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0 个视频 
389 张图片 
30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376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在电影中,程婴并不是原来故事范本中赵盾的门客,而是一个平民草泽医生。卷入了赵氏的灭门事件,也属于机缘巧合。

·《赵氏孤儿》中,有一场戏是屠岸贾和黄晓明饰演的将军韩厥率领晋国骑兵和赤狄骑兵大战的场面戏。中原诸国出现骑兵,是战国时期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后,而在春秋时期的晋国,当时虽然《左传》里出现过“骑”字,但实际上指的是一匹马拉的简易战车,骑兵当时在各国都是极少运用,主要兵力都是以战车为主,所以才有“车千乘”之类的说法。骑兵大规模使用时,已经是战国时期了。

·饰演”小赵孤”的小演员王瀚自小在国外生长,只听得懂简单中文。

·杀青首场戏是王学圻饰演的将军屠岸贾为救被围困的养子赵氏孤儿,在林地里策马狂奔。据测算,王学圻的坐骑最高时速达到了70公里。这还是在林地里,即便对于职业骑手来说,这个速度也是相当惊人的。更惊人的是,王学圻在开拍前突然对导演提出要求,坚持亲身上阵,不用替身。

·《赵氏孤儿》开拍的第一天,剧组中午聚在一起吃饭,葛优拿出一个自备的精致饭盒、筷子,悠然自得地吃了起来。一边的黄晓明看到了,悄声对导演陈凯歌说:“你看,葛大爷多会享受!”陈凯歌答:“葛大爷这不是在享受,他是打算当一辈子演员的人。”

·葛优爱学戏,和他对戏的“小赵孤”是第一次演戏。在片场时,每到他演,葛优也在一边看着,又惊又叹地问陈凯歌:“你说他怎么能这么演呢!我真得学学。”

·陈凯歌的二儿子在片中出演国君的儿子,陈红说选儿子出演那个角色只是因为他看起来和范冰冰、彭波很像一家人,都“肥肥的”。当时拍那场戏,陈凯歌一家人齐上阵,助理是陈红,陈凯歌亲自掌镜,打板子的是陈凯歌的大儿子。

·陈凯歌开头想让陈红演庄姬,后来,陈红认为范冰冰是更合适的演员,就不演了。

·片子里有个细节,程婴在家破人亡后用毛笔把整个事件画了出来,可是这些画在后面并没出现。最初拍摄时那幅画是让黄晓明烧了,但这段戏后来剪掉。

Quotes

精彩对白

敌人是谁,你还有敌人吗?
你不把别人当敌人,你就没有敌人。

程婴:我就是要养大这个孩子,让他替我儿子报仇。

Story

幕后制作

拍摄缘起

  在电影《赵氏孤儿》中,陈凯歌把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中国经典搬上大银幕,并且抛出了几个特别值得思考但又几乎无法回答的问题:你会不会用自己的儿子,去换100个婴儿的命?到底该不该复仇?在故事发生2000多年之后的今天,人们同样面临着如此种种的价值观与人性的思考。

改编还原人性

  陈凯歌说,拍《赵氏孤儿》让他想起了“革命”两个字,“《赵氏孤儿》就像是颗新的种子,让我焕发活力。我拍了那么多年电影,有机会拍这样的片子,我觉得这是我的幸运。”为了一部好的剧本,陈凯歌在情节的真实感上下足了功夫。他说:“原著中程婴为保全赵氏孤儿大义凛然地送自己的骨肉去死,这点不仅违反常识,也反人性反人伦。在如今这个自己为自己争取利益的时代,我们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把故事尽量往常识上靠,只有这么做,人物才是活生生的,才是可信的。只要回归真实,感动自然就来了,因为这就是真实的力量。”     

  陈凯歌认为,《赵氏孤儿》不仅是真情实感的回归,也是自己影片题材的回归。比较《赵氏孤儿》与《霸王别姬》,陈凯歌说:“如果观众比较两部电影里面的主角程婴和程蝶衣,一定会发现他们又像又不像。像在他们的心都很大,都有自己的坚持,但程蝶衣不忍,程婴却忍。”  

关于葛优

  《赵氏孤儿》是元杂剧经典之一,陈凯歌坦言在十几岁时就第一次看了这个故事。“那时‘文革’刚开始,家里有一本《赵氏孤儿》,后来书被红卫兵烧了,但程婴救孤的故事我记住了。那时我父亲被批斗,家里特别困难,我心里特别想有一个程婴这样的人来帮我,那多好啊!几十年过去了,这样的朋友都没有出现。”陈凯歌解释,自己正因少年时的理想拍摄了这部影片。剧中的所有人都相信程婴,因为他是一个可靠的朋友。“葛优演的程婴就两个字:可靠!”

  元杂剧突出程婴的忠义,而电影更强调小人物的大智慧。“我想拍一个可信的故事。传统的忠义挺好,但得让观众相信。首先就让程婴戴着一个大帽子,会跟观众隔得比较远。”陈凯歌说,电影里的程婴就是被小人物的人性推着走,老老实实讲故事,不向观众唱高调。程婴没有对赵氏孤儿从小就进行仇恨教育,而是给了他一个很阳光的童年。为此陈凯歌还特意找了一个性格活泼的小演员来演童年时的赵氏孤儿。

  葛优一直都有深度失眠,但在这次的拍摄中,为了保证拍摄质量,葛大爷“非常不容易”地每天上午10点前就已经化好妆,开始跟陈凯歌导演讨论当天的戏码,而且会跟扮演赵武的小威廉姆探讨不少表演技巧。

  葛优在《赵氏孤儿》中的哭戏,几乎都是背着拍的。这也是他和陈凯歌在现场“磨”出来的“你注意到没有,生活中的哭全都是有掩饰的,除非你是想闹事的那种,只要是悲伤的哭,全都是避着人的,收着的那种,这次我们就用了。”

关于王学圻

  王学圻在《赵氏孤儿》中饰演的屠岸贾,他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拥有十分强硬手腕政治手腕,是一个反派人物。

  王学圻在接受媒体访问的时候,错把记者说的“大反派”听成了“造反派”,幽默表示自己在影片中就是一个十足的“造反派”,“看不惯的挡我路的,像是赵家那样有权有势还得瑟的,都得处理掉!”引得笑场连连,气氛十分愉悦。王学圻坦言自己没有完全刻意去表现屠岸贾的狠毒和凶残,把他塑造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人没有绝对的好坏,屠岸贾这个人也一样。

  屠岸贾这个人物并不是大奸大恶,他的内心十分复杂,亦有着相当充沛强烈的情感,其实是一个充满了悲剧色彩的人物,他爱了一辈子的女人嫁给了仇家,疼了半生的孩子最后竟然血刃相见向自己报仇。这样情感复杂、层次性极强的角色在塑造起来也相当有难度,对演员来讲是一个很具难度的挑战。王学圻在影片中表现十分出色,大到骑马射箭,小到一个眼神,都被他赋予了丰富的含义。

关于黄晓明

  黄晓明演的是一个叫韩厥的将军,这个角色在戏里变化很大。起先他是非常秀气俊美的白面将军,是屠岸贾的亲信。不过救赵孤中,脸上被屠岸贾砍了一刀。这样的经历让角色彻底转变,甚至在后面戏份中代表复仇的欲望。

  原著中韩厥的是断胳膊,后来导演建议把伤疤弄在脸上。黄晓明看过后建议这刀要划得够狠,还可以在眼睛里放个玻璃花。这个“刀疤脸”的妆非常麻烦。那个日本进口的化妆水要把皮肤收紧,一抹到脸上就很痛。拍一天就痛一天,卸妆后还有凹坑,红色疤几天消不掉。有一次甚至还把仿血浆的道具液体滴到:眼睛里,眼睛肿到不行,回北京一查是化学性烧伤。

关于海清

  关于哺乳的一场戏,海清表示,任何演员都不会用替身的。这场戏拍得非常“顺其自然”,是导演临时加的,因为想着两个婴儿不能饿着,当时想都没想就演了。在戏里能成为陈凯歌导演为葛优选定的“媳妇”很开心,跟王学圻、张丰毅、葛优几位戏骨对戏也非常过瘾,为好戏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其实,尺度都是杂念,底线也是杂念,因为都不是从角色出发的,都是从自我出发的。海清说:“一个好演员应该在表演时不设底线,但是我现在还真的没做到,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做到。这是我希望以后能达到的一个境界吧。”

  作为海清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大银幕作品。有场戏是,她推门出去,只是拍的背影,根本看不到表情,陈凯歌就说,“海清,你这感觉不对,有演的痕迹,要‘不演’。”是陈凯歌看到了海清那种演员都有那种起范儿的习惯,海清说:“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是教我们怎么演戏,但出来以后发现表演的最高境界,其实是“不演”,不露痕迹的表演。可以说《赵氏孤儿》是我迟来的一部毕业作品。”

陈凯歌谈表演

  我觉得葛优的表演吧,说个词可能会误导观众,演的很妩媚。妩媚这两个字可以放在葛优身上,妩媚就是什么都有了,什么都没有。比如你形容一个女人妩媚,可是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他就是一锅汤,所有的肉、菜都化里头了。味道都在,形看不见。

  黄晓明就是多情,死心塌地跟着程婴。三个原因让他们有这样的关系,第一个共享一个15年的秘密;第二俩人一块受过刺激,一女人在他俩面前自杀了,俩人也没招;第三个他俩都是好人。

  范冰冰演的是平静。角色多可怜啊,头天风光无限,第二天全变了。能平静的对待这个事,在这么大的危险面前淡然处之,这个人有性格。

  王学圻老师演的是个平常,他没使劲往坏人演,也没特鸡贼说我不想演反派,把他演成个好人吧。他就是演平常人,美女和权力都丢了,他这样的性格还没说哪里丢了哪里找回来。那边赵家太高调了,不灭你灭谁啊,给人家300多口都杀了,杀了又后悔,得了,我对你儿子好吧。

  海清就是一妈,两边都要顾着,就是把一妈演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