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查令十字街84号>影评>伦敦查林十字街84号——天堂绣花布

伦敦查林十字街84号——天堂绣花布

电影中文名

伦敦查林十字街84号

2013-04-09 20:19

偶本平庸

偶本平庸

想看 - 评分8.6

 

是一部多么美的电影啊,好像只演给我们俩看,好像只是你的或我的、真实的亦梦想中的故事,和爱情。

所有的人都可以借代其中,我们都是马克、海伦,都是霍普金斯和安妮,都行走在英国文学的英国里,那里的街道,那里的人声,那里你想吻的84号。

人们只能推测简·奥斯丁的遗憾,这位英国文学的杰出代表者,谁是她的达西?或者是因为错过了以独身而无声告白深情,或者是因为喜欢随时调情随时恋爱,不愿意被束缚着专属着庸碌着。简·奥斯汀如果可以如海伦偶遇马克书店一般,保持着永远新鲜着的爱情,她将了无遗憾,我们也将不必为她心疼。而海伦没有单身着,她一直在恋爱着,1949年——1969年20年活蹦乱跳的爱情。

 

“每一本书都会彼此打开”,作者和读者之间在打开心扉,前读者和后读者在窃窃私语,卖书者和买书者在娓娓交谈。那些动人的过程有记录有生命有激情,是真实的可触可感可分享的。华特、乔叟、邓恩从绿色的封面、从古旧的书页、从柔韧的纸张中走出来,有你理解和不理解,有神秘或如我的部分。几十年前、上百年前的书没有在某一个堂皇的图书馆里寂寞,而是在马克的遍寻英国豪宅的不停脚步声中,在海伦的二手座椅前被抚摸,被留连,被懂得,被大声地唱和,如巴赫的《赋格曲》流淌在你我心间。

二手书更添生命味道,海伦喜欢翻阅前一位读者常看的那些断落,喜欢将所想迅速写成信传递给书店,她的感性、率性、知性迅速被马克所珍重,将一个机械的买卖交往变成认真的绵长的互粉。有谁能象马克们这样博览群书、直通古今啊,能随时将每一个购书者模糊的勾勒指认出确实的书,能很快将指定的无论多么稀缺的书找到初版,一闻岁月的霉味风尘的浸润还有写书人的悸动看书人的忧思,一摸亘古的心心相印的伤痕。

 

因为爱书,爱英国文学,海伦和马克们时刻走在一起,共同追索,同样迷恋,也互相迷恋。相同语言相同爱好,相同狂热相同坚持,若对面相逢相视轻易就能爱上,也许就过到一起了,变成如你我一样的凡尘故事,如你我一样怨了恨了散了,如你我一样平淡安稳寂静、无风无浪无故事地相伴到老。那样就不美了,不成其为值得大家都来念叨的查林十字街84号了,就不会总是在梦想中,在春天里,在永远的初遇时了。瘾头喙头戛然而止,就再也找不见简·奥斯汀在一个两个三个或再多一点男人面前,轻轻触碰恋爱的心跳,那快乐又痛苦的选择,那难以探知未来的希望,那爱还是不爱的怦然。永远活在恋爱时,永远活在18个月内的保鲜期里,永远不会倦怠不会苛求不会失望,永远在激情时。

    电影中,海伦在电影院中看的黑白片是大卫·里恩拍摄于1945的《相见恨晚》,两个中年人的一段不由自主、差点泛滥成灾的婚外恋,正说着动人的经典台词:“你能原谅我吗?——原谅你什么?——原谅我爱你,原谅我爱你给你带来的痛苦。——如果你能原谅我,我就原谅你。”如果能时不时遇见一次爱情,如果能时不时有你喜欢的人正追你,这是多么美的人生啊。可惜人要活在现实中,要尝受失恋的痛苦,经受被抛弃被背叛的折磨,要背负养家糊口、拖家带口的责任,不能总是在激情中燃烧,不能掰了一个苞米然后随便扔了再掰一个,既产生生活垃圾,又染上精神污垢。世间的规矩只有遵守着方为安全,否则迟早受报应。海伦与马克这样的爱情,不必在现实中面对,不必在生活中柴米油盐,不必再添一把柴,不小心将房顶烧穿。距离让他们把爱情寄养在英国文字的森林中,你早上浇水,我晚上施肥,从来不打扰,从来不绊脚,从来不猜疑,从来不打断,从来不汇集,不伤害对方身边人,形成似凡间非凡间最完美的境界和最完美的爱情。

 

不奢求俗世相守,不奢念肉身情欲,你在我眼里想有多美就多美,从来不忍破坏,一直细细珍藏在心底,枕边人既无谓地嫉妒又无怨地喜爱。当你与英国文学相知,与马克们相爱,美好的爱情让你禁不住想着阳光铺展得更远一点,把心中的喜悦和感激让更多的人体会,你就会多一点想为他、为他们做些事。上世纪50年代的食品短缺时期,海伦一次次地雪中送炭,饿中送肉,就是因为心中的感动汪洋开去,付出的同时海伦也得到了更多人的爱和铭记。海伦不仅与马克不表不言地相恋,也与科恩,与姑婆,与马克夫人,与马克女儿,与每一个与英国文学交际的人相恋,这种爱超越了性别,超越了索求,超越了国界,超越了世纪。

马克夫人大度地说:希望你能亲眼见到他。——亲眼见一见落地在真实里的爱情,虽然我嫉妒你,但我愿意给你感知爱情存在的机会。可是你们两个都太唯美了,都太愿意做收藏者了,都不愿意成为书中的主角,仅仅愿意做为书的交换者、阅读者、交流者,仅仅愿意一直这样不惊不动地,象盯着一只刚破壳的小鸟一样,喜悦地怕飞地屏息地退后地爱着和被爱着。从来不说,从来不见,从来不摸,我依然可以感知爱的存在,感知你青春的风采,博学的睿智,戏谑的一笑,只为我恭谨的幸福的一笑。

 

他们的经年书信往来,玛丽和马克思  Mary and Max  (2009)也有,但玛丽和马克思都是性格上有自闭倾向的人,且玛丽和马克思远没有马克和海伦这样共同探索共同敬仰的东西,没有英国文学浸染的迷离的光线,没有将爱大气铺展到众人身边,没有活泼泼、鲜辣辣、搞怪、嗔怪的成份,没有与历史攀结的严谨的学术的成份。

那首马克正在看的诗,何尝不似马克想写给海伦的情诗啊,那伊丽莎白一世时期的羞涩含蓄的诗——

真希望我有天堂的绣花布

镶着金银色的光线

那些蓝色、灰暗与黑色的布

或明或暗

我会把布铺在你的脚下

但贫穷的我只有梦想

我已将梦想铺展到你的脚下

脚步放轻

因为那是我的梦想

 

席慕蓉那首经典的《一棵开花的树》与这首诗异曲同工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我把变成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有过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而马克和海伦的心从来没有凋零过,他们在英国文学的森林里相遇了,一起携行,抚摸每一丛灌木,每一圈树纹,你知道我,我知道你。没有见面的爱情一直酿造在梦想里,一直怀揣着滴露的玫瑰和雀跃的欢喜,仰视着正打开窗扉的脸红润的公主,追寻着在欢呼声中纵白马且眼里只有你的王子,从来没有无视地走过,随时都是我来了,我知道……

脚步放轻,请你细听……

 

该片热门影评:

这一刻,谁在和你读同一本书?

谁和你一样把她从书店带回家?谁和你一..

jaylen评分9.0

就像吃了一罐加热的肉末豌豆一样窝心而美味----《伦敦查令十字街..

热爱小说,散文,诗歌...的人~一切..

lailai评分7.6

《查令十字街84号》:平淡如水,蕴藉如酒

电影是两年前看的了,书却是现..

柳桥

《查令十字街84号》:高山流水或可期,书笺几许,咫尺天涯

说来惭愧,最近几年,少有闲情逸趣完..

MIKEATHE评分8.0

伦敦查林十字街84号——天堂绣花布

“每一本书都会彼此打开”,作者和读者..

偶本平庸评分8.6

更多 46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