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84 张图片 
446 位演职员 
35 条影评 
0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金·凯瑞曾有望出演本片,与伍迪·艾伦一同扮演连体双胞胎。

·鲍比·法拉利在曲棍球场景中扮演了一个穿戴守门员护具的球员。

·当鲍勃和沃尔特第一次来到好莱坞时,他们经过的影院正在上映《星际迷航记之复仇女神》《魔戒二部曲:双塔奇兵》《曼哈顿灰姑娘》

·片中的本杰明·卡森(Benjamin Carson Sr)确实是曾成功完成连体双胞胎分离手术的医生,经过长达22小时的手术,他是医学史上第一位让分离双胞胎全都顺利存活的医生。

·迄今为止,从没有成年连体双胞胎在接受分离手术后均能成功存活的案例,最高年龄纪录的保持者是美国犹他州的肯德拉·赫林(Kendra Herrin)和玛利亚·赫林(Maliyah Herrin)姐妹俩,两人于2006年8月8日被成功分离,而当时她们只有四岁半大。与本片片名(Stuck on You)非常巧合,肯德拉·赫林在完全恢复意识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Why isn't Maliyah stuck to me anymore?"

Goofs

穿帮镜头

当梅发现鲍勃和沃尔特是连体双胞胎时,两人正拿着Dunkin' Donuts包装袋,而在洛杉矶根本没有Dunkin' Donuts。

在片头的电视剧场景中,壁橱不但映出了摄影机,还映出了独自一人的沃尔特。

Story

幕后制作

  法拉利兄弟作品


  作为长盛不衰的喜剧类型,低俗喜剧可谓满足了部分观众群体的嘲讽心理,早已培养出趋之若骛的死忠拥趸。如若提及低俗喜剧界的代表人物,法拉利兄弟首当其冲。两人擅长在新颖的故事中塑造出个性鲜明的喜剧人物,演绎出令人爆笑不断的荒唐情节,滑稽之余,更能不失时机的扣动心弦。从一炮走红的导演处女作《阿呆与阿瓜》,到随后的《王牌保龄球》《哈啦玛丽》《一个头两个大》《庸人哈尔》,法拉利兄弟电影的全球票房总额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


  法拉利兄弟之所以会取得接连不断的商业成功,是因为两人一直恪守着制胜信条,那就是从人物着手进行创作,人物不但要可爱,还要具有法氏幽默的烙印。在《贴身兄弟》中,法拉利兄弟的幽默转变了方向,进而探索兄弟亲情。


  早在完成《阿呆与阿瓜》的剧本之后,法拉利兄弟就产生了拍摄本片的想法。鲍比·法拉利说:“这个想法整整酝酿了13年。当时我们的编剧搭档班内特·耶林认为应该拍摄一部有关连体双胞胎的电影,彼得、查理·B·威斯勒和我都很赞同,但前提是这对连体双胞胎不该成为笑柄。”


  彼得·法拉利说:“关于连体双胞胎的电影并不多,而风趣幽默又能积极向上的作品更是绝无仅有。在随后的5年中,我们拿着剧本四处游说,当时所有人都被剧本创意吓坏了。后来,人们逐渐接受了我们的想法,但出于多种原因,影片拍摄的时机还不成熟。”


  尽管法拉利兄弟非常钟爱这个剧本,但直到2002年完成《庸人哈尔》的拍摄之后,《贴身兄弟》才开始正式筹拍。法拉利兄弟的长期制作搭档布拉德利·托马斯说:“彼得将剧本过去的多个版本融为一体,我们的拍摄才得以迅速成行。”

 

  关于演员


  选角对《贴身兄弟》整部影片起着决定性作用。鲍比·法拉利说:“起初我们不确定能否找到合适的演员。这两位主演必须具有一种默契,而且在不影响表演的前提下愿意并能够互相连体3个月。多年来,我们考虑过很多人选,但直到我的妹妹辛迪推荐格雷戈·金尼尔马特·达蒙时,彼得和我才发现了最佳人选。”


  在剧本初稿中,沃尔特看上去要比鲍勃老20岁,因为他们共用一个肝脏,而沃尔特在加速衰老。选择金尼尔和达蒙改变了这种设置。制作人查理·B·威斯勒说:“虽然保留了共用肝脏的设置,但马特和格雷戈年龄相差不多,影片故事和双胞胎兄弟的关系由此更加真实可信了。”


  为说服达蒙同意扮演片中的鲍勃,法拉利兄弟和制作人布拉德利·托马斯特地飞到纽约邀他共进晚餐。他们认为达蒙虽然从未出演过《贴身兄弟》式的喜剧片,但一名好演员应该胜任任何角色。


  达蒙回忆说:“我听说鲍勃和彼得想让我扮演连体双胞胎电影中的一个角色,起初我有点怀疑,因为我认为影片有点令人不快。当看到剧本,我的所有疑虑都被打消了,因为故事确实美好、感人而有趣。在那天的晚餐中,他们一直让我笑得合不拢嘴。之后我请他们到我的公寓小坐,彼得问我:‘我能用你的浴室吗?’两分钟后,他浑身湿透走出来,头发上还有洗发香波,身上只围着条毛巾,‘有护法素吗?’他问道。因为当时有我女友的朋友在场,所以我明白他是在暗地里问我是否愿意担纲,其实早在见到他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签约了。”


  格雷格·金尼尔是法拉利兄弟的老相识,他说:“我欣赏彼得和鲍比的热心和激情,他们完成了一部很有趣的剧本,但讲述这个故事并不简单,我认为只有他们俩才能胜任。”彼得·法拉利认为金尼尔是喜剧片中的无名英雄,和沃尔特一样,他是随遇而安并乐观的家伙,而达蒙饰演的鲍勃则更实际和保守,两人不但很搭调,而且确实酷似亲兄弟。


  在拍摄本片之前,法拉利兄弟并不熟悉伊娃·门德斯。为争取到扮演片中艾普丽的机会,门德斯随同其他50名女演员参加了试镜,当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时,主创人员们都认为非她莫属了。


  在早期剧本中,雪儿的角色是一个虚构的电影明星。“在最后时刻,我们决定聘请一位真正的明星扮演自己,”鲍比·法拉利说,“我们最先想到的就是雪儿。”不过,与雪儿的最初接触难免令彼得·法拉利有些紧张,因为这是一个自毁形象的角色,而作为演艺界的常青树,一向冷艳的雪儿甘愿在镜头前取笑自己,为情节发展充当陪衬红花的绿叶。

 

  关于拍摄


  本片的特效化妆总监是曾与法拉利兄弟多次合作的托尼·加德纳,此前加德纳曾在《庸人哈尔》中将格温妮斯·帕特洛变为300磅重的肥妞。他回忆说:“当我和法拉利兄弟第一次谈到这部影片时,探讨的内容都与技术可行性有关。让两个相连的躯体以不同方式移动和将肌肉群连在一起是我们前所未遇的化妆难题。”


  加德纳制作了一系列绳具,将两位演员连到一起并允许他们自由活动。“我们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确定两人的位置和姿势,”加德纳说,“经过不同尝试,我们最终决定让鲍勃和沃尔特彼此背对背,并且前后有微小错位。随后我们又进行取模,以便观察两人的运动如何相互影响,并复制出玻璃纤维模型,从而制作让他们保持特定姿势的装置。”最终,经过数周的反复测试,首次连体的达蒙和金尼尔足以以假乱真。


  在加德纳继续完善装置的同时,达蒙和金尼尔也在努力训练以成为动作协调的整体。从影片拍摄的第一天起,达蒙和金尼尔的创造力就给剧组的演职人员留下了深刻印象。鲍比·法拉利说:“马特和格雷戈本可以表演得像同一个人,但他们塑造的沃尔特和鲍勃大相径庭,影片的人物和故事由此更加鲜活和丰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