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四百击>影评>【文艺片】——南柯一梦的清醒真实面具

【文艺片】——南柯一梦的清醒真实面具

电影中文名

四百击

2013-04-10 21:23

marilynsun

marilynsun

想看

 

 

业片是两全其美,文艺片是依附生活却又渴望高于生活。人们都说,那些文艺青年们都是一群纠结的家伙,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弄个拐弯抹角的表达方式,不是高高在上自我感觉良好,便是一副俯视他人的无理傲慢。其实,这是一个误解。因为他们都忘记了,每个人说出来的话恰恰是自己内心的反射,话语成为了自己对面的镜子,照到的不是别人,恰恰是自己。可惜,没有人自知,反倒怪罪他人的不理不睬,却从不去想,其实那些人已经看懂了更多,不再计较也不再做出任何反应,他们只关注的是,内心的呼喊,生命的反省,还有情感的多重丰沛表达。

 

文艺片大多被归于晦涩难懂之列,确实有很多文艺片晃动着镜头、故弄玄虚的表达原本简单的意图。但,更多时候文艺片被这个时代的人们所放弃的原因却是,电影已经失去了糊弄、愚弄甚至欺骗观众的作用。在现实中本来就苦苦挣扎的人们,不愿意在屏幕之中看大被无限放大的微观世界。他们宁愿在那里来一次南柯一梦聊以慰藉自身的缺失,于是文艺片被本末倒置搁在了角落,成为了被遗忘和唾弃的家什。

 

文艺片这个名字本身已经成为了多愁善感、理想主义以及脱离现实生活本身小众群体,与鲁迅笔下的“落水狗”有得一比,于是文艺片也渐渐变得不够人待见。当然,这其中除了文艺片冗长、拖沓,剧情没个高低起伏、惊险刺激的视觉效果有关,更多的是与观者的心中无地感慨、无余思考有莫大的关系。所以,失去谎言和造梦功能的文艺片自然也就成为了非主流。

 

我与这样的非主流总是不期而遇,从最早日本的岩井俊二到台湾侯孝贤,再到欧洲和中东的伊朗,之后是鲜有的韩国,一直未能触及的只剩下两个,一个是那些被无数名家推荐的经典大师,另一个便是中国本土的文艺片。实则两者之间,相差甚远,不过却正好符合了最难触及的两端,一个已经难有再过誉的评说,而另一个却处于萌芽期间难免难评说。

 

《四百击》是导演特吕弗的第一部长片,也是他的半自传体电影,在开篇中便将此片献给了安德鲁巴赞,而这部电影的初创源头必定也同安德鲁巴赞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电影从巴黎的大街小巷的游离中开始,黑白画面的质感带来了莫名的沧桑之感,在这个只有黑白的世界中,光线的存在,是明显而暧昧的,而事实的电影画面中却是另一番情景。

 

故事从一个叫安托万开始的,而电影画面从教室里传递有着美女的挂历开始,老师罚到教室的角落站着,而他却在墙上写下了关于罚站的感想,自然让自大自尊的老师感到恼火。安托万的家庭也是贫穷枯燥,他和母亲还有继父生活在一个狭小而简陋的屋子。母亲和自己的老板有了外遇,而继父虽然对他还和善却没有担负起父亲的责任。在狭小空间内,每个人合理的距离被无限压缩,也无限压缩了彼此之间可能爆发冲突的能量。

 

童年时光,少年不堪世事,还如同刚出生的猫对周遭的现实世界充满着好奇、冒险以及无视规则的懵懂无知。于是,少年探索世界的方式也成为了偏离充斥着各种道德、人性、潜规则交织而成的无形之网中。当一切都处于变动不定型时期,作为少年最需要引导的时刻,却在周遭发生了一系列的不作为。老师自以为是的教育方式,以“棒下出人才”的方式对年少的安托万拳脚相加、嘲讽怒骂。而作为真正朝夕相处的父母却无暇顾忌,只能凭他人之言做最终的判定。安托万只有一个惜惜相惜的好友相伴,一同逃课一同去电影院,而后又一起谋划到朋友父亲工作的地方偷取打字机,最后却因无法出手在归还的时候被抓。那流过无声的画面中,清晰分明的书画着一种无知背后的疑惑,那时我总在想,我们曾经的年少也曽如此,却未能最终走到那底,是为什么,是当时一定发生过什么,一定有一双手从哪个地方伸出来,抓住了我,也抓住了冷漠世界中最后可能温存。

 

电影中安托万总是一副目无表情的脸,那张脸上没有少时的童真,也没有灿烂的笑容,更多的是一脸无辜的惊慌与看透世间的苍凉。而当他的父母将他抛给少年管教所时,最为人感到心痛的画面是安托万那目无表情的脸上,是解不开的疑惑和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当他和妓女、小偷共同被推上警车驶过巴黎街头时,透过铁窗口的他,惊恐万分的眼神中透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悲绝,无声流下的泪水和埋在阴影中的脸,该是一个怎样万劫不复的人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那时,我们或许才会意识到,什么是孤独,什么是无助,而什么是渺小如微尘的生命,在这个无法理解无法解释的现实世界,谁有权利去审判另一个人?

 

经典的电影,已经被无数次证明过被解读过的电影,总是存在某一种刺穿心灵的力量存在。当安托万和母亲再次在少年管教所见面时,他只盯着母亲那顶新帽子,生活现实中总是存在着不合理,可是,恰恰是自己的需求是不合理的存在。这些不合理成为了安托万背负着不愿离弃的根本,他带着这样根本逃离了少管所奔向了大海,在那里,天海一线之间,奔向潮汐去被逼回来的安托万,站在了无路可去的绝望之处。这个画面被导演用定格的方式永久地留存下来,恰如京东大鼓的聊聊说唱,不是缠绵悱恻的莺莺歌歌,而是平常之事的转调之音。

 

这样的经典电影已经鲜有人触及,除在专业学校中可能还有一隅之地,甚少再有人关注,如同我这般地躲避不及更是多如牛毛。不是其美妙画面的感染力在降低,恰是这样的影响力过与宏伟庞大,在这个人人都害怕被影响被引导被洗脑的时代,我们都已经学会了用强大自我排斥全部的权利掌控,也都学会了自斟自饮的自我侵淫。谁知,其实真相却是,我们都害怕,这个不再编造虚幻谎言的电影屏幕,在最高潮时刻,突然南柯一梦醒来,原来一场梦的空虚与唏嘘。清凉真相中,再无可遮羞的家什物,清醒地看到那张面具,狰狞之间,让自己就是那安托万站在海边,无处可存,却不得不接受这全部继续而往,可悲可叹,却已经无处可说。

 

2013-04-10

 

 

该片热门影评:

《四百击》——1959,年华老去

你见过1959年的巴黎么?芭蕾舞般轻轻跳..

九尾黑猫评分9.4

《四百下》:浪潮袭卷光阴去 韶华不为少年留

  《四百下》:浪潮袭卷光阴..

昨夜西风凋碧树评分8.4

【长镜头】——真实时空的情绪累积(top10)

【长镜头】——真实时空的情绪累积 ..

门下

【逼格】《四百击》:童年的忧伤

童年并不总是令人愉悦的,因为小孩子总..

我是萱草评分9.0

新浪潮,四百击

只有内心清冽的人才不惧,愿意睁大眼睛.

十三评分9.1

更多 39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