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胭脂扣>影评>【原著改编】给我一颗七窍玲珑心

【原著改编】给我一颗七窍玲珑心

电影中文名

胭脂扣

2013-09-09 11:03

时间·玫瑰

时间·玫瑰

想看 - 评分8.0

 

 

    生似一场感冒,一阵寒一阵热,没治好的灵药,但也不致命。人人都经历过,不觉又完了。数之不尽的岁月的沉淀,你我长大了,成熟了,或者看透了,淡漠了,没什么大不了。   

                                            

                                           

                                                 ——李碧华

 

 

     

 

 

      说到原著改编,不知不觉中就想到了李碧华,这位才情高远的女子一直在用她独具特色的,或犀利或浪漫,或细致或潇洒的笔触,书写着红尘中痴男怨女的不凡人生。她笔下的人物有的看似情深却自私懦弱,令人侧目唏嘘;有的貌若冷酷却忠贞不二,令人震惊动容。说她相信爱情,为何许仙、十二少不是朝三暮四、得鱼忘筌,就是背负誓言、始乱终弃?说她不相信爱情,为何还有白素贞、程蝶衣、蒙天放,为了得到一份真情而不惜用尽全身力气,付出前世今生?

 

      情,也许就是如此,即使看尽世事沧桑,听便纷乱流言,望瞎了眼,等断了肠,寒透了心,还是不甘,还是不信,还是不愿放弃,只盼着那个也许,只盼着苍天能赐一颗七窍玲珑心,好让自己看透人间所有誓言。

 

 

      青蛇。

     

 

     

 

      每个男人,都希望他生命中有两个女人:白蛇和青蛇。同期的,相间的,点缀他荒芜的命运--只是,当他得到白蛇,她渐渐成了朱门旁惨白的余灰;那青蛇,却是树顶青翠欲滴爽脆刮辣的嫩叶子。到他得了青蛇,她反是百子柜中闷绿的山草药;而白蛇,是抬尽了头方见天际皑皑飘飞柔情万缕的新雪花。  

 

  

 

      当世间都在流传白蛇下凡报恩,与许仙历尽磨难终成眷属的传说时,李碧华却将目光转到了别处。白蛇、青蛇、许仙、法海,在她笔下都成为了一个个隐喻的化身。白蛇是男人心中温柔缱眷、甘愿付出的温暖港湾,而青蛇则是娇艳欲滴,撩拨人心的永恒诱惑,这二人缺一不可,成为男人心中最完美的梦境。而许仙和法海,一个七情六欲、有血有肉,虽会负心但却近在咫尺、真实可亲;一个则是高高在上,不解风情,令人仰之弥高却忍不住想看他一张肃穆俊脸何时变色,忍不住想看他一颗金漆佛心何时动情。“我到人世来,被世人所误。都说人间有情,但是情为何物?”面对青蛇最后的诘问,谁又能给出答案?

 

 

      霸王别姬。

     

 

     

 

      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台上,一生一旦,英雄美人,一出《霸王别姬》唱红四十年代的北平。台下,师兄师弟,性情各异。一具风流倜傥,与红妓两情相悦;一个人戏不分,泥足深陷。由此,三人在爱与恨的漩涡中角逐纠缠......风雨人生沾有缕缕血腥,前尘往事留下几许绮丽和幽怨?

 

     

 

      一曲《霸王别姬》牵扯出一段缠绵哀怨的禁忌之情,描绘出一个动荡时代的世态炎凉。时光变幻,世事变迁,改朝换代,翻云覆雨,在李碧华的笔下当年的俊少年变为台上的美娇娥,当年的小龙套变为梨园的大老板,当年的手足情深变为纠结畸恋,当年的夫妻誓言变为无情揭发。世人说得对,婊子合该在床上有情,下了床若再有情则是痴心妄想;戏子只能在台上有义,出了戏若再有义则是误人误己。然而,李碧华终究不忍心,到最后还是完成了蝶衣的奢望,给了他这故事中唯一不变的一出戏——霸王别姬。“我也揭发!揭发姹紫嫣红,揭发断壁颓垣!”当亲人相煎,友人相杀,天地变色,清白不分,只有他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初心,只有他。

 

 

      古今大战秦俑情。

     

 

     

 

      上下三千年,冥冥三生缘。观时移世易,惟真情不渝。

 

      

 

      这恐怕是李碧华笔下最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秦俑蒙天放和韩冬儿为了能够相爱相伴经历了三生三世的纠缠折磨。从秦始皇时期到二十世纪的现代社会,天放和冬儿终不曾忘却当初的承诺,他们循着千年记忆在纷纷人群中一次次相遇。也许在李碧华的心目中,只有几千年前的古人,才可能有如此深刻的感情。如若天放和冬儿没有那个千年约定,面对现代社会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尔虞我诈、虚情假意,他们是否还能再续前缘?也许,他们早被功名利禄、花言巧语蒙了心,失了魂,连自己都弄丢了,抛弃了,还上哪去找他们的命中注定?“观时移世易,惟真情不渝。”这,只是个传说。

 

 

      胭脂扣。

     

 

     

 

      某夜,一冷艳女子来报馆求登寻人广告,她是五十年前红透一时的名妓如花。当年拜倒裙下者不知多少,但如花只钟情富豪子弟陈十二少。陈家是名门望族,不能接受一个妓女做媳妇,陈十二少因此和家庭决裂,被逐出家门,两人在贫穷中挣扎。如花与十二少约定阴间重见,吞鸦片自杀。可是,如花在阴间久候不见十二少,眼看还有七天还魂期,遂来到阳间寻觅……

 

     

 

      这世间,有几人情愿为爱而死?李碧华借一孤魂幽鬼的身躯,来世间问出这一句。当年她是教坊首屈一指的红牌妓女,他是一方风流倜傥的富豪子弟。为博美人一笑,他不惜一掷千金,不惜抛家弃祖,不惜沦落清贫。他的确爱她,只可惜这爱敌不过穷困的消磨,敌不过对生命的贪恋。与杜十娘相比,她已实属幸运。错就错在不该用生死来验证感情,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她那般痴情。李碧华通过来阳间寻觅恋人的鬼魂如花,和现代社会中一对情侣对待爱情的观念进行对比,感叹世人对待感情的差异。这一叹,包含了她对如花至死不渝的赞许,也表达了她对凉薄世人的悲悯。“世间又有几人做得了梁祝,几人?”就是她李碧华,恐怕也做不来吧!

 

 

      诱僧。

     

 

     

 

      唐初,天下甫定。被卷进“玄武门之变”漩涡的朝中大将石彦生,因洞悉内幕,不甘俯首称臣遭朝延通缉。走投无路之际,他遁入佛门,剃度为僧,却无法摆脱青睐于他的红萼公主。公主惨死,石彦生埋名古刹,清修度日。某日,一名酷似红萼的女子在庙中削发为尼,再次将石彦生牵回记忆的羁绊……

 

     

 

      一张容颜,两个灵魂,红萼是石彦生对世界唯一的牵挂和希望,而青绶却将他推入万劫不复、事世皆空的深渊。然而,李碧华的思想就是如此深刻和犀利,代表生之美好和希望的红萼,给石彦生带来的是难以自拔的绝望;可代表死之邪恶和诱惑的青绶却让石彦生看透生死、究竟涅槃。同是出家为僧,第一次戒律严明的寺院,令石彦生疯狂地想要释放七情六欲;第二次毫无限制的破庙,却让石彦生顿悟佛法,终得大道。红尘流转,一转眼间,曾经的太子李建成已是乱臣贼子,而杀兄轼弟的李世民却成了在世明君。“这个世界已不是我午夜梦回还在想念的世界。”究竟什么是假,什么又是真?石彦生早已参透,空留世人不尽追问。

 

 

      川岛芳子。

     

 

     

 

      川岛芳子的一个生像个绚丽而又惨痛的梦。她出身显赫,是大清肃亲王的十四格格;她经历坎坷,七岁就落入日本浪人之手,被栽培成特务、女魔头;她放浪形骸,以男装丽人的形象出入上流社会,将各色男子玩弄于股掌之上;她名震中日,被称为满洲国妖艳、金壁辉司令,一时叱咤风云,不可一世。但是,她终于穷途沦落,成了政治的牺牲品,人人恨之入骨的魔女,最终以汉奸罪被判处决,生死至今成谜。

 

     

 

      人人皆知的经典可以颠覆解构,人人唾骂的人物也可以重新审视,李碧华就是如此的自信。川岛芳子,本名爱新觉罗·显玗,字东珍,又名金壁辉,清朝肃亲王善耆第十四女。这位历史人物的评价早已盖棺定论,她的生死之谜也早已被人忘怀。然而,李碧华抛开所有世俗观念,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上,重新讲述了这个传奇女人的一生。想做女人的时候,她必须屈服于政治婚姻,当她放弃做个女人时,又有无数人来提醒她女人的本分。她的一生是历史造就的传奇。究竟值不值得,情不情愿,也只有她自己才能知晓吧。 

 

 

      饺子。

     

 

      过气女星艾菁菁,千辛万苦找到了老妖一般的媚姨,吞下她神秘的婴胎饺子,为的不止是自己的容貌,而是要挽回一生最大的筹码——留住富豪丈夫的爱。历练世情的媚姨亲手炮制粉红饺子,有口皆碑:了解你的需要,满足你的欲望,快看看艾菁菁的“成功例子”,你要尝一口吗?

 

      

 

      欲望之火,可以食人。女人对于容颜的珍视和老去的恐惧,恐怕只有女人自己才会清楚。同为女人的李碧华,借一个女子为保持容颜,保护婚姻所作出的骇人之举,探讨了人性欲望与恐惧所带来的罪恶。“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其实,人间留不住的又岂止这些,任何光景都将成为镜花水月,任何执念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食婴驻颜,不想身上却留下洗不掉的腥臭气味。而如此夺回的男人心,又能够保鲜几时呢?

 

 

      潘金莲之前世今生。

     

 

      闲阅遗书思惘然,谁知天道有循环;可怜金莲遭恶报,遗臭千年作话传。主人公单玉莲自幼在上海艺校习舞,后遭批斗下放到乡下,辗转到香港,经历四个男人,一生都在前世孽缘的阴影中,遭遇性别的压迫......

 

     

 

      历数《水浒传》中的女人,除了一个扈三娘获得“一丈青”的美名,却嫁给个“矮脚虎”王英做老婆,其他的不是妓女淫妇,便是母夜叉母大虫,几乎没一个好形象。自古君王不智,都只怪女人误国;男人好色,都只怪女人勾引;家庭不和,都只怪女人无德;高堂不悦,都只怪女人不孝;子女不才,都只怪女人娇惯;丈夫不旺,都只怪女人相克。如此观念不知害死了多少人。殊不知,只要世上有男人,就一定还会有潘金莲。都是红尘中的痴男怨女、凡夫俗子,何必自己还未立起牌坊,就忙着指责他人?

 

 

   

  

 

 

     焰火像半空无心回头的短暂惊叹,人的生命也是。

                                                                                                                     ——李碧华。

 

 

 

该片热门影评: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汤显祖在《牡丹亭》的题记中感叹道:..

桑卡卡夫评分8.0

【原著改编】给我一颗七窍玲珑心

说到原著改编,不知不觉中就想到了李..

时间·玫瑰评分8.0

《胭脂扣》:令人唏嘘的“绝世之恋”

多年过去了,当影像已成经典,当演员香..

认识·电影

《胭脂扣》: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宇文翮

22 负情是谁的名字:我眼中的《胭脂扣》

  《胭脂扣》  Rouge  导演:..

菲儿1021354

更多 15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