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辛德勒的名单>影评>【解读经典】之《辛德勒名单》拉片(上)

【解读经典】之《辛德勒名单》拉片(上)

电影中文名

辛德勒的名单

2011-08-17 09:00

下一位大师

下一位大师

想看 - 评分9.4

 

 

德勒名单》是犹太导演斯庇尔伯格对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屠杀600万犹太人惨剧的回顾,影片以悲观阴郁的基调和富于强烈戏剧张力的惊悚元素,透过主人公辛德勒的眼睛,重回二战时的波兰科拉科,带领人们经历这个城市从繁荣到废墟的一切,同时在那个没有人性的时代里努力寻找人性的微芒,最终揭示了一个主题------人类的良知在任何恶劣的境况中都不会完全地泯灭。值得一提的是斯庇尔伯格并不想以历史仇恨或历史批判的眼光来处理这个题材,不是揭开历史的伤疤,加深它的痛楚,他只是想通过讲述一个普通人在充满敌意和荒谬的世界中挣扎的超道德的故事,来检视这个事件和它对当事人以及整个时代的影响,并且将这个影响化做忠诚的记录与忠告,安慰逝去的灵魂,警醒着幸存者,传递给不曾经历的人。         

战争已经结束,光明已经来临,没有什么是永恒而不可化解的,世人应谨记犹太人为了送给义人辛德勒的戒指,还有寻那上面的希伯来文:凡救一命,即救全世界。

 

长达三个小时的电影《辛德勒名单》做为影视专业最为经典的教科书之一,赏析它的视听语言可能成为一种必要。《辛德勒名单》约有一千七百多个镜头几百个场景吧,现在我想按场景进行拉片。这不是一个小工程,不过与斯庇尔伯格把一千个镜头几百个场景拍出来所花费的人力、财力、时间和精力相比,我所花费的时间与精力应该说是九牛一毛了。我试图以编剧或导演的角度审视欣赏《辛》。我想我应该以这样一种姿态走进光影世界的门槛,蚂蚁能啃骨头,愚公可搬大山,“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东风唤不回。”阿门!  

 

 

 

 

 

<辛德勒名单>以犹太人的宗教仪式开场,一支蜡烛闪烁着美丽的光芒,这种以细节开场的方式不太符合好莱坞讲故事的传统方式,这个以彩色片拍摄的点蜡烛有一种仪式的庄重感和宗教的伟大力量——希望。人去屋空的镜头是用广角拍摄的,将近熄灭的蜡烛已变成黑白色彩——只有一线烛光还保留着淡淡的红色。充满象征色彩的画面预示着本片故事的开展。蜡烛媳灭后,上升的淡淡轻烟通过相似蒙太奇直接切换到二战期间波兰火车站上的浓烟。

 

 

然后是一组多机位多角度放东西的特写镜头表现出形势的严峻和不可逆料。这种节奏快速的蒙太奇方式是好莱坞流畅剪辑的典型手法

 

 

从花白胡老者所罗门拉出并开始横向移动,出人意料的是镜头里已经是人潮涌动,犹太人以及一些德国宪兵站满了站台。登记人员也坐下了长长的一排,只听各种通报姓名的声音包括小孩的声音此起彼伏,与此同时,一声尖厉的汽笛阵阵响起,这意味着恐怖。这也是个长镜头,15秒钟,交代了整个车站重新登记犹太人名单的情况。

 

长镜头

几幅截图可看出,斯皮尔伯格对空间的驾驭能力极强。表现一个大场面,要有主有次,并且要用合适的手段表现出来。几幅组图之间能相互独立,且各自拿出来能够作为单幅,好的纪实作品,又需要图之间有某种形式上,或内在的相互联系。

(最后一幅上边的KRAKOW则交待了地点,波兰的克拉科夫。)

 

 

 

一个个报名的面孔,然后是打名字的特写,或者由面孔摇到打字机上。在到了第三十五个镜头即吉卓和史丹拿报名时(两人因为同时报名而相视一笑),伴着富有节凑的敲击打字机的声音,转场的音乐声响起了。(预示着本片的重要角色辛德勒的出场)

 在《辛》片中(以下简称《辛》)打字机打印名单的镜头多次出现。非常有象征意味。特别是进入辛德勒名单的犹太人和没有进入辛德勒名单的人命运会发生截然不同的结果。

 

 

接下来一组镜头,辛德勒喝酒、选择西服和领带、选择服饰品、打领带、穿西服、取钱和戴党卫军胸章等局部动作的特写,这是一段积累剪辑,时间大约是一分钟。这就是斯庇尔伯格的导演风格,镜头简约而凝练,刻画人物细致入微,整体节奏大气磅礴。在一分钟的时间里交代了辛德勒的性格特征。辛德勒是一个烟民,他很会享受生活,具有良好的修养。特别注重个人的外在形象,十分讲究衣着服饰的品味穿着效果。他花钱似乎也是比较粗旷豪放。

 

准备的过程,镜头井然有序,打光出色。

 

 

法西斯徽标的特写交代身份,他是纳粹党。

 

 

镜头跟随人物的行踪时,先上下摇,再从背面跟拍,背面跟拍适合表现一种气势或表现拍摄主体所处的地位。比如《意志的胜利》中希特勒检阅仪式就是从背部拍的,导演是德国著名的瑞芬斯塔尔。但我就没有发现中国的导演有敢于从背部拍国家领导人的。《辛》和《意》两片都获得过奥斯卡奖。

 

 

 

 

接下来是拍摄辛德勒的一个跟拍镜头。是一个大约有40秒的长镜头。这个镜头的场面调度一气呵成。侍者领着辛德勒,到了酒店后镜头暂时放弃了辛德勒而跟上了侍者,等辛德勒坐到椅子上镜头才随着侍者的运动转过来到辛德勒的侧面。辛德勒的真面目第一次展现出来了。这个镜头通过也给观众展示了酒店的热闹景象。

 

镜头跟拍辛德勒

 

镜头转向侍者,展现酒店的热闹景象

 

镜头再度转向辛德勒

 

 

 

 

 

另一个镜头通过辛德勒的主观视角发现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士,二人频频暗送秋波,表现了辛德勒喜欢女色的一面,但以下的镜头说明了他并不沉湎于女色,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在物色前来酒店赴宴的德国军方高级指挥官,以便策划下一步如何利用他们发一笔战争财。辛德勒是那种具有领袖气质的人物,他很快就取得了德国军方指挥官的信任并成了朋友,他似乎成了整个宴会的焦点人物。在这一场景中,还对德国军方的指挥官的性格特征稍为进行了刻画,比如进食美酒美食时缺乏优雅的风度,见了美色时竟然忘情地举手鼓掌,骄横而不可一世地对犹太人的咀咒。

 

两人暗送秋波,展现辛德勒喜好美色的性格特点

 

 

   

 

 

他注意观察德军高级军官的动向,这是一组观察者在场的主观视角镜头,辛德勒的背影转移调焦成为虚焦

 

镜头缓缓移动跟拍入场的德军军官,再转移调焦——辛德勒背影清晰

 

他拿出钱递给侍者,镜头再度缓缓移动,辛德勒从背影变为正面镜头。

这一观察者在场的主观视角镜头经过一系列转移调焦、移动和跟拍最终成为观察者的正面镜头。运动之流畅、信息量之大、变化之多、人物关系之复杂,达到电影流畅剪辑的最高境界。

 

 

 

 

 

 

侍者拿来红酒并告诉军官:是那位先生请客,军官一头雾水。辛德勒在这里很聪明,叫来侍者并送红酒时,侍者问要报谁请客,辛德勒说,就报我请客,其实侍者也根本不认识辛德勒。神秘感反而更激起人的兴趣。

 

  

辛德勒笑容满面地用拳头敲敲纳粹军官的胸膛——制造出恍若陈年旧友的假象,就连军官本人都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仿佛一时失意而忘记了对方是谁。

 

 

辛德勒挽着军官女伴,侧头对她说道“很香,可惜名花有主”,此时那位女伴却被前面的两位舞者遮挡住,仿佛辛德勒在对着空气说话——这一套甜言蜜语完全是应酬用语,根本不是真心对她而言。

 

 军官大笑着举杯,前景是几条丝袜美腿——此时他完全是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因此他的眼中只看到女人的下半身,隐喻讽刺。

  

这个镜头中采取对角线构图,并运用景深,辛德勒在焦点处而军官在焦外——以虚实关系强调逻辑起点(辛德勒)及目标(军官),对角线则增强了这种指向性。

 

 合影时军官嬉笑着挤掉了自己的女伴——一个小小的动作反映出其心理:在“正式场合”女性的地位。

 

 

 

处于宴会中心人物的辛德勒和德国军官、小姐们拍照、举杯,还合唱了一支德国纳粹军歌,然而,有谁能想到,这首军歌居然成为了影片过渡到下一个场景的转场音响。只不过是前一场景中的音响充满了歌舞升平,而下一场景中的音响则充斥着萧杀的旋律。

 

 

  前一场景中的音响充满了歌舞升平,而下一场景中的音响则充斥着萧杀的旋律。转场过渡,对比强烈。

 

 

 

第一个镜头的景别为黑衣男子的中景,下一个镜头的景别为黑衣男子的近景,这两个镜头之间并没有“硬接”,而是插入了一个过渡镜头:车辆驶过,占据整个画面——1景别变化显得不突兀,更加流畅;2以模拟人眼观察事物的镜头运用(第一眼只看了个轮廓,被遮挡后“加大功率”主动搜索),突出了客观记录性,淡化了人为编排的感觉。

 

 

 

 

辛德勒的胸前的徽章与一排犹太人的臂章对比——身份的差异,地位的悬殊,权利的不平等。


 

螺旋形楼梯上的队伍——螺旋式的曲折前行,凸显(寻求利益)道路的艰难。

 

 

一名教师和一名妇女向参议会抱怨德国纳粹。正在这时辛德勒来了,他要和史顿谈谈。史顿最后成了辛德勒的生产经理,史顿工作勤勤恳恳。这一段落没有音乐,因为这段场景是比较写实的。

 

 

 

 

辛德勒和史顿进入一个屋子谈办工厂的事。其场面调度值的研究。镜头语言交代了辛德勒和史顿之间的关系,先是按照法律各自表明了德国人和犹太人的身份,之后史顿坐到一把椅子上处于劣势姿态,而辛德勒则坐在了桌子上处于优势位置,当然这都是导演安排的。 

 

 

 

辛德勒希望史丹做他的会计师,之后是辛德勒和史顿两个人反打镜头的不断切换,代表了一种微妙的并不算太过于激烈的心理上的交锋或较量。这与“谁说话镜头给谁”的通俗用法不同,正反打犹如休止符,在沉默不语时反而加重了语气。 

 

 

广角镜头的运用可以扩展空间关系,使狭小的空间显得宽敞,拥挤的环境显得疏离。《辛德勒的名单》采用广角镜头营造我们前面所说的间离效果。辛德勒与史丹的对话采用广角镜头拍摄。二人之间由于种族不同而产生的隔阂被镜头焦距夸大并且形象化了。

 

 

 

三位商人交谈完毕,辛德勒转身亮相,两人的后背为前景,——1突出辛德勒的“深藏不露”;2隆重推出“主角”。

 

 

这个画面采用了对角线构图,前景处的辛德勒和背景处的两位商人构成对角线的两端——作为画面主体的这位商人位于“两股力量”的焦点处,“逼迫”着他做出抉择。广角镜的近大远小特性使得前景处的辛德勒被夸大,突出其能力的强大,而背景处的两位商人则显得微不足道。

 

 

犹太人搬迁到集中营的过程中受到其他市民的辱骂。其中一个女孩子的尖刻的声音尤其明显。通过儿童来表现残酷也是文学中经常运用的方式。

 

 

辛德勒工厂即将开工,他与史丹讨论工人工资的场面,大景深广角镜头的运用,使辛德勒在自己的环境中如鱼得水,他的形象被塑造得如同希腊巨人。尽管影片在塑造辛德勒这个人物的时候力求使其“人化”,努力不去塑造完人,他贪财、好色、行贿、走私、自高自大,但镜头语言却泄露了编导的内在意图:辛德勒仍然是好莱坞影片中的英雄,就在他暴露真相的时候,他的视觉形象依然是高大的。

 

 

一个“棒”、一个“糟”——两个镜头的衔接简洁有力地表现出强烈的对比。

 

 

辛德勒亲自招考女工作人员。打字技术不行但只要人漂亮就行,这是辛德勒的选人标准。欢快的小提琴响起,代表了辛德勒此时的心情。利用了景深镜头交代了辛德勒的卧室外面有一间十分宽大的办公室,而且辛德勒正在招考几名很漂亮的女打字员。几个切换着的近景说明了辛德勒对前几名漂亮的女打字员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每切换一次镜头,显示辛德勒与女打字员的的距离就越接近一次。而最后一名女打字员长的不漂亮,偏偏打字技术十分高超,镜头里的辛德勒在远处失望地抽烟,不过最后只能都招收录用。有源音响钢琴的声音起。果然下一个镜头是一个女士正在弹奏钢琴。达到了音乐转场的效果。

 

 

从一名女士弹奏钢琴切入,出现了辛德勒宴请纳粹军方要员的盛大宴会。十几名漂亮的女打字员派上了用场,替辛德勒招待客人。杂事主管波特乘机贪污了辛德勒的少量的招待费。这一段落的视听语言颇类似于解说词加画面的专题或新闻,是辛德勒正在一封信,内容是送给各个军官的礼物。纳粹军官都给辛德勒盖章开了工厂生产的绿灯。这一段是必须要交代的过程,但又不是重点要表达的东西,所以交代的非常简洁明了。产品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辛德勒很感谢史顿,第三次邀他喝上一杯,而史顿由于身为犹太人再次婉拒,辛德勒让他滚出去。

 

拍摄辛德勒和史顿的切换画面时,已经是带有了平等意味,甚至于史顿略占某种优势,因为摄像机第一次通过史顿的背面拍摄了辛德勒。

 

 

一阵门铃声,辛德勒太太来了,开门的却是歌娜,辛太太以为是找错了门,重新看手中的地址正确无误,原来是辛德勒太太正好碰上了辛德勒和情人幽会。满以为会有一场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却是十分平静地过去了,表现了辛太太的大度。这也反映了西方文明和东方文明的细微差别。

 

 

 

场面调度情况:辛德勒夫妻二人为前景,手忙脚乱的歌娜做为后景,一个镜头展现了两组人物的表演情节,这样的场面调度节省了视听语言的笔墨。

 

 

因为辛德勒的偷情,心理优势的一方是辛太太。从镜头上表现就是辛德勒应该处于低位,辛太太应该处于高位。幸亏辛德勒拯救了上千的犹太人,否则导演可能要给辛德勒背上道德的包袱。

 

该片热门影评:

罗杰·伊伯特:《辛德勒的名单》

倘若奥斯卡·辛德勒是一个传统意义上..

时光连载·名家精选

《辛德勒名单》:妥协迁就,手法失当,刻意迎合

作为上映后被推崇为经典已有十年之久的..

走马观花

内流满面:30发终极催泪弹

迎接你曾经或是即将到来的感动吧 忠..

cjy嘀嗒评分10.0

[原声]约翰·威廉姆斯:40年电影配乐生涯(上)

约翰·威廉姆斯以音乐风格的多样,作品..

moviemovie评分9.0

有人讨厌那段脱衣表白么?

就是倒数第二场戏,辛大哥自个儿把身上..

约翰·法雷尔评分9.0

更多 287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