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影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电影中文名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2010-08-17 15:48

阿猫

阿猫

想看 - 评分9.0

                          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勒鲁什经典      这部电影的名字是我最喜欢的命名之一,简单、直白又让人浮想联翩,颇有鲁迅先生“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的韵味。这样的片名当配怎样的剧情呢?俗套的故事是配不起富有诗意的名字的,只能让名字连同剧情一道变得平庸不堪,好比小学生学鲁迅写枣树会被老师骂。好在勒鲁什是个诗人,法兰西电影骨子里的浪漫被他宣泄尽致,又收放自如毫不矫情。         女人       影片第一个场景就是安在海边给女儿讲小红帽的故事,安讲故事的样子很美,绘声绘色,眼中满是疼爱.这样的画面却让人不知从何处感觉到了一丝心酸,看着她牵着女儿走远的背影,直觉地知道可爱的小女孩没有父亲。       男人     让-路易第一次出现是坐在副驾驶座位上“颐指气使”,一会儿让“司机”开去高尔夫球场,一会又要去赛车场,他拿着《时代》杂志,叼着雪茄,看上去像个生意人。勒·鲁什开了个小玩笑,镜头拉开,“司机”是他一脸稚气的儿子,父子俩在玩开车游戏,对这个男人的印象随之好转起来。        相遇     女人带女儿在小城的街头散步,女儿吵着要买蛋糕;男人与儿子在海滨沙滩上开车,海风吹乱父子俩的头发。场面都很温馨,但色调始终冷清。勒鲁什在本片中多次让镜头缓缓抚过景色,情感在貌似冷静的运动中蓄积。       设在小城的公学是男人和女人的交集,错过了火车的安经学校老师介绍坐上了让-路易的便车。这一段落转为黑白,本片始终是黑白与彩色画面交替的,我反复琢磨也没有完全理解背后的意义,每找到一种解释都难免牵强。也许勒鲁什更希望观众去直观地体会而非刨根究底,本片拍于1966年,同代的欧洲导演常使用这种手法,譬如《如果》(If)。     回巴黎的路上,两个人友好而生疏地微笑,理所当然地聊聊孩子,气氛多少有些尴尬。安适时地提出打开广播,传出了掉牙的老歌,是让-路易先迈了一步,询问起安的丈夫。      说起丈夫,安的回忆是彩色的,他是西部片中那个勇敢的牛仔,有着坚毅而温暖的笑容;回忆是寂静的,即使撞车特技场面也是如此。他们相识在片场,她是场记,而他是特技演员,原本杂乱的片场就像梦境一样美好恬然,一切都已远去,只有他们彼此注视。 让-路易:你的经历好像肥皂剧,除了特技演员那部分有些没创意。安:我又没说我很有创意,我们相遇、结婚、生子,这种事天天都会发生,独一无二的是你爱的那个男人。让-路易:你先生一定很特别喽。安:对我而言,是的。他很特别,很迷人,而且非常正直。他对事、对人、想法、国家都充满热情。让-路易:你把他说的像神一样。安:对我而言,也许是这样的。      “他从巴西拍戏回来,一直唱着桑巴,我从没去过巴西,但是他让我觉得我就住在那里”。有趣的配乐,男人低声哼唱,似乎他真的如安所说唱个不停,他们去骑马、去乡间度假、帮对方洗头、共进早餐、共赴Party、在卧室里调情……        很难猜测让-路易的心情,意外邂逅一位貌似单身母亲的美女,却发现对方是深爱丈夫的有夫之妇。他貌似戏谑的言语,总被这个女子巧妙地回答—— 让-路易:你住在这儿?我从来不知道这条街。安:有个画家曾住在这里,1917年,他雇了个叫凡德米尔乌拉诺夫的俄国男仆,一年后,才发现他就是列宁。      也许是出于好奇,也许是看出了什么,让-路易邀请安下周同去探望孩子,而且,他想要认识安的丈夫。     安的回忆在爆炸声中戛然而止,她永远失去了他。让-路易有些抱歉地送她到门口,道别、留电话。        男人     不知是不是法国文化造成的暧昧气质,让-路易在生活中实在不像个通常印象里的赛车手,他更像商人、知识分子、或者随便什么职业。放在我们的电影中,一定要说“人物身份特征不鲜明”之类,但是在那个国度,便很自然,人人都是如此,不分职业。     然而,在赛车场上,他就是风驰电掣的冒险家,在飚升的速度中体验生命,那一刻,时间仿佛凝滞了。当他回到现实,给安打电话时的忐忑和邀请被接受时的兴奋似乎也是冒险的一部分。            同行      让-路易和安一同前往小城与孩子度周末,广播中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起清晨发生的一起车祸。安问起让-路易的职业,他把自己描述成一个皮条客。为什么要这样说?赛车杂志连篇累牍地报道他的绯闻,他是个在花丛中游走的男人。最后他告诉安:“我是个车手”。     安对亡夫的回忆中也有拍戏时的撞车场面,遥遥地呼应着与让-路易的相遇,戏中人离去了,真的车手仍然没有停止冒险。     来到学校,老师微笑着对安说:“你今天没有坐火车呢”。安为什么不开车?起初以为是经济的原因,再看安的职业和生活状况,其实并不是。可能是为了避免独处吧,相比让-路易,影片展现安独处的段落很少。让-路易总是在独自驾驶,在心中自问自答;而安,她总是在人群中,无论在杂乱的片场还是火车上。两人都是有回忆的人,让-路易把回忆封闭起来,安则固执地抱拥着回忆,也许在人群中比独处更让她平静。      两人带着孩子共进晚餐,让-路易的安东活泼好动,安的弗朗西斯则乖巧文静,孩子们的天真与成人之间的暧昧,孩子的童言与成人间言语的试探……气氛很特别。 让-路易:我们碰到荒谬的事,都会说像电影一样。为什么人们会把电影视为儿戏?安: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们在诸事顺心时才会去看电影吧。让-路易:我们该在不开心时去看吗?安:有何不可呢?      镜头数次转向让-路易的手,他把手搭在安的椅背上,离安的肩头近在咫尺,他摩挲着椅背,却没有鼓起勇气,或是下定决心。       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嚷嚷着坐船,这是本片中最优美的段落,海风吹拂着他们的发,男人和女人自然地拥抱在一起,呵护着另两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漫步在海边,看到老人牵着一条狗,狗走路的样子和蹒跚的主人很像。  让-路易:你知道雕刻家雅克·麦蒂吧,他说过,失火时如果要我选择抢救一幅名画和一只猫,我会选择那只猫。安:他还说,救它离开火场之后,我会放它走。让-路易:他在艺术与生命之间选择了生命。安:为什么问我这件事?让-路易:是因为看到了这个人和他的狗。      这段对话貌似散漫,却有种淡淡的感动和感伤沉浸其中。回忆是每一个人独藏的艺术品,而生命是每一个人此时此刻的延续,也许回忆中有太多比现在更美好珍贵的瞬间,但是现在仍然更值得珍惜,因为活在当下。      回巴黎的路上,两人脸上都有灿烂笑容,镜头再次停留在让-路易的手上,这次他坚定地握住了安的手,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你从来没说起过你的妻子。”     让的回忆大部分是黑白的,除了最开始妻子对着电话说“我爱你”的时候。他平生最危险的一次比赛,身受重伤,生命垂危,而深爱他的妻子再也无法忍受为他担惊受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回忆是喧嚣的,赛车场上的轰鸣,以及广播新闻中那个男人无休无止的声音。       下起雨来,让-路易与安约定,蒙特卡罗大赛车之后一起去看望孩子们。       男人     让-路易的家中还有一个女人,让用戏谑的态度打发了她,看似两人交往时日并不短,然而,让此时已经确定她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人。 女友:你和双胞胎约会是怎么回事?让-路易:谁告诉你的?女友:赛车杂志上写的。让-路易:精彩的你还没看到呢,杂志上写车手让-路易在德维尔结识一名年轻女子,他们共度了一个早晨,一块儿用午餐,愉快地共度下午时光,之后开车回巴黎。他们半个小时前才互道晚安。女友:你跟我说这些干嘛?让-路易:因为这是实情,这份杂志从不说谎。        让-路易为什么会爱上安,安聪慧、温柔而富有魅力,更重要的,安昔日的爱人也是个冒险者,她明白冒险者必须去做一些事,并且,安比他的妻子更坚强,她有让-路易都不具备的勇气,把可能带来痛苦的回忆一直放在心上。        女人     安在这个段落有了更多独处的时间,她在片场工作的情形与让-路易在蒙特卡洛赛车中的艰险情形交叉呈现。安开始一个人去想一些问题,她购买报纸和杂志寻找让-路易的消息,她独自在家守着电视,她坐在街头长椅上出神,唇边有淡淡的微笑。回忆似乎暂时远去了,她更关心现在。       新闻报道了蒙特卡罗赛车过程的艰苦,只有少数车手完成了比赛,让-路易是其中之一。安按耐不住激动给让发了一条电报,在最后她鼓足勇气补上一句:“我爱您”。此处用的是敬称,“Je vous aime.”而非“Je t’aime”(我爱你)。毕竟,两个人还不够熟悉,而爱已经开始滋长。       男人     让-路易连夜驾车返回法国,这是影片最动人的段落,让-路易在庆祝会上接到电报,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不顾在比赛中已经筋疲力尽,驾驶着风尘仆仆的赛车返回巴黎。      一路上勒鲁什制造了很多幽默的小噱头,无论是加油站的工人还是安的房东都给归心似箭的让-路易制造了一点小麻烦,让的幽默感则让人忍俊不禁,面对房东一问三不知,他一句“我是警察。”问出了安的下落。     赶到海滨小城,又是一路阴差阳错,他终于在海边找到了安,她正在和两个孩子嬉戏,两个人望着彼此,回忆刹那间不复存在,他们拥抱在一起,拥抱着此时此刻。      女人     本以为影片到此收尾,作为爱情小品,已是上佳之作,但勒鲁什没有那么简单。     男人和女人赤裸着纠缠在一起,镜头总是停留在安的脸上,她的表情很复杂,不知是激情、迷茫还是痛苦。      回忆向潮水一样席卷而来,与爱人曾经度过的无数美好瞬间,让此时的激情黯然失色。       觉察到安的泪水,让-路易问她为什么,“我想起了我的丈夫”。       道别     就像让-路易的独白所说:“有些美好的周末不得善终”,清晨,两人各自穿衣,默默无语。安说:“我还是坐火车回去吧。”两个人走出旅馆,望着让-路易付账的背影,安似有一丝不舍,又有一丝无奈。      车站临别,让-路易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对我说你的丈夫过世了”。不怪他有此一问,安当时的表情俨然是一个出轨女人的懊悔。     “他的确过世了,但仍他活在我心里。”     告别了安,让-路易自忖:“她丈夫一定是个了不起的男人,若他没死,现在也许只是个老傻瓜,可是他英年早逝。”      回忆把所有的美好都凝固,就像琥珀中那只来不及逃走的飞虫,失去的才是最好的,因为已经无从挑剔。        重逢      还以为勒鲁什不过是又一个“法国感伤派”,然而……      让-路易独自一人,安坐在人群之中,两人不约而同回想起把孩子送回学校之后共进晚餐的情形。两人的心思都在对方,无心用餐,随便点几个小菜,侍者面露不满,悻悻走开。  安:我们点的菜不够,他很不高兴。让-路易:要不要逗他开心?服务生!(服务生赶来,一脸期待)让-路易:楼上还有空房吗?(服务生的表情…… 可怜)       言犹在耳,两个人当时促狭的笑意,定义了幸福。      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他们已然拥有了对彼此的回忆,虽然只是瞬间,但足够难忘。      在换乘的车站,安看到了等候在此的让-路易,这一次,她主动投入了他的怀抱,电影在这一刻定格。也许对这个结尾,会有很多不同的阐释和想象。但我宁愿相信他们会一直这样拥抱下去,生命的价值比艺术更重,此时此刻比回忆更值得把握,后者已然静止,而前者仍将延续。   (本片在1986年曾经拍摄过续集,原班人马出演,类似于林克莱特的《日出·日落》,遗憾的是那部片仅仅是续貂之作,我宁愿把本片视为封闭的作品。女主角阿努克·艾梅在本片中仪态万方,那种内敛而优雅的美,并不次于同时代更大牌的让娜·莫罗及稍后的德纳芙等人。男主角让-路易·特汉提宁则是候麦电影中的常客,本片中的他大概是银幕上最斯文有修养的赛车手了。)  
该片热门影评:

第5名:法国影片《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影史100部爱情典藏完..

男和女,都逃不过爱情   《一个男人和..

鲸鱼君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倦旅的爱情

   “离你最近的地方,路途最远..

九尾黑猫评分9.1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Vicent评分8.8

生活的隐秘

   &n..

朝三暮四郎100056评分9.0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喜欢这部电影的名字,简单、直白又让人..

阿猫评分9.0

更多 25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