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最后的城堡>影评>荣誉和牺牲——说说《哈特的战争》和《最后的城堡》

荣誉和牺牲——说说《哈特的战争》和《最后的城堡》

电影中文名

最后的城堡

2009-01-20 11:30

E伯爵

E伯爵

想看 - 评分8.0

 

誉和牺牲——说说《哈特的战争》和《最后的城堡》

继续偷懒,影片资料如下

哈特的战争 Hart's War(2002)

导演:格利高里·赫利特 Gregory Hoblit
主演:布鲁斯·威利斯 Bruce Willis
   科林·法瑞尔 Colin Farrell
   特伦斯·霍华德 Terrence Howard
   马塞尔·尤里斯 Marcel Iures
内容简介:  
   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战俘营。此地战俘按照国籍不同分开管理。美国战俘的最高长官是麦克拉马拉上校,职业军人,一个神秘又受尊敬的人物。中尉汤姆·哈特原是耶鲁法学院的学生,应征入伍到欧洲参战,结果在战场上被俘,经过审讯后被分到麦克拉马拉手下。
  即使在战俘营里也有等级制度,军官和士兵被分开住在不同营房。汤姆本应分到军官营,但是他和上校两个人一见面就不愉快。上校怀疑汤姆被俘不止看上去那么简单。

  事实是汤姆在审讯中确实说出了一些情报。他对上校隐瞒了这一事实,心知肚明的上校因此把他分到士兵营。同样被分到士兵营的还有两个黑人,林肯·斯各特和拉马·阿契。当时美军中实行种族隔离,两个黑人军官受到白人的歧视与侮辱,阿契因一个白人士兵的陷害被德国人杀死。不久,一个欺侮黑人最厉害的白人种族主义军官被人杀死,一个目击证人指认斯各特为嫌疑人,一切证据都对他极为不利。

  德国纳粹头目菲瑟尔同意了麦克拉马拉上校的请求,按照日内瓦条约,开设军事法庭对斯各特进行审判,上校担任法官。这时法学院学生汤姆顺利成章担任了斯各特的律师,开始了调查。然而事情并不象看上去那么简单。哈特的深入调查与上校发生了冲突,他与斯各特之间也并未互相理解。当谋杀案的调查分开了德国人的注意力时,上校开始谋划带着他的士兵逃出战俘营。

  调查和分析引向更多的秘密。当一切都要被揭示出来时,哈特面临他从未经历的局面:在个人荣誉与国家利益,士兵的职责和自己的信念之间,汤姆·哈特必须作出改变他一生的决定。

 最后的城堡(2001)

导演: Rod Lurie
主演: 罗伯特·雷德福
制片国家/地区: USA

内容简介 
  埃尔文将军曾经参加过海湾战争并因出色的军事战略才能而显赫一时三星将领,因为一项错误被军事法庭扒掉了军衔,投入守卫极为森严的军事监狱。
  监狱的典狱长温特上校素以严酷的铁腕政策而著称,起初,埃尔文对这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上校颇为崇敬,但在埃尔文表达出他对典狱长管理方法的不满之后,这种崇敬就演变成了一种敌意和仇视。埃尔文与腐败的典狱长开始了公开的对峙,日趋激烈的对峙最终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越狱行动:埃尔文指挥着自己招募起来的“新军”——1200多名狱友,掀起了推翻典狱长统治的大战。
  一群曾被宣判为“再也不是军人”的囚犯,在监狱里,要证明自己依然能像勇敢的士兵那样战斗。所以,这场越狱行动不仅关系到他们的自由,更与他们曾视为生命的荣誉息息相关。

正文:
  
   我以前在“看片闲聊”里说过,我不大爱追着最新的片子看,一般都是等最热的劲头过了,才会慢悠悠地找来开,因此积了不少债(不过某些商业片倒是例外)。所以今天讲的都是老片子了。
   我是看了《哈特的战争》之后才想到把《最后的城堡》拉到一起说的。这两部片子非常相像:一个发生在战俘营,一个发生在监狱;主角都是曾经的军人;抵抗的对象一个是纳粹,一个是独裁监狱长;核心同样很像,讨论的是那种很铁血的男子汉情怀,一种很硬气的精神。当然不乏美国式的爱国主义教育,但是单看片中表现的“男人”这个词,还是让人觉得很感慨的。
   战俘和被军事法庭判决入狱的囚犯,在身份上都有一个共同的尴尬——他们曾经是军人。而军人是一种什么人呢?非凡的忍耐力、严格的纪律性、强烈的责任感、勇气和荣誉心,这些都是他们超出普通人的特质。而这些特质的加强是由于他们在一个需要这些特质作为支柱的群体中,当一个军人将这些特质抛弃后,会比战死更加糟糕,会沮丧、堕落,跟垃圾无异。
  在这两部影片几乎都有一个重新找回“荣誉”的过程。
  哈特(科林·法瑞尔饰)作为一个“少爷兵”,在二战结束前夕因为意外而被俘,他在审讯中被折磨,在扛不住的时候说出了油库的位置。当他进入集中营以后,这曾经的背叛行为就成了战俘首领麦克拉玛拉上校不信任他的原因。在这个集中营中,白人对黑人军官的种族歧视引起了谋杀,而哈特在艰难的环境中必须为黑人军官辩护。当发现原来被杀的白人军官是私通纳粹的叛徒,而整个审判是为了逃亡做准备、逃亡的目的则是炸毁兵工厂之后,哈特选择了自认为凶手,保住秘密。
  这是一个从懦夫到英雄的自我救赎过程,片名为《哈特的战争》,我看来确实是很贴切的。娇生惯养的大少爷,在严刑的逼问下意志薄弱,虽然可鄙,但并不是坏透了的。他从被俘开始就要战斗,跟纳粹战斗,跟恶劣的生存环境战斗,跟战俘营中的种族歧视战斗,更重要的是跟自己性格中的弱点战斗。这个人固然不是个坚强的士兵,但是他有做人的准则,他会以异乎寻常的执著和正义感来为黑人军官辩护,无论是麦克拉玛拉上校的暗示还是其他士兵的敌意,他只是单纯地要对抗偏见和歧视。
  在他得知固守的正义原来是为了掩饰另外一个正义活动的时候,麦克拉玛拉上校的话得到了验证——“牺牲是必要的”。但是他无法忍受无辜的黑人被处决——哪怕这个无辜者在得知真相后自愿认罪——于是他选择了自己来承担罪责。
  从懦弱的叛徒到掩护战友的牺牲者(差一点儿就求仁得仁),哈特的战斗不见血腥,但是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胆怯和自私让人失去荣誉,但是只有不放弃的人才能通过勇气来找回它。这和煽情无关,有这样的情节,哪怕是平淡地叙述出来也会很感人。
   在这个影片中最大的牺牲者是麦克拉玛拉上校(布鲁斯·威利斯饰)。从他分辨哈特的谎言就看得出他的睿智,他带头向被纳粹绞死的苏联军人敬礼时,我可以感觉到这个人身上带着很重的军人荣誉感。所以,当军营中出现种族歧视时,他的默许将个人的形象推向了令人很不舒服的境地。观众们当然都希望看到一个完美的英雄,他有领导能力、聪明干练,并且,他必须是公正的。但是软弱的哈特曾经在一段时间内显得比他更加公正,上校默许了黑人军官被冤枉,而且执意要让他得到非公平的审判。
   军人的荣誉在这个时候似乎被他自己玷污了。但是他对哈特说的“必须有所牺牲”,也有另外的含义。他牺牲了自己的公正,选择了更重要的战斗。当哈特决定自己代替黑人军官去死的时候——这也是种牺牲——原本逃出了战俘集中营的麦克拉马拉上校回来了,他向纳粹承认自己策划逃亡,并说愿意“负责”。
   他的行为最终落脚点是责任和牺牲。当他被击毙在雪泥中时,实际上也为这个人物的形象画上了一个圆:在他的身上,集中体现了本片所要表达的那种高尚的道德。这个战俘营中的囚犯向他的尸体集体敬礼,那一刻,哈特和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一种荣誉的回归。

   同样, 在《最后的城堡》中,埃尔文将军(罗伯特·雷德福饰演)将荣誉和牺牲也讲得更加直白。这一部片子和《哈特的战争》比起来,更加关注的是类似于“内心觉醒”的东西。
   荣誉对于一个肩膀上扛了三颗星的将军,比普通士兵更沉重。将军的荣誉是他卓越的战绩和他作为军人的骄傲。这个影片对比《哈特的战争》来说,在细节上的丰富更容易让人从细微处理解。
   第一个是关于典狱长的收藏。这个从来没上过战场、却又收集了很多战争文物的军官,在将军初来监狱时,曾得意地向他展示自己的珍藏。但是将军却对他表示了不屑,因为他把荣誉作为一种易碎品放在玻璃柜子里,而且这荣誉只是他从别人那里购买来的,虚假且华而不实。典狱长将这与埃尔文将军那在战场上获得的荣誉相比,让将军觉得是一种侮辱。在犯人们暴动的时候,将军指挥下属投石器把玻璃柜和收藏品砸得粉碎,实际上也是粉碎了典狱长引以为傲的“虚荣”。
   第二个是关于囚犯们一直在修的一堵石墙,他们称之为“城堡”。这帮劣质建筑工人的消极怠工始终让这工程拖拉而劣质。这事实上正是他们自暴自弃的反映。埃尔文将军的让犯人们明白,修这个是为他们自己,因为权力可以夺走“身份”,但是不能夺走士兵的尊严和荣誉。认真地完成工作,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现在所作的一切,这一点很重要。
   第三个则是关于变形的军礼。典狱长说囚犯们已经不再是士兵了,所以军礼和军衔都被废除。但是军礼所代表的,不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而是身份的认同。在这个黑狱中,囚犯不能彼此敬礼,埃尔文将军就将手举到额头边,轻轻地抚一下头发,这个变形的军礼,重新将军队中的礼仪和身份找回来,同时找回来的还有士兵的纪律性。
   第四个是关于“旗帜”。当埃尔文将军率领囚犯们暴动的时候,典狱长得到的线报是:暴动的目标是扯下旗帜,并倒挂上去。但是在典狱长冲动地向埃尔文将军开枪以后,却看到那升起的旗帜是一面整洁、崭新的星条旗。“谁也无法夺走我们的旗帜。”这个时候星条旗所代表的,并不是单纯的爱国主义,还有更多包涵信念的东西。
  埃尔文将军的死是一种牺牲,他的牺牲是为自己的信念和荣誉献祭,所以更具一种浪漫主义的英雄气质,这和罗伯特.雷德福一贯的银幕形象也很贴合。

  这两部片子综合起来说,都是涉及到对自我的定位和内省的历程。在逆境之中怎样才不消沉,不堕落,这几乎是从小学作文中就开始讨论的问题。人生却不能像铅笔写下的作文一般,有不对就擦掉重来。当原本衣冠楚楚的普通人或者阶层更高的人跌落到污泥中的时候,怎么样保持昂头挺胸的姿态,是一个很难的问题。电影给我们答案,但答案却只属于电影。对于看电影的我来说,注重的是寻找答案的过程。因为电影中的情感经历过提炼和升华,而回到现实却最终是平淡的,能于平淡中挣扎着维护自己的荣誉,能为此而牺牲,其实也并不比身陷囹圄轻松多少。

   最后说一下演员,鉴于两部影片中主演都是大牌,而且早有知名度,我就只着重夸一下《哈特的战争》中的配角马塞尔·尤里斯。他饰演的纳粹头目菲瑟尔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德国军人,一头银灰色的头发,优雅、阴沉,珍藏了“全德国唯一一张黑人爵士乐唱片”,参加过一战,儿子死于在二战中的俄国雪原。当谈到儿子被苏联人杀死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苦笑,说自己也杀了很多英国人、法国人,那些人也是别人的儿子。碰巧的是,他和哈特都是耶鲁的校友,还热心地向这个学弟提供了美国军事法庭条例——虽然这并不影响他最后下命令处决哈特,也不影响他掏出枪来打穿麦克拉玛拉上校的头。
   据说他扮演过《夜访吸血鬼》中巴黎的吸血鬼之一,我重看了一遍,却没认出来,天哪……
 
  

该片热门影评:

荣誉和牺牲——说说《哈特的战争》和《最后的城堡》

荣誉和牺牲——说说《哈特的战争》和《..

E伯爵评分8.0

太牛B了,什么叫做尊严。。。。。。

  刚刚看完翻拍的【稻草狗】,没想..

LaZyT_T评分10.0

一般

比较一般,没什么印象。

ye1464704

对垒风暴——为荣誉而战

好莱坞的视角无所不及,监狱题材片也一..

校长1444515评分7.0

对《最后的城堡》的一句话影评

虽然该片跟《肖申克的救赎》比起来,..

冰和炎评分9.0

更多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