他说:“因为影片投资不大,派拉蒙又希望找个意大利人当导演,所以才会选择我。事实上我接受了这份工作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没钱。我当时正在写《了不起的盖茨比》(The Great Gatsby ,1974)的剧本,还要养三个孩子,我需要钱。”由于乔治·卢卡斯导演的《五百年后》(THX 1138,1971)严重超支,身为制作人的科波拉欠了华纳兄弟公司60万美元。在卢卡斯的建议下,科波拉决定用执导《教父》的片酬偿还债务。(在拍摄《教父》时,科波拉的片酬为17.5万美元;《教父2》时,他得到100万美元;《教父3》时,他获得600万美元片酬+分红)

 

派拉蒙公司原本只想把《教父》拍成一部现代警匪片,对于‘史诗、杰作’压根没有奢望,他们要求科波拉多加点刺激的场面以吸引观众,而科波拉也只好增加一些暴力场景来满足公司的期待,但坚持影片按照原著的时间线展开;在得到公司允许后又加入不少家庭生活的戏份,片长从原定的2小时增加到3小时,影片的投资最终也攀升至600万美元。

 

马里奥·普佐,弗朗西斯·科波拉,罗伯特·埃文斯(Robert Evans,监制)和艾伯特·拉迪(Albert S. Ruddy,制片人)在新闻发布会宣布《教父》开机。

 

对于主角‘维托·柯里昂’(Vito Corleone)的人选,所有人都想到了当时世界上最好的两位男演员——劳伦斯·奥利弗(Laurence Olivier)和马龙·白兰度(Marlon Brando)。不过奥利弗因健康问题无法出演,而白兰度已经从五十年代的超级巨星沦落为票房毒药,进入六十年代伴随他的是一连串的票房失利和不招人喜欢的臭脾气。时任派拉蒙公司总裁斯坦利·杰夫(Stanley Jaffe)相当反感白兰度,甚至说:“只要我还是公司总裁,马龙·白兰度就永远不会在这部电影里出现。”

经过科波拉和马里奥·普佐的力荐,白兰度还是成为最有实力的候选者,不过派拉蒙对他约法三章:1、只能支付比白兰度之前低的片酬;2、他必须参加试镜;3、不得延误制作进度。对于白兰度这样的大腕来说,试镜就是一种侮辱,为了迁就他,科波拉带着手提摄影机来到他家,据一位在场的工作人员描述:当时白兰度穿着睡袍,扎了个马尾,他往两颊塞了棉球,鼓鼓的像是一条斗牛犬;白兰度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含糊地说着话,慢慢投入到角色当中。派拉蒙的高层们审查了这个试镜短片,派拉蒙的母公司海湾和西部工业集团(Gulf+Western)总裁查尔斯·布卢多恩(Charles Bluhdorn)还问呢:“咱这是看啥呢?那个意大利老家伙是谁啊?”大家这才认出来:这TM不就是马龙·白兰度嘛!布卢多恩当即拍板,就是他了!这个影史上最伟大的角色人选至此尘埃落定。

 

 

马龙·白兰度在电影实拍阶段,两腮戴着一副牙医制作的器具。这套口腔道具至今还在纽约皇后区的移动影像博物馆展示。

 

马龙·白兰度搞怪

 

不光是主角,对于片中几乎每一个重要角色的人选,监制罗伯特·埃文斯都要和科波拉争论不休,对拍摄进度、费用支出、用人等等统统不满,几次威胁要炒掉他,科波拉因此差点神经衰弱。一次,他又发飙了,打算换导演为功成名就的伊利亚·卡赞(Elia Kazan),这时白兰度站出来说:你们炒掉科波拉,我就退出。倒不全是因为白兰度多么仗义,而是早在五十年代,因为臭名昭著的“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简称HUAC)一系列事件,白兰度和卡赞早已绝交。科波拉回忆说:“那段时间简直没法活了,不管怎么样,我挺过来了。”

 

马里奥·普佐曾在1970年写信给马龙·白兰度:我写了本名叫《教父》的书,主人公柯里昂的角色非你莫属。白兰度对此也颇感兴趣,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真正的故事,而不仅仅是血浆和内脏。这封信在白兰度去世后,于2005年和其他遗物一起被佳士得拍卖行拍卖。

 

虽然科波拉想描绘出原汁原味的意大利风情画,但片中不少演员并非意大利血统。比如马龙·白兰度是荷兰血统,詹姆斯·凯恩(James Caan,饰演桑尼)是德国裔犹太人,饰演泰西欧(Tessio)的阿贝·维高达(Abe Vigoda)是俄罗斯犹太人。尽管如此,科波拉还是希望扮演‘迈克’的演员看起来像是个真正的意大利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一定要选择当时还默默无闻的阿尔·帕西诺(Al Pacino),不过让他大跌眼镜的是身为西西里人后裔的帕西诺居然不会说意大利语。(阿尔·帕西诺的祖父母是真正的西西里岛柯里昂村民)

 


       阿尔·帕西诺回忆说,他也差点在拍摄中途被解雇。当派拉蒙高层看了一些帕西诺在片头婚礼上的戏份,不满道:“他打算啥时才干点正事啊!”等拍到迈克在餐厅枪杀索洛佐和恶警拉索麦克罗斯基一场戏后才让他们改变了看法。

 

科波拉在剧本上做的注释。这一页后来拍出的就是阿尔·帕西诺枪杀索洛佐和恶警拉索麦克罗斯基的一场戏。

 

通过演员片酬也可以看出当时的投资少得可怜。阿尔·帕西诺、詹姆斯·凯恩和黛安·基顿(Diane Keaton,饰演凯)都是35000美元,罗伯特·杜瓦尔(Robert Duvall,饰演汤姆·哈根)是36000美元,马龙·白兰度除了5万片酬外,还有5%的利润分红(大约价值110万美元)。在影片上映前,白兰度将分红折价10万美元卖回给派拉蒙,因为当时他急需钱解决自己欠下的风流债,也就是说出演本片他只拿到15万美元,要知道早在1962年的《叛舰谍血记》(Mutiny on the Bounty)白龙度片酬就已高达125万美元。对于派拉蒙的吝啬和要求试镜的侮辱,白兰度后来拒绝在《教父2》中现身,哪怕是仅仅工作一天。

 

‘教父’这个角色是参考了美国多个黑帮人物后的一个综合体,其中有‘橄榄油大王’约瑟夫·普罗法齐(Joseph Profaci,科伦坡家族Colombo family的创始人);有寿终正寝、因心脏病突发死于自己庄园的卡洛·甘比诺(Carlo Gambino);有擅长拉拢政府官员、法官和工会、被称作是‘黑手党总理’ 的弗兰克·科斯特洛(Frank Costello);有被称为‘老大中的老大’的维托·吉诺维斯(Vito Genovese);还有强调荣誉、尊重、以企业家自居的老派黑帮大佬约瑟夫·博南诺(Joseph Bonanno)。

 

黑帮大佬弗兰克·科斯特洛1951年在‘有组织犯罪调查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马龙·白兰度模仿了他沙哑的嗓音。

 

影片开机后曾遭遇来自真正黑手党组织的抗议。纽约五大犯罪家族之一的科伦坡家族(Colombo family)首领约瑟夫·科伦坡(Joseph Colombo)和他的组织‘意大利和美洲公民权联合会’(简称IACRL)开始了一场抗议运动,破坏电影拍摄、偷盗摄影器材。监制罗伯特·埃文斯在他的自传中记载,科伦坡威胁他和他的家人,让他滚回家,在他的车里留下威胁的字条:立刻停机,否则……。后来制片人艾伯特·拉迪代表派拉蒙与科伦坡谈判,向他们解释这部电影不会将所有的美籍意大利人描绘成歹徒;相反,影片会展示一个电影所必需的犯罪世界的平衡视角。双方最后达成协议,拉迪同意在电影剧本中隐去“黑手党”(Mafia)、“西西里黑手党”(La Cosa Nostra,字表意思为‘我们的事业’)等字眼,影片才得以在纽约黑手党聚集地之一的‘小意大利区’(Little Italy)等地顺利拍摄。

 

纽约黑手党老大约瑟夫·科伦坡(右)和他的儿子安东尼在IACRL办公室。拍摄于1971年

 

《教父》完成的第一组镜头是迈克和凯在第五大道购买圣诞礼物。

 

片头婚礼上,詹姆斯·卡恩把正在偷拍的记者相机摔在地上是即兴发挥,而扮演记者的演员也真地吓了一大跳。

 

这部黑帮史诗片也可以说是科波拉的家族电影,他的家人纷纷上阵。科波拉的父亲卡迈恩·科波拉(Carmine Coppola)不但为影片创作了部分配乐,而且还在片中扮演了一名弹奏钢琴的帮派分子;因为《教父2》,他和尼诺·罗塔(Nino Rota)分享了奥斯卡最佳配乐奖;在《教父3》中,他包揽了主要配乐工作,并获提名最佳原创歌曲奖。科波拉的母亲也在片中扮演一个接线员,后来被剪掉了。

 

科波拉的父亲卡迈恩·科波拉扮演了一名弹奏钢琴的帮派分子


     片中教父的女儿康妮(Connie)由科波拉的妹妹塔莉娅·夏尔(Talia Shire)扮演,科波拉本不想让妹妹饰演康妮,原因是他觉得自己妹妹太漂亮了(这个见仁见智吧),担心别人指责自己任人唯亲。不过马里奥·普佐建议她试镜并拿到这个角色。1975年,塔莉娅·夏尔和哥哥因《教父2》双双获得第47届奥斯卡奖提名,这也是奥斯卡史上唯一一次兄妹同时获得提名。塔莉娅·夏尔这样评价自己哥哥:他是那个时期世界上最好的导演,没有之一。

 

科波拉的两个儿子在片中扮演了军师汤姆·哈根的儿子。在教父葬礼上,他俩站在阿尔·帕西诺和罗伯特·杜瓦尔身后。

 

很多影迷知道《教父》末尾接受洗礼的婴儿是由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饰演的,当时她刚刚出生三周;1990年的《教父3》中,她又饰演了迈克的女儿,却很少有人知道在《教父2》也有索菲亚的身影,当小维托·柯里昂前往纽约爱丽丝岛的时候,与他同船的一个小女孩就是索菲亚。

 

我猜中间的小姑娘就是索菲亚·科波拉吧

 

科波拉父女在《教父2》片场

 

西西里岛在20世纪70年代初因为快速发展并不适合取景,好在位于西西里墨西拿(Messina)省的小村庄萨沃卡(Savoca)依然保持着古朴的风貌,成为极好的外景地。

 

片中迈克流亡到西西里岛,他和保镖佩戴的是传统的西西里帽子,名字就叫“科波拉”(Coppola)。

  

迈克举办婚礼的维特利酒吧(Bar Vitelli)如今依然是个小酒吧。

 

 迈克美丽的妻子阿波罗妮娅,这个角色由意大利女演员西蒙娜塔·史蒂芬莉(Simonetta Stefanelli)饰演,当年她只有16岁。西蒙娜塔没有因为《教父》走红,原因是她拒绝了好莱坞的诱惑,选择留在祖国发展。1992年她正式结束演艺生涯,转而从事时装鞋帽皮具的设计并拥有一家自己的商店。

 

被删除的镜头:迈克回到美国后追杀法布里奇奥(Fabrizio,西西里岛的保镖,正是这个人出卖了迈克,导致他的妻子阿波罗妮娅被炸身亡)。迈克在一家披萨店里用霰弹枪干掉了他,不过这段镜头从未被使用。

 

影片中拒绝与教父合作的好莱坞大亨杰克·沃尔茨(Jack Woltz,约翰·马利 John Marley饰),人物原型来自华纳兄弟的老板杰克·华纳(Jack L. Warner),不过那嗜好赛马的特征却基于米高梅老板路易斯·梅耶(Louis B. Mayer)。众所周知,梅耶是一个狂热的赛马运动爱好者,并拥有一座设施完备、占地504英亩的养马场和248匹赛马,其中有几匹是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赛马。据说他的赛马合作伙伴、同时也是他的女婿威廉·格茨(William Goetz)在一场赛马比赛中与黑手党联手舞弊被曝光后,梅耶就放弃了这项运动。

 

杰克·沃尔茨的卧室里摆着一尊奥斯卡奖,在所有奥斯卡最佳影片中,本片是唯一一部出现小金人的。约翰·马利说自己恐惧的尖叫声是真实的,因为他事先并不知道剧组会用一个真的马头。

 

阿尔·马蒂诺(Al Martino)在片中扮演了教父的教子强尼·方亭(Johnny Fontane),意大利后裔的马蒂诺本身就是五、六十年代美国当红歌星,他演唱了片中的主题歌《柔声倾诉》(Speak softly love,不过安迪·威廉姆斯 Andy Williams的翻唱版后世流传更广)。这位歌星采用和片中一样的手段得到了这个角色——真的请来黑手党教父罗素·布法力诺(Russell Buffalino,宾夕法尼亚州布法力诺家族的老板)为自己作保。

 

 

‘强尼·方亭’这个角色的原型一直以来都被人们认定是法兰克·辛纳屈(Frank Sinatra,20世纪最重要的流行音乐人物),虽然辛纳屈极力否认,但他确实和黑手党几大家族都交往过密,FBI为此从四十年代起连续监视了他50年。1970年11月,辛纳屈还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为科伦坡犯罪家族所掌控的‘意大利和美洲公民权联合会’举办过义演音乐会。像电影故事一样,弗兰克·辛纳屈曾通过黑手党向哥伦比亚电影公司总裁哈里·科恩(Harry Cohn)施压,拿到《乱世忠魂》(From Here to Eternity,1953)中的重要角色(这个角色让辛纳屈获得当年的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所以也有说杰克·沃尔茨原型是哈里·科恩。对于种种猜测,《教父》的作者马里奥·普佐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阿尔·马蒂诺和法兰克·辛纳


      詹尼·拉索(Gianni Russo,片中饰演教父的女婿卡洛,喜欢家暴的那位),与黑社会有些渊源,他的叔叔是甘比诺家族的一个打手,而他小时候曾为黑帮大佬弗兰克·科斯特洛跑过腿。在《教父》剧组与科伦坡家族发生争执时,他在中间传话,因此捞到‘卡洛’这个角色。

 

詹姆斯·凯恩举起垃圾桶砸人的动作也是即兴发挥

 

马龙·白兰度一开始很鄙视他,却没料到此人颇有表演天赋,后来转变了印象,两人在1990年还合作过调侃《教父》的喜剧片《新生》(The Freshman)。电影拍摄期间也有詹姆斯·凯恩和他不对付的传闻,以致在痛殴妹夫那场戏中,凯恩真的打断拉索两根肋骨。詹尼·拉索因《教父》开始了表演生涯,至今已出演超过35部影视作品,包括《神探亨特》、《挑战星期天》、《奔腾年代》、《越狱》等。

 

拥有一半意大利血统的约翰·凯泽尔(John Cazale,右一),在片中饰演教父懦弱的二子弗雷多,本片也是他的处女作。这位擅长扮演内向敏感人物的演员在1978年因肺癌去世,在他短暂的演艺生涯中参与的所有电影都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包括《教父》三部曲(他的影像出现在第三部中)、《窃听大阴谋》(The Conversation,1974)、《热天午后》(Dog Day Afternoon,1975)和《猎鹿人》(The Deer Hunter,1978)。

 

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大亨蒙·格林(Moe Greene 阿历克斯·罗克Alex Rocco饰),人物来自著名犹太裔黑帮大佬巴格西(Bugsy Siegel,赌城拉斯维加斯的创建者,电影《巴格西》(Bugsy,1991)讲述了他的故事)。巴格西被杀时中了三枪,其中一枪穿透眼睛,格林也是这么死的。

 

职业摔跤手出身的连尼·蒙塔纳(Lenny Montana)饰演了一个敬畏教父的打手卢卡·布拉西(Luca Brasi),他身高1.98米,体重320磅,现实生活中做过黑帮老大约瑟夫·科伦坡的贴身保镖,还放言参与过黑手党纵火的勾当。在他被杀的一场戏中,专业背景帮助他在演绎被绞杀时更好地做出瞠目结舌的摸样,死得相当专业。在后来的十年间,他拍了16部电影,多是扮演令人生畏的暴徒或滑稽的混混,比如成龙的《杀手壕》(The Big Brawl,1980)。

 

 

 

扮演教父妻子卡梅拉(Carmela)的演员摩甘娜·金(Morgana King)本是一名爵士歌手,她在康妮婚礼上演唱了意大利著名歌曲《海上明月》(Luna Mezz'O Mare)。HBO剧集《黑道家族》(The Sopranos)中,黑老大东尼的妻子也叫卡梅拉,显然是对《教父》的致敬。

 

意大利配乐大师尼诺·罗塔(Nino Rota)为《教父》所做的配乐,充分使用小号、手风琴、曼陀林等乐器,赋予影片浓郁的意大利风味。总监罗伯特·埃文斯不喜欢他的配乐风格,科波拉便以辞职相要挟力挺老乡,埃文斯最终让步。虽然罗塔被提名奥斯卡最佳配乐奖,但最后却被取消资格。原因是他在1958年的意大利喜剧片《金桔》(Fortunella)中使用了同样的主题曲,在那部电影中的主题曲是轻松欢快的,旋律却与教父的相同。令人称奇的是,1974年的《教父2》依然采用同样的主题曲,却得到奥斯卡的肯定;科波拉的父亲卡迈恩·科波拉也参与了配乐工作并和罗塔分享了最佳配乐奖。

 

《金桔》(Fortunella,1958)中的配乐

 

配乐大师尼诺·罗塔(Nino Rota)

 

《教父》上映后,真正的黑帮对电影反应强烈,许多帮会分子认为这是他们生活的真实写照。

前甘比诺家族(Gambino family)的二当家萨尔瓦托雷·格拉瓦诺(Salvatore Gravano)说:“当我离开电影院时整个人都傻了,脚底下跟踩了云似的。电影也许是虚构的,但对我来说那就是我们的生活,我的很多朋友感同身受。”

帕特里亚尔卡家族(Patriarca family)的成员说,以前大伙经常使用污言秽语,但看完电影后,他们也开始学习教父那种富有哲理的讲话方式。

 

约瑟夫·博南诺(Joseph Bonanno,博南诺家族Bonanno family老板),被不少人认为是教父的原型


     博南诺家族老板约瑟夫·博南诺在他的自传《一个男人的荣誉》(A Man of Honor)中写道:“有组织犯罪和帮派团伙不是这个虚构故事的主题,真正的主题是忠诚、信任、服从、亲情、友谊——维系家族自豪感和个人荣誉的纽带,这就是《教父》如此受欢迎的原因。”

 

在第45届(1973)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不仅是马龙·白兰度因抗议好莱坞把印第安人塑造成野蛮残暴的形象而拒绝领取最佳男主角奖,阿尔·帕西诺也抵制了颁奖典礼,因为他觉得被提名为最佳男配角是一种侮辱,他说自己在片中比白兰度出镜时间更长,理应获得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教父》让阿尔·帕西诺获得第一个奥斯卡奖提名,之后他连续4年获得提名。取得这样的成绩只有珍妮弗·琼斯(Jennifer Jones,1943—1946),瑟尔玛·瑞特(Thelma Ritter,1950—1953),马龙·白兰度(1951—1954)和伊丽莎白·泰勒(1957—1960)等演员。

 

附:

 “我会提出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这句台词在美国电影学院(AFI)评选的“百佳电影台词”排行榜中名列第二,来自巴尔扎克的小说《高老头》,书中伏脱冷告诉拉斯蒂涅“我可以给你提出一个谁也不会拒绝的计划”。

 

你所不知道的《教父》(二)

http://i.mtime.com/1946651/blog/7738159/

该片热门影评:

阿波罗尼亚必须死

一直都很想写这么一篇影评外加书评,想..

大西洋两岸评分9.0

华丽黑帮歌剧——详解《教父》的音乐

《教父》以它纯熟的电影语言,讲述了一..

火车怪客ESKARE评分9.0

《教父》 ——70年代的泥淖

作为新好莱坞电影运动的代表作,《教父..

TaoTaoLi

迈克与凯

如果要找到一条能在三部里都清晰可见又..

lfman

江湖风云---全球必看50部经典优秀黑帮电影

最近一段时间,重温了马丁·斯科塞斯..

小雨无尘评分9.0

更多 34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