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58 张图片 
174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1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里所有的业余演员来自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

·影片中,在Knockout Ned第一次杀人后,居住在上帝之城的众人都走近他,祝贺他杀人成功。其中第一个走向他的妇女的扮演者就是Knockout Ned扮演者Seu Jorge的亲妈妈。

·该片导演费尔南多·梅里尔斯曾经在一次采访时谈及到拍摄本片的危险时说道,如果他早知道在里约热内卢的贫民区拍摄影片会有如此高的危险性,他就不会决定接拍此片。

·导演费尔南多·梅里尔斯揭示,观众通过气罐车的保险杠分别看到Alicate、Cabeleira和Marreco的那个镜头,实际上是对1976年播出的电视剧《查理的天使》的致敬。

·为了制造片中Dadinho与Marreco之间的紧张关系,表演指导让Marreco的饰演者欺侮Dadinho的饰演者15天。在片中,当Marreco掌掴Dadinho时,Dadinho开始哭泣并且带着怨恨和怒气,而这些都是这15天的训练结果。

·影片中,当Buscape的兄弟Marreco被他们的父亲扇了耳光后,Buscape开始嘲笑Marreco,而这个场景里的很多对白都是演员们即兴的表演,并没有出现在剧本中。

·影片中,团伙作案前的祷告并非剧本原意,而是其中的一个业余演员以前真正参加过作案团伙。他告诉导演,如果不祷告就没法面对对手。出于真实性的考虑,导演听从了这位演员的建议,将祷告仪式加到了影片中。

·影片中为了毒品而战的场景,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尸体垒在一起,场面非常真实。这个效果是由一个曾经的奥斯卡奖获得者制作的。

·在新闻编辑室的一组场景里,很多摄制组成员都纷纷亮相,包括艺术导演Tule Peak,他扮演的是那个冲着Buscape笑,且年龄稍微大点的那位。

·在片中,Buscape曾经向Marina提到他们从来没洗过热水澡。这句话并未出现在剧本中,而是当剧组成员在拍摄休息时间,一位从小生活在里约热内卢贫民窟的孩子告诉他们的。为了真实性,演员在表演时就引用了。

·在影片最后第一个镜头里,小男孩丢掉了他的拖鞋,而后又回过身来捡,这是剧本里不曾有的,而是小男孩在拍摄过程中的一个小失误。为了表现小男孩的现场感,导演没有停止摄像机,而是抓拍住了小男孩丢掉拖鞋后的真实反应。

·演员Leandro Firmino真正来自贫民窟,而他无意于成为演员。他去试镜,仅仅希望能帮助朋友的公司,能够继续开下去。

·片中饰演Knockout Ned的演员Seu Jorge是一个在巴西非常受欢迎的灵魂歌手,他在影片中倾情演唱了一首歌曲。

·在英文字幕里,Mane Galinha被翻译成了“Knockout Ned”。但按照葡萄牙语,Mane Galinha的意思翻译成英文是“Chicken Manuel”。他的名字叫做“Manuel”,但因为他曾经偷过鸡,所以就戏称他为“偷鸡Manuel”。但在美国文化里,“Chicken”(鸡)暗指“胆小,懦弱”,这与Mane的性格不符。所以,在翻译成英文字幕时,就去掉了“鸡”的暗含义,而创造出了“Knockout Ned”,意为“迷人帅气Ned”。

·影片并没有选择在里约热内卢著名的贫民窟Cidade de Deus开机和取景,因为那里太乱了。但为了保证氛围和环境的真实性,他们选择了在与Cidade de Deus相邻的、危险性相对较小的贫民窟开机。

·导演最开始打算启用没有任何表演经历的人担纲,或者找一些表演技巧突出但又不太被观众所熟知的演员。就好比男一号Matheus Nachtergaele。导演曾在一部不知名的电影里看到过他的表演,十分肯定,打算请他出演。谈妥之后,导演Fernando Meirelles专注于剧本的改写工作。没曾想,Nachtergaele凭借在《古惑兄弟》(2000)中的出色表演,扬名于巴西。Meirelles开始有些失望,这与他的预计有很大出入。但已经成名的Nachtergaele向他保证,他的明星范儿绝对不会出现在影片中。为了达到导演的要求,Nachtergaele同样和其他演员一样,搬进了真实的贫民窟Cidade de Deus长达3个月之久,为演出做准备。

·片中Buscape这一角色是以本片同名小说作者Paulo Lins为原型的。

·片中,汽车旅馆的系列镜头,拍摄过程中并未清场,当拍完Marreco、Cabeleira和Alicate抢劫的场景后,有很多顾客投诉管理者,他们从其他房间里听到了枪声。

Quotes

精彩对白

Zé Pequeno: Dadinho my dick, my name now is Zé Pequeno, FUCK!

--------------------------------------------------------------------------------

Rocket: You need more than guts to be a good gangster, you need ideas.

--------------------------------------------------------------------------------

Buscapé: [after Dadinho kills many people in a motel] That night, Dadinho killed his dream of kill.

--------------------------------------------------------------------------------

Bené: I'm a playboy now.

--------------------------------------------------------------------------------

Zé Pequeno: Can you read?

Gang Member: I can read only the pictures.

--------------------------------------------------------------------------------

[after seen his pictures printed in the front page of the news by mistake]

Buscapé: Fuck... I'm dead!

[cut to slum]

Zé Pequeno: What's the name of that friend of yours who took this pictures?

Thiago: Buscapé.

[Enjoyng the pictures]

Zé Pequeno: Buscapé! The guy is good!

--------------------------------------------------------------------------------

Zé Pequeno: Where do you want to take the shot? In the hand or in the foot?

·孩子?我抽烟、吸毒、抢劫、杀人。我是一个男人!

Goofs

穿帮镜头

·发现错误:Knockout Ned朝着死去的男孩大喊大叫时,“尸体”还在呼吸。

·连贯性:Li'l Zé给Knockout Ned脱下衣服,Knockout Ned的裙子已经解开了纽扣。但在接下来的镜头中,他正在解开纽扣。

·角色造成的错误(或许是影片制作者故意的):Tender Trio冲进邻居的房子,然后逃进树林里的时候,Shaggy说Goose弄脏了他的脚踝,实际上是Clipper。Goose的脚踝安然无恙。

·在Lil Dice和Tender Trio外出闲逛的镜头里,Lil Dice的烟头长度随着镜头切换而发生了改变。
·在Lil'Ze被警察带往监狱的镜头里,Robert追着警车跑了很远。细心的观众可以发现,警车是雪弗兰2001年的车型,而电影设定的年代是1970年代。

·Tender Trio伙同一帮同伙在汽油站行凶的镜头里,混乱的场景里能看到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女人在前一个镜头里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气罐,但在接下来的镜头里,再也找不到那个气罐了。

·在酒店抢劫的场景里,Lil Dice领到一支六发的左轮手枪,并且没有额外的附加子弹。但在整个行窃过程中,他开枪的次数远远超过了六下。

·当Rocket对着死去的Lil'Ze拍照时,躺着的Lil'Ze肩膀在抽搐。

Story

幕后制作

  影片给人凌厉的视觉冲击,镜头快速的切换如同一把反复磨砺的匕首闪耀出夺目的寒光。干脆、直接地表现一切值得被表现的事物,绝不拖泥带水。影片借用了在纪实片中很少涉及的拍摄手法,如MTV式的迷幻色彩、高速闪现和突然定格等。比视觉形象更触目惊心的,是影片对犯罪场景的直接刻画。杀人在此片中不具有夸张的批判效果,也没有遮掩的含蓄,它让你相信,这座城市原本就是罪犯和刽子手的天堂。无休无止的掠夺、屠杀不仅是他们的乐趣所在,甚至构成了其人生价值的全部内涵。

  影片所要表述的并不只是布斯卡和Dadinho的心路历程,片中真正的主角是:神之城。在这个贫困的地方,发生了几十个纠缠不清的故事,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从未有人涉猎过的领域。其中一幕幕真实的故事,有爱,有笑,也有争斗。《神之城》是里约热内卢的真实写照,正是这个原因才是它成为了一部令人叹为观止的影片。

  一些尝试描写巴西现状的小说并没有体现其真正的动荡局面。日益加速的社会分裂使暴力犯罪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

  没有几位作者在书中详尽的描述了如今巴西的政局(巴西的种族隔离政策和发生在贫民区的暴力犯罪)。作者保罗·林斯出生于巴西的贫民区,在《神之城》中他通过一个全新的视角为我们揭示了存在于巴西的政治问题。贫民区中不但毒品交易泛滥,追逐权力的争斗也充斥其中。影片中的年青演员几乎都来自里约热内卢周边的贫民区,导演梅里拉斯和卡蒂拉与这些孩子相处了六个月。

  《神之城》复兴了巴西的电影界,同时让观众对巴西混乱形势的社会根源有了一定的认知。

  关于原著

  “20年里,每当我的儿子问我:爸爸,里约热内卢或其他巴西的大城市是什么样子的?我告诉他:你为什么不读一读《神之城》,那里就有关于它们的描述,懂我的意思吗?”

  ——马莱拉·萨力斯(记录片演员)

  《神之城》改编自小说《God's Town》,作者保罗·林斯花了八年的时间采访和收集相关毒品交易的资料。小说由Cia. Das Letras 出版后,受到了评论家的高度推崇,很快成为巴西最为畅销的小说之一。它将被翻译为6种语言在12个国家上市,其中包括:法国(Gallimard出版社),美国(Strauss & Giroux出版社),意大利(Einaudi出版社),英格兰(Bloomsbury出版社)。

  作者保罗·林斯与《神之城》

  1982年,人类学家艾尔巴·莎拉组织了一次关于神之城犯罪的讨论,这次讨论叫做“社会底层的犯罪”。那次讨论,保罗直接或间接的接触并采访了一些人。艾尔巴·莎拉要他写一篇研究人类学的文章,保罗告诉她自己对文学更感兴趣。于是,保罗写了一首诗,这首诗后来通过罗伯托·施瓦兹在Novos Estudos Cebrap杂志上刊登了出来。而罗伯托·施瓦兹也一直希望他写一部小说。1986年,保罗开始创作《神之城》,并于十年后完成了这部反映巴西社会底层暴力的作品。这本书于1997年出版。

  保罗说:“我创作这部小说的时候,经常在想也许有一天这部小说将被改编成一部电影搬上银幕。我喜欢电影,1980到1987我一直是神之城电影俱乐部的成员。这个电影俱乐部常常放映一些政治题材的影片,如:《Crossed Arms》,《Maquinas Paradas》和《They don't used Tuxedos》。我常想,如果将神之城搬上银幕,很多人都会参与进来。”

  当弗里南多·梅里勒斯有些狂热的告诉保罗他想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他激动极了。在1997年保罗将原著版权卖给了路易斯·施瓦兹。弗里南多和布劳里奥·曼托芬尼开始着手改编剧本。“我和布劳里奥的第一次接触是讨论影片的背景年代和所用的语言,那时他正在写开始的三份手稿。2年后,我又当了一次顾问,但这次是为了卡蒂拉·朗德。她开始加盟剧本的制作并希望更深层的挖掘人物的内心世界,这时影片已经在里约热内卢开拍了。早在拍摄记录片《News from a Private War》和”O Rappa“乐队的短片A Minha Alma (My Soul)时我和卡蒂拉就合作过,所以我可以肯定演员的人选将遵循现实主义风格来选择。”

  拍摄工作开始于2001年6月,保罗被邀请协助探讨影片中的一些问题,如:历史背景,服装和音乐。保罗也试着参与到拍摄当中。在片场,弗里南多和卡蒂拉也经常采纳他的一些建议。保罗对影片十分满意,他对演员们那种自然的演绎风格十分吃惊。

  保罗说:“我很高兴《神之城》被翻译成意大利语、法语、加泰罗尼亚语、瑞典语和丹麦语,并且在不久的将来将被翻译成英语。令我更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可以通过这部电影来了解《神之城》,他们会对发生在巴西这块土地上的暴力、遗弃、教育和贫困现象有更加深入的理解。”

  导演弗里南多·梅里拉斯谈《神之城》

  读《神之城》就像是在读一部启示录,一部关于我祖国另一面的启示录。在我读这本书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对存在于巴西社会的种族隔离有很深的了解。读完这部书之后,我才意识到我们这些来自中等阶级的人有时看不见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所谓的国家、法律、公民、教育、前途和未来等等一切都是抽象的概念。

  我决定拍摄一部忠实于原著的电影,一部反映贫民区生活而且毫无演技可言的电影。片中没有固定的情节,甚至没有职业演员的加盟。有的只是生活在现实中的孩子。我很幸运每一个演员都像我一样对影片有着极大的热情。

  《神之城》中所反映的问题不仅仅存在于巴西,也存在于整个世界。暴力滋生于我们这个文明的世界。第一世界的富足,却无法在第三世界和第四世界中出现。也可以这么说,他们挣扎于痛苦的边缘。

  摄影师恺撒·卡隆

  “……Pequeno毫无怜悯的毒打九岁的Bigolinha,直到他昏了过去。Pequeno认为他是在装死,所以他并没有停手。之后,Pequeno狂笑着将子弹射入Bigolinha停止抽搐的身体……”

  “……他加快了脚步,拐进一个街角,屏住呼吸看着他的伤口。他将脸颊靠在墙上,想确定是否有人尾随。却在瞬间被一颗子弹击中了眉心,Pequeno出现了……” 

  摄影师恺撒·卡隆将上述段落从原著中抄了下来贴到了门上,这样每次看到它我都会在头脑中形成一个清晰的人物形象。我和弗里南多谈论有关电影的定位及总体的大方向,他希望忠实于原著来拍摄这部影片。保罗书中的故事对我们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他的观察视角很独特,但是我们还是试着尽可能的将影片拍的原汁原味。

  当恺撒着手设计拍摄进程时,弗里南多已经决定采用真正生活在贫民区环境下的群众演员代替职业演员拍摄此片。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使影片看起来更为“真实”,但这也给摄制工作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其中最大的困难就是容易将片子拍成一部记录片。演员们对光线等基本要素没有概念,有些人(尤其时一些孩子)甚至无法区分小说和现实。

  拍摄伊始,恺撒认为这不过是一部动作戏。他们拥有各种各样的可供利用的暴力电影素材,可以轻易的从“素材库”中找到数之不尽的“梦幻”素材,制造出一部很炫的动作影片。但当恺撒和他的助手们仔细读完《神之城》之后,在摄制组成员眼中,所有的素材都化为虚无。小说将他们拉回到现实当中,所有花哨的情节都不可能在这部影片中出现,一切的一切对恺撒来说都是极大的挑战。尽管如此,我们看到的是一部成功的影片。

  影片改编自巴西作家帕洛林(Paolo lins)长达600页的同名小说,精彩呈现了跨越1960年到1980年,位于巴西城市里约(Rio)卫星市镇天主之城(City of God)贫民区的黑街帮派犯罪实录,帕洛林从小生长在天主之城(City of God)的大街上,书里面的每个鲜活角色,全都是他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

  为了让整部电影更客观更贴近写实基础,导演费南度大量采取非专业演员真实演出。他们先从里约各处街头找来了400多名非专业演员,在不告知电影拍摄的目的下,先让他们接受试镜及一些肢体训练,过程全都经过录像和纪录,最后再选出200名合适人选,依照年龄,个性的差异分成8组,再让他们接受一周两次,每次11小时的专业演员课程,这样的过程长达两个月。最后,再从中挑选出110位12到19岁表现最出色的人选,安排他们接受8个月密集的演员训练,并在训练过程中,借着和他们的密集互动,淬炼出最真实最生活的黑街语言和火并经验,再将其融入剧本,至于拍摄过程,导演更讲究非专业演员的临场即兴演出,使电影拥有更贴近市井面貌的写实风格。

  拍片时,为了完整呈现天主之城的黑色面貌,电影制作小组不顾性命安危,坚持整体动员到现场拍摄。在此工作不但需要一位熟悉当地现场状况,能和黑道对话,并内神通外鬼的制片联系事宜,更需要拟定制片草约,白纸黑字各种拍片规章(如每天交代拍片车辆来去的时间,由黑道提供临时演员的名单和所需费用等),而当片子开始拍摄第一天时,还发生了黑道老大突然认为无法无天剧本太过暴力,太过强调毒品交易内容,可能会给青少年带来不良示范而禁止拍摄的胁迫声音。

  剧组最终通过警方的全面戒护,和制作小组随机更换拍摄场地的方式,才得以让整部电影在不伤一兵一卒的状况下,如期制作完成。总之,长达2个多月(2001年6月到8月),耗资美金330万的拍摄过程就像是一场梦魇,不是得经过无数的交涉和沟通,就是得接受动不动就亮枪亮刀的胁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