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首页 
3 个视频 
238 张图片 
69 位演职员 
999+ 条影评 
108 条新闻 
更多  

About

关于《英雄》你应该知道的6件事

1在服装和人物造型设计上,因张艺谋不懂日语,和田惠美不懂华语,合作过程难免有问题,不过和田惠美都是在做完设计后,让张艺谋做决定性的挑选。
2拍摄时张艺谋可以说是全剧组精力最旺盛、吃苦最多的人,每每一天只拍几个镜头,一个镜头有时要拍上几十遍,有时为了一个镜头甚至不惜跋山涉水,产生新的想法或有更佳的拍摄条件就要重拍。
3由于拍摄地点敦煌的地形属于山地,海拔从800多米到3000多米不等,温差很大,很多人都患上了重感冒。在气候恶劣、道路崎岖难行的自然困难面前,打造“英雄”的人们都默默咬牙忍。
4李连杰扮演的角色“无名”在原始的设计中是个哑巴。剧本中的英雄“无名”只能靠书法和人交流。这个角色曾经很受张艺谋的喜爱,但由于演员等多方面的原因,“无名”最终还是开口说话了。
5《英雄》里的这个皇帝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都可以。之所以选择秦始皇,因为他是中国第一个皇帝,拿到国外市场就会是个卖点,会影响到国外的票房。另外秦人尚黑,在影像效果上会比较好看。
6梁朝伟与李连杰在拍水上追逐的一场戏时,为了在湖面上踩出一个回旋波纹,梁朝伟被荡在空中来回多次,几乎每次悠回到地面时都摔在地上。

Quotes

台词金句

 书法剑术,境界相通,奥妙全靠领悟!
 武功琴韵,虽不相同,但原理相通。
 为秦杀贼,不求封赏!
 你既然找死,我成全你!
 人不离人,剑不离剑!
 一个人的痛苦,与天下人比便不再是痛苦;赵国与秦国的仇恨,放到天下也不再是仇恨!

Story

幕后制作

  著名电影导演张艺谋的力作《英雄》自开拍起便引起广泛关注,该片耗资3000万美元,场面宏大,制作精良,演员阵容强大,制作班底逾100人,以金山、雅丹地、敦煌古城、九寨沟等地为外景地。导演张艺谋从《史记》里得到考证,秦国的马都是黑色的,制片部门便把300多匹精选出的战马全都拉去焗了油。影片服装设计由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得主和田惠美女士担纲,曾经获得过15项格莱美音乐大奖的世界著名小提琴大师帕尔曼,用价值600万美元的小提琴为该片演奏主题曲。在影片正式推出以前,还专门推出了记录《英雄》拍摄历程的系列片《缘起》。

张艺谋:《英雄》少拍了一个镜头

  在《卧虎藏龙》之后,华语电影的武侠传统重新被发现,而这波武侠浪潮的特殊在于,一些艺术片大师也投身其中。张艺谋的《英雄》是其中迄今最成功的一部。超过两亿人民币的内地票房,全新的营销方式,以及影片的艺术水准和主题,这一切都是全国性的话题。三年之后,张艺谋接受本报专访,谈及旧作时并没有回避失误,但言辞间更多的还是自信。

即使跟风,也要做第一个

  拍《英雄》,是圆我小时候的一个梦想。记得10年前在夏威夷电影节上和观众对话,我就开玩笑说下一部要拍武侠电影,观众都觉得很好玩。但实际上,我并不是开玩笑。“文革”期间,哪本书最影响你,你就成了它的迷,我就是因为“文革”时期读的武侠书,27本《鹰爪王》一本一本拆开来看完的,当时根本就没有书看,一部武侠就能迷成那样。

  《英雄》的剧本1998年就开始准备了,最后决定用荆轲刺秦的故事来做一个武侠的新包装,就在自己写得很过瘾的时候,《卧虎藏龙》横空出世,那个火爆!当时就预感到会有人说我跟风,你想《卧虎藏龙》那么成功,空前到了绝后的程度,你再怎么做,也躲不掉跟风的嫌疑,一下子就想放弃了。但是我又想,《卧虎藏龙》的影响是深远的,我得用多少年来等呢?多少年后拿出来拍也还是会被人说啊,而且跟得更晚,那还不如现在拍吧,说我跟就跟吧,至少在内地,我是第一个跟的。世俗的问题就世俗解答吧!

曾经想找高仓健演“无语”

  这当中还有一个插曲,就是《英雄》最开始时曾经想找高仓健来演一个大侠,叫“无语”,不会说话,是个哑巴。如果他演,这个剧本就按他写了。当时老高一直希望有机会合作,我还不是十分了解他,以为《英雄》是一个大片,万众瞩目啊,所以就让人给他发了一个提纲,但是他很委婉地谢绝了。我就觉得特别惭愧。

  一开始拍的时候,也没有想到要拍多大,投资其实是随着演员的加入涨上去的。开始我托《卧虎藏龙》的制片人江志强帮我在香港联系武术指导,没想到看完本子后他很喜欢,说“干脆我来投资吧!”那时还没有所谓大制作的概念,人家《卧虎藏龙》拍得也不大。他就说要不主演找李连杰?一问,李连杰愿意演,江就说,李愿意演得加1000万元片酬,我问:“能赚回来吧?”他说:“能赚回来!”于是就又找了张曼玉、梁朝伟,一找找了一堆,成了大制作。

被米拉麦克斯剪掉的结尾

  《英雄》拍完后,很多人从意识形态的层面对我展开了批评,说我是为秦始皇歌功颂德,美化极权者。尤其是对最后那段字幕,争议很大。但其实那段争议是李连杰让我加的,他说外国人对长城普遍有误解,以为是进攻的工具,但其实长城是为了防御。我一想觉得有道理,就加上去了。

  本来,我给《英雄》安排的是另外一个结尾,但是后来被米拉麦克斯公司剪掉了,说太复杂,老外看不懂,我也只好同意。当时那个结尾都拍了:无名被射死后,戈壁滩上,屹立着三座新坟,分别埋葬着无名、残剑和飞雪,老仆人和如月跪在坟前洒酒祭奠,老仆人说:“中国历来有句话,就是士为知己者亡。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得三个知己,便得天下。”如月在旁边说:“那他们三个就是天下了。”老仆人说:“是,他们三个就是天下。”其实我觉得挺棒的,可是被剪了!

遗憾少拍了一个镜头

  后来我和王斌(《英雄》编剧)也说过,《英雄》中我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少拍了一个镜头,只要再多拍30秒,影片就完全不同。我当时在拍摄时都想到了。就是在秦王宫大殿,原来是一个大臣跟秦王说:“大王杀不杀!”我很喜欢那种大殿空空的感觉。后来看样片,陈道明说:“导演,这个好像没气氛,没意思啊!”我想想也是:“那咱们就调好几百人!”过了几天,专门叫陈道明回来把那场戏重拍了一遍。我们从老干休所拉了800个老干部来演大臣,800个人齐声喊:“大王杀,大王杀!”气氛一下子就上来了。后来补完了,副导演问我:“导演就补这个吗?还有别的方案吗?“我当时脑子转了一下,又放弃了:”算了,不补了!“

  我当时转的其实是另外一个方案,就30秒:“大王杀,大王杀!”万箭齐射,无名死在宫门口,秦王两眼落泪。突然,800个大臣哈哈大笑,全体向秦王鞠躬:“恭喜大王,又躲过一劫!”秦王笑而不答,但是眼中仍带着泪,只说了一句:“厚葬!”完了。

  我后来回过头再想,这个镜头很特别,说明秦王终究还是个枭雄啊。“恭喜大王,又躲过一劫!”这是什么意思呢,就等于说,所有这些都可能是一个套。大王知道自己躲不过这一剑,那么怎么躲,就只能用无名的侠义来打他,以侠制侠。政治是政治,人是人。枭雄,就有意思了。可惜,我当时陕西人的那种“一根筋”出来了,满脑子都是NB,都是英雄,根本容不得别的想法。如果加上这个镜头,我相信所有对我这种意识形态的批判,全都一风吹散了。

屁股不会真坐到武侠片那里

  我一直说自己不能算是一个很懂武侠的人。我从小爱看武侠书,但是我从来不认真想,武侠的主题啊、定位啊,只是像“粉丝”一样喜欢,我喜欢你不能让我一定要懂。拍《英雄》我也不是想做出一个惊世骇俗的武侠、颠覆前人的武侠、标新立异的武侠,都不是。大家拿我跟徐克比,跟其他武侠专家比,我都不是对手,他们多有研究啊!

  从拍电影以来,我的长项就是文艺片,这种主流商业片其实不是我的长项,以后我的屁股恐怕也不会真的就坐到武侠那里。但是我可能还会接着拍。我的看法是,武侠本来就是人创造出来的一个精神寄托,根本就不存在。秦汉之后大概就没有侠客,只有土匪了。既然是大家的一个梦,那就不要把这个梦规范化、固定化、千篇一律化了。我认为以后的年轻人完全可以像我一样来圆自己的武侠梦,只是大家喜欢,或者有人愿意出钱让你圆这个梦。非要用大家凭空设定出的所谓“规范”来要求武侠,就无趣了。

  口述:张艺谋  采写:记者 杨彬彬  来源:新京报