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权力的游戏>剧评>冰与火之歌——杀死心中的男孩

冰与火之歌——杀死心中的男孩

电影中文名

权力的游戏

2014-04-08 21:56

nicholas78

nicholas78

想看

 

     中的那个男孩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杀死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它是一个过程,一个融入的过程。但对于琼恩来说,融入显得太漫长了,太奢侈了,他必须迅速扼杀心中的男孩,至少快一点让自己融入到现实中去。



      伊蒙学士的这句箴言是一个人成为人的结果,而非他经历的艰辛过程。每个人“都在杀死心中的男孩”,并且以“杀死心中的男孩”为荣,因为那样他们便成为了男人。但是过程谈何容易,某种程度上来说,琼恩雪诺也并未成功的杀死心中的那个男孩,只是因为他太想肩负起这份责任了。     誓言让我们聆听责任的伟大,荣誉让所有人看到肩负起伟大责任的结果,每个人,或者说是每个男人都在长大,也都在用某种手段扼杀心中的男孩。有时,我们站在责任的面前衡量自己的能力,但是真正的肩负从来都是无预警的,真正的责任本身便是每个人成长的考题。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并不是因为他们想当家,只是他们若非不担起责任,这个家便要崩塌。当幼小的身躯扛起责任,男孩们已经在自己的心中杀死了男孩。我们总会感慨那些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惋惜他们被生活剥夺的童年,其实,我们更应该肯定他们肩负责任的勇气。

     中世纪便是一个誓言、责任、英雄的年代,成长在这个时代,如若没能肩负起责任,结果将是很可怕的。    《冰与火之歌》本身便是对中世纪风貌的想像,而中世纪被西方人称为黑暗的年代,其实这是他们的自谦。中世纪对西方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段。对历史的研究不应该局限于表象的黑暗,反而要看到黑暗带来的结果,因为黑暗的年代给了人们不得不去肩负责任的不可辩驳的理由。中世纪,作为平民来说,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这与冰火所描述的长夜相当吻合,而且毫不夸张,甚至都用了相同的形容词,刚出生的婴儿是要丢掉的,因为根本无法养活,每天的生活是提心吊胆的,因为中世纪的黑暗在于局部的混乱从未停止过。可以说中世纪的每个人都在杀死心中的男孩,因为如若不能,就是死。        那作为贵族呢?有城堡土地,一帮农奴婢女,整天不愁吃穿,看起来的确是不错,但是贵族并不是好当的,因为由于附庸制的关系,他们必须时刻刻警惕。附庸制是中世纪人际关系的表现形式,由于社会的动乱,人们必须找到强大的领主依靠,保证生命安全,小贵族找大贵族,大贵族一样要攀附权贵,各级之间所谓的臣服关系构成了中世纪的社会基本形态,在举行过附庸臣服礼后,双方便建立起了附庸关系,这附庸关系牢靠吗?只要看看冰火中波顿家族对史塔克家族的所作所为便知道了。考古学家们曾发现了一份真实的附庸协议,在双方签订的协议中明确有一条——不得反叛杀死领主,可见一定是有人干过类似的事情。领主们为了防止附庸们叛变也采取过一定的手段,其中就有把附庸的孩子收做领主侍从这一方法,也就是说艾德.史塔克与席恩.格雷乔伊的关系是有史可依的。有坏的附庸就有好的附庸,据历史记载,附庸与领主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上下级,大多数时候他们的关系如兄弟一般,可见这种制度本身并不存在权力绝对的一方,任何一方似乎都保留了一定的政治自主性。随着贵族家族势力发展的此消彼长,中世纪后期便出现了一仆多主的现象,即我可以同时对多个领主宣誓效忠,可见社会从未处在一种相对稳定的状态下发展,它长期处于相对的运动状态,当然,这种运动状态给那时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的困难,但是从现在的结果来看,这种运动状态反而保证了权力的多元化分布,这其实可以看成西方民主基础的内在推动力。         那么你觉得国王这个角色怎么样呢?毕竟乔佛里残暴归残暴,有那样玩弄人于鼓掌间的权力也是不错啊?当个中世纪的国王其实还是很不错的,只要你别那么在乎面子。比如说史书中一段关于给国王进贡的记载,说是某国一个肩负给另一国进贡的小分队,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了那个国家,国王听闻有人给他进贡,赶紧接见了他们,当国王看到了衣衫褴褛的小分队时,他哭了,因为已经好久没见过给他进贡的人了,太感动了,头一句话就问来人,“路上被抢了吗?”,可见国王是很悲催的,当时的社会是很乱的。那么你可能会问国王的附庸们呢?他们总是有权有势的人吧,的确,附庸制还是给国王带来了好处的,不过国王作为摆设的身份其实没怎么变,国家的管理取决于国王的附庸们组成的御前会议,这一点跟冰与火如出一辙,只不过御前会议的决定基本上都是附庸们在做,国王还是没什么实权。就别提教会对国王做的事情了吧,国王已经够悲催了,其实冰火前期似乎淡化了教会的权力,不过到了后期,教会便会显示出其本身应有的影响力,大家拭目以待吧。       其实,不论是国王,还是平民,他们似乎都处在一种隐性的附庸体系之内,而这种附庸体系是相对不稳固的,在生活资料严重匮乏的中世纪,一口吃的就足以让你对领主千恩万谢了,为了获得更多的生活资料,农奴的地位实际上不像我们所理解的一般悲催,他们和领主的关系可以很好,因为没了他们领主很难去寻找继任者,所以说农奴们的劳动在某些方面是很快乐的,因为他的劳动直接对领主负责,而这种责任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被领主残酷压迫,事实上,给领主或教会定期交付符合规定的粮食后,农奴们可以自由支配余粮,他们的劳动直接对应他们自己的生活,这种生活其实是相对自由的,但自由归自由,受生产力低下的影响,日子还是不好过。更何况总体的动乱更严重影响了人口的增长。临冬城里的主奴关系其实是很真实的,当席恩攻陷城堡后,临冬城内的人并未马上逃走,他们的态度其实是普遍的谴责,可见农奴们与史塔克家族的关系还是很好的,他们要的只是栖身养命之所,史塔克给了他们,席恩则破坏了它。可见隐性的附庸关系并不似雇佣劳动的关系,维系它的纽带很大程度上是对生存的认同,这种认同建立的主奴关系被信仰神圣化。真实的历史中,当国王以国王名义向全国贵族征兵的时候,贵族们只会敷衍的派几个人,如果国王以领主的名义向他的附庸征兵,附庸们会更好的配合他。所以说,对基督教信仰的确定在中世纪的人际关系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冰火中的信仰是多元化的,北境信仰旧神,南方信仰七神,史坦尼斯改信了光之王,铁群岛信的是海神,艾莉娅所在的布拉佛斯有千面神也就是贾坤所说的红神,等等,这样的格局可能是马丁为了凸显冲突有意为之的。但这与中世纪的信仰是有出入的,中世纪主要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矛盾,仅仅是这令种信仰的矛盾已经有太多故事可以说了,可能马丁正是看到了基于信仰冲突的历史,才决定把冰火世界里的信仰多元化的吧。     看冰与火之歌,其实就是在看历史,马丁的历史修为是不用说的,从他对冰火世界的架构来看,丰富的历史知识仅仅是基础上的基础,他几乎把西方世界从有历史以来的各种风俗都融入了他的《冰与火之歌》,他的想像力把他的历史知识用活了,这是令人及其佩服的一点,冰与火之歌的特点便在于没有人可以以强大的个人英雄意志来改变历史的客观发展,历史的发展往往是社会这个单位的运动结果,是处在当中的每一个人社会交往结果的推动,马丁很好的把握了其中的分寸。因为对小说来说,人们喜爱的是传奇的故事,对历史来说,它的残酷便是没有人可以书写传奇,这两者的结合让冰与火之歌看起来非常与众不同。
     历史读来往往令人杀死了心中的男孩,小说则是唤醒人们心中男孩的钥匙,其实有谁能真正杀死心中的男孩呢?在我们的心里,自己总会给自己留下一片净土,毕竟我们在现实中扮演的角色太过残酷,只是这片净土,对于现在的社会来说,变成了我们必须杀掉的男孩了吧。 

该片热门剧评:

第六季:系列中最工整的一季

权力的游戏前四季因为有着胖马丁杰出..

大笨鱼评分9.0

“Fire and Blood”——权力的游戏第六季剧评

实在找不到比 “Fire and Blood..

难民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十集“凛冬将至”剧评:雪诺是龙狼杂交,龙妈..

友情警告:下面剧评肯定涉及剧透,还没..

逍遥侠客121评分9.0

【史诗】权力深水,涉者必溺——评《权力的游戏》前五季

《权力的游戏》已经完成了前五季,在..

党阿飞评分10.0

第五季中的雪诺真的死了吗?

马丁大叔有三宝,情节虐心废话少,善于..

楚沐风评分9.0

更多 31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