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0 个视频 
102 张图片 
133 位演职员 
790 条影评 
6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影片改编自迈克尔·康宁汉1998年的普立策(The Pulitzer Prize)获奖小说。这本小说今年颇风光,还在阿尔莫多瓦的新片《对她说》里占有戏份。

·妮可·基德曼为了扮演弗吉妮娅·伍尔芙,造型上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尤其对鼻子下了很大的功夫。但似乎她太过于强调表演一个游走于疯狂与清醒边缘,文采飞扬的女性主义先驱,所以她还是不像那个在文学史上位置极其重要,外貌美丽文秀惊人的弗吉妮娅。

·为了表演好这个角色,基德曼读了大量她的日记,甚至开始练习用她的笔迹写字。作为女性主义的先驱人物,弗吉妮娅最著名的作品是《一个人的房间》,要求的是女性的解放,这也成为影片的一个隐藏主题。

·在这部致敬作品中,有众多英美知名演员。经常扮演硬汉角色的埃德·哈里斯这次扮演一个被艾滋病综合症折磨的病夫,同样他也阅读伍尔芙。而曾经在《哭泣游戏》里有出色表演的米兰达·理查森则扮演伍尔芙的姐姐,画家范奈莎。克莱尔·丹丝找到机会和她的偶像梅丽尔·斯特里普合作的机会,在其中扮演斯特里普的女儿。

·客串演出:(迈克尔·康宁汉)克拉丽莎(梅丽尔·斯特里普)在去花店的路上与本书作者擦肩而过。

·有太多的注意力围绕着劳拉·布朗在2001年的这段戏。担心朱丽安·摩尔的扮老化妆不太合适,加上在档期上有所冲突,于是由演员贝蒂斯·布莱尔出演老年的劳拉。这些场景与梅丽尔·斯特里普拍摄完成。然而,导演斯蒂芬·戴德力对此非常不满意,最后还是由摩尔自己出演,重新与斯特里普合作拍摄。

·“时时刻刻(The Hours)”是弗吉尼亚·沃尔芙的原著《杜罗薇夫人》最初的标题。

·在电影的开始,每一所房子都可以看到鲜花。每所房子的鲜花都有一个不同的颜色:红色、黄色和蓝色。这些是弗吉尼亚·沃尔芙的标志。

·尼可·基德曼是第三位并且是第一个女演员,因为扮演的角色有着一个假鼻子而获得奥斯卡奖。其他两人是:约瑟·菲勒,风流剑侠Cyrano de Bergerac (1950);李·马文,女贼金丝猫Cat Ballou (1965)。

·梅丽尔·斯特里普的部分最先拍摄,然后是朱丽安·摩尔,最后才是尼可·基德曼的。

·耗时6个小时的时间让朱丽安·摩尔变成一个老妇人。

·尼可·基德曼十分喜欢自己这个垫高的鼻子,私下也会戴上。当时由于她和汤姆·克鲁斯的离婚案一直引来大批狗仔队的注意。令她很得意的是,要是戴上她的假鼻子出去,就很容易躲避摄影记者的镜头,因为他们无法认出她来。

·奥斯卡奖项提名时候,影片给评委们带来一个不小的难题,他们不知道该把尼可·基德曼放到最佳女配角的提名(这里她就有可能和另外两位主演竞争此项大奖,或者每个人都将失去入围资格)还是最佳女演员的提名(要是从屏幕时间来看,她确实是配角)。梅丽尔·斯特里普在影片中出现42分钟,朱丽安·摩尔是33分钟,基德曼30分钟。最终给她最佳女演员奖的决定是明智的。

Quotes

精彩对白

Leonard Woolf: If I didn't know you better I'd call this ingratitude.

雷纳德·沃尔芙:如果我不能更加了解你,我就把这叫做忘恩。

Virginia Woolf: I am ungrateful? You call ME ungrateful? My life has been stolen from me. I'm living in a town I have no wish to live in... I'm living a life I have no wish to live... How did this happen?

弗吉尼亚·沃尔芙:是我不领情吗?你把我叫做不领情?我的生活已经从我这里偷走。我住在一个自己根本就不想生活的小镇里。我过着一种自己根本就不想过的生活。为什么会是这样呢?

--------------------------------------------------------------------------------

Virginia Woolf: I'm dying in this town.

弗吉尼亚·沃尔芙:我在这个小镇快要死了。

Leonard Woolf: If you were thinking clearly, Virginia, you would recall it was London that brought you low.

雷纳德·沃尔芙:如果你能想清楚,弗吉尼亚,你就会想起来这像是在伦敦,让你变得消沉。

Virginia Woolf: If I were thinking clearly? If I were thinking clearly?

弗吉尼亚·沃尔芙:如果我能想清楚?如果我能想清楚?

Leonard Woolf: We brought you to Richmond to give you peace.

雷纳德·沃尔芙:我们把你带到里彻蒙德,给你安宁。

Virginia Woolf: If I were thinking clearly, Leonard, I would tell you that I wrestle alone in the dark, in the deep dark, and that only I can know. Only I can understand my condition. You live with the threat, you tell me you live with the threat of my extinction. Leonard, I live with it too.

弗吉尼亚·沃尔芙:如果我能够想清楚,雷纳德,我会告诉你那是我独自一个人在黑暗中搏斗,在暗无天日的黑夜中,这是我唯一知道的事情。唯一我能看清楚的自己的境地。你和威胁生活在一起,你告诉我你和我的消失这个威胁住在一起。雷纳德,我也和它住在一起。

--------------------------------------------------------------------------------

Angelica Bell: What happens when we die?

安吉丽克·贝尔:我们死后会发生什么?

Virginia Woolf: What happens?

弗吉尼亚·沃尔芙:发生什么?

[pause]停顿

Virginia Woolf: We return to the place we came from.

弗吉尼亚·沃尔芙:我们回到我们来的地方。

Angelica Bell: I don't remember where I came from.

安吉丽克·贝尔:我不记得自己从哪里来了。

Virginia Woolf: Nor do I.

弗吉尼亚·沃尔芙:我也是。

--------------------------------------------------------------------------------

Angelica Bell: What were you thinking about?

安吉丽克·贝尔:你在说什么?

Virginia Woolf: I was going to kill my heroine. But I've changed my mind.

弗吉尼亚·沃尔芙:我准备杀死我的主人公。但现在我改主意了。

--------------------------------------------------------------------------------

Virginia Woolf: Did it matter, then, she asked herself, walking toward Bond Street. Did it matter that she must inevitably cease, completely. All this must go on without her. Did she resent it? Or did it not become consoling to believe that death ended absolutely? It is possible to die. It is possible to die.

弗吉尼亚·沃尔芙:这有关系吗,那么她问自己,沿着邦德大街走着。这有关系吗她必须不可避免地停止,完全地。所有这一切在没有她的时候都必须继续下去。她憎恨它吗?或者它无法令人欣慰地相信死亡最终将结束一切?它有可能死去。它有可能死去。

--------------------------------------------------------------------------------

Virginia Woolf: It's on this day. This day of all days. Her fate becomes clear to her.

弗吉尼亚·沃尔芙:正是在这一天。所有日子中的一天。命运在她看来越来越清楚了。

克拉丽莎沃甘:我当时想,这就是幸福的开始。我没有想到,这就是幸福,幸福就在一瞬间。

Goofs

穿帮镜头

·连贯性:在火车站的时候,雷纳德·沃尔芙的发型。

·连贯性:弗吉尼亚和雷纳德在火车站拍摄的全部场景时间是在5到10分钟之间,但在雷纳德身后的大钟只走了两分钟。

·克拉丽莎第一次拜访理查德的住所时,她收起了一些垃圾袋然后丢在地板上。随后她打开公寓的门准备离去的时候,垃圾袋已经在公寓外面的走廊里了。

·连贯性:当克拉丽莎在理查德的公寓收拾垃圾的时候,她的围巾和项链。

·连贯性:在埋葬小鸟的时候,弗吉尼亚把全部是黄色的玫瑰花放在小鸟的坟墓上,除了一朵不是黄色。在后来,我们可以看到她有三朵不是黄色的玫瑰花。

·连贯性:理查德·布朗在筛面粉的时候,在不同镜头之间,他的右脸时而有面粉,时而没有。

·连贯性:雷纳德在花园里工作完后,他脱下了靴子,几分钟后,他又是穿着鞋子去追弗吉尼亚的。

·连贯性:劳拉的儿子坐在桌前正在吃着早餐,在一个镜头中,他的杯子是空的,然后下一个镜头又是装满了橙汁。

·连贯性:路易斯在看望克拉丽莎的时候,她给了他一杯加冰块和柠檬的水,在后来的镜头中却看不到柠檬或者是冰块,再后来又看见柠檬并且没有冰块。

Story

幕后制作

  本片改编自迈克尔·康宁汉于1998年出版的同名小说,该书曾荣获普利策小说奖和福克纳文学奖,并被《纽约时报》、《洛杉矶时报》、《波士顿环球报》、《芝加哥论坛报》和《出版者周刊》评选为1998年度最佳小说。

  制作人斯科特·鲁丁当初买下小说的改编拍摄权时,曾有很多人怀疑电影无法演绎如此微妙而非线性的文学作品,因为将时间跨度长达70年的三个故事交织在一起着实难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担纲本片编剧的是久负盛名的剧作家戴维·黑尔,他的戏剧作品在百老汇和西区剧院一直长盛不衰,他的电影处女作《韦瑟比》在1985年摘得了柏林电影节的金熊奖,他为路易·马勒倾力打造的《毁灭》剧本造就出享誉影坛的情殇经典。

  因为小说中充满大量心理描写,所以仅仅改变叙事结构是远远不够的,黑尔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借助于动作和行为来表现人物的内心纠葛。他说:“在电影中,你只能用旁白来道出心声,而从一开始起,我们就决定不使用旁白,所以我必须构思出一系列事件去表现人物的内心活动。”为更好的演绎小说故事,黑尔在动笔之前曾特地拜访原著作者迈克尔·康宁汉,黑尔回忆说:“迈克尔本打算完成一部篇幅更长的小说,所以人物的背景相当丰富,那正是我改编影片剧本的无价之宝,他毫无保留的倾囊相助,我对他的敬仰之情与日俱增。”

  多才多艺的黑尔曾出演过本片导演史蒂芬·戴德利执导的舞台剧《苦伤道》(Via Dolorosa),该剧在伦敦皇家宫廷剧院上演了4个月,两人的长期合作让黑尔发觉到戴德利领会情感题材的出色天赋。

  在拍摄长片处女作《舞动人生》之前,戴德利曾为皇家宫廷剧院导演,执导并制作了100多个新剧目,他在1999年拍摄的短片处女作《八岁男孩》曾赢得英国电影电视艺术学院奖提名。戴德利还是老维克剧院和小维克剧院理事以及牛津大学当代剧院的教授。当制作人斯科特·鲁丁将黑尔完成的剧本初稿寄给戴德利时,他还从没看过康宁汉的原著。“当时我正在法国南部度假,”戴德利说,“我觉得剧本棒极了。后来原著作者迈克尔告诉我们可以按照我们的想法随意改编,但最后,我们决定尽可能的忠于原著。”

  康宁汉的小说《时时刻刻》是一个朋友送给梅丽尔·斯特里普的礼物,她回忆说:“当我的经纪人告诉我这部电影时,我无法想象怎样才能将这本以刻画人物心理见长的小说演绎成一部电影。不过当我看到剧本,我完全被征服了,戴维·黑尔是一位造诣精深的语言大师。”

  为扮演弗吉尼亚·伍尔芙妮可·基德曼深入研究了这位英国女作家的生活和作品。“要扮演真实存在过的人物必须抓住本质,”基德曼说,“戴维·黑尔和迈克尔·康宁汉给予我很多难能可贵的指导,在研究弗吉尼亚的过程中,我不但爱上了这个在死亡、疯狂和爱中苦苦挣扎的女子,而且还深受她的影响,在那段我人生中的特殊时期,我需要她,我需要去演绎她。”

  戴德利认为正式开拍前的排练必不可少,他说:“因为我来自剧戏舞台,所以很难不预先试演就直接拍摄。对我来说,只有这样才能激发出演员的内在动力和情感,我可以借此确定摄影机的摆放位置,而在场的编剧也可以根据演员的表演进行相应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