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疯狂约会美丽都>影评>《疯狂约会美丽都》:女性主义的华彩乐章

《疯狂约会美丽都》:女性主义的华彩乐章

电影中文名

疯狂约会美丽都

2009-04-14 20:26

inside

inside

想看 - 评分7.9

 

 

文系上海大学数码学院动画系杨晓林副教授约稿,将发表于其主编的《动画电影作品分析》一书中。

 

片名:疯狂约会美丽都英文名:Triplettes de Belleville, Les(法)/The Triplets of Belleville(美)/Belleville Rendez-Vous(英)导演/编剧:西维亚·乔迈(Sylvain Chomet)制片人:迪迪耶·布鲁纳(Didier Brunner)原创音乐:伯努瓦·沙亥斯特(Benoît Charest)艺术指导:希里·米利安(Thierry Million)首映:2003年6月于法国 

 

 

《疯狂约会美丽都》在西班牙公映时的海报 一、背景资料 《疯狂约会美丽都》是法国新锐动画导演西维亚•乔迈的长片动画处女作。他是因自己先前的短片作品《老妇人与鸽子》在昂西动画节上荣获了大奖而得到普遍关注和资金援助的。 借助影展得奖而成为知名动画导演是幸运的,因为能获奖的人毕竟是凤毛麟角,然而乔迈和很多欧洲动画导演有所不同的是,他同时还是一位漫画家。他曾在法国的安古兰漫画学院学习。经过漫画创作的磨砺,乔迈在剧情的把握和分镜头剧本的编写上拥有特殊的优势。而且,乔迈在80年代的首份工作是伦敦Richard Purdum工作室的线测员,从那以后他走遍了动画生产中的每个步骤,这既让他对动画的每道工序都了如指掌,也令他意识到动画片的制作是多么需要团队配合。 西维亚•乔迈 《疯狂约会美丽都》是由法国著名的Les Armateurs公司制作的,合作制片的还有英国的BBC公司、比利时的Vivi Film公司以及加拿大的Champion Prods公司等。 该片在2003年上映以后,立刻凭借其超凡脱俗的新颖风格赢得了广泛好评,在短短3年间就发行到全世界35个国家和地区。美国的《纽约时报》赞美它是“一部美妙绝伦的动画电影”;《洛杉矶时报》盛赞它是“全方位开拓了独特又具创意的奇幻极品”;法国的《费加罗报》则评价说“这部动画片是一颗荒诞神奇的宝石”。它在2003年至2004年间总共在各种影展上获得了18个奖项和22个奖项提名,它在影评界的口碑尤其出色: 它荣获了2003年哥本哈根国际电影节评审团特别奖;2003年波士顿、纽约、圣地亚哥、西雅图影评人协会最佳动画片奖;2004年洛杉矶、多伦多影评人协会最佳动画片奖、最佳音乐奖;2004年法国凯撒奖最佳音乐奖等奖项。它还得到了2003年英国独立制片奖最佳外语片提名;2004年第76届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2004年英国奥斯卡最佳非英语电影提名;2004年美国安妮奖最佳动画片提名等多项提名荣誉。 据说,乔迈在为这部影片写剧本的时候,他的双亲去世了。因此作品中的男主人公也是一位没有父母的孩子,在影片的结尾,导演还特意加上了“献给我的父母”这样的话语。 影片结尾时美丽城上空和法国国旗一样颜色的三朵烟花  二、故事梗概 出现在影片开头的是美丽城年轻的三重唱手Violette、Blanche和Rose正处在事业巅峰期的一场演出。为了复古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风格,这段演出是用一种仿黑白片的形式表现的。随后,女主人公奶奶苏莎出现,她和失去了双亲的小孙子查宾一起生活在法国的乡村。苏莎绞尽脑汁想要查宾高兴,她为查宾弹钢琴——虽然她弹琴的技术实在不怎么样,她还给查宾买了一条狗做宠物,可是不管她怎样做,查宾好像都无法真正地高兴起来。偶然一天,苏莎发现查宾私下里一直在收藏关于自行车手的报道,她终于知道了小孙子的兴趣所在,于是买了一辆自行车给查宾。 查宾非常高兴地得到了小自行车的礼物 时光如梭,法国乡村的模样发生了巨变,一条高架铁路甚至把苏莎和查宾的房子都挤歪了,然而奶奶对小孙子的关爱却没有任何变化。再次出现在镜头中的查宾已经是位拥有运动员身材的青年人,苏莎风雨无阻地训练着他,希望能帮他实现参加环法大赛的梦想。 在不懈的努力下,查宾终于得以参加环法大赛。不料,来自美丽都的黑手党的手下也盯上了这些参加自行车大赛的运动员。他们在美丽都设立了虚拟自行车赛的地下赌场。查宾没有坚持到环法的终点中途退出了,他被黑手党带到了美丽都。 苏莎为了救回查宾也跟随黑手党的手下来到美丽都,但是她并不知道黑手党把查宾关在哪里。无依无靠、饥寒交迫的苏莎在布鲁克林大桥下发现一个畸形的自行车轮,她像给查宾修理自行车那样摆弄起这个车轮,并且敲打出动听的旋律。谁知,这个旋律竟然把当初风靡一时的美丽城三重唱吸引了来,而今的三姐妹已是同苏莎一样年迈的老太太了。三重唱和苏莎一见如故,把她带回家,还为她提供食物。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苏莎发现了黑手党和查宾的线索,她要去解救查宾,三姐妹同意帮助她。 苏莎和三姐妹深入虎穴解救查宾的过程虽然充满了惊险和戏剧性,但已基本上回归到一般的解救逃脱类剧情片的模式下了。在经过一系列巧妙设计而夸张表演的追逐戏后,苏莎、查宾和三姐妹成功逃离了黑手党的魔爪。 影片的最后,已经年迈的查宾看着电视里关于自己故事的这部电影,对已经在天国的苏莎说道:“是的,就这样结束了,奶奶。”这是查宾在本片唯一的一句台词。 苏莎化装成盲人模样刺探敌情  三、影片分析 1、主题分析:用亲情串联的两个故事 《疯狂约会美丽都》是一部由两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拼凑起来的电影:一个故事是讲法国一位自行车运动员的成长经历,另一个故事是讲大都会一个三人歌唱组合的演艺经历。前一个故事所要表现的是英雄的成长和在英雄成长背后支持着他们的亲情力量,后一个故事所要表现的则是演唱组合对艺术的真挚热爱以及社会对这种真挚热爱所体现的某种冷漠。在这里,我们不得不赞叹导演将这样两个在主题上南辕北辙的故事拼凑起来的巧妙办法,那就是让奶奶对查宾的亲情成为贯穿影片始终的一条主线。 祖母对小孙子无私而温存的爱护之情是整部影片最让人感动的地方。无论是苏莎为了让查宾从失去双亲的打击中振作起来而绞尽脑汁的谋划,还是她为了解救被黑手党囚困的查宾而只身跨越重洋的无畏,都让人为之动容。我们以前经常被爱情所打动,但很少为亲情所打动。因为爱情的打动来源于性——这是最容易调动大众口味的一个元素,而亲情的打动则来源于血缘关系——它们往往隐没于身边一点一滴的小事当中;我们往往过于追求浪漫而遥远的东西,却时常忽略掉那些朴实的、身边的东西。这部影片正是将我们身边的那些被认为理所应当的亲情放大,从而让我们感受到它们那并非理所应当之处。影片激发了人们对亲情伟大的再意识。 正是在这种浓浓的亲情之下,本来应当着重描写的英雄内心的成长被忽略,查宾的环法之旅甚至被改编为落难之旅;也正是在这种厚重的亲情之下,美丽城三重唱的故事也被边缘化,三姐妹只是作为苏莎的帮助者而参与剧情发展。 当然,这部影片还有另一个贯穿始终的思想,就是抨击资本主义唯利是图式的发展模式。无论是影片一开始描述的资本主义工业扩张对自然环境和私权的侵犯,还是苏莎来到美丽都所看到的胖人的世界,抑或是出租小艇的老板对1法郎只能租用20分钟的斤斤计较,都体现了资本主义社会某种错误的审美观和道德沦丧的现状。 苏莎在用自己的方法为查宾放松肌肉 2、剧作结构分析 《疯狂约会美丽都》总的来说是采用线性叙事的方式,在查宾和苏莎分开的一段时间里,则使用了平行叙事法,这些都是比较普通的叙事手段,因此观众要读懂影片的故事并没有太大障碍。然而,在这部影片的剧情结构中还有不少值得一书的特色之处,它们彰显着导演精巧的构思和缜密的设计。 首先,影片的结尾是年迈查宾在电视前的自言自语,它揭示了故事的倒叙结构,并且这短短几十秒的结尾十分耐人寻味。 到了影片的结尾,查宾已经白发苍苍了,他看着电视里的影片,仿佛先前发生的事都是他的回想一样。此时,画外音用奶奶的口吻问道:“就这样了吗?一切都结束了吗?你有什么想要告诉奶奶的吗?”查宾自言自语道:“是的,就这样结束了,奶奶。”这是查宾在影片中的第一句台词,也是他第一次叫“奶奶”;而奶奶的这段问话与故事开头她同幼年查宾看过电视后的问话是一模一样的,当时查宾没有任何回答。事实上,整部影片都在体现奶奶对查宾的关爱,但我们总是无法解读查宾对奶奶是何种感受,甚至有些时候查宾还像个机器人,除了骑车他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懂似的。到了影片的最后,他终于开口叫了“奶奶”,他终于表达出自己内心对奶奶的深爱;当他也已近花甲之年的时候,回忆起几十年前奶奶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终于和奶奶说话了,他终于对奶奶的爱予以了回应,虽然这时候奶奶早已步入天国。 影片结尾时老年查宾的自言自语 其次,导演在《疯狂约会美丽都》中纯熟地运用了照应手法。照应可以让一部影片更加完整,也可以让一部影片回味无穷,对于像《疯狂约会美丽都》这样“拼装”起来的电影来说,前后照应更是格外关键的。 查宾的宠物布鲁诺为什么总是朝着窗外的火车大叫呢?这恐怕是这部影片重复次数最多、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照应。其实,这完全是因为布鲁诺小时候在玩玩具火车之时,尾巴不小心被车轧到了的缘故,从那以后它便对火车充满了敌意,每次听到火车的轰鸣声、看到火车通过,它都会大叫不止。但是导演并没有止于这样简单的重复式照应,他为前几次布鲁诺与火车的相遇都安排了不同的时空变换——有时火车通过窗口的时间变慢,有时布鲁诺和火车里的人出现了空间的换位,这些看似荒诞的变换实际都是有意义的: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发展侵犯了很多个人的权益,而最大的问题在于人们都认为工业文明如此的发展是天经地义的。坐在火车里的人,把外面的呼声就当成狗吠一样漠然置之。因此导演突发奇想,让狗坐上火车,而让那些享受着“文明”成果的人们钻进受到侵犯的房屋之中,看看会怎么样呢?人们同样也感到狭小,感到压抑,感到不适,同样也会“犬吠”起来。这里的换位思考,实际是提示主流社会应该对弱势群体呼声有更多的关照。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当布鲁诺跟随苏莎来到三重唱的家中时,那里也经常有火车经过窗外,但遗憾的是导演没有将布鲁诺与火车的互动进行更深入的发展,反而采取了简单化处理——只是单纯的乱叫,这与前面几次照应相比显得毫无趣味,甚至有些让人厌烦。因此有些影评家认为这部影片的后半部分没有前半部分处理得细致,并不是空穴来风的。 布鲁诺在梦中坐上了火车 还有一个照应是颇为诙谐的,就是三重唱用来获取食物的手榴弹,最后在她们逃离黑手党的地下赌场时发挥了作用——把这些黑手党的大佬们比作池塘里的青蛙,这是非常幽默的。对于三重唱向池塘里投掷手榴弹,通过爆炸的方式捕捉青蛙的做法,有些评论解读为这是对美国霸权主义野蛮作风的一种讽刺,我个人对这种看法不是十分赞同:因为一来三重唱在这部影片中并非是导演想要讽刺的对象,相反她们的乐善好施、对艺术的忠诚都是导演想要歌颂的,在她们身上抒发对美国霸权主义的不满有些说不通;二来三重唱虽然是以美国30年代歌唱组合Boswell Sisters为原型创作的、她们也身处在以纽约为模板的美丽城中,但她们似乎更具有法国人的特点,而非是美国人的特点——比如她们的名字Violette、Blanche和Rose和法国国旗上的三种颜色非常相近,再比如法国人曾被英国人称为是“吃青蛙的人”,因此用有着如此之多的法国符号的三重唱表现美国的霸权主义似乎也是说不过去的。让我们姑且把三重唱用手榴弹获取食物的做法只当成是影片对落魄艺人和弱势群体难以用普通方法获得生存的一种陈诉吧。 三重唱之一在等待爆炸后从天而降的青蛙 再次,影片在场景的转接方面运用了很多置换蒙太奇的手法。 置换蒙太奇是在影片跳跃片段间使用的一种衔接手段,它的具体用法是: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的画面,如果具有相似性,就可以用来做发生在这两个地方的不同片断之间的蒙太奇过渡。苏莎在雨中训练查宾的一段情节,镜头从布鲁诺过渡回查宾的时候,就采用了这种蒙太奇。因为法国总统的号召同时出现在电视上和火车乘客的报纸上,当镜头聚焦到报纸上的时候,再反向拉回便可以到达电视,于是也就在两个片段间自然的过渡了。再比如影片中跨越重洋那场戏的最后,镜头先聚焦在轮船烟囱冒出的两道白烟上,而当镜头再次拉下来的时候,冒烟的已经不是轮船,而是大都会的烟囱了,从而完成了由轮船向大都会的过渡。还有一个颇有想象力的置换蒙太奇,就是从三重唱家中的场景,过渡到对野外环境的描写,导演用的就是圆锅中密密麻麻的蝌蚪的意象与清冷月亮的意象有共通之处这一点。这个蒙太奇过渡发生在影片46分12秒左右,观众可以仔细体会一下。 总之,我们可以从众多剧情的安排、照应以及剪接中体会到导演拍摄影片时所融入的细致入微的斟酌和独具匠心的设计,这些都令影片回味无穷。 但是,本片在剧情上也有一些值得商榷之处。比如对和查宾同时被黑手党掳走的另外两位车手的描写就不太成功。他们比查宾还像个赛车“机器”,然而他们的结局却大相径庭,一个提前退出了比赛并被黑手党枪杀,另一个则沾了查宾的光,顺利地逃出了黑手党的魔爪。问题在于,这样设计剧情所代表的意义其实并不明确,很可能导演在这里并没有多花心思去仔细琢磨这两个次要角色的结局,只是让他们顺其自然的发展而已。对于一部精雕细琢的影片来说,这样的忽视显得过于散漫了。尤其是当苏莎、查宾、布鲁诺和三重唱这些影片重点刻画的人物都坐在同一辆车上逃跑的时候,你发现他们身边竟然还有另外一位自行车选手,而且你不知道他为什么注定要出现在那里,为这个主角大聚会的最终场面搅局。 黑手党倾巢出动捉拿苏莎和查宾  3、形象分析:夸张造型与扁平性格的结合 如果从造型与性格两个方面去分析《疯狂约会美丽都》的人物的话,我们会发现几乎所有角色都是夸张外形与扁平性格的结合体。 首先,影片中那些经过夸张而颇具漫画色彩的形象给观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苏莎戴着厚厚的眼镜片,显得格外慈祥;不时推一推眼镜的动作,表现了她的聪慧和机智;矮小的身材更能反衬出其坚毅的性格和伟大的爱。查宾瘦高的身材和特意被拉长的鼻梁,非常法国化。圆滚滚的布鲁诺和瘦高的查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黑手党大佬头戴贝雷帽、矮矮的身材、球根状的鼻子,显示出鲜明的高卢人的特性。影片对黑手党手下的刻画也相当有趣,他们都有着高大的身材、宽宽的肩膀、身穿黑色方形西服外套、配戴黑色的墨镜和领带、留着黑黑的八字胡,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这其实表现了黑手党严密的规则制度和对人桎梏化的压迫。大都会里的人多是臃肿的胖人,他们和夸张的自由女神像一起,构成了对资本主义社会快餐文化的讽刺。除此以外,有一个最为出彩的小人物,就是大都会一家餐厅里那个卑躬屈膝的服务人员;导演在他身上施与了有如魔法一样的夸张,他墙头草一般永远站不直的干瘦身材,他的头永远低得和腰一般高,他的表情永远是皮笑肉不笑的,这些设定都彰显其谄媚的性格和奴颜婢膝的嘴脸。 奴颜婢膝的餐厅服务员 其次,和其他成人动画有很大不同的是,《疯狂约会美丽都》的人物大多是“扁形人物”而不是“圆形人物”。 在叙事理论中,“扁形人物”是指只有一种或很少的几种特性的人物,“圆形人物”是指包括一些相互矛盾和冲突的特性的人物。成人动画往往把人物设定为“圆形人物”,“坏人”也有可爱之处,“好人”也有性格弱点。但《疯狂约会美丽都》却是个例外,苏莎就是聪明、能干而且对查宾充满关爱的,三重唱就是助人为乐、热衷于音乐艺术的,黑手党的首领就是阴险毒辣的,餐厅里的服务员就是奴颜婢膝的,汉堡包店的女招待就是以口袋中的钱来衡量人的,出租小艇的店主就是精打细算、唯利是图的等等。总之,像其他成人动画那样靠丰富多彩的人物性格来增加作品深度的手段,并没有被本片运用。这是因为,“扁形人物”在本片中并非是像《猫和老鼠》里的汤姆、杰瑞那样是为了搞笑而存在的,它们其实代表着一个个社会符号:苏莎是亲情的符号,三重唱是艺术家的符号,餐厅服务员是趋强附势者的符号,租小艇的店主是资本主义底层商人的符号,黑手党大佬是社会阴暗面的符号等等。《疯狂约会美丽都》的世界就是由这样一群有着明确符号意义的“扁形人物”构成的,虽然每个人都不具有“圆形人物”那样立体化的性格,但是他们构筑的世界从整体看仍然是立体的。同时,“扁形人物”对人物个性做了突出化处理,这使得每个角色所代表的符号意义被强化和放大。 有着怪异造型的黑手党的手下 但是,就人物性格来讲,本片似乎有着一个小小的缺欠,就是虽然这是一部女性主义色彩极为浓厚的影片,片子的主人公是有着各种美德的女性,但影片赤裸裸地剥夺了男性——尤其是男主角查宾的性格,从一个观众的角度讲是比较遗憾的。 虽然影片结尾查宾对奶奶的话作出了回应,但是在绝大部分时间里,奶奶对孙子的关爱,并没有得到查宾应有的呼应。尤其当查宾从可爱的小男孩成长为一匹孤独的“赛马”的时候,看着他踉跄的步伐,我们不禁要质疑:这样的培养对查宾究竟是好是坏?面对一个有着结实的腿部肌肉、但却瘦得可怜的查宾,心里念念不忘的是他小时候红扑扑的脸庞,恐怕大部分观众不会为他所受到的爱护而感到高兴,反而会觉得他遭受了某种摧残和蹂躏。这种感觉显然与影片所要表达的亲情是相违背的。其实,这里观众所期待的不过是查宾对其现状的一种认可的表态罢了,然而除了查宾在骑车拉动老式唱机时露出的一点点暧昧的微笑以外,我们再难察觉到任何他内心的变化了。如果说我们对苏莎的心理变化了如指掌的话,我们对查宾心里是怎么想的几乎是一无所知,这不能不说是本片的一个缺失。 查宾被黑手党骗走  4、精彩场景 《疯狂约会美丽都》的精彩场景可谓不胜枚举。下面只是简单地举几个例子,相信在每位观众的心中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精彩场景。 场景一:复古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现场表演 影片一开始的那段复古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现场表演,就是能使这部影片从众多当代动画中脱颖而出的非常精彩的段落。首先,你可以把它当成是影片主题曲的一段MTV来看,跟随着极富动感的旋律,三重唱以及诸位客串演员的动作非常流畅,且动作的节奏极其到位,可见导演的动画功底之深;其次,这段影片在东方人看来可能没有什么,但在熟识西方文化,尤其是西方20世纪二三十年代流行文化的人看来,则是充满趣味的。它先后漫画化了几位名噪一时的著名表演艺术家:那位穿着香蕉裙跳舞的人是Josephine Baker,“香蕉裙舞”是她的拿手好戏;那位一边吸烟、一边轻松演奏的吉他手,是著名爵士乐音乐家Django Reinhardt,当导演让他用灵活的脚趾来演奏的时候,相信所有喜欢这位音乐家的人都会开怀大笑吧;那位踢踏舞高手,原型是美国舞蹈家Fred Astaire,导演对他那有如无影脚一样的快速步伐也作了恰如其分的夸张表现;此外,乐团钢琴师的原型是Glenn Gould,指挥的原型则是Spike Jones等等。 漫画化的著名爵士乐音乐家Django Reinhardt 值得一提的是,复古和怀旧是本片从始至终一直洋溢着的情调。它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音乐,片中受到Django Reinhardt影响的爵士乐风格的主题曲颇有老唱片的味道;二是抛弃对白的默片风格,因为默片本身就是对20世纪早期影视艺术的一种复古;三是淡黄色的色调,查宾小时候的家中、环法比赛的途中、大都会的街道等等很多场景都体现出这种老照片一样微微发黄的色调;四是一些怀旧符号的应用,如黑手党乘坐的汽车、苏莎在环法大赛时乘坐的大货车都是法国雪铁龙公司真正出产国的早期汽车;三重唱晚上一同观看的电视片实际是Jacques Tati的《Jour de fête》;环法大赛上跟随选手们的卡车上的风琴手实际是在法国唱片大卖的Yvette Horner等等,甚至在三重唱家中悬挂的每一幅招贴画都是有来历的。为什么这部影片的复古风格让人感到真实呢?就是因为复古在这里首先是有意义的,影片其实就是老年查宾的一场回忆;其次它不仅表现在整体上,还表现在众多的细节之中,这些细节都使得复古在本片中可以自圆其说。 影片中以淡黄色为主的主色调 场景二:雨中训练 从影片9分36秒到11分46秒的一场戏“雨中训练”,可以被认为是这部影片中非常经典的一个段落。它的内容之丰富、节奏之紧凑、蒙太奇连接之巧妙,真是让人叹为观止。首先,从9分36秒开始,成年查宾第一次映入观众的眼帘,他的清瘦和之前出现的布鲁诺的肥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而给我们留下更深刻的印象。接下来,让我们看一看本来一段很乏味的“雨中训练”都可以插播哪些内容吧:10分09秒,在一个十字路口,一辆汽车从苏莎前面疾驰而过,差一点撞到了苏莎,这个小波澜足以让人惊出一身冷汗,它寓意着开车人的自私自利,自顾自地开快车完全不顾路人的安全。10分19秒,在查宾的前方出现了一座高架铁路桥,桥上驶过一辆火车,这个镜头其实是为后面布鲁诺与火车的互动埋好的伏笔。当镜头转到在查宾家中的布鲁诺那里时,它已起身爬到顶楼的窗台前等候那趟火车,以便进行前文讲到的面对火车狂吠的那段照应。布鲁诺的情节结束以后,影片如果简单地切回到查宾那里,就显得太无趣了,导演在这里用到了置换蒙太奇:10分59秒,慢放镜头逐渐聚焦到火车里一位乘客手中的报纸上,报纸上是总统在讲话的照片,紧接着,总统讲话的照片动了起来,原来这已经是在电视里播放的报道,11分20秒查宾从正在看电视的一个家庭的窗前飞驰而过,至此完成了镜头从布鲁诺到查宾的回归。这段衔接不仅节奏紧凑、充满创意,还适时地引出了“环法大赛”即将举行的消息,为查宾后来参加环法比赛做了铺垫,可谓既完成了叙事功能,又颇具艺术性。11分31秒,一辆公交车出现在查宾下坡的行进路线上,在一个弯道处,公交车不顾查宾生硬地拐弯将查宾撞倒,这和上面经过路口却不减速的汽车一样也表征了当时社会一种对他人漠不关心的情结。至此整整130秒的“雨中训练”完成了,我们不禁要赞叹它是多么的充实啊! 雨中训练 场景三:远渡重洋 苏莎跟随黑手党手下的大船来到美丽都的一段跨越重洋的片断,也是相当出彩的。在这段情节中,经过夸张和变形的瘦高的巨轮与苏莎的小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小艇虽然渺小,但这却恰恰反衬出小艇的乘坐者——苏莎的坚强与无畏。暴风雨中波涛汹涌的大海是用3D技术制作的,这是本片中为数不多的用到3D技术的地方,它成功地展现了大海的一种令人畏惧的涌动感。特别要指出的是,影片为这段情节匹配了一段充满哀伤的交响曲。该曲选自莫扎特《c小调弥撒曲》的第一乐章《Kyrie》,由女高音合唱,将苏莎跨越重洋的艰险完美地展现出来。  5、默片风格 《疯狂约会美丽都》最大的特色就是向默片的回归。影片中对白、旁白少之又少,这不仅是本片追求复古风格的一个表现,更是导演在艺术上的一种刻意的追求。针对这一问题,导演西维亚·乔迈曾予以这样的阐述: “对我来说,当你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动画的制作上,终于有朝一日见到你的画面动起来的时候,那真是一个充满魔幻感的时刻,这时并没有任何声音被附在其上。我一直想,动画这种艺术形式,如果没有台词的束缚,可能会更加强大。如果你不得不让每项事物都配合人物的台词来进行,那么绝大部分的动作可能都要围绕嘴巴来做了。如果没有台词的约束,你将可以更加自由地创作真实的动画,用动画的形式本身来‘说话’。对白对于动画来说似乎是预先在那里放了一块石头,让你没多少可以发挥的余地了。” [①] 当然这一想法或许只是导演个人的偏好,有些时候台词对推动剧情、表现人物性格和内心活动来说是十分关键的。但我们的确看到,更多的艺术动画,尤其是艺术动画短片,往往都偏向于采用默片的方式来表现,这或许是默片这一较早出现的影片形式即使在今天也依然有其不可替代的艺术魅力的原因吧。 苏莎和三重唱的交流用音乐就足够了 6、文化分析:女性主义的华彩乐章 在以上的众多论述中,我们一直没有仔细探讨苏莎这个人物,只是简略的概括出她的形象特征、符号意义以及导演希望寄托在她身上的亲情观。其实,《疯狂约会美丽都》是一部有着鲜明的女性主义色彩的影片,而且只有当你站在这个角度上阅读本片的时候,你才能更加准确地把握导演的真意。 与其说这部影片传递的是亲情,不如说这部影片歌颂的是女性身上一切优秀的品质,这其中当然包括爱与亲情。亲情只是女性众多优秀品质中的一个,它之所以被感受得最深不过是因为它被当作了本片串联剧情的一条主线而已。当你看到三重唱对艺术的忠诚不二以及她们因为艺术上的共同语言和苏莎走到一起,免费为她提供住处和食物的这种助人为乐之时,你不要以为这是脱离影片主旨的东西,它们都是女性优秀品质的其他侧面。有些评论者可能会质疑本片在剧情上的拼凑痕迹,但这些拼凑其实更加全面地展示了女性的美德。 影片中值得称赞的女性形象 让我们来剖析一下苏莎身上所具有的优秀品质: 第一是智慧。苏莎的智慧是毋庸置疑的。在现实生活中男性似乎更加富于智慧,很多机械设备都是他们制造的,就像片中黑手党的那台自行车脚踏机一样;然而影片却告诉我们女性的智慧是更加强大的——苏莎可以很轻易地看懂脚踏机的原理图,并且只是扭下了几颗螺钉就让它成为一辆真正会跑的脚踏车;苏莎敏锐地发现了查宾和黑手党之间的联系,为了寻找查宾的下落,她化装成盲人,适时地寻找机会获取情报;当汽车爆胎的时候,是苏莎想到用圆圆的布鲁诺做轮胎,而她旁边的男性司机却束手无策。 第二是勇敢。苏莎的勇敢集中表现在她乘坐小艇乘风破浪跟随巨轮来到美丽城的这段情节中,为什么影片要用女高音而不用男高音合唱呢?其实也是对女性更为纯粹的一种赞美。此外,在她和三重唱深入虎穴来到黑手党的地下赌场,以及对决黑手党大佬之时,苏莎身上的这种无畏也都得以显现。 第三是关爱。女性最伟大的一种情怀,就是无私的爱。苏莎对查宾的爱体现在她不遗余力地寻找查宾的兴趣上,体现在她冒雨训练查宾上,体现在她不畏艰险去解救查宾上。本来应当承担起照顾家人责任的年轻的男主角查宾,反倒处处是受到关爱的对象。  勇敢而坚强的苏莎(图片011) 三重唱也是本片重点讴歌的女性形象,她们身上同样具有许多优秀的品质,比如对艺术的忠诚,助人为乐,乐善好施等等。 其实,让美丽都真正美丽的不是琳琅满目的商品,不是美轮美奂的建筑,更不是那些有着臃肿体态的市民,那些都是资本主义文明的体现,而资本主义文明很大程度上是和“父权社会”结合起来的,这恰恰是女性主义所批判的文化。让美丽都真正美丽的是在大都会一角生活着的三重唱,以及远渡而来的苏莎,女性的美德是美丽都真正的美,也是这部影片所真正承认并赞颂的东西。 
[①] Philippe Moins,《Sylvain Chomet’s The Triplets of Belleville》,http://mag.awn.com/index.php?article_no=1923

 

 

该片热门影评:

《疯狂约会美丽都》:女性主义的华彩乐章

《疯狂约会美丽都》是法国新锐动..

inside评分7.9

【动画】《疯狂约会美丽都》:向法国动画致敬

每每看完法国动画电影我都想吼一句“..

珋玥1989评分9.0

《疯狂约会美丽都》复古调调的再升级

范儿评分9.0

疯狂!约会!美丽都!

这是一部很个性很温馨很“暴力”的动画..

红苹果连长

Triplettes de Belleville, Les

    《美丽城三重唱》..

Oriens评分10.0

更多 2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