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细雪>影评>细雪の物语

细雪の物语

电影中文名

细雪

2011-07-26 12:41

渐兴

渐兴

想看

 

     影《细雪》唯美至极,但不足以将谷崎润一郎原作中女主的情感表现出来,毕竟时空上限制了。但电影《细雪》巧就巧在,它把贞之助这个“幕后人”给搬出来了,而把这个“幕后人”搬出来的幕后人就是市川昆的妻子和田夏十。(可以参照岩井俊二的《市川昆物语》)

   

在《细雪》中,女性作为了“主体性”的存在,男人们成了被动的“客体”,通常作为旁观者或局外人出现:如贞之助作为她们美的见证者和欣赏者,而板仓和奥畑作为两个“无德无能”的附庸先后从这个女性世界出局。

 

 

(一)春之幸

 

幸子这个人物从外到内都是不偏不倚,符合中庸之道的。她夏天穿西装,其它季节着和服;她爱弹钢琴,又时常弹三弦。幸子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但她始终为妹妹们的婚姻操劳,她对一切都很敏感,常常还为一些过去已久的和即将到来的时刻伤心,小说中描写她在自己流产一周年的那天落泪。幸子是全篇的叙述视角。小说中赏樱花的桥段都是由幸子的感受来抒发的。赏花作为过去生活的方式,四姐妹因为命运的流变而使一同赏花成为一去不复还的记忆,幸子为此常落泪感伤。

四姐妹互为照应,正如四季的变迁。四季变迁同她们感情生活的变化也变得不可分离。与自然之间的情愫本来是很微妙的,但通过一年之间各种与四季相融合的活动而开始作为情感的载体,晚樱如同雪子迟暮的婚嫁。生活与自然融为一体,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寄情到了自然中不同的物,自然的时钟转动,生活的习俗也随着调整。

 

(二)夏之妙

 

妙子性格活泼开朗,恰如夏日。与雪子相比,妙子是一个完全顺应时代潮流的人,是那个时代摩登女性的典范,同时也是姐姐雪子的一个反面。雪子的婚嫁在明处,妙子的婚嫁则写在暗处,她们之间隐约存在着一种紧张的关系。

由于错过家业最旺盛的时期,妙子对于金钱的依赖很早就显现了。她是一个急需寻求自我存在、自我认同的人。她从不暴露自己的弱点,不管在何处总是光彩照人,活力四射。她所展现的舞姿、才华都极具视觉吸引力。她不放过任何能表现自己的机会,比如小说中学外国老太太的不标准的腔调,引来众人的笑声。在她身上,女性的主体性已经到达极点。妙子洗澡,大胆宽衣坦胸,在性解放上,与江户川柳式的戏谑和好色的审美意识结合。虽然放荡却并不龌龊,卑粗却并不鄙俗,这恰是现代西方所认同的性感。而《细雪》只用含蓄的语言暗示性地描写了妙子的爱欲生活,没有直接描写情爱的场面,没有让人卷入男女关系的漩涡。

 

 

处于新旧时代的交接点上,她全然地奔赴于时代潮流,在她吸收开放的一面外,又沾染了不良的习性。她随机应变地调整自己的生存状态,但她过于依赖物质,所作出的改变难免会背弃传统的伦理道德。随着自我欲望的不断滋长,她开始放纵自我。和奥畑的私奔也与浪漫无关,它是不受作者待见的。从“新闻事件”可以看出妙子的反叛,这不等同中国小说常提及的反封建,而是背离贵族传统的“丑闻”。下卷中真相托出的时候,妙子的那份可爱已经荡然无存了,身体开始发胖,穿和服时已经显现实际年龄。她任性地选择了板仓,同时金钱上利用公子哥奥畑,在奥畑无所着落的时候,又和三好厮混。这个在恋爱中跳来跳去的女人最终产下一个美丽的死婴。

 

(三)秋之鹤

 

    中途搬去东京的大姐鹤子在小说中出场的次数不多,份量不重,但她却处于一个家族的“家长”地位,而且很早就担当起这个身份。她性格坚韧,从不逾矩。拥有关西大族的气质,同时她还是一个门第观念极强的女性,常年刻板守旧,盲目地跟随时代的步伐。

她和辰雄继承了父亲的遗产,但经营不善。到了东京后住进了“危房”,这是十分讽刺的事。鹤子和辰雄作为长房,对未出嫁的雪子和妙子有责任照顾,但由于生活在东京,开销大,照顾自己的几个孩子都十分困难,因而也顾虑不到两个未出嫁的妹妹。无论如何,她仍旧保持家长的威严。还有辰雄在“新闻事件”发生后所作出的选择既如此笨拙,这种“一石二鸟”的办法,让雪子和妙子极其厌恶这个姐夫。       

鹤子和妙子的关系是可想而知的——一个极度保守,一个极度开放。在后来对于妙子的态度上,鹤子对其已经冷酷到了极点。

 

(四)冬之雪

 

这部小说的绝对主人公雪子的心理状态是小说的另一条暗流,绝大部分是以她不太引人注目的行为和极少的言语而被旁人“推论”出来的。此人物形象的“留白”,反而让读者对其内心世界的遐想占了上风,使前面的这些推论显得多余。  

 

 

 

雪子气质纯洁宁静,像她的母亲,父亲在生前也最喜欢雪子;另外,悦子对雪子的亲近态度让人觉得雪子比起幸子更像是悦子的母亲。雪子受过很好的教育,爱读西方文学看西方电影,会弹钢琴会法语。这个资历在常人看来是无可挑剔的,但她又是被人挑剔的重点:年岁增长,脸上的褐色斑,说话唯唯诺诺,甚至连打电话都打不好,常有来访者以证明莳冈家族的清白对其妹妹“曾经的不轨”都要调查追究,这些都导致她的相亲常常无果而终。但是,我们也可以看见其“惊艳”的一面,从东京归来的晚上,她一改往常有说有笑地喝了很多白葡萄酒,如此又显现出她明朗的一面。另外,在谴责妙子的不道德行为时,她步步紧逼,直言不讳,让妙子无言以对。她虽瘦弱,但四姐妹中唯独她没生过什么疾病。五次相亲中,来相亲的人一个比一个老,而且表现的怪癖不少,作者没有强调这是对雪子的亵渎。雪子对此几乎没有任何回应,既没有表明应允又没有表示反对,这一切好像与她毫无关系,这是很滑稽的事。相亲每次都是集体出动,这些“老绅士”每次都竭力自我表现,从没有对真正的主人公雪子有过半点关心或者宽容。而在后来,雪子与御牧的相会中才勉强有了交流氛围。雪子嫁给贵族御牧表面令家人满意,但雪子并不十分高兴,没有人真正地进入她的内心世界,包括幸子在内。最后的婚嫁表明她还是去了东京。在雪子这个人物身上,我们看见了“哀”,她只能被动地面对不可逃遁的命运。与忧愁的姐姐幸子不一样,她背对着我们,如同背对着世俗,因而她的美丽与哀愁也无人问津。

 

小说数次写道雪子脸上的褐色斑,这块象征着“贞洁”的褐斑将会伴随婚姻生活而终结。从前“佳人翠袖蔚云霞,京洛樱花嵯峨繁”,而今“此身行作出岫云,日暮犹试嫁衣裳”。雪子嫁给贵族御牧,“最后的贵族”又可得以延续。御牧本质上完全是一个西化的人,他拥有西方人的很多优点,同时作者给予他天真的一面,算是对贵族最终的慰藉。但贵族终将没落,他们所持有的美德也将被时代的浊流带走。雪子总是让人怜惜的,总体来说,她是一个不顺应时代潮流的人,是作者理想中的最后的贵族,她的缄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作者的缄默——作者无可奈何地听之任之于现实的摆布。雪子身上凝聚着谷崎的美学理想,是作者对古典之美最后的回望。《细雪》之名也如同雪子的名字一样私密,没有大喜大悲,即使结果有些悲凉,她也悄无声息地走过了一个冬天。

 

该片热门影评:

《细雪》——樱花烂漫几多时

作为唯美主义的代表作,这部《细雪》..

叛卡门

细雪:经典动人的日式刻画

虽说现在影像店早已门庭冷落一致走..

尉迟上九评分9.0

细雪-细细品位

    足足看了四天终于..

于意云何评分9.1

细雪

看的国语配音版,估计现在在中国很难..

划根火柴就是爱评分10.0

一句话影评

就是好奇市川昆和石阪浩二合作除金田一..

玫瑰水母评分8.0

更多 18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