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权力的游戏>剧评>Winter is coming,so hear me roar---<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系列剧评序曲以及第一集

Winter is coming,so hear me roar---<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系列剧评序曲以及第一集

电影中文名

权力的游戏

2011-04-26 20:42

徽风吹拂可儿

徽风吹拂可儿

想看 - 评分9.0

 

         与恨,冰与火,生与死,没错,这些看似极端的词语都可以用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因为他们彼此都是两极相对的,而乐极生悲,盛极而衰想说的也就是这些,只要来到这个世界上,一个人就会有着属于自己的幸福和痛苦,欢乐与悲伤,性格里更会有着热情和冷漠截然不同的2面,而同样也要经历生与死。而这次HBO的重头戏——《冰与火之歌:权利的游戏》想跟你讲述的其实就是这样一个乱世的史诗,是一个个性格截然不同却都有着深刻命运联系的众人在这个动荡多变的世界里努力生活,努力寻找自己最终生活道路和意义的精彩的人生故事,在这里人的身份有高低贵贱之分,但走的生命之路却绝不会以此而走地顺利通畅,每个人都要努力辛苦地去思索,去挣扎,去选择,去尽力找到自己该走的人生路,而在这个艰难的过程中,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需要看着一个个的人走进自己的生命里,最后在看着他们以不同的方式离开我们,被我们渐渐淡忘或是永永久久地就留在了我们的生命里,我们的心里,即使他们已不在这个人世。

        没错,这部电视剧的原著想讲述的故事留给我最深的感动的就是这个,在这个由作者乔治.R.R.马丁所虚构的叫做维斯特洛的大陆上,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而且他们都历经各种苦难和考验,每个人都走地犹豫和艰辛,真实地和我们现在的人生没有什么两样,而这些就像这个大陆特有的气候周期一样,人一生的快乐和苦痛被简化和阐述为这个世界所仅有的夏天和冬天2个季节一样,鲜明对立,轮回更替,延续时间或长或短,你永远都无法确切得知接下来命运交到你手上的是命运的丰饶角还是人生的苦酒,而在此之前,你必须不断地拷问自己,做出选择,然后尽力走好自己选择或是被逼无奈去走的路,努力地活下来,活出自己甘苦共存的人生,而就是这样一个个的人构筑起了这个世界,书写了属于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自己独有的故事和历史,而他的每一页浸透了太多人的血和泪,爱与恨以及生与死,所以不管你是看书还是剧,请你一定要好好去看,去品,因为这是个精彩的好故事,我虽然无法像曾经优秀的游吟诗人那样为你动人地娓娓道来整个故事(至少现在不能),但也想和你一起去经历其中的欢笑和泪水,感受着生命的宝贵与无常,所以现在就让我与你快快开始吧!!

             序曲

 电视剧的一开篇就延续了原著序曲里的故事和风格,首先就是作为绝境长城的3个守夜人(戍守长城的士兵,骑士的特称)越墙北进,而此时周围环境,氛围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寒冷和阴暗,铁索被缓缓拉起,厚重的木门被慢慢升起,三个人举着火把走过那条长长的给人感觉好像没有尽头的甬道,而当最后的那道大门升起时,映入我们所有人眼帘的是与之前给人黑色沉重之感完全不同的重重白雪,但显然这并没有给人带来多少的轻松之感,因为绝境长城本就是先民用坚冰筑成,用以抵御北方广袤荒野之地邪恶,野蛮势力入侵的最后一道保卫整个王国的”有力“屏障,走出长城,就意味着处于一个有太多不可知因素的危险环境下,必须时时小心,随时保持警惕,注意着自身周边的情况,果不其然,而很快,3个人其中一个看似很机灵的年轻小伙子便注意到了不远处的一个低洼地有一股淡淡炊烟的升起,他下了马,在雪地里艰难地匍匐前进,最终当他爬到了可以进行观察的小山地时,我们最先看到的是他先安然松一口气后立即变地极为惊慌失措的整个人,最终我们和他一起看到了一地血乎淋漓的尸体碎块,一派惨象环生的地狱景象,而就在他慌忙转身的一刹那又见到了一个被钉在了树上的小女孩的尸体,这一分钟真是让我不得不感叹HBO真是要将他们”又黄又暴力“的风格贯彻到底啊!!(我的心肝肺都有点要吐出来了),而接下来当这个小伙子回来报告另外2个人时,另一个年轻,傲慢但感觉稍有些权势的贵族骑士却坚决要求3个人一同去一探究竟,而不顾他和另外一个有丰富经验的老骑士的竭力阻拦,但当他们到达那个恐怖的小洼地时,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尸体都全数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丁点儿迹象暗示这里曾尸体横陈,而当老骑士挖出一红色布条大惊失色时,从那年轻贵族的身后我们看到了一个有着让人毛骨悚然蓝色眼睛的”人“站立了起来,紧接就只听到了一道钝器砍杀后来自人的一声痛苦惨叫声,而那个去远处侦查的小伙子一人处于一片树木包围的空旷地中,原本心情已是无比恐惧,在看到3匹马“慌不择路”地飞奔离开后,再一抬眼,一个矮小的身影已出现在远处,原来是那个已钉在树上的小女孩,而已该是死人的她竟站立在地,而她的眼睛也是能令人血液凝固的冰蓝色,而紧接下来的就是这个小伙子的疯狂奔跑,而伴随在这个可怜人身边的却是影影绰绰的一道道黑色身影,当最终在看到另一同伴老骑士也逃到自己对面本以为可以稍稍松口气时,却紧接着看到了他被直接砍去首级并且被丢弃在他自己眼前时,我们都知道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跪在那个有着蓝色眼珠的“人”面前,无力绝望地等待着同伴相同的悲惨命运同样将临到自己的身上,所希望的只是这一切能结束地快一点,因为他已经无力和无路可逃了!

    

            第一集 凛冬将至

   而接下来响起的片头曲以及整个构造和创意也做地精致动人,在宽广雄浑但又不失一丝优美和哀伤的音乐声中,这部剧的制作人员用一个个精致的大陆,城市模型来为所有人大略展开和介绍了这一季的故事将主要发生的几个地点:以金底黑色的宝冠雄鹿为家徽的拜拉希恩家族即当今铁王座上的王所在的都城——君临城;以冰雪皑皑的大地上奔跑的灰色冰原狼为家徽的整个故事主要核心之一的一个家族,史塔克家族的都城——临冬城;没有任何代表物,只为整个王国守护边境,不参与任何权利纷争的守夜人军团所在地——绝境长城;以及现在国破家亡,以黑底红色的三头火龙为家徽的坦格利安家族现只能栖居的自由贸易城(但镜头显然还停在了一块区域,但我怎么停下来看都没有办法准确辨认,还请各位朋友指出,我推测可能是天蓝为底的一弯白色新月和猎鹰为家徽的艾林家族所在地的鹰巢城),而伴随着激昂紧张的乐曲声的结束,以雄鹿,冰原狼,雄狮,火龙为主干线以及伴随着各种势力和家族的权利纷争和激烈战斗的故事才就此吹响了号角。

  正式的故事给了我们所有人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那个序曲里的机灵小伙子竟然没有死,可是在看到他魂不守舍行走的样子就可以知道他所经历的事已是让他彻底生不如死了,而接下来的他被骑兵团团围住的景象显然预示了他接下来的悲惨命运,因为作为守夜人,如若背弃自己的誓言选择逃跑,那么等待他的只能是死刑,而接下来的发展果不其然,但此时随着一匹战马的匆匆奔跑,整季故事的一个重要发生地,北境之王的坐镇处——临冬城呈现在了我们所有人的眼前。进入城内,出现了一个书中没有的场景,小布兰射箭,而伴随与此的就是现在所有史塔克家族的成员都一一以自己的方式亮了相:给予布兰必要指导和鼓励的是耐德的私生子琼恩,站在一旁不多言语但态度同样认真严肃的另一年轻人是耐德的“正统”长子罗柏,正在射箭的自然是二儿子布兰,坐在一旁观看的是最小的儿子瑞肯,而临冬城城主夫妇自然也是“居高临下”的出场了,而姐妹花珊莎,艾莉亚也出现了,但从一个一众女孩一同绣花的场景中2个人的不同表现和表情明显地揭示了虽同为姐妹但却性情截然相反的2人,果然那正中靶心的一箭不是来自布兰而是来自小女孩艾莉亚的一幕更是明显暗示了她的女儿身,男儿心,也正是因为此,她和性情极为淑女,行为极像公主的姐姐珊莎明显有着不同的命运。

  而接下来,在得知抓到一个逃跑的守夜人的消息后,奈德也只能在沉重的一声叹气后立即选择策马前去亲自进行处决,同时决定带上从未看过处决场面的布兰,而对于妻子凯特琳的稍许无奈的阻拦,那句著名的“Winter is coming!”也从奈德的口中说出,没错,这就是史塔克家族的家族箴言,这句“凛冬将至”究竟意味和想要表达什么,或许对于没有阅读过原著的朋友来说,一时很难下一个自己的判断,但随着故事的进行,或许很多人就能领会到这句话的深意,“凛冬降至”后,人该做些什么,该做什么判断和选择??在这个时候,一些剧情的深意和精神也许已经稍稍开始显露,只等着过程的进行,发展以及最后结局的揭开来让这话语深刻印入到史塔克家族每一个成员的肉体和灵魂以及我们的心灵中去,因为这句话想要表述的东西实在太多,而现在开始讨论未免显得有些操之过急!

  在这里,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就是凯特琳和琼恩的那个短短但耐人寻味的对视镜头,看地出来,2个人的眼神都很复杂,即使在这里初看的观众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那就是凯特琳和琼恩的关系明显不可能是“妈妈再爱我一次”,“母爱无私”的那一类,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多年,有着尴尬联系的2人明显相处地并不愉快,但这并不影响琼恩和他的另外4个兄妹亲密无间的相处,生活,而关于这点后面还有很多明显的剧情表现与发展。

     此时下一个场面就是奈德处决背弃誓言的守夜人以及奈德和布兰一来一往的对话镜头,在这幕里,剧本在原著基础上作出了2个较大的改动,首先就是守夜人对奈德的发自真心的警告,在行刑前,年轻守夜人一方面不断重复着他看到了“the white walkers"的事实,同时对自己胆小逃跑而不去警告自己守夜人弟兄的忏悔,再来另一方面就是对奈德的忠告,即”People shoule know(the exist of the white walkers)",而在原著里,奈德处决的这个背誓者已经是同样性质的第4个人了,面对着这样的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奈德在书里决定如果事情愈发严重,就会召集,率领封臣一起越墙北进,击败北方的塞外之王,彻底解除潜在的危机,尽管这个时候他和所有人都仍然不相信有什么异鬼的存在,但从这个举动就能体现出一位充分理解了家族箴言的史塔克一家之长的居安思危和深思熟虑,而简化和改变了这一原书的情节,在我看来,不免有些遗憾,虽然随后宴席上奈德和弟弟班扬的对话以及对”凛冬降至“的2次重复从某种程度上依然可以体现出史塔克家族人的这一可贵品质,但不免说服力减弱了很多,相反却让人觉得此时的奈德表现更多的是犹豫和不自信。

      而奈德和布兰处决后的对话则也是书中的一重要情节,但剧对这一情节的处理显然也是变化了很多,虽然在书里和剧里奈德都问了布兰”为什么自己要亲自动手行刑?"这一问题并随即作出了自己的解释,但在剧里呈现的整个过程却简化了很多,虽然在剧里,奈德说明了自己这样做不仅是因为要遵循古训,更是因为作为先民的后人相信判人死刑者必须要亲自动手,但之后的几句话却没有作为台词出现了,而在原著中,接下来的几句话是:“如果你要取人性命,至少应该注视他的双眼,聆听他的临终遗言。倘若做不到这点,那么或许他罪不至死。 布兰,有朝一日你会成为罗柏的封臣,为你哥哥和国王治理属于自己的领地,届时你也必须执掌律法。当那天来临时,你绝不可以杀戮为乐,亦不能逃避责任。统治者若是躲在幕后,付钱给刽子手执行,很快就会忘记死亡为何物。“而这寥寥几语在我看来很好勾勒出了奈德的一个大概形象,呈现出的他是一个会在行刑之后会关切问道自己的儿子是否还好,但更会借此不愉快事件教给自己的儿子为人为君之道的慈爱的,明理的父亲,而在剧里,2个人的对话虽然仍蕴含了书里想要表达的深刻含义,但是在我看来,剧中的处理显得很弱化,无力,而且奈德的表现更多的些许的勉强和动摇,而布兰则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没有很好凸显出那种深刻感人的氛围,但现在只是第一集,要求太多未免有些吹毛求疵的意思,而且这处决的戏已经很好地突出了一些“凛冬降至”的寒冷,残酷,危机四伏之感,再要求些什么真是有些过分了,哈哈!

    接下来的发展真是让我不得不感叹果然这第一集要交代的事情真的很多,而捡到6只小冰原狼就是这样一个不能轻易跳过的故事情节,因为就是这几只小冰原狼日后成为了6个史塔克家族孩子的重要伙伴和守护神,他们的生与死,悲与喜在某种程度上借由这几只小狼进行了表露与揭示,他们彼此都是各自生命中不能代替的存在,小冰原狼本就是家族的象征,代表着家族的先祖对于后辈的关爱和守护,他们在自己小主人人生的关键时刻帮助着他们进行选择,与他们并肩奋战,同时也象征着这个家族中兄弟姐妹之间无法割断的血脉联系,而同时这些小狼又无时无刻地伴随在自己主人身边,给予他们温暖和安慰,象征着这些史塔克家族的孩子所深爱的故土和亲人,当他们在看着这些个特殊“伙伴”时,才会总在某个困难的时刻,铭记自己家族的荣誉和训诫,不会在黑暗中迷失了自己人生的方向,所以后面关于小狼情节的发展一样极其重要,牵动人心。

    而在这里,不能忽视的就是颇有深意的狼与鹿的两败而亡,因为他们此时更多是2个家族的象征,2个紧密联系有着良好关系的家族,可现在“2者”斗地如此凄惨悲壮,同归于尽不免为已经有些压抑,不安的气氛更增添了几分不祥,而此时5只小狼的出现似乎好像更是这种不祥的具体显示,但好在本来将要被处死的他们却因为布兰的哀求和琼恩有道理的劝说总算存活了下来,而在这里,相比原书,剧中又简单处理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细节,而这一个细节是关乎琼恩的,本来在琼恩劝说自己的父亲奈德收留这5只象征着史塔克家族现在5个孩子的小狼而自动将自己剔除在外时,奈德轻声说出的一句“琼恩,你自己不想要小狼吗?”而这句话无疑能充分体现出一位无奈的慈父对自己的私生子的愧疚,疼惜之情,但在这里却由布兰说了出来,不免再次让我觉得有些遗憾,因为奈德让我自己感动的地方不仅在于他是一个有着高尚品格的伟丈夫,更是在于他是一个对自己的子女疼爱有加,会对他们进行温和谆谆教导的好父亲,可是很遗憾,我觉得在第一集里除了开头奈德对布兰说出的那2句“你们有谁在10岁是神箭手”,”布兰,坚持练下去“以及他欣慰的微笑以外,至少在这集里就没有再多体现出奈德仁爱父亲的一面,这让我的确有些伤心。

   ( 回过头一看,一集剧评就跟写长篇小说似的,真是造孽啊!!所以现在一定要简洁点)接下来一个重要的人物和家族也正式登场了,虽然当听到琼恩/艾林这个人物名字的时候,他已经去世了,但他的死亡在整本书里却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事件,因为他的死亡真相中包含了许多政治阴谋和重要内幕,而众多人物的命运也与这个事件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所以在这里只是稍稍一提,为其后的发展和各种事件,人物的揭开,出现开了个头。而随之出场的2个人物更是不可小视,因为他们是来自和史塔克家族,拜拉席恩家族一样,为整个小说系列中同样极为重要的一个家族——以鲜红土地上的金色雄狮为家徽的兰尼斯特家族,白肤金发是他们这个家族的典型象征,而出现的女子名为瑟熙,是当朝的皇后,男子詹姆是她的亲弟弟,而2个人对话显然环绕着有些不同于普通,正常兄妹的对话氛围,但在他们的言语之中更是隐隐暗示着一丝关于琼恩/艾林之死的不可告人的事实真相。

   而接下来是黑色的渡鸦为临冬城带来了这一个不幸的消息,没错,经由夫人凯特琳之口,奈德才知道了琼恩/艾林的死亡消息,而从他悲痛,震惊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个死讯对于他是一个极大的打击,因为按照原著,奈德年幼时曾作为养子在艾林家族的鹰巢城与当今的国王一起和琼恩/艾林生活多年,很是有父子情感,而现在他的死不仅深深刺激了临冬城城主的心,更是在日后如同疾风暴般改变了他整个家庭,家族的命运,不过现在在悲痛之余,夫妇二人更要做的是做好迎接国王的准备,因为当今国王即将光临临冬城,但从他们2个沉重的表情和语气来看,这份“荣幸”是一份他们承受不了的恩典,虽然书中的奈德对于这个消息表露更多的是惊喜和愉悦。

    而接下来在筹备过程中,从凯特琳的口中第一次说出了”提利昂“这个名字,而这个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接下来的剧情发展将会为我们所有人正式介绍这一人物,因为提利昂是全书中的一个重要”主角“之一,许多书里的重要事件也是和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关于布兰的特别运动爱好也是有所展现了,毕竟这项爱好与他之后的人生脱离不了关系,当然剧情发展到这,最重要的事当然就是国王正式到达临冬城了!

      国王到来自是排场够大,而艾莉亚活泼,好动的个性也顺带再次表现了一番,而国王劳勃和奈德之间的特殊问候方式以及随之而来的相视一笑和大大的拥抱则将2个人深厚的情谊展现地一览无遗,但此时如果说雄鹿和冰原狼的见面是可以用”喜极而泣“一词来形容的话,那雄狮和狼的碰面明显的是冷淡到不能再冷淡了,双方的见面仅只是礼节性的行礼和问好,而接下来当劳勃要立即前往史塔克家族的墓窖丝毫不理睬皇后的阻拦时,气氛可以说是立即降到了零度以下,而于此同时“小恶魔”这个称呼同时从艾莉亚的口中或早或晚地蹦出了2次,最后一次还被瑟熙皇后听见,所有人只见她此时脸上越发地不悦,转身就是让自己的弟弟立即去找那个“little beast",而他同时也是”their brother".没错,此时这个兰尼斯特让人顿时有了很多猜想,毕竟这样的被称为“恶魔”,“beast"的一个人,他会是谁?会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毕竟他被提及了那么多次!

   而接下来的墓窖对话场景里,劳勃和奈德先是简要谈了谈了琼恩/艾林的死,而这个时候的他们只是把这个如同自己父亲般人物的离去作为一个突如其来的悲剧,没有去仔细多想,但接着便是劳勃毫不犹豫地任命奈德为自己的”国王之手“,即御前首相,而这就是奈德之前所忧心忡忡的事,面对着一个称自己王国为” the damn thing"的国王,你还能指望他做一个所谓的明君好好治理他夺得的天下吗?原本在艾林没死之前,所有的国家政事都是他来操心和打理,劳勃只管尽情花天酒地,而现在他一死,自然他这个国王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一个看似肥美其实无比沉重的职务交给自己既有能力又有忠心的"兄弟“奈德,虽然奈德自己是真地不想前往南方的君临城,因为他和妻子都知道”他自己是属于北方的,属于的是自己的家人“而且国王不问政事,就算再有能力的首相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可惜很明显的是,国王劳勃是个冲动直接的人,没有多少细腻的心思和一颗体贴人的心,而且他更是当刻决定了2个家族的联姻,或许他这样做的目的是想很大程度上借以安抚,弥补自己这个已经贵为国王但仍然无法忘却,抹除与史塔克家族紧密有关的终身痛苦和遗憾,但面对着接二连三的国王的”宠幸“,奈德很明显想说”不“,可他知道无论现在做什么,说什么,此时他所能做的只能是遵从,他是渴望像妻子那样大胆干脆地说”不“,可是他的个性,他的情感已经决定了他只会无奈无条件地去接受,因为他无法拒绝这个是自己的国王王,自己的兄弟的人!

  另一方面,詹姆找到了自己的兄弟,而地点就是妓院。而在此之前提到的小恶魔和提利昂其实都是同一个人,如果说其他方面此时不好去下个定论的话,但”小“这个字却是的确实至名归,小恶魔提利昂就是一个侏儒,与他自己的亲哥哥詹姆的”器宇轩昂“相比,提利昂的确显得有些恶心猥琐,尤其作为一个皇亲贵族,一进临冬城首先进驻的就是妓院,的确不免让人觉得他就是一个酒色之徒,但事实真是如此吗??也许静待后续发展之后再做评论或许才是明智的的吧!不过与姐姐的态度相比,詹姆对于自己的侏儒弟弟显然是视其以手足相待的,虽然表达的方式不敢苟同,但作为一个关心弟弟的哥哥,他的确很了解自己弟弟的心思!!

   镜头这时再转回墓窖,只见一根羽毛轻轻温柔地被劳勃交到了一尊石像的纤纤细手中,原来令国王不顾路途劳累就要直接来相见,祭拜的人就是她,一位早已香消玉殒的美丽佳人,一永远存在于作为国王的爱人心中无法逝去的光与美,痛与爱,而她就是奈德的妹妹,国王劳勃一辈子所爱之人——莱安娜。而与此同时坦格利安这个名字第一次出现了,而这个令老国王到现在都恨地咬牙切齿的家族究竟是和他有着怎么的一段血海深仇??

   而当前既然提到了坦格利安家族,那么随着画面一转,下个镜头就理所当然地转到了另一个地方另一个与现在坦格利安家族有着紧密联系的,狭海的另一边——潘图斯,龙之家族的最后皇族现在所寄居的地方,而到了这里,明显画面的色调变地明亮且柔和了起来,看地出来这是个临海的热带地区,而此时正式作为这个家族流亡公主的”小龙女“登场了,有着一头长长银头发,雪白肌肤的娇俏小姑娘,就是”风暴降生“丹妮莉丝,而随后给她送来衣料的男子是她现在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哥哥,”乞丐王“韦赛里斯。

    在书里,坦格利安家族间的谈婚论嫁都是在家族内进行的,兄妹通婚是一件理所当然维持家族血统纯正的事,可是此时作为丹妮的哥哥和未婚夫的韦赛里斯却明显想让自己的妹妹,未来的妻子打扮地光彩亮丽,别有目的地去见一个人,而小龙女自然也不傻,要香汤沐浴,用别人提供昂贵的绸料来妆扮自己还能为了什么??自然是要她去取悦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能为自己的哥哥带来士兵和军队的有权势的男人,她和哥哥虽然贵为王族,可是她比自己的哥哥更加懂得这个现实世界”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道理,她虽然是一位公主,可她现在更是一件商品,一项有极大价值潜力,价值的交易,而既然要想让商品卖一个好价钱,自然需要一副好”皮囊”。

  果然随后她见到了她未来的夫君,游牧民族多斯拉克人的一首领卓戈卡奥,不过这个人却是来自一个蛮族,外表和打扮明显是一股未开化之风,虽然此时的丹妮是有着太多说不出的不情愿和害怕,但她还是走到了对方的马前,尽力勇敢地正视着对方,但很显然她和哥哥一样也不清楚此番会面后这个人对她“是否满意”,不过这下,他的哥哥更加迫不及待地想把自己快快买个好价钱,早一点渡海,带着一支庞大军队夺回属于自己家族的七大王国,为自己惨死的家人报仇雪恨,可是,真的能吗?起码现在是个未知数,而丹妮现在想做的却只是回家而不是嫁给一个之前从未见面的野蛮首领,可是就像他哥哥尖刻指出的那样“他们已经没有家了!”

   而接下来整部剧又再次回到了狭海的另一边,回到了坦格利安家族曾经辉煌统治却又悲剧收场,对此又爱又恨的七大王国的土地上,而此时的临冬城为国王接风洗尘的热闹晚宴即将开始,可是再诱人的美食,美酒的气息下也是无法完全遮盖掉那叫做阴谋和危机的气味,而这个时候的史塔克家族看似站在荣誉和幸福的最高点上,可领主奈德和他的夫人凯特琳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威胁到整个家族的严冬将无可避免地到来,而且恐怕这一次寒冬的考验将会是极为残酷的,而本来与国王的联姻一事已经让夫妇2人倍感苦恼,可惜长女珊莎却对这件事充满了欢喜和期待,并且请求母亲一定要劝说父亲答应下来,并强调说这是自己唯一的请求,不得不说,备受家庭呵护,疼爱的她哪能知道这件事里面所包含的复杂性和危险性,和自己妹妹截然不同的珊莎,虽然是一位标准优秀的淑女,虽然年长于自己的妹妹,虽然性格和妹妹完全南辕北辙,可心智上和自己的妹妹却是一样的单纯天真,想做的只是按照她所接受的教育做一个美丽,善良,有着良好教育的女孩子,对于宫廷,对于王子,对于爱情她有着只是太多太多少女才会有的正常的,美好的向往和期待,虽然她是北方的孩子,可到目前为止她并没有真正体会到家族的箴言所想要阐述的内容和精神,对于残酷,严寒她所知道的实在太少了,可恰恰这些她所缺乏了解的东西在以后的生活里都会慢慢教给她,只可惜那个时候她或许更希望回到过去,回到妈妈为自己梳头的此时此刻,因为如果要选择知道生活不美好的一面,从父母那里得知或许是最好的,可现在的她,不愿,不会也不想要知道这些,而同时她亲爱的爸爸妈妈此时此刻也不知道不日将将临到他们全家身上的不幸和挑战究竟会是什么样的!

    而今晚的此时,如果说珊莎对于自己的未来是充满了欢乐的希望的话,那她的同父异母的哥哥琼恩却是觉得自己的未来是一片渺茫,因为自己是私生子,所以无法堂堂正正地与父亲,弟弟妹妹一样坐在大堂里享受着,感受着,分享着今夜的快乐和热情,如果说珊莎无法嫁给王子乔佛里,虽然情感上她会痛不欲生,可是在身份地位这些实质性的层面上,她仍然是史塔克家族的掌上明珠,贵族千金,可以衣食无忧,像一个正统贵族那样地活着;可琼恩他作为一个私生子,却什么都没有,看似有着家人和地位,可实际上他对于这个家族来说更像一位“最熟悉的陌生人”,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他都无法从这个家族得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虽然他从来不曾想过要从自己在乎的亲人手中夺走过什么,但这个夜晚带给他寂寞,悲伤实在太多了,这个时候心灵上的伤害无法进行倾诉,得到排解的他,就只能挥舞着长剑久久地对着一个假象中的敌人进行着发泄,而他的这一行为都被他作为一个守夜人的舅舅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虽然舅舅的到来让这个孤独的孩子显然开心了许多,可是这个心上总是充满着不想被他人看到的悲伤和郁闷的孩子同样也有着自己的决定和想法,而成为一个宣誓后就”没有任何一个家人“的守夜人或许是他最好的出路,因为此时的他本来或许就会觉得有时自己真的没有一个”亲人“,虽然事实并非如此,而且他也有着自己在乎和牵挂的人和事,但另一方面就像他舅舅指出的那样,因为他还没有懂得作为守夜人要失去的一些东西的内容和价值,所以才会迫不及待地将这些不了解却并不意味着不重要的东西抛之脑后,因为反正这些东西是未来失去还是现在失去在这个时候的他看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对于这点,或许只有等到琼恩他自己亲身经历和实践后,才会知道他失去的这一些东西会让他在以后的某个时刻倍感遗憾和哀伤!

    不过接下来又一个重要的故事走向的铺垫也随之而来了,那就是提利昂和琼恩的第一次碰面。而2个人关于”bastard(私生子)“这一词展开了他们的第一次谈话,如果说之前出场的班扬舅舅作为一位亲人,对于琼恩的私生子身份充满了理解和同情因而闭口不谈,并不在乎的话,那么作为一个外人的小恶魔则是毫不犹豫地将琼恩作为私生子的身份点破,而且语气显得很漫不经心,并带着一丝挑衅的意味,而这个时候,2人的第一次见面和谈话将会怎么收场呢??是琼恩对这个看上去极为可笑的小矮子施以老拳,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怒去装作不受任何干扰的离开?结果并不完全是后者,琼恩虽然走开了,毕竟这样的遭遇或许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不是没有少经历过,不过小恶魔随即来了句道歉,虽然仍然是漫不经心的语气,不过接下来2人的一回一应倒也为接下来的小恶魔出人意料的建议来了个小铺垫:没错,临冬城城主是你琼恩的父亲,但他的妻子却不是你的母亲,那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做呢??或许之前的那些不怀好意的奚落和假仁假义的道歉琼恩没有少听,而且听多了也就不会有多在意了,但来自小恶魔的这一句建议却估计该是他第一次听到的:“永远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因为(就算你忘记了)其他人也不会忘记,(但要把这个事实)当做你的盔甲,(那样它就)不会伤及你自身!”这样的一句话其实十分中肯,真诚,虽然说话者的语气仍有些玩世不恭,但其中想要阐述的道理却不会因此而减少半分,但此时的琼恩显然还是觉得作为一个正统出生的贵族又有什么资格来对他这个当事人进行说教,所以马上回了一句“你又知道做一个私生子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吗?”可结果小恶魔的答话却即刻让琼恩无言以对,“在父亲的眼中,矮子都是私生子!”

   其实在书中的原句是这样的:’“那么私生子小弟,让我给你一点建议吧!兰尼斯特道,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是什么人,因为这个世界不会忘记。你要化阻力为助力,如此一来才没有弱点。用它来武装自己,就没有人可以用它来伤害你。”‘

    (这几句言语和描写并未出现在剧中)’”小子,请记住,虽然全天下的侏儒都可能被视为私生子,私生子却不见得要被人视为侏儒”······当他(小恶魔)打开门的刹那,室内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清楚地洒在庭院中。就在那一刹那,提利昂/兰尼斯特的身影宛如帝王般昂首挺立。“

   其实或许是为了铺垫2个人关系的逐步发展,各自的性格塑造和篇幅限制,所以无法把后一场面拍摄出来,其实如果拍出来,那么很多人都会猜想到2个人关系的会有进一步的良性发展,或许也就没有多大意思了,而在剧里,就像小恶魔所想要表达的那样,2个人在身份上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作为兰尼斯特家的人,看似有着高贵身份的小恶魔,其实自己很清楚各种各样的人会在人前人后对他做一些个什么表里不一的评论,琼恩经历的他也没少经历过,虽然稍好一些,但对于琼恩的心情和想法他比很多的局外人看地清楚,此时他对琼恩提出的建议就是他作为一个过来人的经验之谈,或许是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所以在比较温和的刁难后,小恶魔给出了他自己的这个十分宝贵,真诚的建议,露出了他很难为人所一见的真实,善良的一面,而琼恩很明显地不会不有所启发,尤其现在的他处于这样一个极为重要但却困难的时期,非常需要一个人给予自己一些点亮和启发,小恶魔想告诉他的无疑很有帮助,那就是此时作为私生子的他更要变得坚强,学会坦然面对自己的身份,因为即使是私生子的身份,也并不能影响他追寻他自己可以或是想要的人生,而只要自己坦然了,很多事情也就看开了,也就没那么无法令自己承受了。而这个时候,这段他们2人的第一次会面和交谈也宣告结束了,但也更加令人期待他们接下来的对手戏,而且值得玩味的还有一点,那就是从很多细节可以看出史塔克家族对兰尼斯特家族并没有什么好感,但作为史塔克家族中特殊的一员却和另一位特别的兰尼斯特家族的人有了奇特,荒谬但充满了些许真心,良好的神奇交集,而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而当宴会结束,已入深夜时,对史塔克家族的挑战也正式来临了,是的,之前琼恩/艾林的死再一次被提起,这一次带出了这个死亡时间背后所可能蕴含着的无法想象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实和影响,而这个预告者即是凯特琳的妹妹莱莎,艾林大人的遗孀,她托人偷偷送信来,并在信中称自己的丈夫是被谋杀,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很可能就是一直以来野心勃勃的兰尼斯特家族,而这下面对这样一个可信度极高的揭露,史塔克家族担心的家族考验就此真的来了,面对着这样一个极为危险的处境,史塔克家族做出的最终抉择该是:站出来为国王保驾护航呢?还是避而远之,保全自身??而在听着凯特琳情绪极为激烈的反对和鲁温学士沉着冷静的劝告时,此时奈德脸上的表情是沉重的,面对着是先保护整个家族和家人,还是先对整个王国和国王负责这一问题的选择上,或许当2者正式列出来做出比较时,奈德的选择已是不言而喻了。

   此时的七大王国的局势已经有些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而海的对面,局势同样也不平静,坦格利安家族最后的公主丹妮莉丝嫁给了之前见到的蛮人首领卓戈里奥,这件事的发生或许对于他的哥哥是美事一桩,觉得这件事是整个龙之家族卷土重来的一个良好开端,可对于此时的丹妮来说却是又一桩自己无法掌控自己个人命运的悲剧,她为了哥哥那个遥不可及甚至根本不可能实现的幻想还是选择牺牲了自己的人生,看着这个蛮族的婚礼仪式和招待的饮食,相信没有几个接受文明教育的女子可以理解与接受的,但不幸的是丹妮除了接受根本就没有其他的选择,而这一天她新婚之夜的啜泣令人心碎,尽管这一天她收到了作为新婚礼物象征着自己整个家族的龙蛋,但这个时候却没有什么真龙出来保护她,她这时只能无奈选择接受作为这个蛮人首领妻子的命运,无奈地独自一人迈向她生命的另一段旅程。

   最终第一集即将结束,而同样不出所料的是,奈德还是决定接受御前首相这一职务,与国王一同前往君临城,保护国王的同时查清琼恩/艾林的死亡真相,在听到国王对他的歉意和感谢,奈德此时所能做的也只是无奈地报以一笑,感谢国王对他的信任,而就在他离去和国王一众人打猎前,他最后一次对着自己仍然四肢健全,健康活泼的儿子布兰微笑,因为等到他归来时,他见到的布兰已经深陷昏迷,情况不容乐观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而这一切的发生还是和布兰爱攀登的特殊爱好脱不开关系,这一次攀登塔楼的他看到了不该看到的画面,为此他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被逼地彻底地改变了他以后的人生!


   

  

 

 

 

 

 

 

 

 

 

 

 

该片热门剧评:

第六季:系列中最工整的一季

权力的游戏前四季因为有着胖马丁杰出..

大笨鱼评分9.0

“Fire and Blood”——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剧评

实在找不到比 “Fire and Blood..

难民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十集“凛冬将至”剧评:雪诺是龙狼杂交,龙妈..

友情警告:下面剧评肯定涉及剧透,还没..

逍遥侠客121评分9.0

【史诗】权力深水,涉者必溺——评《权力的游戏》前五季

《权力的游戏》已经完成了前五季,在..

党阿飞评分10.0

第五季中的雪诺真的死了吗?

马丁大叔有三宝,情节虐心废话少,善于..

楚沐风评分9.0

更多 33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