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妖型乐与怒>影评>《妖型乐与怒》(Hedwing and His Angry Inch)

《妖型乐与怒》(Hedwing and His Angry Inch)

电影中文名

妖型乐与怒

2007-12-22 23:31

_XX_

_XX_

想看 - 评分9.6

 

国最让我赞叹的导演之一,约翰·玛修(John Cammern Mitchell),是位同性恋,So what?他集编、导、演一身的《妖型乐与怒》(Hedwing and His Angry Inch 2001),绝了。

 

  这位导演给自己写出最大难题自己来作:他自己演一个东德美男子,让同性恋的美国大兵看上了,他作了变性手术,两人结了婚,而美国大兵收拾行李打道回国,就把他(她)蝴蝶夫人一样地抛弃了。伯林墙倒了,这位半男半女凭着一纸婚书,合法移民到美国,成了一支同性恋乐队的主唱,到处卖唱,酒巴、餐馆,他(她)受人欺,他(她)挣扎在贫困中,和男人相恋,被女扮男装的鼓手情仇,让“正常人”看不起。当歌在梦乡飞升的时候,他(她)一个人,裸体,孤伶伶走上午夜街头。

  

这位导演并演员,在给自己开写剧本前,一定在镜子里全面地观察了自己的身体。他有着一付纤细的,女人味的娇媚身材。皮肤柔和,所谓稠缎感的,在画面里也能吸引女观众的目光。他调动了自己的身体局部,比如对自己的臀部做放大展现。他的臀部上有一个形象单纯的小刺青,这个刺青活动起来了,用动画片的手法,快乐地表达一个“阴阳人”的哲学处境。这比北野武电影里搬上自己的画来得更空灵。

  

这位导演出卖相(全身),出卖色(同性相恋场面),还出卖自歌自舞。电影演的是一个乐队,而他果然能歌善舞!他设计的这人既女又男,他演的这人,唱着,跳着,霸道着,撒娇着,彻底地无助。一个人,就这样,从前共产主义奔到资本主义心脏,从东欧流落到美国,而观众无论是在哪里观看,似乎都离自己不太远:造物主怎么会把人抛到如此孤独的自我极乐境地?当你想要深思的时候,上帝便发笑了。他(她)既是亚当,也是夏娃,面对镜头,还请观众一起跟着欢唱,你没来由地兴奋跟着唱起来了,忘记这一切里包含我们的天问。剧本构想得真黑,也真纯。

  在NPR(国家公共电台广播—非官方的)里,我听了对他的采访,好是吃惊,电影里的角色是一口移民腔,我以为他自己也是移民第一代。就像北野武在美国,把微小的私人感受放大成艺术。而这人是一个从娘胎里生下来便在此地的地道美国人,斯斯文文的,通常在大学那种地方随时会看到,瘦伶伶的小生。这是一个全才演员。这个片子没得奥斯卡提名。奥斯卡以正常人的标准,无法容下全才小小一个人。可是,谁在乎呢。

  我服这个家伙,服得五体投地。能脱到练到这一步!我对着镜子问自己:你还能干些什么吧……


 


 

该片热门影评:

【摇滚芭比】The origin of love

 The origin of love

Ouch评分9.2

《妖型乐与怒》(Hedwing and His Angry Inch)

美国最让我赞叹的导演之一,约翰·玛修..

_XX_评分9.6

对电影《妖型乐与怒》的一句话影评

我看过的最美的歌词!~

Vronique评分9.0

《妖型乐与怒》的“边缘”人生

震天响的摇滚歌舞,变性人的另类曲折。..

Aihoo

愤怒的一英寸

命运对他极之不公,可他的心中始终充满..

橙色妖果评分9.0

更多 12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