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1 个视频 
97 张图片 
211 位演职员 
495 条影评 
17 条新闻 
更多  

About

拍摄花絮

·导演保罗·范霍文和乔斯特·瓦卡诺(Jost Vacano)曾和演员们一起全裸拍摄一段男女共浴的场景。

·本片中使用的弹药量超过之前的任何一部电影。

·要塞之战的拍摄借鉴了1964年的《战血染征袍》,一些对白和取景角度都与该片相同。

·布宜诺斯艾利斯毁灭后的爆炸和失火的场景部分出自发生在1991年10月的奥克兰山火录像。

·卡斯帕·凡·迪恩在拍摄中曾摔断一根肋骨。

·在拍摄交战的场景时,导演保罗·范霍文在演员面前蹦跳着喊叫,以激发他们的惊恐反应。

·片中的一些围墙源于1990年的《全面回忆》。

Goofs

穿帮镜头

·外星昆虫曾刺破卡门的肩部,但当她被解救时,虽然血迹仍在,可服装上的破洞却不见了。

Story

幕后制作

《星舰战将》是结合了40年代的战争电影和50年代的怪兽电影,企图以最先进的CGI电脑特效位科幻动作片开拓新境界。从荷兰时期开始,国际级导演保罗范霍文(paulVerhmven)的电影类型丰富而多变,涵盖了历史史诗、战争片、异色心理惊悚片以及成长戏剧。范霍文的作品向来偏好坦白呈现性以及暴力,同时直接反映了他所居住的社会,而他也从不犹豫地去描述他所看到的现象。当范霍文从荷兰转往好莱坞发展后,他决定必须在题材上做一些改变,因为他自认对美国文化不甚了解,要拍一些反映美国社会现况的电影可能会出大错,於是他想到可以尝试拍科幻片,因为他不必担心会触犯任何美国社会规范,他认为科幻片能够反映这些规范但不全然代表它们,而且他自己一直是50年代科幻电影的忠实影迷。

除此之外,范霍文还认为科幻片是吸引美国主流制片商的敲门砖,这种机遇无疑很具有诱惑力。很多剧本开始出现在范霍文的办公桌上,其中就有《机器战警》。起初,范霍文并未看好这个剧本,不想拍摄,后来在妻子的坚持下,他重读剧本,并开始思考和挖掘剧本的深层含义。事实上,《机器战警》的导演版本对剧本内容进行了大量延伸,借由动作戏引发了对死亡和复活的思考。众所周知,影片取得了成功,观众有口皆碑,媒体众口铄金。《新闻周刊》写道:“这部流畅而生动的电影的成功之处在于从未丢失它的灵魂,那是一个新鲜的B级片灵魂。”

拍摄《星河战队》的想法源于《机器战警》的制片人乔恩·戴维森(Jon Davison)和编剧艾德·诺迈尔(Ed Neumeier)。影片改编自罗伯特·海因莱因(Robert Heinleins)的同名科幻小说。戴维森回忆说:“和很多人一样,我在童年时就读过罗伯特·海因莱因的《星河战队》,还清晰记得小说在之后的几年间引发的激烈论战。我们希望在剧本中保持原著的政治特色,这种法西斯主义的理想国度是最近影坛的新鲜物,既有趣也很搞笑。”

1991年,艾德·诺迈尔带着名叫《Bug Hunt》的剧本找到了戴维森,故事很快吸引了戴维森,三星公司在戴维森的建议下购得了海因莱因的小说《星河战队》的改编拍摄权。范霍文回忆到同诺迈尔一同改编剧本的经历时说:“我们每隔一、两周就会面谈剧本,一起花费大量时间来挖掘记忆,我曾在荷兰海军服役,我自己的经历也被添加进剧本中,还有中学时期的生活积累。我对剧本故事能否忠于原著并不担忧,因为艾德对原著了如指掌。我们增加了人物,并且发展了小说中的小角色。我们让人物更加丰满,特别是女性角色,因为我们觉得男女平等的社会会很有趣。”

影片以政府的“咨询类广告”(Infomercial)铺垫了人类与昆虫的惊心大战,而且影片自始至终都暗藏着讽刺。整部剧本抓住了好莱坞二战电影的气氛和感觉。制片人戴维森形容本片为战争史诗片。

两年后,影片剧本终于完成,三星公司看到了剧本,虽然故事很吸引人,但三星公司对外星昆虫的具体形象提出了疑问,于是主创人员决定拍摄一个超短片,让制片商看看一名士兵是如何同两只残忍的外星昆虫搏斗的。

在影片筹备的早期阶段,特效奇才菲尔·提佩特(Phil Tippett)就加入了主创团队,本片是继《机器战警》之后范霍文同提佩特的第二次合作,在《机器战警》中,提佩特发明了逐格拍摄技术(Go-Motion)。制片人戴维森说:"我和提佩特的第一次合作是1978年的《食人鱼》,他是个天才。《星河战队》制片方于1993年注入了第一笔拍摄资金,用于让提佩特工作室设计片中的昆虫。菲尔参与了昆虫形象和动作的设计工作,1994年夏季他直接指导了CGI测试。"

为了拍摄超短片,范霍文和提佩特花费了6个月的时间,三星公司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终于向拍摄计划亮起了绿灯。

在选择演员问题上,范霍文坚持要选用年轻演员,以让观众信服人物的高中生身份,这也就意味着影片将无缘于明星阵容。范霍文说:“这是些初出校园的年轻人,极端的理想主义并且自我感觉不错,但随着军训之后的战争洗礼,年轻的天真被战争的残酷所淹没。”这些稚嫩的角色无疑与冷酷无情而血腥的战场构成了鲜明的对比和反差。

影片的主要拍摄于1996年4月29日拉开序幕,先是在怀俄明州卡斯珀城外45英里的Hell's Half Acre拍摄,随后又赶往南达科他州。范霍文说:“我们在怀俄明州发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的地形非常奇特,四周是数英里的平坦地形,突然在中间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口,你可以下到地下洞穴里,继续绵延几英里,你真的会感觉像走在火星上一样。”

制片人艾伦·马歇尔补充说:“这些在影片中充当外星场景的外景地都非常偏远,所以解决剧组500人的食宿是个难题,每天剧组都要将分散住在各处的演职人员接到片场。”马歇尔向纳特罗那县官员提出了剧组面临的困境,县政府后来同意修建一条通往外景地的公路。另外,在南达科他州取景时,剧组也修建了一条长达2英里半的公路通往外景地。

为了让演员们充分体验角色的军旅生活,在影片开拍前,剧组组织了为期10天的军训。卡斯帕·凡·迪恩回忆说:“我们的第一晚就在露天搭设的临时帐篷中度过的,而且风雪肆虐了一夜,在两英尺厚的雪地里,我们只能缩在睡袋里。还有一天夜里飓风袭击了营地,帐篷都被撕开了。我们每天要跑两英里,除了素质训练之外还要练习使用武器,吃的是军用即食口粮。”

片中巨大可怕的外星昆虫源于范霍文和提佩特对蜘蛛等昆虫的大量研究,为了设计昆虫的细节之处,很多昆虫的宏观照片得以应用,而且片中每种昆虫都由现实中不同种类的昆虫拼凑而成。根据设计图纸,工作人员制作出三维模型,由此完成电脑图形模型,并有助于特效部门完成全尺寸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