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忘了我是谁>影评>美国主旋律:英雄形象的消解与重构——《忘我奇缘》

美国主旋律:英雄形象的消解与重构——《忘我奇缘》

电影中文名

忘了我是谁

2009-10-31 20:33

扬花点点

扬花点点

想看 - 评分8.0

 

      本没有看电影前浏览剧情介绍的习惯,从始至终由自己去发现、去理解的新鲜感和惊喜感。

     《The Majestic》,中译名是《电影人生》,或译《忘我奇缘》。首先承认是前者吸引我去观看,想象是主角走进电影当中的奇幻片,或者是接近《楚门世界》的题材。随着剧情发展,Jim Carry失忆,并且没有在电影里历险,我又很敏感地把《忘我奇缘》联想到如《我是谁》那种97后港人自我身份指认存在困惑的主题,但是美国并没有“一国两制”之类的棘手问题。直到出现阵亡士兵的陵园,才确定其实是一部关于英雄的美国主旋律电影。

       先别因其是灌输美国主流价值观的电影而忙着拒绝、排斥,应该正视的是,任何一个民族都需要英雄形象的存在,没有英雄的民族是没有骄傲没有斗志可言的,难能可贵的是,它能使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为之所动,例如最为成功的《阿甘正传》。不管观众是否接受当中传播和灌输的内容,起码可以从表现方式和手法上反思我国主旋律电影的缺陷。

 

      《忘我奇缘》的线索是英雄重现-消解-重构的过程。

      英雄形象重现:因车祸失忆的好莱坞编剧艾波顿被罗林镇的老人救起,该镇大部分人口是老年人,青年一代都在二战中阵亡,没有人走出悲伤,镇上唯一的电影院也因此关闭。他们接受样貌相仿的艾波顿是失踪九年未见尸体的战士卢克,因他们渴望英雄;尽管戏院的黑人和卢克的女友一早发现他是个赝品,仍没有拆除,准确来说,是不愿拆穿。他们需要英雄带领他们开创新生活,如重开电影院。

      英雄形象消解:卢克能弹得一手精湛的古典钢琴,而艾波顿却弹爵士;卢克为国而战,艾波顿却是为追女人而参加共产党会议和贪生怕死之徒——艾波顿的这些特征正是对镇民赋予其英雄身份的颠覆,同时英雄形象也逐渐瓦解。

      英雄形象重构:艾波顿在法庭上拒绝陈述律师准备好的声明,公然对抗非美活动委员会。赢得罗林镇所有人的肯定,并很程式化地抱得美人归(可怜的女人再次成为英雄的奖品)。颇具反讽意味的是,经过一番勇敢对质,艾波顿不但不用蹲监狱,还成了英雄。如律师所言,委员会不会进一步成就他成烈士,而把他塑造成对他们有利的证人:他陈述间无意供出另一个共产党员。原来英雄的由来并非清白无辜的。

 

      纵观全片,美国主流价值观中的英雄形象无非两种:一种是以卢克为代表,为国捐躯,维护和平和正义;另一种是以艾波顿为代表,为维护国家宪法和民主原则而战。而英雄是无论什么年代都需要的精神偶像,亦是本片的现实意义。

该片热门影评:

回归

我认为再没有比“回归”更贴切的片名..

十岔口评分8.2

美国主旋律:英雄形象的消解与重构——《忘我奇缘》

基本没有看电影前浏览剧情介绍的习惯..

扬花点点评分8.0

对电影《忘了我是谁》的一句话影评

刚刚看到影片封皮的时候,我还以为又是..

湘江北去独立寒秋评分9.2

忘了我是谁

这是彼得·艾普顿在最后法庭申述..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867291评分10.0

没有惊喜的电影人生 —— The Majestic

这只是一部纯粹的剧情片。幸好,故事的..

尖尖1129569评分7.8

更多 2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