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7 张图片 
8 位演职员 
8 条剧评 
0 条新闻 
更多  

总剧情

  梦一曲上海滩,翩跹的探戈舞舞出了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二十世纪初的上海。任天翔、何非凡是两个刚从法国留学归来的青年,他们是同窗多年的好友、出生于不同的家庭,却同样满怀报国雄心投入到当时代表中国最先进思想的报纸行业中;他们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表达对人生的理解--一个笔下刀光剑影针砭时弊,一个笔下风花雪月粉饰太平。

展开

  梦一曲上海滩,翩跹的探戈舞舞出了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

  二十世纪初的上海。任天翔、何非凡是两个刚从法国留学归来的青年,他们是同窗多年的好友、出生于不同的家庭,却同样满怀报国雄心投入到当时代表中国最先进思想的报纸行业中;他们以截然不同的方式表达对人生的理解--一个笔下刀光剑影针砭时弊,一个笔下风花雪月粉饰太平。他们或文或武地周旋于险象环生的黑道白道之间,甚至都身不由己的陷入无法自拔的爱情漩涡……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十世纪初,在一辆行驶的火车上,刚从法国留学归来的同窗好友任天翔、何非凡结识了《先锋日报》主编钟学仁,钟主编很欣赏这两个充满理想的青年人,诚邀他们到报社工作。突然杀手出现杀害了钟主编。任、何在混乱中没能救起钟主编,反被疑为案犯给关进了巡捕房。来接站的《先锋日报》女摄影记者梅若兰和她的助手丑小鸭忍着悲痛,抓拍了几张有价值的照片。何父乃商界名流,他在盛大的家宴上向法租界巡捕房总督察长白玉山行贿,非凡不久就顺利出狱。任母思子心切,四处求助不利,只好托任父的旧部下——名裁缝韦轩帮助,韦轩说青帮唐永清先生可以摆平上海滩上任何事情。

第二集


  轩上唐府恳求唐先生出手相救,唐以事关重大推托不愿出面。任母更加心急如焚。非凡出狱后求父亲救天翔,何父不答应,父子二人言不投机,非凡离家出走。天翔在狱中被结怨的巡捕趁机报复,险遭暗算,幸得旧友小黑相救,逃出虎口。可仍被追击,有家难回。天翔和小黑看到《先锋日报》上登出他俩逃狱的照片,天翔到报社再三向梅若兰解释刺钟案和逃狱的原委。若兰向督察长白玉山质问事情真相,白假意配合,实则搪塞。这时刺钟案的真凶洪祖向他的幕后指使者冯大亨索要酬金,他们之间的秘密都被冯身边的著名交际花肖美云听到。

第三集


  及时地采访了冯大亨,追问其对刺钟案的感想,冯心虚地极力辩白。他为了掩人耳目,令洪祖杀天翔灭口,想让天翔当替罪羊。发现了冯大亨阴谋的天翔在万般无奈下,以机智的巧辩说服唐永清出面。唐压下了冯大亨的气焰,白玉山将冯关进了巡捕房。唐先生赏识天翔和非凡,邀请他们和他一同做事,天翔言称人各有志婉拒了他的好意。小黑却梦想能加入青帮。重获自由的天翔,尽情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与非凡、若兰在共同的斗争生活中走得更近了。

第四集


  天翔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中,终于和母亲团聚,全家高兴非常。非凡为救天翔与家里闹翻也搬进了任府。家宴上若兰给任母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天翔与非凡以出众的才华获得了报社社长的赏识,双双来到《先锋日报》工作,并且两人都对若兰情有所钟。刺钟案的幕后真凶袁世凯为阻止真相败露,派人贿赂白玉山杀死了冯大亨,并谎称其服毒自尽。早对此案有所怀疑的天翔、若兰冒险潜入医院太平间,拍下了冯大亨并非自杀的证据,他们准备将这些证据发表在《先锋日报》上以正视听却遭到社长的反对。

第五集


  凡为《先锋日报》所写的连载小说吸引了大批读者,报纸的销量也因此大为提升,社长对他赞赏有加,而秉性正直、热诚的天翔通过深入体察百姓的疾苦,希望通过报纸反映民众的现实生活的愿望却遭到保守社长的反对。繁忙的工作和恶劣的天气令若兰病倒,任母无微不至的照料让她感觉有些为难,因为她了解任母希望撮合自己和天翔的心愿,而此时她的心似乎更倾向于非凡。一天,任家保姆珍姐听到韦轩在与若兰、非凡闲聊中道出他多年来一直心仪于自己的话语,感慨不已。

第六集


  写出真实可信的报道,天翔扮作黄包车夫深入生活,并写出《黄包车夫的苦与乐》在报纸上连载,加上非凡的连载小说,令《先锋日报》的销量暴涨,成为上海报界的龙头老大。天翔、非凡、若兰也被评为《先锋日报》的三杰。为了更深入地反映上海下层民众的真实生活,天翔、非凡和若兰在暗访歌舞厅舞女生活的时候发现报馆社长竟然嫖娼,并且还把报纸第二天的版面改为对某舞女的推介,此举令他们非常愤怒。一天, 任母为撮合天翔、若兰,让珍姐为他们买了电影票。

第七集


  凡与若兰参加法国领事为女儿来上海举办的欢迎会,会上非凡结识了领事的女儿依风卢。若兰因不堪忍受现场的氛围提前离开,正遇天翔邀她一道去看电影。不想这是一部侮辱华人的电影,天翔看了义愤填膺,当场与观影的外国人发生了冲突。第二天,《先锋日报》便刊载了天翔对影片的激烈批评。唐永清看了报纸,准备利用天翔的爱国热情及其所掌握的舆论力量,他约天翔一起合作。

第八集


  翔、非凡、若兰三人不顾报社的反对,再次在《先锋日报》发表声讨辱华电影的文章,在社会上引发强烈反响。民众的爱国热情被激发起来,人们纷纷走上街头示威游行,要求“一雪国耻”。社会的混乱让唐永清、白玉山报社社长自私自利、胆小怕事、毫无气节的丑恶嘴脸暴露无疑,同时也让天翔、非凡和若兰强烈地感受到《先锋日报》并非他们施展抱负的舞台,三人一同辞职。辞职后,他们以大字报的形式将团结、爱国的讯息传递给广大民众,工作干得有声有色。贪心的社长为留住他们,拿出当年与若兰签下的工作合同,以巨额违约金相要挟,无奈之下,非凡只得答应为《先锋日报》写完连载小说作为交换替若兰抵消了违约金,共同的斗争中两人走得更近了。一天, 法国领事的女儿依风卢乘车被游行的人群围堵,危急时刻,天翔挺身而出……

第九集


  翔飞身跳上依风卢的车顶,对激动的群众慷慨陈辞,颇有领袖风范。从困境中逃脱的依风亲昵地搂住非凡让若兰拍照,若兰十分不悦。众人在天翔的带领下,赶往放映辱华影片的“大光明”电影院,焚烧拷贝,捣毁广告牌。混乱中非凡怕伤着若兰,把她轻拥在怀中,二人目光含情。美领事馆迫于压力,向中方道歉,收回发行的拷贝。唐先生作为中方代表春风得意地四处亮相,俨然上海滩上“爱国英雄”。天翔深知此番“大光明事件”自己被利用了,他开始窥到政治的复杂面貌。任、何、梅三人离开《先锋日报》后想自己办报,在经费筹措上遇到重重困难,唐在暗中观望天翔。最后,任母顾全大局,忍痛变卖了祖屋支持儿子的事业,令众人深受感动和激励。他们的《新报》诞生了。

第十集


  《报》成立的喜庆日子,《先锋日报》社长汪洋、副社长徐风假意祝贺,借机大放厥词,威胁“三杰”。结果《新报》在出刊的头两日连连受挫,第一天是《先锋日报》做手脚收购了全部《新报》,让天翔等人误以为售罄而空欢喜一场;第二日,《先锋日报》又以半价销售来排挤《新报》。正在一筹莫展之时,唐先生给天翔出了点子。天翔利用抢拍缉毒专员丑闻令《新报》起死回生。天翔又授意小黑在市民们天天见到的大钟上做手脚,以自造新闻。非凡却对天翔的做法很是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