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Mtime时光网>莫失莫忘>影评>甜蜜的来世

甜蜜的来世

电影中文名

莫失莫忘

2008-01-16 21:08

        为伊戈扬的第一部改编作品,《甜蜜的来世》继承了他的电影中一贯存在的结构与概念:交错复杂的叙事结构,精雕细琢的影像勾画,主人公们平静外表下潜伏着的巨大压力与内心冲突,以及把这种压力与冲突引向一个未知出口的爆破性事件,等等。略有不同的是,伊戈扬这次并没有为故事的发展设置一个可供追溯的临界点,而是直接以一种探寻和观察的方式揭示了汽车事故背后的悲剧背景。从一开始,我们便被带入了一个个人危机与集体悲哀相互缠绕的时空之中,在不断往返穿插、闪前闪回的镜头中结构着补丁式呈现的不同场景与人物。通过这些包含着过去、现在甚至将来的自由结合与交叉的叙述,影片最终让观众相信,律师史蒂文斯之所以执着于车祸背后可能的人为因素并鼓动萨姆登镇的居民联合起来控告汽车公司主要是源自她对自己婚姻破裂及“痛失爱女”的满腔愤怒;而诉讼理想的最后破灭也根源于那些关键人物各自生活中不为人知的隐匿与伤痛。这样,影片便微妙地将一个村社的悲剧同私人的问题——那些暧昧于镜像之中的偷情、乱伦、酗酒、吸毒、贪污、软弱等联系在一起,并将其上升至一个群体性的层面。
      很多人认为,伊戈扬的这次改编和柯南伯格的《裸体午餐》一样,是一次原本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拉塞尔·班克斯的原著一共分成四个部分,每个部分都有它自己独立的叙述者,整个故事实际上是由从不同角度出发的点与面的片段所构成的混合体,意在表现一个人群受到灾难性后果困扰时的团体意识以及在这种意识中折射出的原本就存在的个体不幸。尽管表现得细微而隐晦,但伊戈扬还是把握住了原著的精粹,通过敏感性的画面表达了悲剧的发生压倒一切的内涵。史蒂芬斯所游说的官司实际上是一场不可能获胜的诉讼,他或许对事故的背后猫腻与贪婪有所了解,但毕竟缺乏证据。连司机多洛丝中风偏瘫的丈夫都明白,那些遮掩着腐败秘密的官员与参与审判的法庭是一伙的,他们绝对无力获得足够数量的陪审团票数。因而这个曾经一度让我误认为可能会引发阴谋之揭露的诉讼线索不过是一次“引导个人愤怒”的利己行为,是他对现实中女儿吸毒堕落之悲痛的情绪转移。而真正凝聚着小说主旨的却是那个冷漠、神秘,让人无法猜透的女孩尼科尔。
      伊戈扬总是喜欢把镜头对准那些陷入自我的世界中着了魔的人物,这些人又大多数因为身在环境和情欲的迷途而表现出一种偏执而矛盾的复杂性。尼科尔是班克斯小说中的一个主要叙述者。由于在事故发生时坐在前排,又是几个少数的幸存者之一,因而她的证词在史蒂芬斯来看至关重要。然而尼科尔却在言明“只说实话”的情况下临阵倒戈,指证多洛丝当时的车速过快,使史蒂芬斯的幻想彻底破灭。她为什么说谎?似乎成了影片给人们留下的最大疑惑,而这同时也是理解整个电影的关键所在。只是,相对于小说较为明显的叙述而言,伊戈扬对于这一情节的处理显得过于细腻了,以至于让人感觉他的隐而不露是出于某种先入为主的个人偏见。事实上,尼科尔的谎言包含着多个层面的内容。其一,作为一个早熟的女孩,她深知史蒂芬斯没有能力带领大家去赢得这场官司,徒劳和盲目的坚持只会引起人们对悲痛的无尽咀嚼,因而决定在她那里结束这一切。其二,诉讼牵涉到车库老板比利,比利是一个鳏夫,他在事故中同时失去了两个孩子,可以说是最孤独的受害者。他不愿意面对不堪回首的惨痛而史蒂芬斯却面临被强制传唤的威胁。尼科尔经常作为临时保姆帮助比利照看孩子,对比利有一种微妙的情感,甚至有过想要嫁给他的幻想(小说中的暗示),为了保护比利而选择了说谎。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尼科尔是一个迷失在理想、道德和情欲中的痛苦个体。她一直把自己“装扮成摇滚明星”以迎合父亲的期望;同时,她和萨姆之间还有着不可告人的乱伦关系。她的父亲就是那个有着魔法的“风笛手”,引诱她走向欲望的深潭而最终毁灭了她与其他伙伴快乐无瑕的童年时光。因此,她最后含着眼泪的假证也包含一种自我的解脱和对痛楚的报复。她成了瘸腿的孩子,她再也不用经受风笛手的诱惑,她由此可以进入到一个被称之为“甜蜜的来世”的崭新的生活之中。
      伊戈扬对于这一谎言的揭示是象征和隐喻的。比如,在尼科尔最初登场的舞台背后是一张“画中有画”的多维图案,它以一个红色幽灵的形态首先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中,当镜头拉近时,我们才发现那原来是一幅两个长发的尼科尔背靠背对称展现的宣传海报。这一颇具首创性的细节无疑对尼科尔真实的内心状态起着解释的作用。又如,在事故之后,瘫痪的尼科尔回到家中参观新布置的房间。当问及还需要什么的时候,她马上回答说,“房间缺少一把锁”。那场戏里,声称马上动手的父亲并没有按照尼科尔的要求将锁安装在够得着的位置,而是借口拿些粉末走开了。伊戈扬就此不动声色地点出了门锁对尼科尔与萨姆各自不同的意义。而在此后的谈话中,我们还发现其实他们俩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亲昵而多言。当然,最具有提示意味的,还是尼科尔对于“哈姆雷的花衣风笛手”这一童话哀伤而动情的朗诵,它曾经多次在影片中出现,暗合着尼科尔个人的人生轨迹与思维取向。那一次,萨姆带着尼科尔一前一后步入那个布满稻草与蜡烛的神秘小屋,画面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出现了令人不解的暧昧拥吻,我们很容易沉浸在对于她们是否乱伦的思考中,而忘记背景中与画面相对位的童话解读。“……风笛手在前面走着,孩子们在后面跟着,当所有的孩子都进入时,山门突然地关上了……风笛手也答应过我,他会带着孩子们到达乐土……”。很显然,导演用声画的同步为“谁是风笛手”这个问题给出了隐含的答案。只不过这种朦胧的注脚,不得不等到我们理解了“瘸腿孩子”的隐喻之后才变得明显。
      《甜蜜的来世》是一部精致而优美的电影,导演伊戈扬以富于个人鉴赏力的独特风格将一个现代电影素材变成了自己的东西,在嘎纳影展上赢得了与《蔑视》和《象人》相似的荣誉。当然,和所有改编作品一样,它也承担着由文字向影像转变过程中的诸多风险。原本通俗易懂、朴实无华的小说在电影多层次的时空框架中,多少显得有些凌乱与分散。对于联结家庭内部成员之纽带的重视又使得影片在某种程度上缺乏对人物间相互作用的暗示。毕竟,在一部影片中要用多个视点展现多种情感并不是每个观众都可以消化的。而这或许也是影片为什么终究让人感觉缺少些什么的原因。
该片热门影评:

甜蜜的来世

      ..

瞬息天涯

莫失莫忘1997

这个我看的那版本名字是意外的春天,..

晨曦1013645评分8.0

【347】《意外的春天》——鲸鱼推荐872部好电影

《意外的春天》 The Sweet Hereafter ..

鲸鱼君评分7.0

The Sweet Hereafter

甜美的未来(又名意外的春天) 这部忠..

橘子头评分8.0

更多 4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