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一一>影评>《一一》:“一”盏值得“一”生回味的苦丁茶

《一一》:“一”盏值得“一”生回味的苦丁茶

电影中文名

一一

2009-05-15 12:23

江小岸

江小岸

想看 - 评分9.0

 
  情片。洋洋、婷婷、阿弟、小燕、简南峻、敏敏、婆婆是生活在台湾的一户人家。  小学生。洋洋是个早熟的男孩,常说出些不寻常的话和做出些不寻常的事,他喜欢用相机拍别人的后脑勺,让别人看到他们所看不到的;他将气球注水去砸学校的教导主任;他毫不识水性竟跳下游泳池;他在婆婆的遗像前说出了“我也老了”。  中学生。婷婷是个善良、娴静的姑娘,他在调解刚搬来不久的邻居年龄相仿的莉莉和胖子之间爱情纠纷时,竟不知不觉地和胖子之间开始了她的初恋。莉莉因此不理会婷婷,并选择另外一个男生约会。但事隔不久胖子就离开了婷婷,和莉莉重归于好,随后胖子帮助莉莉杀死了她的音乐老师。  青年人。阿弟和小燕新婚燕尔,但在婚礼上其旧情人云云大闹一场。随后其投资被骗、小燕又怀孕,阿弟与云云之间维持着暧昧关系。孩子满月酒席上,小燕和云云的矛盾激化引发了群殴,阿弟身心疲惫,在回家后疑似故意泄露瓦斯自杀。其后又因捡到玉石而大发横财。  中年人。简南峻和几个朋友合伙开了一个电脑公司,但公司在转型期出现了资金问题。他在阿弟婚礼上意外碰见了远居美国的初恋情人阿瑞,之后在远赴日本与大田公司洽谈合作事谊时,也和阿瑞重续前缘。最终阿瑞不辞而别,与大田的合作也因公司其他合伙人的投机而搁浅,回到台湾的简南峻大病一场。简南峻老婆敏敏面对工作的压力、母亲的重病无所适从,想通过到山上清修来摆脱一切。当她回到家里后,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莉莉的妈妈是个丰韵犹存的单身女人,其不顾对莉莉的影响而与各种男人发生关系,其中还包括莉莉的音乐老师。  老年人。婆婆在去楼下倒垃圾时由于脑溢血陷入昏迷,在昏迷的一段时间家里的人轮流对着她说话,但谁都无话可说,除了婷婷。最终她在和婷婷见了最后一面后溘然逝去。

 

 

  第一次接触杨德昌,大师虽已逝,但他的作品却已成为台湾电影的宝贵财富。正如这部《一一》,当年在戛纳电影节上斩获最佳导演大奖,与王家卫的《花样年华》相映成辉,共同谱写了华语电影的光辉时刻。《一一》全片时长近三个小时,没有激情澎湃、没有悲天恸地,只是在诉说、在叙述,将我们或者我们身边的人们那平淡、普通的生活再现在影片之上。这种对生活的还原、重现,使得坐在萤幕前渡过这漫长时光的我们,顿时感悟,其实影片中的角色不正是自己、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吗?  说句惭愧的话,这部片子,我还没能完全看懂、看透。一者杨德昌用了十五年磨出的这把天下无双,其所涵盖、承载的东西太多了;二者我的年龄和阅历使我对于影片中中年和老年人物缺少共鸣,好似雾里看花,只看到了外表,对内在却难知一二。或许等上二、三十年,再来回味该片又是另番滋味。因为我看得到、感觉得到《一一》是一部人生的写真,是一种生活的沉淀,是一部经得起岁月沧桑、愈久弥珍的宝贝。

 

 

  要讲《一一》,不能不提这个众说纷纭的影片名字。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是在时光网的卡片大富翁中。在《一一》的五张卡片中有四张是一个小男孩,我当是就认为一一是这个小男孩的名字,看了影片之后才知道这个男孩名字是叫洋洋。关于杨德昌为什么要以“一一”为影名,杨导说到了爵士乐手、字典、道家学说等,但我最为认同还是他“每一个”的这个解释。“一”是汉字中最基本、最简单的字,但它的内涵却是最博大、最精深的,就连大至宇宙也可用这“一”来概括。影片反映的每个角色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这些不同年龄段的角色又组合成一个完整的人生。当两个“一”纵向排列时,从象形上变成了两条平行线、从内容上变成了汉字中的“二”,简单的叠加导致数量的增加,仅其间两个“一”却没有任何的连接,这就喻指了影片中的人虽然处在同一个家庭、同一个社会中,但相互之间却是没有沟通、没有任何交集,相互独立的每个人处在一起也只是人头数量的单纯增加;当两个“一”横向排列时,就形成了“线”这最简单的几何图形,世间万物皆是由线构成,人生亦是如此。本片中这条线就是一条人生轨迹,有每个人的,也有他们组合而成的。从影片开头的婚礼、新娘肚中的胎儿,到影片结尾的葬礼、死去的婆婆,全片完整地组合而成了一个人生的缩影,这个缩影是影片人物的,是杨德昌的,也是全台湾、全社会的。

 

 

  全片以近乎写实的手法,以台湾一个中产阶级的四世家庭为载体,以不同年龄段的家庭成员为依托,反映了许许多多普通的台湾市民一生的境遇。  一、家庭。“家庭”这个本是温暖、温馨的词语,在片中变得格外冰冷。简南峻一家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就是冷清,家人之间基本不存在交流,婆婆除了和婷婷不和任何人说话,婷婷和洋洋从不把自己的事情讲给父母听,姐弟俩也甚少交流,就连简南峻和敏敏夫妻之间也基本没话讲。只有不当婆婆脑溢血昏迷不醒后,家人才在医生的劝导之下轮流对着昏迷的婆婆说话。但到要说时,家人已发现根本就没什么话说,硬着头皮说每天也就是那些重复的话,以至到最后家人也不和婆婆说话了,直接叫了个看护给婆婆读报纸。其次的印象就是冷漠,在这个家庭中,体会不到相互关心的亲情,婷婷和洋洋一回家就将自己关在房间,敏敏决定去山上清修没看到有任何人挽留和相送,敏敏的去留对这个家庭看不到一丝影响。就连本应热闹的阿弟的婚礼和阿弟孩子的满月酒席,最终都因各种因素而成为一场闹剧惨淡收场。片中的家仅仅是名义上的一家人相互独立地生活在一个地方而已。

 

 

  二、简南峻和他的妻子敏敏。两人都正经历着中年危机,相互之间已失去年轻时的激情,沟通已成他们之间最为欠缺的,各自活各自的。南峻为着自己的公司被几个短视、功利的合伙人引向衰败而发愁着;敏敏则为日常琐事、重复而空虚的生活折磨得几近崩溃。两人最终都选择了逃避,南峻成天想着能“重新再活了一次”,敏敏选择到山上清修,但南峻在经历了与旧情人阿瑞的日本时光,最终阿瑞却不告而别,和大田真诚交流却因公司而屡屡辜负对方,回到台湾的南峻对着昏迷的婆婆说出了“再活一次好像真的没有那个必要”;而经历了一段时间清修的敏敏,发现在山上的生活和以往实质上并无二样时,下山的他对南峻说出了“我觉得这一大堆(生活),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复杂”。是他们领悟了吗?是有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了吗?我想不是的,在逃避之后,他们最终都放弃了逃避,他们已知道再怎么逃也逃不过这生活的魔咒,只能妥协、只能逆来顺受、只能欺骗自己不要有任何的希冀,这样或许能活得更好一些。

 

 

  三、洋洋。他的出现就似在这如同死水的家庭中激起的一丝涟漪。洋洋是个小孩,他睁着他那双无邪的眼睛看着这复杂浑浊的世界。他经常会问出一些大人都无法解答的问题,这些问题其实很简单,但被这社会所浸染已久的成年人却已然发现就是这些问题他们已不知如何去解答。他喜欢拿着相机去拍人的后脑然后把照片送那个人,他的理由是每个人都看不到自己的后脑。他就是一双眼睛,能看到人所看不到的东西,能看到这社会所隐藏的东西。他代表了一种抗击、这种抗击是针对社会的肮脏和世俗,当学校教导主任把洋洋的气球自以为是地认为是避孕套,洋洋据理力争;当比洋洋年龄大的同学欺负他时,他懂得找机会去还击。他是一种生命力,不会被这社会所同化、所污染,他的不屈让不谙水性的他跳进游泳池后得以生还,在每个人都认为他必死无疑的时候。我相信,洋洋就是杨德昌在片中寄托的唯一的希望,只有他带来了一线生机,也只有他的出现让“鸟鸣山更幽”的效果尽现无余,反衬的是现实的滑稽和悲凉。

 

 

  四、婷婷。她是洋洋的姐姐,正好处于洋洋和简南峻之间的年龄段。她是一个听话、懂事的女孩,但在全班布置的养花作业中,唯独她的花连花苞都长不出来。在一连经历了因她忘了倒垃圾而间接导致婆婆脑溢血;介入了莉莉和胖子的恋情,对胖子情窦初开,却最终被无情抛弃,与莉莉也从好友变成形同陌路。她很伤心、很困惑,但就在她泪水的“浇灌”下,她的花长出了花骨朵。绝好的喻意!老师在班上批评她长不出花的原因就是过度呵护,这正道出了原委。在这个现实、这个社会当中,你想要一尘不染不是可能的,任何的保护措施都是徒劳的,反而会起到扼制生长的反作用。想要在这个社会中生存,只能学会去承受、去习惯它的黑暗和混乱,接受被慢慢的同化和侵蚀。婷婷身穿那身白色连衣裙的模样,成为了整部电影中的的一抹亮色,让人惊艳,但很快的,那白裙子就消失了,就再也没出现了。

 

 

  ……  片中所涵盖的东西太多太多了,作为观众从中所能体会的东西也太多太多了,每个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一一》。杨德昌在片中没有在角色上强加他的个人意图,他只是如旁观者般的静静介入其间、记录发生的一切。无须渲染、无须大起大落、无须跌宕起伏,就这样平平淡淡的叙述却能让我们的心情慢慢地变得沉重、伤感和无奈,不是杨德昌要让我们产生如此的感觉,而是这个生活、这个社会、这个让我们想逃却逃不掉的无形牢房。 






 
该片热门影评:

秋水并蒂开芙蓉:盘点十对风格剧情类似的影片

秋水并蒂开芙蓉:盘点十对风格剧情类..

天崖乱步评分10.0

[台湾]《一一》第53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蓝光高清BD-RMVB/1...

    2000年,是亚洲 电影大丰..

台湾人定居在珠海评分10.0

生命不可或缺的电影

生命不可或缺的电影 一、一..

天崖乱步评分10.0

《一一》:“一”盏值得“一”生回味的苦丁茶

  剧情片。洋洋、婷婷、阿弟、小燕、..

江小岸评分9.0

人性与社会的碰撞和磨合

或许生活本身的意义就是如此,从出生到..

晴晴照评分8.0

更多 9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