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134 张图片 
45 位演职员 
332 条影评 
12 条新闻 
更多  

Story

幕后制作

  影片的出炉,还要感谢吉约姆·卡内的第二部导演作品——三年前,以620万美元的进账领跑美国艺术院线的《沉默猎杀》。该片当年代表法国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同时,也澄清了各方对吉约姆导演能力的质疑。
  影片采取了法国电影最为擅长的线性叙事——一群人互相关联,却又彼此独立,人物设定锁定在一群中产阶级的精神破产者身上。尽管剪辑足够流畅、紧凑,但是154分钟的片长对于一部法式文艺片来说,还是略长了些。

【欺骗自己的破坏力】
  电影名为Little White Lies,是围绕着一些看似善意的谎言所引致的问题,监制阿伦艾图Alain Attal形容:“这电影关于逃避真正重要问题所产生及所需承受的破坏。”导演吉约姆提到电影主题时说:“要欺骗自己非常容易,因为它会令你觉得自己是对的,把痛苦的问题埋藏起来,好让你不必面对。这就是我们如何养成“白色谎言”这种令自己痛苦的坏习惯。这电影关于人们盲目地接受自己的人生、工作或性取向,而没有考虑这是否真的是自己希望的人生,又或者是否真的快乐。因为懦弱、惯性或是不知名的恐惧,我们的人生总是在逃避这些话题、本能或是信念,最重要的,是没有好好听从自己内心的想法。”

【悲喜交杂】
  《小小的白色谎言》的主题虽然严肃,但影片却是充满欢喜的调子,吉约姆解释道:“我希望这个故事以一个喜剧及关乎友谊的气氛进行,可是喜剧会淡化故事的严肃性,所以我希望当故事由近乎荒谬通俗的情景跳到其他情况时,透过一些重要的细节微调影片的节奏,做到感动人心的效果。我是看劳伦斯卡斯丹(Lawrence Kasdan)的《山水又相逢》(The Big Chill)、约翰·卡索维茨 (John Cassavetes)的《大丈夫》(Husbands)及Yves Robert的《Nous irons tous au paradis》这类电影长大的,直至现在它们也是我的灵感源头,除了因为当中的幽默感,也因为角色所散发的真诚。我希望这部电影尽可能真实地描写友情,并在每一幕都呈现出来。”饰演片中艾力一角的演员吉尔·勒卢什说:“那不是一部关于假期的笑片,而是一个超越时空的故事。”

【演而优则导】
  演员出身的吉约姆对角色要求非常高,在拍摄前与演员围读剧本时,他要求演出的调子跟他所描述的完全一致,否则就会改变他对白的意思。他甚至要求演员在某些镜头的背景中出现,监制Hugo Selignac解释:“演员们或会觉得自己好像做过镜的临时演员,但显然并非如此,在银幕大家就可以看到效果。部份场面这些朋友间的互动产生了很强烈的情感波动,吉洛姆正正捕捉那一瞥之间,而不单单是对白。”
  女主角之一的玛丽昂·歌迪亚亦很欣赏吉洛姆指导演员的方法:“吉约姆在片场中设计了一个甚么也可以发生的空间,让演员感到舒适和有信心。一个导演能够如此清晰及明白演员所需令到工作变得轻易,甚至令人兴奋。有些时候我们甚至觉得我们并不是在演戏。”  
 
【一部关于朋友的电影】
  
《小小的白色谎言》角色众多,是法国电影中常见的群戏电影。吉尔·勒卢什说:“吉洛姆总是喜欢一大群朋友拍摄电影。他要我们所有人都重看《山水又相逢》和《大丈夫》,要拍摄一部8个演员戏份同样重要的电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当你看到影片,你就知道他做得很成功。”
  另一位监制Hugo Selignac补充道:“人们说《小小的白色谎言》是一部群戏电影,我却会形容它为一个关于8个人的故事,每一个人也是自己故事的英雄。这是一部有心的电影,看罢你会想告诉别人你爱他们。”由于角色众多,丰富的内容令影片初剪超长,阿伦·艾图说:“电影初剪足足长4小时!他坚持要把所有镜头都放进去。可惜我没有机会看到,因为他最后决定把影片剪辑至一个较为合理的长度。”  
 
【全面了解角色】
  
因为电影是由朋友间的故事出发,吉约姆对选角有着特别要求:“我是以我喜欢和欣赏的人为原则,但最重要的资格是跟影片一样,他们都必须要互相认识。”为此他在拍摄前3个月要求演员先到主景Cap Ferret的渡假屋相处数天,玛丽昂·歌迪亚认为相当有意思:“他要我们在Cap Ferret的房子生活几天,那让我们可以互相分享想法和熟悉大家。培养真实的友谊和团体的互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每人都为自己的角色预备了蓝图,包括他们每人个别的背景,和作为小组中的角色──他们是被甚么推动,又如何互相影响,他们如何认识等。你在银幕上并看不到这些,但却为角色添了深度和能量。我们会互相解说角色的故事,那是相当动人的时刻,就好像我们在见证每个角色的诞生及联系他们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