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胭脂扣>影评>【鬼怪】鬼恋情辩

【鬼怪】鬼恋情辩

电影中文名

胭脂扣

2016-05-25 22:58

笑忘叔

笑忘叔

想看 - 评分8.0

 

 1

张爱玲一生爱穿旗袍,看她留下的老照片,总是各色旗袍加身,搭配瘦削的身材和不服从的眼神,像一株老坑玻璃种的水仙。辜鸿铭在北大教书的时候,总是一身长衫,脑袋后边拖着一条长辫,一幅满清遗老的装束,很招进步学生讨厌。爱穿旗袍的张爱玲,在《天才梦》里却写道:“生命是一袭华美的旗袍,爬满了虱子。”当学生们嘲笑辜鸿铭的“猪尾巴”时,辜鸿铭说;“我头上的辫子是有形的,你们心中的辫子是无形的。”思想是不是穿着旗袍,或是梳着小辫?董桥说:“别给思想穿上制服。”


 

当我们想到情恋这两个字的时候,已经先入为主的确定了一些基本规则:情恋是两个人的事情,不是三个人的;情恋的双方是两个人,而不是一方是人,一方是其他的什么物体;情恋是两个人,而且是性别相反的两个人。当违背了这三个基本规则,人们称之为变态。问题是:要不要给情恋穿上制服?

 

2

“I love you,molly。Ialways love you.”

“Ditto”。

 

上学时,看电影学英语的方法甚嚣尘上,自己也不能免俗,翻遍了校门口的图书音像店,买的第一张电影原声大碟,就是这部《人鬼情未了》,只是,英语没学好,倒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看电影。

 

现在每每想起,印象最深的,是正义兄弟缠绵悱恻的《Unchained Melody》,还有乌比哥登堡的粗犷声音,对着空荡荡水泥丛林大声喊:“嗨,茉莉,嗨,茉莉”,底气十足,就如同张艺谋骑着收废品的三轮车,在《有话好好说》里,拿着扩音器大声喊,“安红,额爱你!”

 

电影里最浪漫的桥段,也是爱情电影中最经典的激情片段,发生在深夜的陶瓷工作室。茉莉穿着宽大的白色短裙,萨姆坐在身后,将她拢入怀中。两个人,四只手,互相交缠,浑浊的泥水从指缝间流过,传递彼此的温度。两个人情不自禁的缠绵,双手在对方赤裸的肌肤上拂过,指尖所到之处都是说不完的欢喜。嘴唇轻咬,双腿像蛇一样盘踞在腰间,两个人像两条互相喂食的鱼,眼神里都是浓得化不开的渴望。老式的唱片机,《Unchained Melody》缓缓飘荡在耳边“我的爱 我的爱人 我需要你的爱 上帝赐予我你的爱 孤独的长河流入大海 流入大海等候我 我即将回家”。电影里两个人的表演直白,激烈。如同一首歌里唱的一样:一段月亮下的对白,两个人单纯的像小孩,“那是什么,这就是爱 ” 。

 



这段激情戏,对从小恪守男女大防的小青年,不啻是面红耳赤,鼻血奔流。后来,被资本主义腐朽思想腐蚀多了,才逐渐明白,这是一种爱的滋养,不仅是肉体的也是精神的,对两个人都是。

 

3

《普希金的秘密日记》里,俄罗斯文豪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征服”青楼花魁。甜言蜜语、挥金如土加上才华横溢,美人每每被撩动地把持不住,一颗少女心和盘托出。可每当到了这个火候,普希金就会拔×无情,毫无顾惜的抛弃可人儿,然后,在痴情人的眼泪里扬长而去,彼得堡的众花魁常常为这个长得像小猴子的男人争风吃醋。文豪这种刷存在的方式,也真是奇特。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但我相信,小婊砸也有爱情,只是她们的爱情只有一次。《胭脂扣》里,如花动了一次心,耗尽了一生的等待和眼泪。

 

十二少和如花的爱恋,全在举手投足之间的缠绵。没有“我永远爱你”的情话,只有“如梦亦如月,若即若离花”的嵌字联。没有肢体肌肤的裸露,性感是一种由内到外散发的诱惑,全然一种东方式的撩动心弦。“浓妆、淡妆、男妆,没有化妆,还有如梦幻月,若即若离花。”如花问:“你最喜欢哪一种?”“我都喜欢。”这是什么?这叫调情。周国平说:“调情之妙,在于情似有似无,若真若假,在有无真假之间。太有太真,认真的爱了起来,或全无全假,一点儿不动情,都不会有调情的兴致。”如花问十二少:开着门干嘛?十二少说:喜欢看你跑来跑去的,没想到怡红楼的走廊这么多。




 “你们为什么要自杀呢?”如花:“我们想永远在一起。”死亡是永远在一起,还是永远的彼此分离?喝碗孟婆汤,走过奈何桥,人生开始了重启模式,只是格式化后的人脑内存,是否还能留下彼此的记忆,这就是爱?我没有答案。王国维也曾低吟:“见说来生,只恐来生误。纵使兹盟终不负,那时能记今生否?”

 

“刹那间,有千百件事在方寸间起伏,是忧,是虑,是瞻前,是顾后,这笔上哪能写出?眉,我怕,我真怕世界与我们是不能并立的,不是我们把他们打毁成全我们的话,就是他们打毁我们,逼迫我们的死。眉,我恨不得立刻与你死去,因为只有死可以给我们想望的清静,相互的永远占有。”(《爱眉小札》)

 

东方式的情恋,东方式的永远在一起,徐志摩说是相互的永远占有。他呼唤着,“眉呀,你快来伴我死去吧!”

 

4

《胭脂扣》里,女人说:我倒觉得一辈子跟一个男人,没意思。假如我认识一个十二少,英俊痴情,愿意为女人死,我也一定会跟他的。你呢,会不会喜欢上如花?

男人:她感情太激烈,我受不了。

女人:你会不会为我自杀?

男人:不会。你呢?

女人:不会。

男人:我们是普通人,过一天是一天,在一起高兴就行了,不至于要闹到殉情吧。


一部电影,穿梭阳间阴间,两段爱情互相映照,演绎的既是当下,也是过往,爱情是寻死觅活,还是两不相欠?现代社会的朱宝意,不会为了爱情自杀。同样的,徐志摩深爱的女人,那个说愿意陪他赴死的陆小曼,也并没有殉情。真挚的爱情古今并没有多少不同,大概殉情也是差不多吧。

 

5

王安忆的小说《我爱比尔》里,年轻的中国女孩阿三,有了一个美国恋人比尔。“这时,阿三将床头上的一件绸衣服罩上她身穿的白色连衣裙,说:让我来向你表演中国人的性。说罢,又从同学床头捞了一件睡裙再罩上绸衣服,接着,又套上了第三件。就这样,她套了这层层叠叠,长长短短的一身走向比尔,非得仰起脸才能对住他的眼睛,说:现在,你来向我表演西方人的性。比尔望了她一会儿,动手将她的衣服脱下来,直脱到白色连衣裙,不禁迟疑了一下。可阿三的姿态是等待的,表示还没完结。于是比尔就脱去了她的连衣裙。”

 

西方人的情恋是炽烈的,是外露的。而东方人的情恋是深沉的,是含蓄的,是平静河面下的暗潮涌动。黛米摩尔的美艳是不加掩饰的,而东方式的风韵却不在裸露的丰乳翘臀和大长腿,梅姨的美,在眉眼之间的顾盼,在袅袅身段的摇摆,在掏两个“驼背佬”才能摸一下的脖颈。有人问张大千:女人最美的地方是哪里?张大千说:是和服衣领上的一段雪颈。




在西方人眼里,爱情是生命里的一段旅程。两个陌生的灵魂,在人海中相遇,相知相伴一起旅行,或许只有三五天,或许一走就是三五十年。这旅程并不一帆风顺,充满了荆棘险滩,也享受明月清风,承担生活的乏味,体味生命的瞬息万变。这旅程无关终点,因为,终点就在那里。茉莉和萨姆阴阳相隔,泪眼分别之时,他们或许有些许遗憾,但他们的爱情是圆满的。在如花眼里,爱情是一个结果,如果爱情没有结果,那便什么也不是。相恋的两个人,不仅要占有对方的肉体,还要占据彼此的心灵空间,不仅要事实上的相守,还要名分上的相伴。

 

如花把自杀叫殉情,但在我的眼里,不是世俗容不下他们的痴恋,是她心里容不下世俗的冷眼,她不是在殉情,她在用死责问世间男女: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懂得什么叫做痴恋?!就像徐志摩说:“世上并不是没有爱,但大多是不纯粹的,有漏洞的,那就不值钱,平常,浅薄。我们是有志气的,决不能放松一屑屑,我们得来一个直纯的榜样。”初听之下,汗颜无地,再细思之,不禁冷汗津津:别!请别强迫我们高尚!



6

杜拉斯在《来自中国北方的情人》里写道:“我真不知道还会出血,他问我疼不疼,我说不疼,他说他真幸福。”初夜过后,十五岁法国女生说:除了记得海上吹来的晚风是咸的,她觉得“自己老了”。这是西方式的。

 

“一阵暴风疾雨过去,她看见了身下的鲜血,很清醒的,她悄悄地扯过毛巾毯,将它遮住,不让比尔看见。晚上一个人的时候,阿三觉出了疼痛,可却是让她感觉甜蜜的。她仔细地体味它,这是一个纪念。”这是东方式的。

 

该片热门影评:

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汤显祖在《牡丹亭》的题记中感叹道:..

桑卡卡夫评分8.0

【原著改编】给我一颗七窍玲珑心

说到原著改编,不知不觉中就想到了李..

时间·玫瑰评分8.0

《胭脂扣》:令人唏嘘的“绝世之恋”

多年过去了,当影像已成经典,当演员香..

认识·电影

《胭脂扣》: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宇文翮

22 负情是谁的名字:我眼中的《胭脂扣》

  《胭脂扣》  Rouge  导演:..

菲儿1021354

更多 15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