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敌后 幕后揭秘 – Mtime时光网
 影片首页 
3 个视频 
67 张图片 
84 位演职员 
159 条影评 
5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本片是第一部细致描写美国海军新型F/A-18E/F“超级大黄蜂”战机的电影。

·在影片开头,记者提到了“辛辛那提停火协定”,这个协定确实存在,只不过叫作“达顿协定”。

·影片故事根据美国空军上校Scott O'Grady的真实经历改编,1995年,他驾驶的飞机在波斯尼亚上空被击落。

·美国空军上校Scott O'Grady曾因影片有损于形象而向20世纪福克斯公司提起诉讼,他称自己从不违抗命令。

·当卫星用热成像系统呈现出伯内特的图像时,声音效果与1987年的《铁血战士》(Predator)中的热成像相同。

·在球赛场景中,剧组人员确实尝试用飞机弹射器来发球,不幸的是,弹射器让球立即无影无踪。

·片中出现的卡尔文森号航母(USS Carl Vinson CVN 70)曾多次在其他影片中抛头露面。

·英国天空新闻台明显出现在片中,该新闻频道和20世纪福克斯都是隶属于Rupert Murdoch的新闻集团(News Corporation)。

Goofs

穿帮镜头

·片中雷格特制服上的军衔变更多次。

·片中3架直升机返回航母的画面中,有两架是单引擎,而在随后的画面中,这3架直升机中却有两架是双引擎。

·在伯内特的空降过程中,降落伞是矩形的,而当他挂在树上时,降落伞却变成圆形。

·当雷格特将一份文件交给伯内特时,纸是皱的,而当镜头切换到伯内特接过文件,纸张却变平整了。

·在片中对战机的俯拍镜头中,坐舱玻璃明显反射出照明器材。

·当伯内特决定进行反常规飞行时,战机左转,而在航母的监视屏上,却显示战机右转。

·当飞机从航母起飞时,机翼两端没有挂载导弹,而当飞机飞行在波斯尼亚上空时,机翼两端出现了导弹。

·伯内特和斯塔克豪斯在执行飞行任务时,接到“位于左侧森林”的指令,而当镜头切向飞行员时,他们却在向右侧张望。

·影片故事发生在1996年,片中提到的英雄飞行员约翰·丹佛死于空难,而现实中的空难是发生于1997年10月。

·雷格特的直升机由贝尔休伊变为贝尔412。

·塞尔维亚人吉普车上的机枪没装弹夹却仍在开火。

·1996年的美军军装是传统的粗棉布军装,而片中文森号航母上的海军着装是从1999年开始使用的。

·战机被击落时解体成两部分,而当塞尔维亚人检查飞机残骸时,坠毁的战机却是完整的。

·F/A-18-E/F“超级大黄蜂”战机是从1997年1月才开始装备的,而且最先装备的是斯坦尼斯号航母(USS John C.Stennis CVN 74)。

·伯内特被送到撤退集结地,他用无线电告知了雷格特,而雷格特却命令手下找出伯内特所在的位置,集结地点应该是事先确定好的。

·在与航母联系时,伯内特称自己的速度已经达到了3马赫,但“超级大黄蜂”战机在36000英尺高空的最高速度为1.6马赫。

Story

幕后制作

  制作人约翰·戴维斯希望将本片打造成一部集动作、技术、政治和情感于一身的新型动作片,他说:“虽然本片不乏同类影片中常见的火爆动作,但我更想表现出现代战争的复杂性及其如何影响为国效力的军人。”其实《深入敌后》的剧本初稿中只讲述了两位飞行员在敌后奋力逃生的故事,是编剧扎克·佩恩想到用两条平行的故事主线构建影片,即同时聚焦于制定营救计划的人们和敌后的惊险之旅。佩恩充分考虑到了政治因素的作用,北约试图阻止美军将领展开救援行动,以保全脆弱不堪的和平局面,被添加进政治背景的影片剧本由此具有了军事小说大师汤姆·克兰西的神韵。

  在佩恩笔下,飞行员克里斯·伯内特不是空军中的精英,而是平庸无奇的普通人,佩恩解释说:“这打破了好莱坞电影的传统惯例,《深入敌后》其实与搏击长空的英勇行为无关,伯内特不过是个陷入惊人险境的常人而已。”在物色扮演伯内特的演员时,制作人戴维斯看中了曾出演过喜剧片《脱线冲天炮》《拜见岳父大人》《特伦鲍姆一家》欧文·威尔逊,戴维斯说:“我之所以会决定让惯于塑造喜剧角色的欧文·威尔逊化身本片中的动作英雄,是因为我们需要一位截然不同的演员,欧文迷人而风趣,对动作戏也能轻松应对,最重要的是,他能像詹姆斯·斯图尔特加里·库柏史蒂夫·麦奎因一样轻易抓住观众,让观众感同身受。”

  威尔逊同样对这个非同以往的英雄角色很感兴趣,他说:“在《绝世天劫》《西域威龙》中,我分别扮演了宇航员和牛仔,而在《深入敌后》中,我要演绎的是一名飞行员。除了角色身份外,能与吉恩·哈克曼演对手戏也让我着实兴奋,因为我是看着他的电影长大的,他在《火爆教头草地兵》《法国贩毒网》中的精湛表演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和他联袂出演让我感到荣幸之至。”在研究角色期间,威尔逊曾前往海军基地体验飞行员的生活,他不但接受了严格的生存训练,还学会熟练进出F/A-18“超级大黄蜂”战斗攻击机。

  既然《深入敌后》是一部打破常规的新型战争片,那么执导影片的导演也必须不拘一格,独具慧眼的戴维斯最终锁定了广告导演约翰·摩尔。戴维斯认为摩尔拍摄的世嘉游戏机广告更像是一部讲述惊悚冒险故事的袖珍电影,摩尔以惊人的特技和直升机与摩托车的追逐场景展现出他不同凡响的视觉风格和剪辑才能。“虽然广告只有2、3分钟,但可以看出约翰不同于其他电影导演,”戴维斯说,“他有着自己的新锐叙事语言,而摄影机似乎成为了他手臂的延伸。”摩尔还对波斯尼亚冲突和军事武器很有研究,执导本片让他如鱼得水,就连担任影片技术顾问的海军上校大卫·肯尼迪(David Kennedy)都对军事知识渊博的摩尔赞赏不已。在美国国防部的全力协助下,剧组获准登上两艘航母实景拍摄,而摩尔也得以展现出真实可信的军旅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