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219 张图片 
66 位演职员 
182 条影评 
4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日瓦戈医生》试映时遭到来自各方面的强烈批评,大卫·里恩对此懊恼不已,甚至声称自己永远不再拍片了。

·日瓦戈医生的妻子冬妮娅扮演者是查里·卓别林之女杰拉尔丁·卓别林。

·影片中冰宫殿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是用一种特殊的蜡做成的。

·那位被日瓦戈拉上火车的女士在拍摄那场戏的时候摔倒并且受伤了,影片中保留了那个场景,虽然我们只看到她摔倒。

Quotes

精彩对白

Gen. Yevgraf Zhivago : Tonya, can you play the balalaika?

日瓦戈将军:冬妮娅,你会弹三弦琴吗?

Engineer : Can she play? She's an artist!

工程师:她会弹吗?她是个艺术家!

Komarovski : I give her to you, Yuri Andreavich. Wedding present.

科马罗夫斯基:我把她给你,约瑞,结婚礼物。

Komarovski : You interested?

科马罗夫斯基:你感兴趣吗?

Komarovski : There are two kinds of men and only two. And that young man is one kind. He is high-minded. He is pure. He's the kind of man the world pretends to look up to, and in fact despises. He is the kind of man who breeds unhappiness, particularly in women. Do you understand?

科马罗夫斯基:世界上有两种男人——只有两种。那个年轻人是第一种。他高尚,他纯洁。好像整个世界都在仰视,实际上,这个世界对他根本不屑一顾。他是那种会带来苦恼的人,尤其会带给女人。你明白吗?

Komarovski : There's another kind. Not high-minded, not pure, but alive. Now, that your tastes at this time should incline towards the juvenile is understandable; but for you to marry that boy would be a disaster. Because there's two kinds of women. There are two kinds of women and you, as we well know, are not the first kind. You, my dear, are a slut.

科马罗夫斯基:还有一种人,并不高尚,也不纯洁,但是充满活力。现在,在你这个年龄会喜爱那种年轻人,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对于你来说,嫁给那个男孩绝对是一场灾难。因为世界上有两种女人,而你,据我所知,并不属于前者,你,我亲爱的,是一个荡妇。

Lara : We'd have got married, had a house and children. If we'd had children, Yuri, would you like a boy or girl?

拉娜:我们本应该结婚,有房子和孩子,如果我们有孩子,约瑞,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Old Soldier : He's a good man.

老兵:他是一个好人。

Old Soldier : The doctor's a gentleman.

老兵:医生是位绅士。

Zhivago : "You shouldn't smoke. You've had a shock."

日瓦戈:你不应该吸烟,你刚中了子弹。

Zhivago : I think we may go mad if we think about all that.

日瓦戈:我想我们去考虑那些事情的话,我们会发疯的。

Goofs

穿帮镜头

·有一场戏讲日瓦戈医生回家(回家之前他在街上和拉拉擦肩而过,却没有看到对方),他走进一间有着玻璃门廊的房子,在他开门的时候,你可以看到玻璃上映出一个人的脸,这张面孔怎么看都像本片导演大卫•里恩。

·日瓦戈医生走进冰封的房间,他坐到写字台前用老式钢笔和墨水写诗。奇怪的是,当天气寒冷到能够把整个房间都冻起来的程度,墨水为什么没有结冰呢?

Story

幕后制作

[关于电影]

  有人批评《日瓦戈医生》对帕斯捷尔纳克的原著和俄国革命进行了曲解,影片刻意将原本的政治意识浪漫化,将波澜壮阔的革命史诗平面化和图解化,最终仅仅讲述了一段苍白的罗曼史,使本片较像一部以大时代为背景的爱情片。无论如何,当我们看到排成长队的苏联工人在一颗巨大的红星下鱼贯而行的时候,当我们看到小日瓦戈手捧一束白花看着一袭白衣的美丽母亲被钉入棺材的时候,当影片结尾水库上方出现一道彩虹的时候,我们的确感受到了影片中博大而深沉的对人、对最渺小个体、对生活的关爱和热情。

  波兰作家贡布罗维奇说:“我觉得任何一个尊重自己的艺术家都应当是,而且在每一种意义上都必然是名副其实的流亡者”。《日瓦戈医生》讲述了一个流亡的故事,一个关于流亡的理想和流亡的爱情的故事,当广袤的俄罗斯平原的冰雪融化后,它们最终汇成一曲奔涌的壮丽史诗,这是属于大卫·里恩的史诗。

  影片的主人公,饰演日瓦戈的奥玛·谢里夫在大卫·里恩的另一部名作《阿拉伯的劳伦斯》中扮演阿拉伯王子。他在影片中的表演“全心投入而不知所云”( 《芝加哥太阳报》),或许也正是这种“不知所云”充分表现了日瓦戈内向、敏感、多情而善良的复杂性格特征。

  影片改编自俄国作家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创作的长篇小说《日瓦戈医生》,凭借这部作品,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在1958年被授予了诺贝尔文学奖,以表彰他“为当代抒情诗歌和俄罗斯散文作家的文学传统所做出的卓越贡献”。 但作家在自己的祖国遭到了严厉的批判,并被迫放弃了这个奖项。

  《日瓦戈医生》是大卫·里恩金像三部曲的收关之作(另两部是《阿拉伯的劳伦斯》和《桂河大桥》),该片获十项奥斯卡奖提名,并最终获得了最佳改编剧本、电影配乐、摄影、服装设计、艺术指导五项大奖。

[关于导演]

  大卫·里恩无疑是一个古典主义者,他导演的《日瓦戈医生》也宏伟壮丽得如同一部古典主义戏剧。影片有长达六分钟的序曲,分场分幕,幕间休息还要加入幕间曲,幕间曲都是拿白桦林的油画做底子。大幕一次次开启,又一次次闭上,反复地入戏、出戏,合着影片中主人公的悲欢离合,又有庄严的调子,满浸了尘世的喜悦和哀伤,最后终能够超然其上,如同一次精神洗礼一般。实际上,在他的所有影片中都蕴含了某种带有宗教色彩的情感。

  大卫·里恩是如此迷恋形式,他对自然、四季和环境的重视程度简直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有的人说他“只会摆弄一些粗线条的简单玩意儿”,而喜爱他的人,也只是一些“看到舞台上有会流动的河水、有一匹看起来像真的的马,就会莫名兴奋起来的家伙”。这么说可真是刻薄极了,怪不得里恩听到这些评论,愤怒地宣布自己永远也不会再拍片了。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影片的确,的确提供了“会流动的水和看起来像真的的马”,里恩在布景上可谓不遗余力,展现出了俄罗斯油画一般深沉浪漫的四季景色。

[关于配乐]

  《日瓦戈医生》中,一把俄罗斯三弦琴作为线索贯穿了全片。这是一部关于吟唱的影片,是音乐让尘世间的苦难升华,沉淀为一笔关于民族和人本身的巨大财富。洗落铅华,历史的动荡悄然退居其后,唯一闪光的是生命和爱。

  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在什么时候,总会有人抚琴轻轻吟唱。正如影片结尾,拉娜和日瓦戈的女儿冬妮娅拥有弹奏三弦琴的才华一样。吟唱,冬妮娅的男友说:“她有那种天赋。”

  本片的配乐在当年获得奥斯卡最佳电影配乐的大奖。影片使用的背景音乐非常丰富,有军乐、俄国民谣、爵士、华尔滋……,其中最为大家所熟悉的旋律莫过于后被填上歌词的“Somewhere, My Love”,在片中曲名是《拉娜之歌》( Lara's Theme),专为日瓦戈医生的爱人拉娜所作,旋律优美舒缓,漫溢对生活的热情。配乐的作曲与指挥是法国人莫里斯·贾尔( Maurice Jarre),后来,他还为大卫·里恩的电影《雷恩的女儿》的担任配乐,1990年的《第六感生死恋》的配乐也出自他的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