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挑逗性谋杀>影评>【挑逗性谋杀】——梦断高潮

【挑逗性谋杀】——梦断高潮

电影中文名

挑逗性谋杀

2011-11-02 20:32

MrWG

MrWG

想看

 

 

 

     的爱,你还记得那个夏日清晨/我们所见到的一切么?/在小路的拐弯处,一具丑恶的腐尸躺在小石铺成的床上。/两腿翘得很高,像个卖淫的女人,热腾腾地分泌着毒汁;/敞开肚皮,状貌放荡无耻,散发飘荡出阵阵秽气。/太阳照射着这具腐败的尸身,好像要把它烧得熟烂,闷热,然后将腐熟的养分强烈地奉还给大自然。/天空注视着这壮丽的尸体,仿佛一朵奇花在开放;/强烈的臭气,使你在草地之上,好像快要被熏倒一样。/苍蝇在烂肚子上嗡嗡来往,黑压压的一大群蛆虫,从肚子里钻出来,沿着臭皮囊,像粘稠的脓一样流动。/这些像潮水般汹涌起伏的蛆,爬上爬下翻滚如浪,好像这身躯,被气体吹大,不断地在那儿膨胀。/这地方奏出一种奇怪的音乐,似水在流,像风在鸣响,又像簸谷者以均匀的节奏,在他的箕中簸谷一样。/形体逐渐消失了,化为幻象,就像对着遗忘的画布,一位画家仅凭着他的记忆,逐步绘出的一幅草图。/躲在岩石后画,一只慌张的母狗,心怀不满的睨视我们;/它在等待机会,从尸骸上再捞取一块残留下来的骨头。/——可是将来,你也要像这堆秽物,像这令人恐怖的腐尸,我眼中的明星,我肉中的灿阳,你,我的激情、我的天使!/是的,优美的女王,你也难以避免,在领过临终圣事之后,你将远去,在野草繁花的阴湿的尘泥下面与白骨为伍。/那时,我的爱,请你告诉它们,那些吻你吃你的蛆虫,旧爱虽已分解,但我已保留了爱的形姿和爱的神髓。

 

——波德莱尔《恶之花》

 

 

     或许,童话比现实更斑驳龌龊,只要淀清了风花雪月的旖旎同缱绻;或许,现实比童话更柔靡瑰逸,只要接纳了不忍卒读的欲孽与猥亵。这是弗朗索瓦·欧容的电影,漫溢着血色和体液,倒映着肉体与死亡,如同绵亘的晨钟暮鼓,幽咽着一首陈旧得发了霉的遗音,唱不完的哀恸旋律,在几近鼎沸喧腾的高潮,被鸳鸯折颈硬生生地掐断,磐圜着可卡因般绝望而又灿烂的阵痛,滴淌着怅惘的污脓。

     逼仄阴翳的空房间被殷红的壁纸窒息般包围封闭,如同渗血的蔷薇花开荼靡。蒙住双眼的卢克战战兢兢又包含期许地吮嗅着艾莉丝白皙得叫人泫然欲泣的胴体——微匀玳瑁,小缀珊瑚的胸脯停泊着窦小含泉的粉红色蝴蝶;脂凝暗香,浮玉流琼的纤腰铺盖着新落的皑皑瑞雪;两腿内侧幽居蓬莱,花翻露蒂的深邃处绽放着一株盈盈开阖的睡莲——艾莉丝如同一个占卜问卦的吉普赛神婆,她口中念念有词,在这场诡谲而唯美的启蒙仪式中,卢克像是伊甸园苹果树下被引诱的亚当,不过这一次,妖冶的毒蛇并没有潜入他深埋欲望的未经开垦的处女地——面对早熟的艾莉丝撩拨的挑逗,性意识尚未觉醒的卢克依然无法点燃那根匍匐在两股间,从爱的天台起飞,直捣滔滔欲望星际的小火箭,他胯下疲软的无动于衷宣告了艾莉丝“成人革命”的失败,纵然艾莉丝强行脱掉了卢克从未膨胀过的内裤,却仍旧不能刺激这个天真得有些愚钝的大男孩雄性荷尔蒙骤增。于是,欲火熊熊的艾莉丝只能把满腔对身体的渴望注入厚厚的日记簿,在她香艳袅娜的文字那细腻生动的意淫中,和英挺俊朗的同班同学塞德翻云覆雨贪享鱼水之欢。现实的爱禁锢她小心翼翼呵护着与卢克双宿双栖的美满,但屈服于肉体的脆弱,却又让她在灰飞烟灭的忏悔中乐此不疲地与塞德共赴巫山云雨,编织着童话的春梦——她是执笔杜撰爱或欲的作者,现实、童话,版权都仅归她所有。

     空房间依旧盛开着阴森的暗红,宛如母腹子宫内蠢蠢欲动的婴胎,怀着紫沉沉的心事,酝酿着一往情深的海啸与飞蛾扑火的狂澜。

     当欲望倚靠了爱的名义,当童话比现实更惨烈地桎梏着狂野的追逐,在纯洁与邪恶间摆荡的艾莉丝于二者悖逆的孔隙间滋生了骇人的罪愆——打破童话的囹圄,近乎残酷的救赎,却被天真与无知包裹得天衣无缝——唯有塞德肉身的消亡,才能扼制折磨般的欢愉,欲望狰狞的面孔殒灭,摇摇欲坠的爱仿佛偷得了安定,但在埋葬塞德的清晨,为何卢克分明还是听到这具尸体的名字在艾莉丝酣睡的呓语中成为她甜蜜的呼唤?山湖的涟漪轻声呢喃,蓊郁葳蕤的枝叶遮蔽了琐碎的日光,模糊了他们线条优美的躯体,随着那一叶偏离现实的木船,驶向童话最冷冽的未知处……

现实<童话

     艾莉丝很美,金发如缕,唇红齿白,窈窕婀娜,湿润慧黠的眼睛汪着随时准备献祭自己的勾引,但她不是蒙娜丽莎的微笑,她是一枝从爱情的沃野中破土萌芽,被欲望浇灌的巴黎野玫瑰——课堂上,她姣丽蛊媚地打量着坐在前排的塞德,手中的笔似乎被施了魔咒,不自觉地勾勒起塞德令人垂涎的男性弧度,把她的视线与凌乱的心思拧成一股,汇聚成冲垮现实堤坝的洪水猛兽,灼烧着她干涸的生理慰藉。

     艾莉丝的轻佻竟然携带着几分少女的含蓄与羞赧,她的暧昧粉碎了所有的抗拒——塞德如同被她滚烫的火舌舔舐到瘙痒的私处,他默许而期盼地回过头对着艾莉丝邪异地微笑——像是把自己作为犒赏艾莉丝的奖励拱手相赠。有情才有欲,有欲才有情——爱与欲的纠葛叫人费解;然而,所欲非所爱,所爱亦非所欲——爱与欲的分离更令人费解。艾莉丝迫不及待像是赎罪般冲到卢克的教室与他拥吻,用他冷冰冰的双唇为鞭笞着灵魂的欲念降温。

     爱人与被人爱都会让我们身不由己,歌德曾说,爱,无论如何,总有些不讲道理。艾莉丝把裸露的乳房当做送给卢克的爱的礼物——她把爱视为交易。隔着玻璃窗,卢克从楼下端详着他的安琪儿,他的年轻的新娘,不错,他深爱着她,所以,卢克眼中所见,不是女人浮夸的魅惑,而是鲜活明艳的艾莉丝,他钟情的艾莉丝——他的爱和他的天真一样残忍,他对她的疼惜与千依百顺不断加重艾莉丝的负罪感:我们总是更愿意成为他人需要的对象,而不懂得如何去做一个与人携手同行的伴侣,在欲望作祟时,混淆“我爱你”与“我要你”的界限。

     若是用情来做标准,那么,不是得到的越多,而是付出的越多,才证明爱得越深刻。道理很浅显,但木讷的卢克或许并不知道,他关心的,只有如何去爱他的艾莉丝。夜幕适时拉开,在塞德训练拳击的体育馆浴室内,艾莉丝终于和她陌生又熟悉的身体冲撞在一起,雪藏的欲望被释放,是蓄谋已久的你情我愿,还是消除情欲魔障的假戏真做,都不重要了——塞德上钩了——在他步入高潮的仙乐飘飘的极乐之路上,痛苦万分的卢克用一把弹簧刀断送了他兴奋的痉挛,四溅的血花从塞德腹部喷薄,杀戮让艾莉丝的欲望在地狱的火焰中熄灭,为她挤出一丝被饶恕的光线。

现实>童话

     童话隔在现实与幸福中间——幸福的归宿是童话的必然,现实的尽头却是童话的破灭。
     幸福太不公平,现实是这么说的。因为它只把幸福分给童话。童话营造出一个又一个梦幻,用引线操纵着一个又一个漂亮的结局,然后看着我们在幸福的国度沉沦,却在现实中坠落,在幸福的边缘徘徊,流离失所。

     顺其自然的,他和她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故事的结尾在重合,仿佛永恒不变的戒律。但若失去了童话呢?谁都一无所有。

     载着塞德尸体的汽车在月色中逃离现实,带着艾莉丝与卢克的惊慌驶入了幽闭的密林。就像梦游仙境的“爱丽丝”一样,谋杀了神交对象的艾莉丝也遇见了引领他们走向童话王国的信使——兔子。但兔子被焦躁的卢克撞死了——艾莉丝愤怒而失控地对着卢克嘶吼咆哮,“这只兔子并没有做错什么!”,是了,刚才被施以极刑的塞德原来是“罪有应得”,他的死是神圣的,他是有罪之身,他没有兔子清白——而卢克却困惑了,同样是他们缔造的死亡,而艾莉丝却呈现出两种极端的迥异的态度。在艾莉丝的谴责下,卢克埋葬了无罪的兔子和有罪的塞德,而“彻底歼灭”了原罪的二人却在饥肠辘辘中迷失在童话的森林。

     童话里的巫婆都有一间斑斓靓丽的糖果屋,奶油的屋顶,巧克力的地板,棉花糖的窗户,水果蛋糕的床,然后像食蝇的猪笼草一样,把懵懂的孩子们诓骗进来,都先养着,数日后,白白胖胖的成了盘中餐,而依旧瘦骨嶙峋的,成了炉膛里的柴火。艾莉丝与卢克走不出去的这片森林也有一间有水有食物的木屋,当然,住的不是巫婆而是猎人。不过,猎人和巫婆一样,也是喜欢吃人的——塞德的尸体就成了他喂养卢克的肉块。他像饲养宠物一样,用项圈锁住卢克,而像对待牲畜一样,将艾莉丝放在地下室不闻不问——是的,这位独居深林的猎人只对男孩情有独钟。

     卢克对艾莉丝不参杂丝毫欲望的爱让他在艾莉丝的性祈祷之前仍旧君子般风度翩翩,但在猎人对卢克恩威并济的束缚中,他久催不起的高潮终于在猎人帮他自渎时出现了——他们互相摩挲着身体沐浴,在同一张床上尽宾主之谊,甚至完事后猎人还用美味奖赏了辛苦的卢克——卢克从最初的憎恶反感,也渐渐享受起这个怪异的依恋——

     在张元导演的改编自王小波作品的电影【东宫西宫】中,阿兰面对警察小史的凌辱与拷问,却咄咄逼人而哀婉深挚地反驳到,“死囚爱刽子手,女贼爱衙役,我们爱你们,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同样的,在这种混合了同性之爱与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感情作用下,卢克与猎人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终于,卢克从熟睡的猎人身上拿到了地下室的钥匙,他割断了锁住自己的项圈,救出了艾莉丝,可正当艾莉丝意欲杀害猎人复仇时,他却因为某些连他自己都不明究理的感情阻止了艾莉丝。当他转身关门时,发现猎人正聚精会神盯着他,当然,猎人也没再阻止他和艾莉丝逃离,只是,卢克竟然不舍地凝望着这个在艾莉丝看来变态已极的恶魔撒旦,用嘴角挤出的一丝悲戚挥别了木屋里的一切。

     森林依然静谧,蜿蜒的藤萝与蔓延的杂草湮没了所有的悔恨,摆脱了追踪,没有罪恶感的侵扰,已经蜕变为男人的卢克和艾莉丝朝圣般在河边的大石上忘我纵情地交媾,爱与欲竟然这么紧密地贴合在一起。清澈的流水变成了诗人描绘的潺潺叮咚声,浓稠的阳光执拗地洒下来,落成点点光斑,调皮地游弋在他和她的皮肤上。好像又有一只兔子窜进了草丛,狐狸羞涩地窥探,鸟儿唱起了欢歌,连脚下匆匆溜过的松鼠也不忍打扰了他们来之不易的相拥——童话好像应该这么美满地结束了。

     但现实却并非只有心爱的彼此,枪响与犬吠打破了他们暂时遗忘的世界。柏格森说,任何一件事,只要你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就都会有几分好笑。爱情亦然。警察搜寻的脚步让迷乱的森林立刻规整起来,卢克与艾莉丝无所遁形,现实的惩罚不会轻易饶恕任何企图蒙蔽的罪恶。卢克把枪交给艾莉丝防身,却被警察误以为是艾莉丝行凶的利器,让她阴差阳错地死在了机关枪的扫射中,背叛伊甸园的夏娃终于被上帝无情地惩处。而被押送的卢克在警车上看到猎人躺在地上任由暴戾的警员们拳打脚踢,却哭喊着让警察放过他,“他什么都没有做!”——那个曾经伤害他,却让他莫名悸动又眷恋的人。

     童话终结,或者,是现实的又一次开始。没人知道艾莉丝是否真的爱过卢克,但卢克对艾莉丝沉甸甸的爱也将封存。木屋依然悄无声息地伫立在森林某个不经意的角落,等待着新的传奇再次上演——时光落满尘埃,信望爱的少年们,仍嬉笑着在追寻爱的小径上风雨兼程。

     想起泰戈尔《吉檀迦利》中的诗句:

     在七月淫雨的浓阴中,你用秘密的脚步行走,夜一般的轻悄,躲过一切的守望的人。

     今天,清晨闭上眼,不理连连呼喊的狂啸的东风,一张厚厚的纱幕遮住永远清醒的碧空。

     林野住了歌声,家家闭户。在这冷寂的街上,你是孤独的行人。呵,我唯一的朋友,

     我最爱的人,我的家门是开着的--不要梦一般地走过罢。

 

 

 

 

 

 

 

 

 

--------------------------------------------------------------

 

而塞德的一个背影,都能让艾莉丝在欲望的火焰中烧焦

塞德也默契地感到了艾莉丝的挑逗,和室友模拟着与艾莉丝摩挲的场景

艾莉丝欺骗卢克说塞德强暴了自己,要卢克和自己一起杀死塞德

只是卢克对艾莉丝纯洁的爱无法让他对女友产生非分之想

怒火中烧的卢克杀死了塞德

艾莉丝的欲望就这么被她自以为是的扼杀了

但塞德的尸体是否就意味着艾莉丝爱欲的解脱

淋浴冲刷着他和她的罪孽,却无法洗去难以抹灭的劫缘

他们埋葬了卢克

而林子深处独居的猎人却困住了卢克与艾莉丝

猎人一步步占有者卢克

面对成人世界汹涌的欲望挑战,怯懦的卢克异常反感与害怕

而他从未有过的高潮却在猎人帮他jerk off的时候出现了

体验过成人的情欲畅快后,卢克似乎怅然若失

面对出逃的卢克,猎人并未追截,而是安静的默许,没人明白他的感情究竟寄宿何处

该片热门影评:

〈法国〉《挑逗性谋杀》:怪!怪!怪!

这是一部富有情色、谋杀、怪人、鸡..

妖夜回廊评分7.1

【挑逗性谋杀】——梦断高潮

MrWG评分10.0

挑逗性谋杀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被害者对于犯罪..

薛定谔的猫-评分6.8

《挑逗性谋杀》

犯罪从来不是一门艺术,以爱为名义的犯..

J4L·评分5.8

非暴力不合作

不知道这片子在说什么,没看懂,高中男..

喵丢丢评分7.0

更多 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