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赫兰道 幕后揭秘 – Mtime时光网
 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111 张图片 
127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2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穆赫兰大道是好莱坞一条历史悠久的大道,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而经常出现在好莱坞电影中。它源自荒地,穿越豪华的富人区,一直延伸到太平洋边加州最著名的马里布海滩。这样特殊的地理、经济、文化氛围使这些街道本身就充满了戏剧张力。

·影片的片名虽与1996年由Chris Penn主演的《Muholland Falls》十分相似,不过两片没有联系。

·将拍摄计划从电视剧改变为电影的情况在电影史上十分少见,前例中最著名的是希区柯克的《精神病患者》,他曾打算拍成电视电影。

·此片的作曲家安吉罗·巴德拉门蒂在片中露了下脸,他扮演的是影片开头喝咖啡的那个人。

·此片献给年轻的女演员詹尼弗·西蒙(Jennifer Syme),她的经历同主角贝蒂十分相似,但在影片大体完成时就已去世。

·当Rita和Betty去到Sierra Bonita的公寓大楼时,17号的房主名牌上写着L。J。DeRosa,而这个名字在本片的另一个艺术大楼里也出现过。

·本片的剧本指导出演了一个角色--蓝发女士;本片的特技协调员也在本片出演了一个角色。

·本片在1区发行的DVD没有分章节,观众如果要想跳着看,换下个场景或者下个章节,得到的只会是DVD的动画logo。这是导演大卫·林奇的要求,就好像他执导的《史崔特先生的故事》一样,他认为观众观赏他的影片更愿意一鼓作气。而此招数也曾被罗伯特·泽米基斯在其执导的《阿甘正传》的镭射碟中使用过。

·电影发行时,大卫·林奇在给各大影院的所有拷贝上附了一段话,是写给全世界的点也能够放映员的,对他们有特别的交待。林奇说,他不希望影片直接的居中在银幕上,而是更多的把空间留给顶部,让顶部内容更可见。原因是,该片最初是打算拍成电视剧,所以使用的屏幕纵横比为1:1.78,结果后来变成了电影,影院要求的屏幕纵横比为1:1.85,如果按照影院放映的常规比例,电影前半段的影像顶部就会被剪掉,放映不出来。大卫·林奇为了使影片放映达到最佳效果,就给所有的放映员写下了那段话,并最后署名“你们的朋友,大卫林奇”。

·劳拉·哈灵在去录音棚为她饰演的角色Rita配音的路上,遭遇了一场车祸。

·该片被法国《电影手册》评为2001年十大最佳影片之一;同时,《电影手册》在2010年将该片列为21世纪头10年中最佳电影之一。

·片中Adam Kesher用高尔夫球杆狠狠砸向汽车挡风玻璃的场景,与杰克·尼克尔森在1994年时经历的事件如出一辙,而杰克·尼克尔森的小名就是“穆荷兰人”。

·片中出现的牛仔没有眉毛,而这样的设置让他的外貌给人以狡猾和令人不安的感觉。

·本片是演员安·米勒最后一部演出的电影。

·当大卫·林奇执导的电视剧《双峰》还在播出第三季时,《赫穆兰道》的框架和情节就已经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了。但当他提出由娜奥米·瓦茨和劳拉·哈灵担纲主演,出资方ABC层一度拒绝,因为他们认为这两位因为年龄太大而难以引起观众的共鸣。

·影片中Silencio俱乐部的驻唱歌手是Rebekah Del Rio,她第一次遇见大卫·林奇是通过星探。林奇让她即兴演唱一首歌曲,她选择了“Llorando”,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录音师录下了这段即兴清唱。一年多过去了,林奇决定将这段清唱放进《穆赫兰道》,除了录音师有些许的技术处理而外,几乎是原音重现。

Quotes

精彩对白

Betty Elms: [after kissing Rita] Have you ever done this before?

贝蒂·厄默斯:[在吻了丽塔以后]你以前做过这事吗?

Rita: I don't know. Have you?

丽塔:我不知道。你呢?

Betty Elms: I want to with you.

贝蒂·厄默斯:我想和你在一起。

Betty Elms: [opens door] Yes? May I help you?

贝蒂·厄默斯:[打开门]我能帮你吗?

Louise Bonner: Someone is in trouble. Who are you? What are you doing in Ruth's apartment?

路易斯·邦纳:有人有麻烦了。你是谁?你在鲁丝的房间里干什么?

Betty Elms: She's letting me stay here. I'm her niece. My name's Betty.

贝蒂·厄默斯:她让我留在这儿的。我是她侄女。我是贝蒂。

Louise Bonner: No, it's not. That's not what she said. Someone is in trouble. Something bad is happening!

路易斯·邦纳:不,不是这样的。她不是这样说的。有人有麻烦了。一些不好的事正在发生!

Goofs

穿帮镜头

·在一帮暴徒冲进导演房子的长镜头里,一个工作人员的影像被反射到了窗户上。

·当贝蒂边同她姑妈谈话边走进卧室时,她看到了丽塔。后者正坐在床尾,并且她的右边没有什么毛巾。在镜头切换到贝蒂,然后再转到丽塔身上时,她的旁边多了条红色的毛巾。而且枕头看起来也被移动过

·在匪徒进入导演房间的那个场景,有工作人员的影子通过玻璃反射出来。

·当Adam Kesher离开会议室走向豪华汽车,准备砸挡风玻璃时,工作人员出现在了汽车的后视镜里。
·影片中,在Betty离开录音棚前,有一辆载有穿着西服的两人的黑色轿车从公寓大楼的右侧驶过,这个场景中,工作人员被暴露在汽车的后挡风玻璃上。

·当警察从轿车的后备箱搜出枪后,他们叫这辆车为“caddy”(这是卡迪拉克的昵称),而当时的那辆车是1980年出厂的林肯牌汽车。

·当Adam Kesher砸完汽车挡风玻璃后,高尔夫球杆神秘失踪,当他打完电话,驾车回到家时,高尔夫球杆又突然出现。

·意外事故之后的Rita在散步时,右边头部的伤疤不见了,在下一个镜头里又出现了。尽管血都干了,但是每次镜头前血液流经的形状都不一样。

·当Betty第一次去公寓大楼见她姨妈时,她把她的外套脱在了外面,而再没有镜头交待她回去拿走那件外套。

Story

幕后制作

本片讲述一个弗洛伊德式的噩梦,其剧情可以有无数种解析和组合,但它的主题却异常清晰:好莱坞在银幕上创造一个个奇妙的美梦,但在银幕下却多以噩梦收场。影片完全不遵守传统电影的叙事结构和内在逻辑,摄影、美工、音乐等均微妙地暗示着多层梦境的可能性。影片通过女演员闯好莱坞的经历,揭示了造梦的代价。在奋斗过程中,她们需要学会穿梭于数个不同的“现实”,如她们本来的自我、跟电影公司交往时的“个性”,以及所塑造的电影形象。在一场点题戏中,台上歌手在唱歌,唱得很卖力,这时主持人大喝一声:“这是假的!”该片的选角和表演从戏份吃重的主角、到过场的配角,均十分出色,显示出导演用人独具慧眼。娜奥米·沃茨扮演的贝蒂和戴恩可能是当年度难度最高的电影角色,她不仅需要表现一个初来乍到者的天真和自信,而且要演出绝望中的挣扎,中间还有一场类似考试的戏中戏。

谜一般的《穆赫兰道》

作为大卫·林奇最满意的作品之一,《穆赫兰道》体现了典型的“林奇式”风格,有着独特而强烈的“林奇式”语汇和场景:忽明忽暗的吱吱作响的电灯,神经质的叙述者,面目狰狞的神秘人,歌者已倒在舞台上却仍然嘹亮绕梁的歌声。还有着谐仿黑色电影的情节:失忆的性感女人,穿着风衣墨镜的高壮白种男人,女主角更直接盗用了了经典蛇蝎美人丽塔·海华丝(Rita Hayworth)的名字。此外,林奇还一如既往地故弄玄虚地运用了许多似乎别有所指、引人想入非非的小道具与角色:神秘的蓝色小盒子,黑皮书,诡异的牛仔,流浪汉,皮包里的不明巨款,狂笑的老夫妇。影片虽然充斥着凶杀、车祸、鬼怪、床戏、黑色幽默等多种元素,但却不属于任何类型电影。这部充满了寓言隐喻的片子可谓林奇无视观众而纯粹自我的梦魇展现。林奇完全不遵守传统电影的叙事结构和内在逻辑,故意用了许多混淆视听的手法与隐喻来阻挠观众辨别真幻,极力抹去虚幻与现实之间的分界线,使得整部电影如同一场醒不来的噩梦,以其独特的影像语汇与世界观将观众玩弄于指掌之间。

自2001年《穆赫兰道》问世之后,对剧情潮水般的疑问伴随着数不清的奖项——获得第54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洛杉矶影评人协会最佳导演奖、波士顿影评人协会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奖,2002年,此片又获得纽约影评人协会最佳影片奖,并入选法国《电影手册》2001年世界十佳影片,并获得法国恺撒奖最佳外语片奖——向大卫·林奇涌来,但林奇在所有的访谈中仍拒绝证实任何一种对《穆赫兰道》情节逻辑或角色寓意的诠释,他只是狡猾地微笑道:“观众们被好莱坞的简单逻辑宠坏了,他们应该试著自己花点脑筋,相信自己的感觉,不要追求标准答案。”

曾被枪毙的《穆赫兰道》

大卫·林奇在拍摄《双峰镇》时即已产生《穆赫兰道》的想法。当时林奇在穆赫兰大道上取外景,突然之间闪现出灵感:“‘穆赫兰大道’,这好像是个不错的电影名!”

由于美国ABC广播电视公司曾对《穆赫兰道》表示出浓厚的兴趣,于是林奇便计划将其拍成电视剧集。出自林奇之手的《双峰镇》被认为是美国电视史上一部具里程碑意义的重要作品,而《穆赫兰道》无疑将标志着林奇重返电视界。但电视界对大卫·林奇的信任和宽容已经到了头,ABC临时变卦,枪毙拍摄计划。而《穆赫兰道》已拍完的素材只够剪成2个小时的电影,而且还没有结尾。尽管大卫·林奇对作品再三修改,依然没有得到通过,在影片的制作陷入僵局之时,林奇转而前往欧洲市场寻求支持,并最终得到了法国制片皮埃尔·埃德尔曼的支持。林奇对剧本改动了三分之一,将这个作品拍成了电影。他说:“这是个奇妙的过程,一部讲述生与死的影片同样走过死而复生的道路,如今它获得了全新的面貌,我很满意。”

演员

《穆赫兰道》的演员从戏份吃重的主角、到过场的配角,虽然都不是赫赫有名的明星,但均发挥出色,显示出大卫·林奇用人的独具慧眼。娜奥米·沃茨扮演的贝蒂和戴恩可能是当年度难度最高的电影角色之一:她不仅需要表现一个初来乍到者的天真和自信,而且要演出绝望中的挣扎,中间还有一场类似考试的戏中戏。她在不同的场景中代表着好莱坞女演员的不同阶段和不同命运。她在片中的高超演技证明了并不是只有名演员才能发挥出奥斯卡水准。也因为《穆赫兰道》,娜奥米·沃茨终于在30岁这年尝到功成名就的滋味,从此,她成了一个在任何场合和访谈中都不忘记感谢大卫·林奇的人。

扮演丽塔的劳拉·赫利曾经参演亚当·桑德勒的《撒旦之子》。另一位演员斯科特·考菲曾与林奇合作过《我心狂野》和《妖夜荒踪》两片。

作为音乐家的大卫·林奇

作为多面手的大卫·林奇——不仅是导演、编剧、摄影、剪辑、制片人、特技效果和动画设计,同时还是音响设计、歌词作者、画家和演奏家。

大卫·林奇影片中的独特音乐源自他对于音乐的理解,其音乐的核心质地在于噪音,或者说,他的音乐引人入胜的地方恰恰在于那些非音乐成分。林奇本人常直接参与乐队的演奏和作曲。在其早期的作品中,他即已充分展示了作为一个音响设计专家和音乐家的天赋。1986年,他开始和安吉罗·巴德拉门蒂(Angelo Badalamenti)合作,两人互相欣赏和互相激发成就了更多我们脑海中忘不掉的声音,包括《穆赫兰道》以及其他许多大卫·林奇的电影原声唱片。2002年12月,他和约翰·奈夫(John Neff)的两人乐队Blue Bob在欧洲发表了同名专辑,这是57岁的林奇第一次拥有一支正式的乐队并且发表专辑。

林奇说:“我热爱音乐……我意识到许多音乐的规律和电影的规律是很相似的,在音乐中,用节奏、主题、气氛这些术语来表示这些规律。对我来说,把一部音乐作品作为整个电影结构的基础是很正常的……我的创作越深入,我就越认识到音乐中存在着真正的奇迹,这些奇迹和影像是联系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